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金庸江湖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本站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181|回复: 2

十年一觉金庸梦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3 天

[LV.2]飞龙在天

发表于 2017-3-20 18: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最近,我又将《雪山飞狐》的小说看了一遍。这是第四遍看这部小说了,但我还是看得很认真,还是和十年前读第一遍时一样,一个字都不舍得放过。我没有做到倪匡说的“一年一度看金庸小说”,但我知道在以后的日子中,这些小说还会被我一遍遍地重读,我知道在我遇到挫折、不如意的时候,金庸小说是我永远的精神支柱。
    我并不赞同对一个人的过分崇拜,也常常在心底讥笑某些女同学动不动就呼某位男星为“老公”。然而,一提起金庸,我总是找不到有什么理由不去赞美这位老人,我总是找不到有什么理由能够使我不去崇拜他。我总是无法弄明白,为什么一想起那温和可亲的笑容,内心便是一阵温暖,便会想起曾对金庸说过的一句话:“读你的书让人豪情万丈,天大的困难也不放在心上!”
    我也对金庸小说产生过怀疑。有一次读《三国演义》,看到书中一场场刀光剑影的战争场面,惊心动魄之余,不禁感喟:唉,金庸小说还差得远。又有一次看陈墨的《修订金庸》,里面提到了金庸小说里的许多情节漏洞,看得我霎时间万念俱灰:原来我一向推崇备至的金庸小说竟然有这么多的缺陷!可是,这些怀疑在我又一次拿起金庸小说时便瞬间烟消云散了。当我读到萧峰一掌错杀阿朱在山谷间奔突呼啸,当我读到狄云蒙受奇冤在牢狱里裂声长嘶,当我读到岳灵珊死后令狐冲“似乎整个世界都死了”的伤心绝望……我终于彻底臣服!我彻底相信:真正伟大的文学作品一定是用真感情打动人心的,而我,这一生恐怕都再难逃脱金庸这颗文学太阳的笼罩了。自从看完《越女剑》之后,我则更加明白:金庸小说十五部,没有最好,看哪一部便觉哪一部最好。因为当你投入一部小说时,除了这部小说,除了这部书里的人物,其他的一切,一切的一切,都与你无关了。
    除了阅读金庸,我也特意找了一些“纯文学”的作品来看,莫言的《红高粱》,余华的《活着》,都曾使我流过眼泪,然而却始终难以像金庸小说带给我巨大的震撼。当我不自禁地喜欢上一个女生又不敢表白时,首先想到的是段誉遇到王语嫣的反应。当我与同学起了冲突不知如何解决时,耳边便会响起《九阳真经》的教导: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当我陪同学去逛南京的先锋书店,走到文学区,看到那么多世界文豪的照片悬挂墙边,心中马上升起一个疑问:这里面有没有金庸?
    其实,说起来,这几年金庸本人对我的影响早已超出了他的小说。从最初读到的费勇的《金庸全传》,到后来傅国涌的修订版《金庸传》,再到刘国重谈论金庸的杂文,凡是有关金庸其人的文字,我都一读再读。另外,金庸本人的散文、社评、演讲、对话录以及为数不多的受访视频,我都尽最大可能地搜寻。去年在金庸江湖网偶然发现一篇金庸先生写于1963年的长文《谈<彷徨与抉择>》,反复通读,欣喜若狂。不为什么目的,心之所向,性之所趋,就是发自内心想多了解一下他罢了。
    先崇拜一个人,再去慢慢了解他,便会不自觉地产生一种模仿的心理。而当我想去稍稍地模仿一下金庸时,悲剧便来了。傅国涌作《金庸传》,说金庸是一个“极其复杂的人”,此言不虚。综观金庸一生成就,真觉此人是一个奇异的存在。为文,经商,从政,莫不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然而,当我在现实中遇到困境,考虑金庸会如何面对时,我却往往找不到答案,往往会陷入迷茫与混乱。因为我不明白:这样一个有着极其丰富的内在的人,是如何带着一个敏感、多情甚至有些忧郁的心灵在商界与政界来去自如、呼风唤雨的?
    “他绝对是个强者”,这是林燕妮在《香港第一才子查良镛》中对金庸做出的评价。我相信在金庸手下工作多年的林燕妮判断还是精准的。尽管我们常常在他的小说中读到对弱者的同情,但他本人是一个非常刚强的人是毋庸置疑的。最近又在微信公众号上看到一篇以前的访谈《金庸:一生乐趣在读书》,在回答记者提出的如何看待“低龄化写作以宣泄心中苦闷”的问题时,金庸说道:“我觉得年轻轻的,你的困苦尽量不要向人家诉说,我很苦呀,我很苦呀,男子汉的苦就苦在自己的心里。人家来问苦不苦——不苦,痛不痛——不痛。一个男人应该这样子。女孩子哭哭啼啼没有关系。所以一个男孩子诉苦,我觉得不够男儿气。”
