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金庸江湖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本站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8702|回复: 47

[我与江湖] 此去经年•江湖•忆•缘(大坑已填)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9-3-29 15: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真的是个很懒、很不愿动笔的人……来江湖快两年了,看别人的回忆看了那么多,竟然自己一篇都没有写过……
             一直觉得我和江湖是有缘分的,我的生日就在江湖生日的前一天,或许,在快要五周年的时候,向来健忘的我我真的应该写点什么,来记录我的这两年,这些事了。逛过的论坛不少,可留下来的,却只是我第一个认识的地方,江湖,这里是我在网络中唯一投入感情的地方,我真心把这里所有的人当作朋友看待,无论在未来它存在抑或不存在,我都会珍藏在这里的一点一滴。也许这里并不多么出名,也许这里只是小站,但小站,也有小站的温馨,比起那些所谓大站的鱼龙混杂,道貌岸然,我更喜欢这里的一切,淡淡的,很雅致,也很有人情味。
              这不是煽情,这是真心话。

以下才是正文......


          来到江湖,是因为金庸;留下来,是因为朋友……
        四周年时的一句话,却至今都记忆犹新。曾经,一直以为,网络中我永远是个过客,只是简单地找找资料,看看文章,听听音乐,不会有更多的交集。但是,毕竟没有事情是绝对的,当某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因为某一种很奇妙的巧合,使我在某一处驻足回眸,一切,却突然变得不同起来。
                                                                                                               ——题记
           岁月在年轮中飞转,光阴也在不经意间从指尖滑过,1461,记得去年的时候看到这个数字,心中便有一丝莫名的感动与温暖。也许,那时我所能够见证的江湖的岁月尚且不到它的一个零头,但是,只要每一天,都总有不同的感动,也就足够了。
(某韵记性比较差,思维也比较混乱,写事容易写得到最后连自己也看不懂,所以还是写人……)
                                                                 一
            最初,是为什么会误打误撞地来江湖,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那个时候正是中考前夕,学校放长假复习期间。其实,说是复习,事实上是根本静不下来这个心的,毕竟,这是考前的半年,被学校每天十几张卷子的压榨后难得的轻松日子。于是便用每天70%醒着的时间在网上闲晃,不过当然,所谓的闲晃也仍然仅限于看文听歌而已。
            然后有一天,百无聊赖的状态下在江湖注册了号。
