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金庸江湖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本站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702|回复: 7

关于金庸的生日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2 天

[LV.1]亢龙有悔

发表于 2018-10-31 02: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按通行记载,金庸生于1924年3月10日,但按常理,金庸不可能把阳历(公历)日期作为生日。民国早年不管是宦官世家,还是寻常百姓,都是以阴历(农历)或生肖来做生日。

在傅国涌的《金庸传》中有这样一段考证:

杭州东南日报社档案中有查良镛1946年亲笔填写的简历,“出生年月”一栏是“民国十二年二月”。1947年3月的“职工名册”上,他的年龄一栏是“二十五岁”。1955年10月5日他在《新晚报》发表《漫谈<书剑恩仇录>》第一句说,“梁羽生弟是我知交好友,我叨长他一岁”。梁生于1924年3月22日,属鼠。查良镛弟弟查良钰说:“小阿哥良镛是属猪的,生在阴历1923年底,阳历1924年初。”见宾语、潘泽平《金庸是我的“小阿哥”》,《人物》2000年第7期,114页。

按刘国重考证,如他确实属猪,也确实生于2月6日,应不是阳历2月6日,而是阴历癸亥年二月六日,即1923年3月22日。

古人年龄从虚,因此金庸实际过世年龄应为95岁,虚岁96。

签到天数: 2 天

[LV.1]亢龙有悔

发表于 2018-10-31 02:16 | 显示全部楼层
金庸的香港民居身份证上登记的是1924年2月6日,为什么会变小一岁,已经难以考证了。

签到天数: 2 天

[LV.1]亢龙有悔

 楼主| 发表于 2018-10-31 03:59 | 显示全部楼层
金庸的江湖 发表于 2018-10-31 02:16
金庸的香港民居身份证上登记的是1924年2月6日,为什么会变小一岁,已经难以考证了。

关于金庸是生于1923年还是1924年,刘国重专门作过一篇文章,我转发一下,相信更有说服力: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03b2330102xtzi.html

今天(3、10)是金庸生日?未必


金庸的生年,有1923、24、25三种说法;金庸的生日,都说是2月6日。
金庸的幼弟查良钰先生,在口述的那篇《金庸是我的小阿哥》中说:

“小阿哥良镛是属猪的,生于阴历1923年底,阳历1924年初(有报刊讲其1925年生,是错误的)。”(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金庸其人》 63页)

也即是说:金庸的阳历阴历生日跨年,阴历是在癸亥(1923)年底,阳历在1924年初。

但我查了一下万年历,问题就出来了:金庸如果属猪,他就不可能生于阳历2月6日,如果生于阳历2月6日,金庸就不可以属猪。
  公元1924年的2月6日,夏历还是1924年,是甲子年正月二日(这一年,立春与春节是同一天,都在阳历2月5日),金庸应该肖鼠;假设金庸不是1924年而是1923年生人,则公元1923年的2月6日,是夏历壬戌年的12月21日,金庸应该属狗。
  总是哪个地方出岔子了,或者金庸不属猪,或者他不是阳历2月6的生日。

一般情况下,生日有记错传错的,属相很不容易错。

剩下唯一的可能:金庸确实生在猪儿年,也确实生于2月6日。但这个2月6日,不是阳历2月6日,而是阴历癸亥年的2月6日。金庸的阳历生日应该是1923年3月22日。



    上一节原题《金庸生年生日考》,作于2008年。当时大多数网友都以为金庸生日是阳历的2月6日。

傅国涌先生在网上看到此文,觉得可信,在他修订版的《金庸传》中,谈到:“刘国重考证,如金庸确实属猪,也确实生于2月6日,应该不是阳历2月6日,而是阴历癸亥年二月六日,即1923年3月22日。”(《金庸传》第4页)别的都没什么,看了其中“考证”二字,却让我一阵阵脸热、心虚。有时给自己的文字安上“考”或“考证”的名目,其实都有戏谑意味,并不是真的以为自己所为乃是正经的“考证”。不料傅国涌先生当真了,就怕《金庸传》的读者也跟着当真,岂非误人太甚。

不是严格的考证,只是按常情常理做出的一点揣测,而已。

幸好,网上老友填下乌贼,最近当面询问金庸另一弟查良楠,得知金庸确是生于1923年3月22日。这就证实了我这半吊子的“考证”,了却心中一段公案,真如释重负。

查良楠先生不是读了《金庸传》才知道3月22日这个日子,应该是在家族中做过查证的。按这一日期,回头推算阴历,正是人们一直相信的的金庸生日,2月6日。

査枢卿老先生,与原配徐禄女士,生有四子:良铿、良镛(金庸)、良浩、良钰;与续弦顾秀英女士也生有四子:良钺、良楠、良斌、良根。

《金庸是我的小阿哥》的口述者查良钰,与二哥金庸差十多岁。兄弟俩接触多的时候,查良钰还不怎么记事;查良钰记事以后,金庸又总在外地求学、工作;1950年以后,更是暌隔一方,难得相见。他记错了二哥的具体生年生日很不奇怪,遇记者采访,将记得不准确的二哥生年生日(“生于阴历1923年底,阳历1924年初”)随口说出,毫不奇怪,但兄弟之间记错彼此的属相,我觉得这样的可能性很小很小。这是常情,是常理。

