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金庸江湖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本站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933|回复: 2

[原创]金庸武学的惊天秘密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5-26 18: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春去夏来 于 2017-5-26 21:33 编辑

        幼读金庸,无一遗漏,部分小说甚至五遍以上。近看《金庸论坛》,每有精彩论述,常常于我心焉。闲得蛋疼,也献上一篇,聊以为趣。

        本文旨在纵观金庸武功描写的关联,各篇小说间武功的传承脉络。细思极恐之处,怕是金老爷子也未必深思和照顾周全。笔者按照金庸小说系列中“武”的体系,在既定架构内以求自圆其说,勉强自洽而已,不免牵强之处,也在此就教方家,还望大伙儿讨论。

        咱就从《天龙》说起(某种意义上,《天龙》可视为金庸武学的源头)。

        《天龙》之中位居上乘的,有少林、大理、降龙、慕容诸派功夫,但最神秘的,莫过于逍遥派武功。逍遥派从文中描述来看应该是道家功夫,习之甚众的就是小无相功。在《天龙》中,练过或知晓小无相功的有无崖子、李秋水、鸠摩智、虚竹、扫地僧等人,无一不是绝顶高手。

        小无相功威力巨大,而且能够速成,是逍遥派基础功法(其实并不逊于童姥所谓长春功),但缺点也很突出。但凡极强盛的物事,必有极脆弱的缺陷。笔者前后参阅,发现小无相功练到一定程度,会有反噬,一个临界点是所谓的武学障,另一个临界点,是于男女大防有碍!换句话说,小无相功须从童子功练起,一旦发生男女关系,虽不至于散功毙命,但功力会自然下滑(当然下滑的幅度因人而异),用一个现代的名词来说,是会“打八折”的。

        天龙里小无相功的传人,扫地僧和鸠摩智是出家人不近女色,鸠摩智后来散功,概因佛道武学冲突,导致练功出现问题;除此之外,按笔者推测,个个和性事有关:一是无崖子,练小无相功后因亲近女色,武功滑坡被徒弟丁春秋偷袭打伤。二是李秋水,李秋水与童姥原本差不多,童姥练功时被李秋水从中作梗使其长春功(或曰八荒功)练不到最上乘,而李秋水乱性在前婚育在后、其功力也打了折扣,及至后来二人仍在伯仲(关于逍遥三老的武功,书中写得厉害,江湖传言也厉害,但三老的实际武功可能均只与慕容复相当,从童姥坠崖被慕容复施展斗转星移所救时的惊讶可以看出其惺惺相惜之意,其中无崖子最高,可能曾经到了乔峰水平,但后来纵欲打了折扣,而丁春秋则应该与段延庆相当,甚至只有黄眉僧的水平,所恃者不外毒功,其本身功夫慕容复能轻松应对)。三是虚竹,春宵一度后身具三大高手的内力也打了对折,虽然学会了灵鹫宫功法,但内力仅略胜鸠摩智、实战仅略胜丁春秋,并不比段誉强多少。丁春秋据说也学过小无相功,却因迷信毒功而荒废。段誉身具北冥神功,本身却没练过小无相功。个人认为,扫地僧很可能就是三老的师父逍遥子(逍遥派武功不为圈内所熟悉,可见当时该派流传时间并不长),而小无相功真正练到绝顶的只有扫地僧一人而已。扫地僧隐身少林,精研佛学,可能就与无法破解小无相功存在的这个缺陷有关。

        因此不光小无相功,笔者甚至认为整个逍遥派内功法门,都有这个问题,简单地说,就是“遇性则退”四个字。另一个佐证是丁春秋,丁春秋恶则恶矣,但明显不近女色(原版只写有私情,据说新版加入了丁春秋与李秋水的奸情描写,但也没说上了床)。星宿海藏污纳垢,也没有好淫邪的描写,至少以阿紫的容貌也未见骚扰,可见其门人均深知本门内功心法中存在的问题,尤其以武功高者当大师兄(这设计本身就很可疑:它用制度约束所有人摒弃与修炼无关的想法和欲望)的规矩定下来后,门中众人更是要远离女色,以免耽误功课。

