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江湖论坛金庸图书馆金庸江湖地图
金庸江湖网首页金老直通车金庸版本解读金庸金学研究金庸影视还施水阁

用户名:
密 码:
侠友注册
进入论坛

 




  • 从令狐冲和傅…[03-20]

  • 一生负气成今…[03-20]

  • 月云…[12-27]

  • 盘点《天龙八…[12-26]

  • 郭宇宽:对话…[12-10]

  • 郭宇宽:金庸…[12-10]

  • 金庸小说新修…[44253]

  • 金庸小说新修…[40534]

  • 金庸小说新修…[35381]

  • 金庸小说新修…[25343]

  • 金庸小说新修…[24531]

  • “金庸江湖网…[17850]

  • 金庸小说新修…[17082]

  • 金庸小说新修…[12962]

  • 金庸小说新修…[11054]

  • 金庸小说新修…[7851]

  •     喜欢去哪儿?网络金庸迷流向地大调查。
     金庸江湖网
     台湾金庸茶馆网
     百度金庸吧
     百度金庸子话题吧
     仗剑天涯版面
     各种金庸QQ群
     其他网络地儿

      

     

     

     

    金庸小说再修改:通俗文学、大众传媒、世俗化社会的互动
    [ 作者:马睿    出自:金庸江湖论坛    时间:2010-12-08    点击数:

     

    每一种文化都需要制造“成人童话”,用以安顿人们被生计与名利折腾得疲惫惶恐、患得患失的心灵。武侠传奇作为中国人的“成人童话”,有深厚的历史传统,它的主角是一些神乎其技、侠义心肠的人物,通常担当除暴安良、扶助弱小的责任,既满足人们的英雄情结,也寄托升斗小民对人间正义和安稳日子的希望,希望一个强有力而且道德高尚的人物出来为一方百姓维持秩序。因此,武侠传奇在中国传统的民间社会之中,一直是相当有市场的,与之相应,民间道德观、价值观的变迁,也在其中得到生动鲜活的展现。这一通俗文学类型发展到1950年代之后以金庸、梁羽生、古龙等人为代表的“新武侠”阶段,不仅融入了现代性的社会文化意识,更在文体上也发生了显著的改变:新武侠小说一方面大量吸纳、消化了言情、推理等其他通俗文学类型以及西方“流浪汉小说”、“成长小说”等类型小说的模式和内容,另一方面也有意识的在通俗的题材、情节中融入了严肃主题和叙事技巧,扩大了武侠小说的创作空间,提升了武侠小说的艺术含量和文化内涵,拓展了武侠小说涉及的社会人性的深度和广度,也吸引了更广泛的读者群。因此,“新武侠”在继续担当“成人童话”功能的同时,也出现了向严肃文学靠拢的迹象。对于“新武侠”文体的形成,金庸的贡献和地位已得到公认,所谓“金学”,也渐为学术界接纳,从业余研究发展为专业研究,今天,金庸小说进入大学课堂,成为学术著作、学术研讨会的议题,早已不再是什么新闻,但“金庸第三次修改”的消息一经传出,仍然引起了广泛而持久的社会关注。时而透露出来的修改内容,以及与版权变更相关的种种传闻,从1999年开始,坊间的道听途说已持续了数年,如今,随着第三次修改版的正式推出,这一切终于尘埃落定了。

      一、“新武侠”的余晖

    这次修改,就武侠小说本身来说,并没有给我们带来多少惊喜。之所以引人注目,不过是因为“金庸”的品牌效应,不过是“新武侠”业已建立起来的影响力的回声。

    作家改自己的作品,不是什么稀奇事,尤其是对于最早以报刊连载方式发表的作品,事后作一些字句的推敲,理顺前后有出入的地方,那很自然,所以金庸的上一次修改并没有引起多少争议。这一次之所以不同,在于金庸修改了其中一些重要人物的情爱归宿,甚至重写了某些结局,颠覆了在读者心目中已成为经典的形象。从读者的观感来看,这些改变也许是令人震撼的,但就金庸武侠小说这一文体的贡献来看,并没有新的突破。

