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金庸江湖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本站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036|回复: 1

原创-阿朱与张飞-百回读金庸20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580 天

[LV.9]或跃在渊

发表于 2017-2-20 21: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小衲胜笔 于 2017-2-20 21:26 编辑

    金庸小说中提到过张飞,但不是和阿朱发生关系。《雪山飞狐》中,阎基把胡一刀夫妇比喻作貂蝉嫁给了张飞。《笑傲江湖》里,梅庄比剑,秃笔翁使了三套剑法,也便是三套书法——颜真卿《裴将军诗》、怀素自叙帖、张飞《八蒙山铭》。阎基没读过几句书,只知道张飞满脸是虬髯与横肉,不会相信张飞还写得一手好字。不独是阎基,我未读《笑傲江湖》之前,脑子里的张飞也仅仅是《三国演义》中的燕人张翼德,绝配不上婉转多情的貂蝉。因为初高中的历史教科书没有传授,所以不能怪我无知。

    然而会写书法的张飞永远替代不了我脑海中动不动就喝酒打人的张飞。他暴躁任性,刘备怕得罪长官,忍气吞声,他可不怕,偏要怒鞭督邮。在他的思想中,没有他害怕的人,只有他尊重的人;不过他尊重的人极少,刘备算一个,关羽算一个,要找第三个出来,太难,诸葛亮只能算半个。张飞的不怕,或者说无畏,也是他打动我的地方。英雄就该是无畏的。如刘备,总在权衡利弊,时刻忍辱负重,不能称之为英雄,或者可以号为枭雄。比张飞厉害的人不唯有,且有不少,但他就是不怕。曹豹说自己是吕布的丈人,请张飞看他女婿薄面,饶一碗酒;张飞勃然大怒:“我本不欲打你;你把吕布来唬我,我偏要打你!我打你,便是打吕布!”没人劝得住。鞭督邮,打曹豹,这两场戏,真是酣畅淋漓,令人拍案叫绝!张飞的暴躁因此深深印入读者的大脑。

    阿朱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她的易容术。金庸小说中会易容术的人有很多,比如程灵素、任盈盈、毛东珠、成昆。但没有一个人的技术能赶上阿朱。阿朱的易容术有三大特点。一是超快。她第一次出场,“水榭听香,指点群豪戏”,进去一次,须臾出来,就变一个人,再进去,出来又变另一个人。真是变脸比翻书还快。二是超真。在杏子林中一面之后,乔峰的堂堂相貌就成竹于胸,就能复刻成功,连丐帮老弟兄也瞧不出破绽。少林寺中的和尚们硬是没闻出她身上的女儿香,没一个有段誉般本事,最后让她冒充止清一冒到底,盗得了镇寺之宝《易筋经》。三是超自信。别人易容之后,都是少说话不说话,尽量少出风头,免得漏出破绽;阿朱却专往人多的地方去,还字正腔圆、有板有眼的高谈阔论,因为她易容易得好,模仿别人的声音、举止也模仿得好。所以她艺高人胆大,有时竟至于异想天开。阿朱的易容术,绝对远超现在的好莱坞化妆师;杜莎夫人蜡像馆造出的是死人,不会讲话;就算3D打印技术再好,也绝对没有阿朱快!

    张飞也不是每天暴躁任性,他不暴躁的时候多半是在打仗。张飞打仗勇猛异常,百万军中取上级首级如探囊取物耳,猛喝一声竟然吓退百万曹军。他的猛与暴是一脉相承的,都是他性格里刚的因素。至于他在马尾上绑树枝,用疑兵吓退曹军,后来又用假张飞诱出严颜而擒获,则是他粗中有细,也是万般无奈逼出来的。这样的张飞就显得更加立体、更加多元、更加真实了,却并不矛盾。阿朱不玩易容术的时候,全身心都投入到爱情中去。她的爱纯洁而炽烈,一往无前。她可以在雁门关外枯等五日五夜,会把辛苦得来的《易筋经》送给心上人,也愿意不管种族不论国别与情郎去塞外牧羊度日。易容术和爱情就如同钢筋和水泥,构建了有血有肉的阿朱。阿朱对亲情的看重,又让我们看到她善良的一面以及她意识中浓厚的家庭观念。阿朱这个人至此完完整整的立起来了。

    我并不认为阿朱死得蹊跷死得牵强。她的死有着宿命式的悲剧性在里面。她从小缺乏父母家庭之爱,因而加倍渴求。当父、母、妹一股脑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却发现父亲原来是情郎的不共戴天的仇人。情郎千里寻仇,哪能轻易放手?父亲如果被杀,她也于心不忍。她更担心的是段氏族中的六脉神剑高手向萧峰寻仇,而萧峰却还未学会《易筋经》,万万难以抵敌。如此难抉择之事,智者也未必能想出万全之策,阿朱却在一天不到的时间就下了决断。这样的决断,当然是武断、是妄断。她的性格里面本就有异想天开的因子,而且想到就干。她要舍身救父,又且救郎。她死之后,萧峰不会再去杀段正淳,一是因为悲伤,一是因为她易容成萧峰去告诉段正淳往事一笔勾销。如此,则她死之后,没有六脉神剑高手寻仇,她再求萧峰好好活下去照顾阿紫,萧峰也就不会有危险,不用去死了。她这一生与易容术打交道,扮过很多人,解决过很多问题。扮过卖鱼婆、扮过情郎萧峰、扮过止清和尚、扮过薛神医、扮过白世镜......扮过很多很多人。每次遇到问题,她都会用易容术巧妙的度过去。现在,她遇到世上最难的问题,她自然而然的想到用易容术去破解。她自认为前前后后的路子都想到了,想周全了,牺牲一己,可换父、夫平安。于是她想到就去做了。然后,她安然的死了。

    阿朱的死完全沿着她的性格、她的人生经历,是一步一步有迹可循、精确导向的。说得文绉绉一点,是性格决定命运;说得难听一点,是非死不可,该死了;按金庸先生的说法,“一切发展全得凭人物的性格而定,作者也无法干预”(《倚天屠龙记》后记);按文学教科书的理论,阿朱的死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如果扯远一些,从数学的角度讲,阿朱使用易容术的频率太高,概率上必然出现失败。这失败,竟是以生命作代价。而她易容的失败是从假扮白世镜开始的。用以上的论调来看张飞之死,也是分毫不爽。张飞太过暴躁任性,动辄使酒打人。他打过督邮、打过吕布的岳丈、打过很多的兵将,都没有出过多大的纰漏,虽然徐州丢了,但当时的形势,以刘备一支孤旅,难敌群狼,徐州失守是早晚的事,好在实力尚存,嫂夫人也回来了。但张飞毫不悔改,依然我行我素,终于在又一次的烂醉施暴之后,被部下割去了项上人头。

    金庸小说和四大名著里面当然有很多很多性格推动人物的命运发展的典型范例,但我觉得都不如阿朱和张飞的故事那么典型。当我有一天读懂他们的故事之后,我就发现:原来文学理论也可以不那么枯燥,不必要孜孜以求、冥思苦想,多读几遍金庸小说,或许就能顿悟。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1-3 09:38 | 显示全部楼层
胜笔兄文笔越来越犀利,见地越来越成熟,要不改成老衲?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本站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Sitemap| 金庸江湖网 ( 粤ICP备11090810号-2 )       

金庸迷QQ群:48569383  |  站方邮箱: jinyong@jyjh.cn

Copyright © 2004-2014 www.jyjh.cn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GMT+8, 2019-10-14 07:05 , Processed in 0.111131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