        这个问题如何解决,很长时间一直苦无办法,所以逍遥派有个禁令:凡是知道这个秘密的门外之人一律杀掉。这显然是有世俗的原因的:这个BUG要是广为人知,会严重影响到逍遥派收徒!你看丁春秋的弟子们人品低下、行为无耻,除了丁春秋好大喜功以外,恐怕心理多少有些变态扭曲也是重要原因(他们和佛道门下弟子不一样,缺乏宗教理论的修行调和);灵鹫宫给女弟子灌输都是“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个中缘由,虽有童姥的感情经历造成的阴影,也难保没有禁欲修炼的目的。而函谷八友居然个个未婚,虽然玩物也能丧志,但不至于泯灭人之大欲,难免有些奇怪。其实逍遥派有对医学不懈探索和对各种毒物深入研究的传统,可能就因为明白内功心法中隐秘的缺陷,只能在暗中尝试找到修复或解除的办法。一旦找到解决的办法,逍遥派就能树立扬威江湖的真正自信,找不到的话,就只好继续蛰伏下去。其实这是典型的理工科思维,逍遥子(扫地僧)最后似有所悟,尝试从宗教理论的方向去寻找出路,可惜也入错了门,没有从道家理论入手,所以始终无法成功。

        逍遥派诸般武功,除了变异的北冥以吸星、化功流传后世外,到射雕时代似乎已然凋零、不见踪迹,但笔者以为虽整体水平大为退步,实际上却是流派众多、修习甚众,可谓桃李满天下!除了有黄药师继承衣钵(很多人已经想到这一层),笔者大胆妄言:全真教武功也是源自逍遥派!原因当然不仅仅因为小无相功和全真派同是道家武功,也并非因为丘处机道号长春子、疑与童姥的长春功有关。有一个明显的痕迹可以作为直接证据:正是那个鲜为人知的“性”的魔咒、百年后仍然阴魂不散的功法本身的BUG!

        全真派王重阳与林朝英两情相悦,却始终无法结合,让人无法理解。其实主因并非二人心高气傲(毕竟他们有过联袂行走江湖的经历)。原因很简单,就在于王重阳练的是童子功。王重阳所谓先天功,很可能就是小无相功流传到后来的别称。众所周知,王重阳是全真教的开创者,全真教实行出家制度,这是对功法缺陷的最好的掩饰!周伯通说自己因为和瑛姑偷情失了童子身以至于无法修练师兄的几门厉害武功,实际上已经很明白地说明了全真派的武学弱点。全真门下马钰也是因为非童子之身(与孙不二离异后分别入教),所以武功比丘处机逊色。西毒欧阳锋是西域星宿海的传人,只因同是逍遥一脉,所以王重阳很清楚破解欧阳锋蛤蟆功的法门,这才借假死一击而中!西毒本来约束自己欲望,并未婚配,但终于还是与嫂子勾搭生下欧阳克,破了童子功,所以功夫不如王重阳。而三十来岁正当盛年的欧阳克,武功本应该与陈玄风相当,却又因为纵情女色,反不如瞎眼的梅超风。

        回过头来再看林朝英。什么古墓派创始人,不过是自立门户而已!古墓派轻功有凌波微步的影子,冰魄银针综合了生死符的诡异和星宿海的毒辣,天罗地网式隐约有折梅手的痕迹,玉女心经甚至可以看作是不老长春功的别称……不用多说,林朝英和王重阳本来就是逍遥门下的师兄妹!可以想见,扼制甚至铲除星宿余孽,乃是逍遥门下自《天龙》以降定下的规矩,可谓世纪追杀令。王重阳、林朝英绝不能糊涂到为满足个人私情而令自身功力打折扣,从而失去执行追杀令的实力。这才是连丘处机都不甚明了的师门最大的秘密。

        子曾经曰过,发展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如果说逍遥派在禁欲的黑暗中摸索了上百年的话,后来终于看到了希望,而能够一举解决这个缺陷的契机,就是《九阴真经》!

        《九阴》问世后虽然神秘,但部分内容流传在外是可能的,否则江湖上也不至于趋之若鹜。其中最吸引逍遥派传人的,可能就有“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是故虚胜实,不足胜有余。其意博,其理奥,其趣深。天地之像分,阴阳之侯烈,变化之由表,死生之兆章”这几句。新版对《九阴》总纲的解读说的更明白:道家武功本来以阴柔为主,九阴极盛,乃成为灾。黄裳所以名之为《九阴真经》,原有阴阳不调,即成为灾之意。这《九阴真经》的总旨阐述“阴阳互济、阴阳调和的至理”,纠正道家但重阴柔的缺失,比之真经中所载的功夫更深了一层。很明显,《九阴》对于逍遥派武功中的那个世纪BUG,是当真有补丁作用。