            那个时候本人正处于对武侠的手不释卷达到顶峰的时期,又正好处于考前闲晃状态,所以着实是注册了一堆号,但归根究底,都只不过是给各论坛的服务器徒增负担而已。
            所以,原本以为在江湖和在别的地方是没什么不同的,可,这世上大约真的是有这么种叫缘分的东西存在吧,不知是什么原因,总之,我留了下来。(现在想想那个时候真是胆子大,中考在即还敢在家百无聊赖…..幸亏后来考试没出什么岔子……)
            说起来,在江湖第一个认识的,是小黑,而且最初渐渐熟悉的时候便是这么叫的,以至于拜师之后虽然叫小白、小混二伯三伯,对身居老大的小黑同学却一直没改口(哈哈,小黑别生气啊~~)。那时候某韵绝对是纯种的大菜鸟一只,什么也不会,而且只在华山和乱弹转,看看文章,偶尔发发不知所云的回复。说实话,那时候是想装成熟的,因为实在找不准自己的位置,不知道以如此的大菜鸟应该以一种什么方式说话,以及,因为菜,也不知道要发报到帖,所以,偌大的论坛,却没有一个认识的人。小黑那个时候是华山的版主吧,对于我这个完全找不着北的新人却很热情,说我有什么不清楚的可以问他。也许对于一个版主而言,这并不算什么,小黑也一定不记得这些了,但我却一直很感动,毕竟,这是我在论坛第一个认识的朋友。
            后来便渐渐熟悉了起来:跟小黑聊天是件很有趣的事,他对很多问题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我也由此渐渐学会了从不同的角度看待很多问题,偶尔也聊到工作学习,算是亦师亦友吧。同时还值得一提的是群杀横行的那段日子,小黑风尘仆仆地组织七剑,其中最为经典的是他和某杀的那一段对话,那一段引经据典、大谈佛家典籍的舌战啊,我可是至今都记忆犹新(笑~~关于这个大家可以去笑傲版挖坟~~~)。再后来再后来呢,小黑就莫名其妙的失踪了,他说辞去华山斑竹的时候我很惊讶,毕竟进江湖以来我就看见他和金凤在默默的为华山贡献,挽留他的人也很多,不过终究还是辞了,记得是网络与现实的双重原因吧。呵呵,现在还很偶尔能在版面看到小黑的身影,想来他还是没有忘记这里的,是吗?
             如果说在江湖第一个熟悉的人是小黑,那么我第一个知道的人就毋庸置疑是02。刚来江湖的时候正赶上02的生日,那个时候真的可以算得上是礼物满天飞,甚至让我这个与所有人都不熟的新人也被感染上了愉悦的气氛。大概就是因为此,我第一次被江湖的人情味感动了,萌生了要多在这里待些日子的念头。
            和02的渐渐相熟是因为她的热情,那时的她在风陵很活跃,于是乎每每我有在人际方面不明白的问题时,她便总会耐心的给我解答,现在想来当时的许多问题真的是很白痴,不过02那大姐姐一般的口吻与俏皮却认真的态度我却至今记得。呵呵,现在02已经是妈妈了,每每见她说起她可爱的小婉珊的时候那份甜蜜开心,就都总会在心里为她和宝宝祝福,小小02有这样的妈妈也一定会很幸福吧。