当初,我也是有些推己及人。我自己用的就是阴历生日,金庸那一代人用阴历的就更多了。

修订版《金庸传》又谈到:“杭州东南日报社档案中有查良镛1946年亲笔填写的简历,‘出生年月’一栏是‘民国十二年二月’。”(《金庸传》第4页)“二月”与人们一向认为的2月6日的金庸生日,是相合的;“民国十二年”与1923年当然更相合了。

查良钰、查良楠兄弟所说,共同证实金庸确是猪儿年生人。具体到生日,这两兄弟说法不一。比较而言,查良楠所说,与金庸自己写的简历,更接近,也就更可信。

如今,基本可以确定,金庸生于癸亥年二月六日,也就是阳历1923年3月22日。

早金庸一年写起武侠小说的梁羽生先生,比金庸小一岁。他的生日,居然也是3月22日。如果这是梁先生的阳历生日,则金庸与梁羽生不仅同一(白羊)星座,根本就是在相隔整一年(365天)的同一日期出生。这不是一般的巧合,令我疑惑:香港“新武侠小说”的兴起,真的是运会使然?

当金庸1955年写《漫谈<</span>书剑恩仇录> 》说“梁羽生弟是我知交好友,我叨长他一岁”的时候,未必知道他二人同一天的生日。第一,金庸未必精确知道梁羽生的生日;第二,金庸当时未必推算过自己的阳历生日;第三,可能当金庸记得梁羽生生日的时候没算过自己的阴历生日,算出自己阳历生日的时候又忘记了梁羽生的具体生日。

大家知道,金庸与梁羽生身上,还有一个巧合,就是他们的父亲都在五十年代初被杀害。原来,我也觉得是“巧合”,仔细想来,不是的。那个年月,像査枢卿、陈信玉这样的士绅,被害的太多了。那样的家境,家中无人被杀,反而少见。

苍茫大地,士绅灭,文化亡。金庸、梁羽生这两个士绅的儿子流落海外,倒做了旧文化的“传灯人”。



2014年3月10日,很多人把这一天当作金庸九十岁的寿辰。

有记者致电金庸办公室,工作人员称办公室不知金庸的寿辰,也未为其举行贺寿仪式。

华西都市报记者联系到金庸的次子查传倜。查传倜透露说,几天前,家人及亲友已经聚会吃饭,为查老先生贺寿。老先生庆生,照农历生日(二月初六),而不是阳历(3月10日)。

看华西都市报,似乎金庸虽不过阳历生日,但他确是九十整寿,阳历生日也确是3月10日。

然而,2014年3月28日,《北京青年报》报导:

昨天,“金庸武侠与中国梦——百度贴吧金迷群英会”在北京举行。金庸先生亲属查台传、查传竞出席了活动。据他们透露金庸先生应该是92岁生日,而不是外界所说的90岁生日。他们还提供了一张金庸先生在92岁生日当天与儿子查传倜的合影。……

对照之下,可知《华西都市报》所述金庸过2月6日的农历生日而不是阳历是查传倜的原话,“而不是阳历”后面括号里那“3月10日”很可能就是报社记者按自己的推算给添上的。

金庸应是生于阳历1923年3月22日,阴历癸亥年的2月6日。中国人算虚岁,洋人算周岁。金庸是很传统的中国人,过的是夏历生日,年岁也照传统算法。2014年,金庸92岁。



然而,有记者在一位网友上传的照片上看到,金庸的北大博士毕业证书上写着:“查良镛,1924年生,于2009年9月至2013年7月在中国语言文学系中国古代文学专业学习,修完博士研究生培养计划规定的全部课程,成绩合格,通过毕业论文答辩。”这张毕业证,应该是经过金庸阅看、认可的。

问题还是:金庸到底生于1923,还是1924年?

海宁市档案局主办的《海宁档案史志网》网站http://daj.haining.gov.cn/jggk/写明金庸的祖父查文清逝世于1923年。2004年《丹阳日报》有一篇长文《金庸的丹阳情结》,详细地介绍了金庸于1986年春到丹阳寻访其祖父查文清遗踪的缘由和经过,文中也说:“1923年,查文清病逝于海宁。丹阳百姓为他在公园内召开了追悼大会。”(人民出版社《侠坛巨擘——金庸与新武侠小说研究史料辑》第15页)金庸说自己出生不久,祖父就去世了。 如属实,则金庸的生年也必为1923而非1924。

《乡踪侠影——金庸的30个人生片断》第4页说:“1924年金庸出生之时,查文清已于上一年的9月去世,享年75岁。”我重视75(岁)和9(月)这两个数字。能精确到月,当是做过查证,并非信口瞎说了。9这个月份可信,1923这个年份也就比较可信。只是该书作者没注意到金庸说过他们祖孙二人相见过的话,仍坚信金庸生于24年。