        可以想像,《九阴》一经面世,就引发了血雨腥风,而争夺的风口浪尖,就是逍遥派的一众传人。逍遥门人对于《九阴》是势在必得,由此派生的华山论剑也已不是什么比武切磋。看清楚这一层后,习练铁砂掌的裘千仞顿时失去了兴趣(《九阴》对他的外家功夫也帮助不大),少林干脆置身事外,慕容氏除了慕容博和扫地老僧钻研所得却尚未传世的乾坤大挪移以外,什么也没留下。洪七学的是外功,但早年曾学过逍遥派的逍遥游拳法(洪七公只教黄蓉逍遥游,实际因为逍遥游也是黄蓉本门的功夫);南帝是段誉后人,北冥虽未传世,但总算与逍遥派有关联。七公和南帝,其实无意争夺《九阴》,但作为公证人是够格的。这样一来,再看参加第一次华山论剑的五绝,个个与逍遥派有关系!江湖上对《九阴》的争夺,直接成了逍遥派贵圈儿里的内斗!

        王重阳争夺九阴,本来是为修复武功BUG,可惜夺来前林朝英就已逝世。年轻时读到王重阳在古墓石壁上留下“玉女心经、技压全真,重阳一生、不弱于人”几句话,总是嗤之以鼻:靠《九阴》压倒林朝英算什么本事?现在看来,除了武功上的自信以外,恐怕还有一层男人的自信。但哪怕林已去世,王重阳仍然要夺取《九阴》,其中除了防备逍遥其他支脉坐大,以及避免江湖的无谓纷争以外,最主要还是严防《九阴》落入欧阳锋手中,使得反派大BOSS再也无人能制。拿到《九阴》后,王重阳已垂垂老矣,加上全真教上下均禁欲修道,真经上的功夫传给七子与周伯通都没太大意义,因此严禁全真教人士修练真经,对外却称全真教无意染指经上武功。王重阳后来将真经交周伯通保管,虽有周实力最强的原因,还有一层期望:周伯通毕竟是俗家弟子,融合《九阴》法门之后,可以从此让修复漏洞的逍遥派武学发扬光大。此后虽然周伯通与瑛姑私通,应了百年魔咒,但王重阳认为周伯通仍能借助真经登上绝顶。所以,王的本意其实是让周偷偷修练经上武功的,不料周墨守成规。若非后来阴差阳错,周始终只能徘徊在裘铁掌一个水平。

        继续来看王重阳去世前发生的事。王重阳传段皇爷先天功,按理说段皇爷身具两大高手的看家本领,应该迅速高出其他三绝才是,甚至有高出王重阳的可能,但实情并未如此,一是佛道不容,二是段皇爷显然并非童子之身,先天功练了白练,因此只传承了功法,根本未曾修习。有人会问:王重阳为什么不把先天功传给黄药师和洪七公呢?按说黄药师是正经逍遥后人,其实细想不传他的原因很多:一来黄药师孤居海外,二来其人亦正亦邪、难以托付大事,三来孤傲难以接近,四来率性且颇为自私,没有压制白驼山的意愿,五来黄药师必定会顺竿而上觊觎《九阴》。而最最重要的原因是,这时黄药师已经TM的结婚了,不光练不成先天功,此时的武学境界是什么层次只有天知道!因此在确保《九阴》安全可控的前提下,黄药师被首先排除。至于嫉恶如仇的洪七公,人品没问题,问题是内功路子不属于逍遥一脉。还记得《天龙》里无崖子传功给虚竹时说的话吧:“练逍遥派内功必先散尽原来真气”。所以洪七公没可能。本来段和黄一样练不成,但我们注意到王重阳找到段皇爷时的两个内容:一是讨教一阳指,二是传先天功。我们也要注意到,王重阳借假死破掉欧阳锋蛤蟆功的那一招,正是用指力戳中脑门。因此,传不传先天功(实际就是小无相功变化而来,算上小无相功的各种传承,当时会的人并不少,最不用担心的就是失传)其实也不重要,重要的是给一个有足够实力的人面授破解蛤蟆功的法门,而破解的关键,乃是指法,精于一阳指的段皇爷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

        再说黄药师。桃花岛是继承逍遥派最多的一脉,除了武学(逍遥派武功讲究轻灵飘逸的特点、黄药师闲雅清隽的气质,无一不在暗示桃花岛与逍遥派的关联,而落英神剑掌活脱脱就是变化了的天山折梅手,兰花拂穴手与寒袖拂穴异曲同工,碧海潮生曲更是让人联想到李秋水在西夏王宫施展的搜魂),还有函俗八友的医卜星相、琴棋书画、机械杂工、贸迁种植、斗酒唱曲、行令猜谜,黄药师无所不通,无所不精。甚至对美的发烧级追求都体现了逍遥派的风格,门下弟子也同样要求面目俊朗、聪慧异常。