            然后……记忆继续向后推,就发现了又一个曾经很熟悉的现在却很难见的人,这个人是金凤。记得是牛还是谁曾经说过一句“金凤是真正的江湖人”,的确如此,不论是金凤活跃的曾经,还是少见他面的现在,只要江湖受到外坛人的诋毁,他永远是最先冲出来的人之一,尽管有些愤青,但是没有人能够否认他对江湖的默默关心。尽管之前在华山逛的时候就常常和他讨论,但和金凤熟悉是在他打算辞华山版主之前。那次聊了很久,发现金凤真的是一个非常非常关心江湖前途的人,他对江湖的未来有很多的思考(这次聊天的副发现……是发现我的后知后觉……才知道金凤是男的……),等到后来进了内宅,看到那篇置顶帖,也更加深了我对他认真态度的了解,那是后话。当然金凤也是个非常有趣的人,记得他那个时候注册了个叫袜子的马甲吧,把大家都给忽悠了,还用那个马甲拜了少林当师傅,呵呵,结果有一次聊天,“无意”(打引号是因为这个无意的真实性尚待考……)说漏了嘴,不停地跟我说让我保密别说出去,结果几星期后就自己招了。也还记得金凤当时辞华山斑斑的原因是水区太过聒噪,使华山冷清,那个时候他为了这事气的脸红脖子粗,可我却是断然没想到他最后去当了水区版主~~~~哈哈哈~~,看到这事的时候我笑翻了,现在想起来还有趣。
            接着不能不提及的人是冰冰,还记得在群上第一个跟我说话的人就是她。第一次和她聊天是因为她问我想不想做斑斑,当时出于好奇吧,我并没有拒绝,于是便渐渐和她聊起了江湖里的事。毋庸置疑,冰冰连擎了多年江湖八卦奖的红旗是名至实归的,一直以来,她都是最兢兢业业的人之一。镇静从容,默默奉献是我对冰冰从初识至今丝毫未变的印象:尽管冰冰总对我说她是个很坏的人,尽管冰冰总说进了内宅就会发现她有多么的邪恶与惹厌,尽管冰冰的签名里总写着诸如“不如归去”之类的字眼。但是相信和我一样,大家都从来没有觉得她有什么不好,反之,大家都默默铭记着她对江湖所有的奉献,相信着无论如何她都不会离开江湖,她对这里,像对她的家一样啊。其实说到底,我与冰冰并没有太多次长时间的聊天,但是这些日子的点点滴滴,我却一直被她感动着,而且我坚信我将会这样一直被感动下去。
(觉得我越来越不会写东西了,这哪是回忆录,这分明可以盖一个三个字的巨印在上面——流水账……)
            后来遇到的是某韵一直想写的一个人——京京姐姐,最先注意到她是因为她那个呆呆的头像(真的是傻的可爱啊~~~哇哈哈~~~曾经一度以为是男生呢嘿嘿)。而之所以后来会聊得投缘,大约是基于年龄的仿佛吧(大家请不要对此表示惊讶,请将回忆推到07年那个纷乱的年代……众人:故弄玄虚……某韵自顾自:那个时候啊,在某韵来之前,似乎京京姐姐的年龄之小,算得上是江湖第一梯队了吧……),至今都还记得当初京京姐姐故作生气地说:“哼哼,想当初你来之前,我可是年龄最小的呢,所有人都得让着我,现在不是了,他们都能欺负我了,哼哼,生气了……”,当时几乎能够想见她撅嘴装气的模样,笑……。那些日子,京京姐姐一直都很照顾我,因为年龄相差不大,所以从她眼里所看来的事情,也更容易引起我的共鸣。她的文笔是我望尘莫及的,而更让我把他一直当姐姐看待的是她对我一度的鼓励与保护。呵呵,还是群杀横行的那段日子,某韵依然处于菜鸟阶段,不知灌水为何物。那天几个杀杀大约是无聊了吧,相中了咱的帖子作为版聊地点,晕倒,其实现在看来那不过是再寻常不过的事,却让当时的我相当疑惑,就巨傻的问他们在做什么,结果显而易见,本人很不幸地成为了杀杀们开玩笑的对象。尽管都是善意的玩笑,而且那几位也都是女生,但是却让菜鸟的某韵油然而生了一种莫名的恐惧感,觉得无所适从,现在想起来,真的不太明白当时为何会紧张到那个地步(唉,某韵纯洁的时光一去不返啊……),总之,几乎是战战兢兢地跑去找京京姐姐诉苦,她安慰了我很久,让我别害怕,接着,就看到她非常严肃的去面对杀杀,义正词严的对他们说不要说过分的话。那一次真的觉得有像被大姐姐保护一样的感觉,也第一次发现,平时调皮可爱的京京姐姐,也有严肃的时候。