《乡踪侠影》收入了金庸初小、高小和初中毕业证的照片。初小毕业证颁发于1934年,写着金庸十二岁。高小毕业证发于1936年,写着金庸十三岁。初中毕业证发于1939年,写着金庸十六岁。第二第三张毕业证上的年龄是彼此相合的,但与第一张毕业证上写的年龄不相符合。

我所能想到的唯一合理的解释:初小毕业证写的是金庸的虚岁(不是虚岁的话,金庸就生于1922年了),高小、初中毕业证上写的是实岁,就是周岁。

空间上,小学在乡村读,初中在县城。乡村往往比县城更传统,更多算虚岁的。

时间上,初小毕业后的第五年金庸在初中毕业了。五年时间内,周岁的观念更普及了。不仅在县城普及了,金庸读过的那家小学可能也都算周岁了。

金庸生于1923年,1939年初中毕业,实岁十六。

金庸1946年二十岁多一点的时候,在《东南日报》填写简历,写明生于“民国十二年”,应该不会错的。

金庸1955年三十岁多一点的时候,写文章说他比1924年出生的梁羽生大一岁,应该不会错的。

但金庸九十岁多一点时候,他的博士毕业证上,又分明写出“1924年生”。

怎么回事?

民国人物,很多人的年龄都是一笔糊涂账。有些糊涂账,就是他们自己刻意造的假账。例如,1946年,齐白石曾拜访过胡适,请胡适为他撰写传记。齐白石把《自状略》《白石诗章》《日记》等资料交给胡适。胡先生编写过程中发现,《自状略》比其他资料记载的年岁,往往有两岁差异。胡适又研究齐母周太君的身世,知道齐白石是1863年1月生的,也证实两岁差异确有蹊跷。胡带着这个问题去找过齐白石的同乡黎锦熙,黎向胡适讲述了齐白石在长沙算命的故事。原来,1937年,有人给齐白石算命,说他75岁时流年不利,有灾难。于是齐白石后来为了回避75岁,就瞒天过海,把75岁过成了77岁。

类似的故事,未必不会发生在金庸身上。

在台湾,有读者问:“你是否相信算命?哪一种最准?”金庸答:“曾经有人帮我算过八字、紫微斗数,有些事情都满准的,另外,香港有一种铁板神算,也是很准确,但是我想它算过去是很准,对它所算的未来,我则存疑。”(《金庸一百问》)

   《明报》旧人石贝在《我的老板金庸》一书中谈到:

   还有一个传闻,说(长子自杀后的)查先生从此对相术算命之类深信不疑,因为早年有人曾为查算过命,说他命中只有一子,但朱玫为他生下两子,他心想这算命的真是乱说,结果长子的过世竟然不幸验证了那位术士的预言。从此,查先生开始信命……(石贝《我的老板金庸》110页)

    他对命理相术、气功及特异功能抱有“宁可信其有”的心态。(石贝《我的老板金庸》176、177页)

这虽是传闻,但我感觉真实性还是很高的。

金庸小说中,某一人物说自己的话,或别人说他的话,都带有一点预言的性质,最后也都应验了。这样的“一语成谶”,在金庸小说中为数极多。“宿命论”的味道强烈。

我问过陈志明兄,金庸今年到底是多少岁。志明兄说他此前问了刘再复、潘耀明两位,他们二月份一起去看望金庸,得知是九十整。金庸称,九十大寿不让庆祝(风水师的提醒),所以刘、潘两位本来要写文章祝贺,因为老头这句话,两人都没写。《明报月刊》本来也是要做就是金庸的专题,也因此作罢。

金庸能因为“风水师的提醒”而不过90整寿,他也可能因为类似原因而不反对自己生于1924年。

既然金庸选择1924年出生,他就不能拒绝承认阳历生日是3月10日。好在他庆寿都按夏历,阳历生日哪天对他没什么影响。

今年的老先生,未必就是90周岁。

当然,仅是我的臆测。

                                                 2014年作,2016年增订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0-31 21:56 | 显示全部楼层
94还是95都已是高寿了,不过考证得很有道理。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0-31 23:3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记得当年金庸写给梁羽生的挽联,说的和梁羽生是同年——
悼梁羽生兄逝世
     同行同事同年大先辈
  亦狂亦侠亦文好朋友
  自愧不如者:同年弟金庸敬挽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1-8 17:23 | 显示全部楼层
按楼主的推理,则作为判断依据的梁公生日1924年3月22日的这一日期,是否也应为阴历?

签到天数: 2 天

[LV.1]亢龙有悔

发表于 2018-11-8 17:38 | 显示全部楼层
史终如伊 发表于 2018-11-8 17:23
按楼主的推理,则作为判断依据的梁公生日1924年3月22日的这一日期,是否也应为阴历?

梁羽生身份证上的出生时间是  1926年5月4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1-8 17:57 | 显示全部楼层
咸吃萝卜淡操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本站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Sitemap| 金庸江湖网 ( 粤ICP备11090810号-2 )       

金庸迷QQ群:48569383  |  站方邮箱: jinyong@jyjh.cn

Copyright © 2004-2014 www.jyjh.cn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GMT+8, 2020-1-20 00:44 , Processed in 0.146858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