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江湖论坛金庸图书馆金庸江湖地图
金庸江湖网首页金老直通车金庸版本解读金庸金学研究金庸影视还施水阁

用户名:
密 码:
侠友注册
进入论坛

 




  • 从令狐冲和傅…[03-20]

  • 一生负气成今…[03-20]

  • 月云…[12-27]

  • 盘点《天龙八…[12-26]

  • 郭宇宽:对话…[12-10]

  • 郭宇宽:金庸…[12-10]

  • 金庸小说新修…[44253]

  • 金庸小说新修…[40534]

  • 金庸小说新修…[35381]

  • 金庸小说新修…[25343]

  • 金庸小说新修…[24531]

  • “金庸江湖网…[17850]

  • 金庸小说新修…[17082]

  • 金庸小说新修…[12962]

  • 金庸小说新修…[11054]

  • 金庸小说新修…[7851]

  •     喜欢去哪儿?网络金庸迷流向地大调查。
     金庸江湖网
     台湾金庸茶馆网
     百度金庸吧
     百度金庸子话题吧
     仗剑天涯版面
     各种金庸QQ群
     其他网络地儿

      

     

     

     

    令狐冲体认到娶盈盈为妻,从此难以逍遥自在
    [ 作者:王二指    出自:远流博客    时间:2012-09-12    点击数:

     