[ 本帖最后由 琴音箫韵 于 2009-4-25 21:37 编辑 ]

评分

参与人数 1银两 +198 收起 理由
旋覆 + 198 抱下~~

查看全部评分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9-3-29 15:09 | 显示全部楼层
还好摔的不是很重,
话说小韵补坑要尽快,
久了坑就没力气填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9-3-29 15:09 | 显示全部楼层
坑啊坑~~~~慎入啊慎入~~~~第一部分是某韵来江湖前四个月所认识的人,从以上大家可以看出我到底有多菜.......四个月才认识这么几个........

预告:接下来是某韵人品大爆发的年代,爆发的原因是因为拜师,可见拜一个好的宝贝师傅有多么的重要,某韵现在认识的大多数人都是在这个阶段认识的,这些日子真的交了很多很多的好朋友,不过也很奇怪的,因为朋友的骤然增长,却也少了一份当初细水长流的友谊的那种淡然滋味,只是有得必有失,后来的那些朋友,也都是我无比珍视的。






                                                    二
       为什么要拜宝贝师父呢?当时具体的事已经记不清了,就记得每每看见“暖暖”这个名字就会觉得很开心,没来由的。同时,师父的文风,那种淡淡的述说身边的事的恬静也是我学不来的,还有师父的性格,温暖可亲……嗯,就像牛说的那样吧“完美如暖暖”。估计我发论坛短信求师的时候宝贝师傅也挺纳闷吧,因为可能性很大的是她当时根本不怎么认识我,最多最多,也就是知道而已,呵呵,不过师父温柔的性格让她最终收了我这个小徒弟。于是乎,连带着她那一大群的朋友,某韵被带进了一个新圈子。
         虫子总说,在江湖里,我和师傅是最像师徒的师徒,可其实也该说,我和师傅差不多是接触最少的师徒。我来的时辰很不对,正是江湖老人渐不出没的年代:在我拜师之后就是一直很少见到师父了,所以,在江湖,我和很多人的交流都比和师父要多,这也算是一桩奇怪的事了吧。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每想到师父,就像当初一个人傻呵呵看她回帖,然后莫名其妙说要拜师的时候一样,心里总有一份莫名的感动和温暖,看到师父偶尔冒泡,也总有喜悦与激动。在师父的江湖记忆里,可能我只占有小小的一块:一个傻傻的,装成熟的,成天晕呼呼的小徒弟。可是,我想这就足够了,就一如我想起师傅的时候心里的那份感动,虽然只是淡淡的,但只要足够温暖也就够了。
      实在是未想到我的拜师会引来如此多的祝贺。那个时候有一头蹦蹦跳跳的花斑乳牛让我叫师祖,却因为错解一位叫无馨的美女之意而被骂道“笨死头牛”;有一只只有一只翅膀的千年鸟精用马甲和大号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把菜鸟的我唬得晕头转向,接着师父及时奔出来揭穿了这位大叔的腹黑行动;有一只穿着“小子”马甲的虫子颠颠地来凑热闹,却又一再为我是不是师父的马甲冥思苦想;有一条并不肥的开心鱼一路高唱着仙子之歌游来游去,却被众女围攻,说道仙子乃共有财产~~~~诸如此类,不胜枚举,几乎每每来江湖,总能有很好的心情。
      不知为什么,说到那些日子的时候,第一个进入脑海的人是轻轻,而想起她,又总会联想到瓷娃娃之类的名词。初识轻轻是在一片“野蛮轻、暴力轻”的称呼中,然而在我心目中轻轻却总是一个柔弱善感的倩影。第一印象永远是最深刻且持久的,那些日子轻的情绪似乎有些低落,每每见她就总似见一个受了伤的娃娃。我并不完全懂她的心情,不过却总想尽全力去安慰她,尽管我不疼不痒的安慰并没有实质上的效用,不过就是很简单地不想看她不开心,这大约就是轻轻独有的魅力吧。关于轻轻,小妖的一段话说得好:“总是感觉那么轻轻的 柔柔的....甚至她的文字, 如果说暖姐的文字是柔美婉约的, 如同浮云那样飘泊....那么轻轻的文字就好比雨后的彩虹,第一眼被吸引,再看一眼的时候就消失了... ”有时候很可爱,有时候很伤感的轻总给所有人想要保护的感觉。也许和她的来往并不多,只是节日时会相互送一份祝福。不过真心希望那个叫着“额踹”,永远想着保护众女女的轻可以快乐。