    武侠小说从写故事、写武功发展为写人性、写社会、写文化、写哲学,是“新武侠”的最大成就。以一种通俗文学而成功地把历史反思、哲学观念、人性拷问、道德困境、浪漫爱情、武功境界、曲折起伏高潮迭起的故事、栩栩如生形象鲜明的人物融为一炉,吸引不同层次的读者,不能不说是中国武侠小说史上的一次根本性提升,形成了武侠小说这一文体的新特征、新规范,改变了武侠小说在文学格局中的位置,提高了武侠小说的文化形象。此后武侠小说的创作队伍中虽然不断有新鲜血液注入,不断有成功作品推出,但对金庸那一代作者所开创的武侠小说的新格局,却没有真正的突破。金庸自己也不例外,段誉不爱王语嫣了,黄药师移情梅超风了,张无忌三心二意了……凡此种种,也许体现了金庸对于人性与爱情、历史与社会有了新的理解;修改版中人物的心理刻画也许更细腻,结构也许更圆熟了,情节发展也许更自然了,但对于武侠小说文体的发展来讲,并没有增添什么新的因素,并没有再次提升它的文学层次、文化层次。六七十年代以来的新武侠小说,已使这一文体发展到巅峰状态,再要有所突破,恐怕只有走偏锋了。古龙就走过这样的偏锋,得以与金、梁鼎足而三。一个有追求的作者,总会体验到创造的焦虑,超越前人,超越自己,都不是轻而易举的活儿。金庸的第三次修改,尽管颇见气魄,不再限于字句段落的修补,而是对人物情节动手术,但从根本上说,仍然是在做一种完善的工作,似乎一个文物工作者,一边修补,一边缅怀、眷念曾经的辉煌,其目的是使过去以更完美的面目流传于现在,而不是重新开创新局面。当然,要求金庸再一次为武侠文学的发展提供思路,那是苛求,他的使命在30年前就已经完成,再度突破、另立山头,不是金庸那一代人的任务,而是步非烟们的任务了。

    我们用“新武侠的余晖”来形容金庸自我完善的努力及其局限,也用它来形容武侠小说在文体发展上的停滞,这并不是说武侠文化失去了创造力,失去了市场。今天,武侠想象的活力已经转入视觉文化之中,影视、网游,塑造了一个个武侠的影像世界。随着传播技术的发展,作为艺术表现的物质载体,语言的优势正在受到影像魅力的冲击,热爱武侠文化的人们把注意力和创造性从语言作品转移到影像作品,体现了这种冲击对武侠小说的影响。

      二、大众传媒时代的文学活动

    新兴传播技术对文字作品的影响,并非都是负面的。至少,在大众传媒时代,读者的活跃程度是前所未有的。大众传媒搭建了诸多平民性的话语平台,使众多普通读者由沉默孤独的阅读个体,有机会成为热衷于交流、讨论阅读感受并通过批评、议论对文本进行再创造的群体性读者。文学作品固然是由作者创造的,但文学作品的意义,则是作者与读者的集体创作。读者对于此次金庸作品修改的种种反应,就生动地体现了这种集体创作的特征,可谓大众传媒时代文学活动的一个经典案例。

    读者对作品的反馈,可能直接影响到作者的创作。大众传媒的便利,使读者对文学活动的参与更具深度,普通读者作为一种舆论力量,发挥的作用比以往任何时代都要大。“金迷”凭借报刊和网络,形成了自己的圈子,《中国时报》“浮世绘”版有“金庸茶馆——金迷聊聊天”的专栏,网络上的“金庸茶馆”更是盛名在外,金迷留言已超过10万条。据说,金庸的某些修改,就接受了读者的意见,而对自己不认同的意见,则专门列出“新增注释”进行解答。可见,作者与读者互动,不仅是对作品意义的再创造,也是对作品文本的再创造。金庸的一再修改,不能说与读者数十年来有增无减的关注和业余研究兴趣毫无关系。