        正因如此,大家都知道真经的妙处,黄药师对《九阴》的渴求其实不亚于欧阳锋。首先他把新婚的时间放到了第一次华山论剑之后(要知道他当时已经三十多岁了),其中的顾虑不言自明。而他选择的劫取真经的时机也恰到好处:王重阳去世,欧阳锋武功被废,南帝和北丐对真经兴趣不大,这时逍遥一门中已经几乎没有竞争对手了。而有黄夫人冯衡参与的与周伯通的游戏,看似轻松,实则暗藏杀机,因为黄药师志在必得。黄没有首选动武,在周伯通手中强抢,一来因周伯通当时手中只有下卷,二来恐怕就因为自己发现新婚导致功夫下滑没有必胜把握(金庸设计让黄夫人骗取真经,这里也可以看作是一种暗示)。黄药师满打满算,以为获得真经后可以迅速修补BUG,让自己修炼的小无相功更上一层楼,然而骗取真经后,却发现修炼内功的法门都在上卷,于是乎兴趣索然,借口想自己钻研出上卷而将其封存(这也是黄未练经上武功的原因)。不料此时横生枝节,陈玄风梅超风二人先行下手(陈梅二人私通,和后来郭黄二人密室合练,跟上面一样都姑且视为某种性的暗示),黄药师处心积虑却落得竹篮打水,不怪他大怒,甚至迁怒门下弟子,尽数断足开革。这样株连处理似乎过份,但似乎也有不愿让人见到自己功夫下滑的心思。试想,黄药师虽贵为宗师,实际依然是一个正常男人,在武侠语境中一个男人最重要的两样东西(武功境界和性的能力)二者不可兼得,一线希望又因身边人的背叛而幻灭,羞恼、愤怒、绝望、抓狂是必然的。

        洪七公曾对郭黄说九阴真经是你们的,跟老叫花子没关系,他是觉得以他的功夫路子,源自道家的《九阴》对他帮助不大。同样的道理,段皇爷也练过真经(总纲),后来却没有明显高出其他人。说明已经是绝顶高手的,尤其像洪、段这些功夫路子和修炼法门与逍遥派没什么关系的,九阴真经的帮助并不像想像中那么大。但真经对于逍遥一派,似乎还真有补丁效果,尤其疗伤能力十分强大(补丁本身即可看作一种治疗)。郭黄二人小村密室里的双修疗伤法,也在暗示真经的阴阳调和功能。

        事情说到这里,真相似已明了,但还没完!

        尽管在一部分小无相功的传人那里,因为修炼《九阴》而自动清除了BUG,但更多的逍遥派后代却没有这样的福份。然而,正所谓发展是硬道理,创新又是发展的灵魂。这些人中也会有龙凤,可以另辟蹊径,创造出震古铄今的武学新路。毕竟小无相功威力巨大还可速成的优势,让太多人无法拒绝它的诱惑。还是得从那句“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是故虚胜实,不足胜有余”说起。曲解《九阴》的并非只有黑风双煞,终于有那么一个知道一点真经内容但又无从知晓全文的逍遥门弟子,干脆直接从字面上理解什么叫“损有余而补不足”:他把男人的那玩意儿视为“有余”,而将“不足胜有余”生吞活剥地理解为“自宫”!于是“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这句饱含道家哲理的话,就变成了“欲练神功,挥刀自宫”,葵花宝典就此横空出世!这位不知名的逍遥弟子反其道而行之,选择直接从源头上去除BUG。“自宫”,成为缺少了《九阴》补丁条件下习练小无相功且能最大限度发挥其威力的不二法门。我们在《神雕》中发现,小龙女融合了全真剑法、玉女剑法和左右互搏创造出来的神奇功夫,秒杀法王等一众高手的合围,她那趋避如电、形如鬼魅的身法,已然初具辟邪剑法的风范。那手奇快无比、不讲道理的剑法,最终和全真派、玉女门传承的小无相功一起流传到宫中,孕育了葵花宝典,想想看,东方不败的绣花针是否也有冰魄银针和玉蜂针的影子?