           嘤嘤给我的印象总是可爱的圆脸以及噘嘴的神情,有点像动漫里的人物,而实际上却很认真与耐心,这像极了我现实中的一个好友。她是永远都天真快乐的,仿佛不曾有过烦恼。每每看见她,总会有极好的心情,即使她现在很少出现,不过我依然会记得永远都快乐的她。
         和小洛的熟悉来得突然。之前在影版看“小洛侃电影”的时候只关注着内容却从未想过它的作者是何等样人,然而一次生日祝福却让我收获了在江湖的第一次结拜。那个时候他似乎是没法上网,由是托姐姐短信问我,之后还不住的道歉,呵呵,当时就觉得他实在是一个憨厚可爱的人。记得结拜时嘤嘤曾说过:“让小洛当哥是件特幸福的事,因为全江湖就数他最好欺负。”关于这一点我是深信的,哥的性格是绝对好欺:尽管我没有试验过。三伯说曾经一度把哥当成了女生,呵呵,的确,哥温和开朗的性格倒当真很能与mm们打成一片。与此同时,哥的细心也是颇值一提的,每逢节日或姐姐及我的生日,哥的祝福必然是准点到的:尽管晕忽忽的我有次连他的年龄都弄错。真的谢谢哥一直以来对我的关心照顾。
          因为哥而与姐姐熟悉起来。之前在水区晃的时候,就对那个有着雪见头像的,总有大姐姐风范的女生有着莫名的好感,所以,记得当时哥坏笑着跟我说咱们结拜把月月也拉进来的时候,我几乎是欣然答应的。姐姐是永远会在身边祝福我的人,如果说对师父的感觉是温暖,那对姐姐就是亲切,和姐姐在一起的时候真的有一种被关爱与照顾的感觉。应该说,在江湖和姐结拜于我来说是一件幸事,让我有了一个真正像邻家大姐姐一样照顾我的人。记得虫子总说璇姐姐喜欢跟在月月姐身后晃,其实,喜欢跟在姐姐身后晃的又何止旋一人,正如姐姐甜美的嗓音一般,和姐姐在一起总是如沐春风,仿佛她永远是笑着在告诉你什么似的,而且,是春风化雨的那种微笑。月月总说没有尽到做姐姐的责任,然而其实,在我颠儿颠儿跟着她到处逛的时候,她就一直在耐心的帮我,尽管或许都是小事,但回忆起来,却总是美好的。
       每每踏进曲水,总会很怀念那段时光,那时候和璇姐姐、燕子姐、三伯一起在那儿玩文字游戏,尽管我的那完全不成格律的东西和其他三人比起来相差何止一筹,但是那些飘着淡淡墨香,弥漫着悠悠古风的日子却让我收获了很难得的朋友。
       璇姐姐给我的印象总是温柔,就如同从仕女图中走出来的人儿一般,她的身上总弥漫着一种古典的气质,温和内敛、清淡脱俗,一如香远益清的莲花。璇姐姐的文笔是很美的,但却很少看她发文章在江湖,深藏不露,冲和雅致,这大约就是她的性格吧。旋姐姐的确是可以用老哥碧海说的那两个字“温良”来形容的,每次和她聊天都会有很舒服的感觉,她会静静地倾听,不管与她分享的是快乐还是烦恼,而这也是最让我感动的地方。记得有一次聊Q,不知怎么的,那日的心情不是很好,璇姐姐温柔的话语让我忍不住把满腹的牢骚一股脑儿的说了出来。其实我心里很明白,那些让我叫苦连天的是对于别人来说根本就是琐碎小事,对学业的抱怨,杂乱无章,无趣无聊,甚至事后连我自己也觉得可笑,但当时,璇姐姐就是那么认真听着,安静地听我倒那些枯燥的苦水,然后在我对着屏幕如同一只受伤的小兽的时候,耐心的一行行打着安慰的话语,温和、包容,一如水。很喜欢听璇姐姐喊那个专用的称呼“韵乖”,每每看到,总会觉得温暖而舒服。
      尽管是结拜兄妹,结拜姐弟,尽管都爱在曲水,三伯却是和璇姐姐的温柔内敛、燕子姐的稳重大气都完全不同的,诚如三伯自己所说,我之所以会这么叫全都是因为当初他一口一个三伯以自称而把菜鸟的我忽悠了的。其实说白了,三伯也是个爱装成熟的人,尽管实际年龄不大,却总爱以长辈自居。和他聊天的时候总会有种轻松愉快的气氛,总想摆出长辈架势的他却也总是满脑子整人的怪想法,实在像一个表里不一的………大叔……南来北往的loli们,万万小心啊……不过却也一样很感谢三伯一直以来的关心。