    金庸的修改与读者对修改的评论,构成了有趣的互文现象。在金庸第三次修改过程中,每当有什么修改情节传出,读者总是迫不及待地表达自己的看法。在某网站做的调查中,黄药师与梅超风的师徒恋,段誉与王语嫣的分手,以及张无忌在几个女子之间的三心二意一直持续到最后,期待来一个“五人行”的大团圆,分列“读者最无法接受的情节修改”的前三位。显然,这些修改都是对旧版中“一对一”矢志不渝的爱情模式的放弃,而读者最大的不满,也正是在这里。“金庸小说中的爱情是我们的梦想,既然现实中无法实现,我们就不想让梦想也被破坏”[1],“原先痴痴傻傻又有些可爱的段誉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被王语嫣拒绝了几次就放弃了的花花公子”[2],读者如是说。可见,读者对修改的抗议,是对自己认可的人物形象及其背后价值观的维护。“多少年来,我已经对小说的故事和情节了如指掌,更是把其中的人物当成了最亲密的朋友,刻骨铭心的阅读体验和个人体验奇妙地融合在一起。”[1]甚至有读者在网上建议成立“修订版罢读联盟”,以保持原版的权威性,看来,读者的抗议,也是对自己参与创造而生成的作品意义的维护。在第三次修改版正式推出之际,这些来自读者的有代表性的观点,已经与作品本身构成一个整体,作品的意义,将由这难以剥离的两部分共同生成,如同《红楼梦》与“脂评”已是一个整体。只不过,发达的大众传媒带来的快捷交流,使这种“写”与“评”的互文性整体,比《红楼梦》的时代更具丰富性、集体性、流动性。

    读者的积极参与,尤其是在作者之外对作品意义的塑造和占有,是大众传媒时代的文学活动最突出的特征。所以,围绕金庸作品修改的争议,以及各类媒体的争相介入,不止是一种文学现象,更是一个富有时代色彩的文化事件。

      三、崛起的世俗性观念

    读者的不满表达了某种文化怀旧的心态,表达了对理想主义的留恋,要求拥有借文学做梦,为不尽如人意的现实寻求补偿的权利,那么,根据情节更改去揣度金庸的意图,则会发现对理想主义的解构,对人性弱点和世俗性价值观的宽容,以及贴近现实,宁可煞风景也不提供童话的创作态度。

    在旧版中,黄药师一生只痴情于一个女人,即使她已经去世近20年;段誉对“神仙姐姐”一见钟情,从此心无旁骛,即使她心有他属,对段誉的痴情长期不作回应。而在修改版中,这些爱情都被染上了人间烟火:鳏
    居的东邪对自己的女学生产生了暧昧难言的情愫,不那么纯粹,不那么绝对的感情,似乎更符合人情之常。与之属于同一类型的,是修改版《碧血剑》中的袁承志,他对阿九的态度,由原来的以礼自持,改写为坦承爱意,于是只好在夏青青与阿九之间,在义与情之间举棋难定。段誉多碰了几次壁之后,也就放弃了单恋,金庸对此曾这样解释:“段誉很爱王语嫣,但她毫无反应,他觉得很不是滋味:我这么努力喜欢你,但你却始终无动于衷,那我们还是做个普普通通的朋友算了。”[3]知难而退,相较于非卿不可,在芸芸众生的男欢女爱中似乎更具有普遍性;关于段、王结局的修改,网上还传有另一种说法,段誉倒是把爱情一直坚持到了王语嫣接受他的追求,却在日后的相处中,厌倦了她的唠叨与自恋,彻悟昔日执著容貌的迷思,最终撒手而去,这一桥段,仿佛是对人们戏言的“公主和王子结婚以后会怎样”的回答。无论金庸定稿于哪一种,段、王的爱情相较于旧版,都大大地世俗化了。

    曾有研究者认为,金庸15部武侠小说中,《倚天屠龙记》中的张无忌是一个转折性的角色,金庸尝试了用一个浑身充满缺点的人物作为自己的主人公,在这种尝试的最后,则出现了《鹿鼎记》和韦小宝。有缺点的主人公,不圆满的结局,这样的作品倾向于表现现实而不是制造童话,倾向于世俗而不是理想。这样说来,对张无忌的修改,在金庸那里是早有伏笔的。旧版中,理想主义稍占上风,于是金庸成全了优柔寡断的张无忌在爱情上的纯洁性,与赵敏厮守终生,改版中,或许是承认了男性多多少少潜藏的“一夫多妻”情结,金庸笔下的张无忌向韦小宝靠拢了,“新版的结局虽然表面上没有发生什么改变,但却暗流涌动。故事结尾,张无忌表面上选择了赵敏,但仍然期待‘五人行’的大团圆,他不仅原谅了周芷若,还期待小昭放弃‘圣处女教主’,甚至幻想蛛儿‘说不定有一天又来找我这个大无忌’”[3]。虽有绮思,却不一定有机会付诸实行,修改后的张无忌的心理,比心无旁骛和到处留情这两种极端状况,都更具现实意味。