        甚至,我们不妨脑洞大开:以杨过等人的心性,对抗元朝廷不假,却不屑于去充当一个刺客。但为了制衡朝廷,为江湖谋求生存空间,安插一个宦官在皇帝身边,是完全可能甚至必要的。实施起来也不难:物色合适人等,传之以小无相功和全真、古墓诸般绝学(《九阴除外》),想办法送进宫去(甚至直接进宫挑选合适人选然后传功),而经过若干年传承,或许就有这样一位才俊之士,融会贯通,发现以阉人之躯修炼小无相功事半功倍,而以小无相功运使小龙女传下来的快剑也得心应手,从而自创《葵花宝典》也未可知。

        逍遥派创造的传奇,可能还没有结束。侠客岛上的白首太玄经是何人所为?这个神秘的大BOSS,必须是饱学鸿儒(熟记李白的《侠客行》诗句),必须博学多才(比如精通蝌蚪文),必须有丰富的阅历和淡泊的心智(不然不会喜欢《侠客行》以及诗中意境——“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必须是武学一代宗师(熟知各派武功),必须懂得速成神功的法门(想想张无忌练《九阳》多少年,而新修版鸠摩智练小无相功只用了月余,石破天练成太玄经用了两个半月),必须是道家弟子(原诗最后一句“白首太玄经”已影射其道家传承),必须懂得奇门之术和层次设计(不然无法解释它浅层次的图谱迷惑了众多高手、而深层次的精髓却隐藏在最浅显的象形笔划中),必须深谙文字的艺术(“图谱的注释文字,每一句都在故意导人误入歧途”,却仍然造就了张三李四和龙木二岛主这样的绝顶高手),必须精于绘画(侠客岛上的图谱,只能是神秘人自己创作,而第一室图谱中出现的青年书生,按照心理学解释,多半是创作者自己曾经的形象),必须精通医学(熟悉人体全身经络穴位),必须懂得航海(侠客岛孤悬海外,距大陆有四天航程),甚至还必须精于建筑(精心设计了二十四间石室)……想想看在金庸小说提供的线索中,有哪位能满足这么多的“必须”?这不就是黄药师吗?侠客岛的壁画图录,不就是灵鹫宫石壁上武功图谱的升级版吗?童姥亦对虚竹说过“天下任何招数武功,都能自行化在这六路折梅手中”,而石破天学会太玄经后,“皆能随心所欲,既不必存想内息,亦不须记忆招数,石壁上的千百种招式,自然而然地从心中传向手足”,这不是逍遥派的功夫又是什么?

        还有,假如真是黄药师所为,他借用诗中“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和“千秋二壮士,烜赫大梁城”两句,会不会也有悼念郭黄二人的意思?想像一下,孤独终老在无名小岛上的黄药师,也只有在这种近乎自虐的创作中,寄托或忘怀对女儿女婿的思念。甚至因为黄药师并没有真正研习《九阴真经》,太玄经中记录的武功可能仍然存在那个魔咒一般的BUG,不然黄药师也不会如此隐晦地记录逍遥门的旷世绝学。只是限于石破天的资质水平,这些逍遥派的遗存再也无法继续传承下去而已。

        其实从性的角度去分析小无相功,反映了道家早期偏阴柔的缺陷,也多少切中了金庸内心深处尊佛抑道的倾向:认为道家的最初的理念是有问题的,但又不好明说问题在什么地方。这种设计和基于这种设计的解读,恐怕金老先生自己都不一定意识到。

        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本文如此戏说,愿搏诸君一笑。也谨以此文向金老爷子致敬!祝老人家多福多寿!(全文完)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5-27 17:16 | 显示全部楼层
首先,看见新人发帖,不亦悦乎,欢迎。
然后,毛病所至,吃毛求疵。。。。
一、武学体系的理解,除佛、道之外,尚有中原武学这一大类(不是儒家,儒家还代表不了中原)。
中原武学,自夏商周起,以周易玄黄为基础,在不断的战争中积累、发展,极为博大精深。
黄药师的武学其实是属于中原武学,并非道家传承。
二、你说一灯练九阴增幅不大,是由于逍遥派与段家武功不对路子,也是不对。
要知道,段家最强武功的实体表现者:段誉,可是依靠着北冥神功才练成的六脉神剑。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6-19 16:07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想象力确实很丰富,很用心的一篇帖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本站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Sitemap| 金庸江湖网 ( 粤ICP备11090810号-2 )       

金庸迷QQ群:48569383  |  站方邮箱: jinyong@jyjh.cn

Copyright © 2004-2014 www.jyjh.cn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GMT+8, 2019-10-17 13:07 , Processed in 0.288135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