       在江湖,和众美女熟悉起来之后,想不熟悉虫子实在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作为全体江湖人气mm的金牌缔造者,蹦跳的虫子实在是一个想不引起人注意都难的人。认识虫子的时候就觉得虫子特好欺负,尤其似乎是对女生的欺压深感乐此不疲,由是乎便跟着师父、姐姐一起欺压虫子,可怜的虫子同学成为了我在江湖唯一会肆无忌惮的欺负的人。虫子总能给大家带来好心情,不管江湖多么冷清,只要他蹦出来调侃一两句,便又总能注入新的活力。诚如璇姐姐所说“虫子不是深藏不露,而是喜欢露自己短处,藏着很厉害的地方•••”,总喜欢扮演插科打诨角色的他实际上是有着令人惊叹的才能的,不论是八卦的功力、ps的水准、幽默的谈吐,在全江湖都可算是绝无仅有。外表看起来似乎玩世不恭,实则心细如发的虫子永远能清楚的记得每个人的性格、喜好,甚至从只言片语中发觉每个人的特点,然后在不经意的时候给你带来出乎意料的惊喜。由此不得不为他的记忆力与细心耐心而赞叹并感动。记得虫子在被关禁闭的时候,不知谁感叹过,小虫子一不见,江湖冷清了许多,好像少了什么似的。的确,虫子似乎真的早已与江湖融为一体,成为了江湖的一部分,以他独有的方式充实着江湖,如同一个调皮捣蛋却又心细如发的大哥哥,成为江湖一抹不可或缺的亮色。
        其实说到碧海老哥,实在是有必要重开一贴慢慢谈的,但由于我的懒,只好先让他呆在这。全江湖,我对老哥的认识是最复杂的,初识他应该追溯到刚刚拜师的时候。当全江湖都在以对待小妹妹的亲切态度对待我的时候,大约是出于老师的天性吧,碧海冲出来把我狠批了一顿,而主题则围绕着上论坛是消磨时光展开。那时的我未曾见过如此阵仗,那个总让我叫师伯的碧海实在是我进江湖见过的最气势汹汹的人。由是乎,惹不起,我选择了躲,尽管承认碧海的惜时教育确实正确且必要,但我仍受不住他的阵势,那段时间,几乎只要见了碧海,我是断然不敢开口的,这种心态在后来我说给老哥听的时候,他表示了绝对的不相信,坚称自己对待女生是永远和蔼的,不过,我声明这的确是事实。
        所以当这位我见到就躲的师伯要求跟我结拜时候,我实在是有些诧异的,不过随着对碧海的熟悉,那个时候已经没有了最开始的过分提防,又更因为碧海是璇姐姐的师傅的缘故,我对这位愤青师伯的了解渐渐增多,且印象颇是不错,于是,这种乱辈分的结拜使江湖的辈分更加混乱了。事实证明,去掉表面那一份不近人情、冷眼旁观的面具,老哥是一个非常不错的人,细心、稳重却偶尔孩子气、固执且愤青。,并且有一份与年龄不太相称的成熟。他说话的语气总不像一个比我只大几岁的人,而更像我的老师一辈了,这大约算是真正的亦师亦友吧。哥的话不多,但常常能切中要害,他的很多话都引发了我和学业相关的思考,而每次夜猫的我很晚不睡,他也都会提醒我早些休息,语气很有些命令的意味,但却让人觉得有一种尊重。和哥聊天,气氛与别人不尽相同,少了一份言笑无忌的轻快,却多了一份成熟。每次见到小剑叫老哥“碧海叔叔”就会忍不住笑,或许,碧海的外表和心理年龄真的不太相当吧。
        写完了一圈,终于开始写牛牛,一年多之前的时候,是从寒雪开始熟悉这位颇有仙风道骨的师祖的,当时几乎是怀着崇拜看寒雪的文章,听别人同样怀着敬畏谈论这位不常出现的前辈。然后傻傻的想啥时候我要有那文学水准一定乐晕了,以至于那头蹦蹦跳跳的花斑乳牛出现让我叫师祖的时候我根本没有想到这二者会有任何的联系。至今还记得后来师傅带我熟悉师门的时候,我还傻傻的问:“怎么没有看到那个叫‘曾阿牛’的呢?他不是说是我师祖么?”以及师傅在笑了很久之后给我解释“雪”和“牛”必然而本质的联系的时候,我对着屏幕的诧异神情。