    世俗性价值观的凸现,不仅能解释金庸的修改,也可以说明金庸的“不改”。据传,第三次修改中,修改最少的是《笑傲江湖》,只修补了行文与桥段的漏洞,没有对情节、人物动刀斧。为什么?恰是因为在金庸的所有武侠小说中,旧版《笑傲江湖》本身就是一部最能凸现世俗性价值观,从多方面解构理想主义的作品。主人公令狐冲的人生遭遇,是一个不断经历幻灭的过程。小师妹的爱情,师长岳不群的人品风范,江湖的正义,对正邪之分的信仰……一个接一个地坍塌,正义时常沦为野心家打击异己的托辞,道德不过是猎取名利的幌子,忠诚和友谊被利用,执著而纯粹的爱情导致死亡与毁灭,例如,东方不败始则因杨莲亭大权旁落,教政衰败,终则因杨莲亭一败涂地,身死敌手,又如岳灵珊对林平之的盲目,都暗含着金庸对这种爱情的微词。与之形成对照,《笑傲江湖》提供了另一种爱情模式:令狐冲对任盈盈的爱情,是在对晶莹剔透的初恋的执著随小师妹的渐行渐远而慢慢淡化之后,在长期相处的过程中慢慢滋长的,混合着爱慕、感激、亲情、依赖、责任,也许正因为杂,反而不会那么脆弱,对红尘烟火的薰烤和人间风霜的侵蚀更具有抵抗力,于是他们走到了最后。任盈盈的爱情,对令狐冲而言还是一种心灵的慰藉,是存在意义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满目山河空念远,不如惜取眼前人”,原来供奉在心灵殿堂中的种种信念都成虚无之后,总还留有这一点温存吧。古人说“借红巾翠袖,揾英雄泪”,现代流行歌曲里唱“即使我们生存的冰冷世界依然难改变,至少我还拥有你化解冰雪的容颜”,《笑傲江湖》飘然远引的结局,也就是这个意思了。令狐冲不是什么高蹈超然的隐士,而是代表着一种理想崩塌之后,人生还要继续,于是回归到朴素的生活本能的世俗性价值,追求一种安稳、平淡、温暖的生活。

    随着社会关注重心日益转向经济和技术,人类社会整体上走向世俗化,进入后理想主义时代,这种朴素的生活本能,胸无大志的人生追求,不仅得到宽容,而且大有崛起之势。认识到陈义过高的道德要求只能带来虚伪,人性的弱点,世俗的欲望不再被视为洪水猛兽;认识到片面的理想主义是对人性与社会的简单化,是对现实的逃避,于是,对世俗性的认可反而成为一种清醒。从这个意义上说,金庸作品修改中呈现出来的世俗化倾向,就不单是个人兴趣,而是当下的社会文化氛围所致。

    然而,认可世俗性有它的积极意义,并不意味着理想主义就全然失去了价值。读者的抗议之所以集中于这些最能体现世俗性价值的情节,就足以说明,现实生活再世俗,精神生活仍然需要梦想,文学仍然应该提供乌托邦。

    从文学到文化,从武侠世界到人间百态,金庸小说的每一次出镜,总能引起广泛的话题,由此可见通俗文学在文化上的丰富性和创造力,它理应得到知识界的更多关注。

     

    参考文献:

    [1] “金迷”抗议金庸改原著[EB/OL].新浪网,http://ent.sina.com.cn/x/2005-12-08/0607921198.html,2005-12-08.

    [2] 明教de凉粉.浅评金庸对其作品的第三次修订[EB/OL].新浪网,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376d4301000b3s.html,2007-10-14.

    [3] 郦亮.金庸对作品完成第3次修订 张无忌变成韦小宝第二[N].青年报(上海),2007-06-18.



     
  • 黄药师VS梅超风:情感与形象——新修版《射雕英雄传》…[12-27]

  • 自力在轮回,寻找金庸小说经典化的原始光谱——兼论“…[12-25]

  • 金庸小说修订版…[11-09]

  • 令狐冲体认到娶盈盈为妻,从此难以逍遥自在…[09-12]

  • 彩云易散文心长留:我赞成金庸小说第三次修改…[12-08]

  • 删改还需费思量:金庸小说是否需要再次修改…[12-08]


  • 金庸江湖主站 | 金庸江湖论坛 | 金庸图书馆 | 金庸小说世界 | 金庸作品网购
    金庸影视年表 | 武侠图书馆 | 江湖官方微博 | 关于江湖 | 网站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