    这番话,当与广大金迷朋友共勉。然而,审视自身,我却只能弱弱地说一句:“我不够男儿气。”面对金庸十几岁时在《人比黄花瘦——读李清照词偶感》一文中表现出的那种超越一切苦难的强者气魄,我只能望洋兴叹。记得读《书剑恩仇录》时,里面有一段陈家洛学成以后回归故乡的情节,离家十年,故地重游,不免有许多感慨。正当我沉浸在“物是人非事事休”的悲伤情绪中难以自拔时,小说里忽然写道:“陈家洛收拾起柔情哀思,纵马奔驰回杭,来到马善均家里,只见大伙正围着石双英在谈论……”之后便几乎再无只字提及过往伤心事。然而,作为读者的我,却始终无法像作者和主人公一样“收拾起柔情哀思”,甚至联想起以前看过的各种小说、影视剧里的悲伤情节,伤心郁闷了好大一阵子。
    也许是一生经历过太多苦难,才造就了金庸先生坚强的个性。然而,我始终觉得,这些“柔情哀思”并不是那么容易“收拾起”的,否则,他是如何写出那么多动人的情感故事的?为什么三亿多的读者都能在他的小说中找到共同语言?为什么每一位小读者、大读者、老读者,都愿意将自己的精神寄托在那个虚构的江湖世界中?
    上学期期末的一段时间,我又随意翻看了几页《神雕侠侣》,看到杨过自创黯然销魂掌那一段,心头猛地一痛。行尸走肉,呆若木鸡,心惊肉跳,拖泥带水,杞人忧天,无中生有,面无人色,倒行逆施……一下子让我想起了中学时期与强迫症斗得天昏地暗的那些日子。这黯然销魂掌中每一个招式的名称,不正是我们强迫症患者生活的真实写照吗?多年前第一次读《神雕侠侣》,还没有这么深的体会,此刻重读,竟然既是惊讶,惊讶他涵盖内容之深广,又是感动,感动他知我少年之病痛。于是,我忍不住在备忘录上写下一行字:黯然销魂者,唯强迫而已矣!
    大概,人世间最大的痛苦,皆莫过于此。至尊宝为没有珍惜与紫霞仙子的爱情而悔恨,杨过为思念小龙女而发疯发狂,现代人在巨大压力下罹患各种心理病症,都不过是人类普遍焦虑的一种表现罢了。
    金庸先生已经九十三岁高龄,这九十多年来,他经历了无数的传奇,成就了崇高的事业。文学史上要提他,新闻史上要提他,香港回归的历史上他更留下了极其浓墨重彩的一笔。据金庸先生的儿子查传倜讲,“父亲近年在家修养,身体健康状况不错。现在卧床休息的时候比较多。平常我们去看他,更多的是眼神交流,也会握握他的手,跟他说说话。他能认得出我们,会点点头,但反应不会太大。”如果允许我说心里话,我想说,看到最后两句,我有些心酸。
    唯愿佛天保佑,让查先生寿超期颐,平安喜乐。我始终没有忘记陪伴我多年的一个梦:古色古香的书房里,有一位温和的老人,脸上荡漾着优雅的微笑,问我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啦,边问边在那本《天龙八部》的扉页上,用钢笔签下一段古色古香的文字。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7-17 15:21 | 显示全部楼层
您太会煽情了,前面只是觉得您写得很好,但读到最后一段,在下泪奔了……

签到天数: 3 天

[LV.2]飞龙在天

 楼主| 发表于 2017-7-29 20: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术士阿不思 发表于 2017-7-17 15:21
您太会煽情了,前面只是觉得您写得很好,但读到最后一段,在下泪奔了……

同道中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本站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Sitemap| 金庸江湖网 ( 粤ICP备11090810号-2 )       

金庸迷QQ群:48569383  |  站方邮箱: jinyong@jyjh.cn

Copyright © 2004-2014 www.jyjh.cn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GMT+8, 2019-10-17 13:11 , Processed in 0.461962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