雪和牛实在是更像两个差异很大的人,雪清高脱俗、不染凡尘,又兼之博古通今,乃江湖奇女子,可做偶像仰慕之(那张梅绛雪的头像配雪真是天衣无缝),然此身份不免孤寂,人间诸般冷暖只可自品。而牛却平易近人、忠实可靠,更间或幽默风趣,身边得此一友亦乃平生乐事,可作为好友深交之....此身份或许平凡甚多,然却可深味平凡之乐,交游之趣。若说同一人拥有这两个身份,实在是件令人艳羡的事。而我就是抱着这份艳羡与小小的崇拜开始熟悉牛的。原以为雪是风光无限的:身居江湖管理层,文笔惊艳,性格温和,又兼之拥有一帮忠实的拥护者,然而熟悉了之后,牛牛在不经意间说的江湖经历却总让我深深感受到了她的艰辛。技术、人事、外交……牛为江湖付出了太多太多,她默默地做着一切,也许是我们都不会在意的小事,也许我们只是觉得今天江湖速度快了些,今天江湖界面更精美了些,然而在这背后牛付出了多少,大约只有他自己知道。虫子一语中的的说牛给人一种“两朝开济老臣心”的感觉,确实如此,他总在默默地维护着这里的一切,认真、耐心、踏实、长久,几乎把江湖的前途看的等同于自己的前途,然而在人前,却很少表露。若说我在江湖最尊敬的人,那么毋庸置疑就是牛牛,以至于每次看到人误解他,或者外坛人攻击他的时候,都有一种想开骂的冲动(我们是好孩子,不骂人……不骂人哈)。
       呵呵,也该写写流云了,江湖中几乎所有的人都说我们像,虫子更是总说常把我们弄混(其实我深刻的认为,细心如虫子,真正把来江湖时间前后相差大半年的我们弄混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其实我们二人的性格上有很多差异,不过我依然对在江湖可以结交这样一个同龄人而深感幸运。流云的文笔优美,情感也丰富而细腻,比起成天晕头转向的我,流云更像一个安静斯文的女生。和流云一起出现的机会实在很少,所以交流并不多,不过却打心眼里喜欢这个细腻却有时调皮淘气的女孩子,呵呵,流云的师门辈分比我大,否则要是有这么一个妹妹一定很好。
        在江湖的回忆还有很多很多:那个永远温柔大气、亲切安静,会说:“我是抱着小韵儿来的,一到到两个人呢,都不许欺负小韵儿的。”永远关心保护着我的依依祖师;那个幽默细胞过剩,永远快乐有如老顽童,因为收了我当干闺女而颇为开心的豆干;那个总让我叫天大大,似乎总有用不完的活力说不完的话,却又偶尔使坏的有趣的小天;那个永远可爱的,看到她就总觉得心情明朗起来,不管有什么惹人烦恼的事都会一扫而光,大概真的会快乐魔法的小妖;那个沉着稳重,却被我一度因为“九丫”的称呼而当做女子的谦谦君子斧子;那个既是华山之巅煮酒论剑的前辈孤琴古韵,又是水区八卦明星灵儿的格格;那个无私奉献、热爱着自己的事业,并尽全力为之付出的白衣天使刀子;那个可爱美丽的、总是让人忍不住想捏捏的袖子;那个文笔令人惊叹的稳重可亲的箱子;那个爱忽悠人、爱缠着美女的可爱人民警察白二伯;那个永远叫着仙子仙子,永远像一个单纯清新,穿着整洁校服的邻家哥哥的开心鱼;那个时而天真可爱,时而又比同龄人成熟许多的小剑;那个美丽脱俗,总能让我想到“美人如玉剑如虹”之类的句子的玉姐姐……还有很多很多我熟悉或不熟悉的人,都是我最最宝贵的财富,我不想失去的财富。
            月盈月缺,人聚人散,日日夜夜的迎来送往中,却已不知是几多沧海桑田。总爱在清晨,推开窗,任由微风轻轻抚过面颊,吹散雾气,深深吸一口新鲜的空气,感受喧嚣的城市中这一份难得的宁静与安详。的确,正如我无法勘破这晨曦中有几许意蕴一般,我无法勘破另一个人内心的静谧,但这却丝毫不干扰,我像珍藏这晨曦一般珍藏每一份回忆。曾经,一切在春天开始,此去经年,此地亦仍是当年携手处。粲然一笑,一切宛然。
      今年花胜去年红。
                          明年花更好,仍与君同。
              正如轻轻所说:“我们一直都在,从未离开。”因为江湖,因为朋友,因为那一份难以割舍的感情,所以,我不会离开,永远,永远……

                                                                                                                                          更新&完结于2009年4月25日
                                                                                                                                                               纪念下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9-3-29 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抱抱格格~~~~我会尽快填......只要有时间,我就尽量写一点.......自己祈祷一下不要遥遥无期......
不过这是我在江湖的第一篇回忆录,就算丢下别的文不写,我也会把它磨叽完的........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9-3-29 15:21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每个人都留下一篇,是很壮观呐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9-3-29 15:25 | 显示全部楼层
跳进来看文~~
话说今天不是星期天么,怎么江湖这么冷清冷清呀~~~
还好有韵乖这文,不然偶要无聊死……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9-3-29 16:23 | 显示全部楼层
乖韵儿,你想起偶来没有?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9-3-29 19:51 | 显示全部楼层
抱抱韵儿。。。偶一来就看到韵儿的回忆录。。。加油加油。。。
偶蹲在坑里等着。。。

签到天数: 1 天

[LV.1]亢龙有悔

发表于 2009-3-29 20:5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蹲着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9-3-29 21:38 | 显示全部楼层
韵儿对于江湖上人事的印象,大概全是正面的,这样也很好。

签到天数: 6 天

[LV.2]飞龙在天

发表于 2009-3-29 22:05 | 显示全部楼层
紧跟在碧海大兄弟后头,蹲宝贝韵儿撅的坑……嘿嘿

签到天数: 2 天

[LV.1]亢龙有悔

发表于 2009-3-29 22:23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碧海潮生 于 2009-3-29 21:38 发表
韵儿对于江湖上人事的印象,大概全是正面的,这样也很好。


笑死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9-3-29 22:27 | 显示全部楼层
错错。。。乖侄女叫我三伯伯是在你拜师之前,如果是拜师之后,那么一群疼你的人怎么会眼睁睁的看我诱拐你。最初是东东那家伙老找人当侄子侄女,我就随大潮,也厚颜叫小韵乖侄女。那时装老头,开始乖侄女叫我伯伯。后来觉得不好听,就让你叫我三伯,说你还有大伯二伯。。。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9-3-29 22:3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像又错了。。。
好像是在你拜师之后,那时你师父叫我小三。于是我说我大哥是你师父大哥,我是你师父三哥,于是让你叫我三伯。应是这样,嘎嘎,可怜的暖小三在不知觉的情况下被我和她徒弟联手卖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9-3-29 22:55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了验证事情真伪,区区挖坟了。。。
http://www.jyjh.net.cn/bbs/viewt ... EF%D4%CF&page=4第五十六楼,先是让叫我三师伯
区区再挖坟,终于找到乖侄女第一次叫我三伯伯,完全是被我一口一个自称三伯诱上的,可怜的小女孩呀。。。http://www.jyjh.net.cn/bbs/viewt ... 9%D2%F4%F3%EF%D4%CF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本站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Sitemap| 金庸江湖网 ( 粤ICP备11090810号-2 )       

金庸迷QQ群:48569383  |  站方邮箱: jinyong@jyjh.cn

Copyright © 2004-2014 www.jyjh.cn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GMT+8, 2019-10-18 19:49 , Processed in 0.294275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