    《笑傲江湖》第三十九回、第四十回版本回较
     
     
        金庸在新三版《倚天》与《天龙》的书末,均对二版原本留有想象空间的侠士爱情,予以大幅补白,使得张无忌与赵敏、周芷若及小昭的恋情,及段誉与王语嫣的爱情,均迥异于二版。
        二版《笑傲》的结局,本是止于任盈盈扣住了令狐冲手腕,说道:「想不到我任盈盈,竟也终身和一只大马猴锁在一起,再也不分开了。」新三版则又在其后,补写了一段「令狐冲婚姻心得」,且来看这段修改。
        先说一版到二版的变革。
        且说任我行在朝阳峰上定下藉攻恒山之名,一举倾覆少林武当两大门派的大计后,志得意满时,哈哈大笑,说道:「但愿千秋万载,永如今……」说到那「今」字,突然声音哑了。他一运气,要将下面那个「日」字说了出来,只觉胸口抽搐,那「日」字无论如何说不出口。他右手按胸,要将一股涌上喉头的热血压将下去,只觉头脑晕眩,眼前阳光耀眼。
        一版说诸敎众听他一句话没说完,忽然声音嘶哑,都是吃了一惊,抬起头来,只见他脸上肌肉扭曲,显得极是痛楚,身子一晃,一个倒栽葱直摔下来。向问天叫道:「敎主!」盈盈叫道:「爹爹!」一齐抢上,双双接住。任我行身子抖了几抖,便卽气绝。
        自古英雄圣贤、元恶大憨,莫不有死。
        这段二版自然全删了,不删此段,下一回盈盈即是「任教主」,方证、冲虚等高手却如临大敌的安排,就无任何惊喜可给读者了。
        而后,故事接到第四十回,盈盈接位为「任教主」后,上恒山来与少林武当恒山诸派尽释前愆之事。
        一版盈盈送给方证大师的,是一部梵文「法华经」。
        但少林寺属于禅宗,为了符合少林寺的属性,二版改为盈盈送方证梵文「金刚经」。
        故事最后接到令狐冲与盈盈的婚礼。
        婚礼后,羣豪退出新房。一版令狐冲笑道:「盈盈,不想……」(及想不到之意)。
        二版此处增写为:突然之间,墙外响起了悠悠的几下胡琴之声。令狐冲喜道:「莫大师伯……」盈盈低声道:「别作声。」
      只听胡琴声缠绵宛转,却是一曲《凤求凰》,但凄清苍凉之意终究不改。令狐冲心下 喜悦无限:「莫大师伯果然没死,他今日来奏此曲,是贺我和盈盈的新婚。」琴声渐渐远 去,到后来曲未终而琴声已不可闻。
         二版的莫大先生,就在此处起死回生,与一版死于思过崖山洞的结局完全两样。
        看过一版到二版的修改,再看二版到新三版的变革。
        且由魔教一行鼓乐大奏上恒山说起。
        魔教「圣教主千秋万载,一统江湖!」之声响起时,令狐冲正苦于腹痛,无法持剑。二版说秦绢(一版则是仪敏)将剑挂在他腰带之上。
        这二版的秦绢(一版的仪敏)也太无礼了,她怎会这般随便地便将剑挂在掌门人腰带之上呢?
        新三版改为秦绢便持剑站在令狐冲身旁,说道:「待会你说个『剑』字,我便递剑给你。」
        新三版的秦绢自然是守上下之份多了。
        因新三版此处改写,接着,故事说到令狐冲静心导气后,痛楚渐减,心中一分神,立时想起:「是任教主要上峰来?」
        令狐冲问道:「动上了手吗?」方证道:「还没到呢!」二版令狐冲道 :「好极!」刷的一声,拔出了剑。却见方证、冲虚等手上均无兵刃,仪和、仪清等女子在无色庵前的一片大空地上排成数行,隐伏恒山剑阵之法,长剑却兀自悬在腰间,这才想起任我行尚未上山,自己未免过于惶急,哈哈一笑,还剑入鞘。
        新三版连带将这段改为令狐冲道 :「好极!秦师妹,剑!」秦绢将剑柄交在他手中。却见方证、冲虚等手上均无兵刃,仪和、仪清等女子在无色庵前的一片大空地上排成数行,隐伏恒山剑阵之法,长剑却兀自悬在腰间,这才想起任我行尚未上山,自己未免过于惶急,哈哈一笑,将剑交还给秦绢拿了。
        而后,魔教「任教主」上见性峰来,接着,「任教主」约令狐冲于无色庵中观音堂中相见,二版说令狐冲点了点头,大踏步走进庵中。
        新三版改为令狐冲点了点头,从秦绢手中接过剑来,大踏步走进庵中。
        最后,谜底揭晓,「任教主」原是任盈盈,一场争斗就此弭于无形。而后,盈盈释出善意,赠方证大师、冲虚道长及恒山派以厚礼,两造因此大和解,日月教一行遂回黑木崖而去。
        故事再接到三年后令狐冲与盈盈的婚礼,话说群豪退出新房后,莫大先生于令狐冲与盈盈的新房外拉奏〈凤求凰〉。此处新三版较二版增写,这三年来,令狐冲一直挂念莫大先生,派人前往衡山打听,始终不得确讯。衡山派也已推举新掌门人,三年来倒也相安无事。
        而后,全书结束,在书末,新三版较二版增写了一大段令狐冲的「婚后人生心得」,这段心得是:
        令狐冲一生但求逍遥自在,笑傲江湖,自与盈盈结褵,虽偿了平生宿愿,喜乐无已,但不免受到娇妻的管束,真要逍遥自在,无所拘束,却做不到了。突然之间,心中响起了〈笑傲江湖之曲〉的曲调,忽想:「我奏这曲子,要高便高,要低便低,只有自己一个人奏琴,才可自由自在,然如和盈盈合奏,便须依照谱子奏曲,不能任意放纵,她高我也高,她低我也低,这才说得上和谐合拍。佛家讲求涅盘,首先得做到无欲无求,这才能无拘无束。但人生在世,要吃饭,要穿衣,告顾到别人,岂能真能无欲无求?涅盘是『无为境界』,我们做人是『有为境界』。在有为境界中,只要没有不当的欲求,就不会受不当的束缚,那便是逍遥自在了。」
        二版到新三版的修订也于此结束。
        老子曰:「大盈若冲,其用不穷。」与郭靖黄蓉、杨过小龙女或张无忌赵敏等金庸笔下的爱侣相较,令狐「冲」与任盈「盈」是金庸笔下唯一一对刻意在名字中透露将会配成双的恋人。
        不过,令狐冲与盈盈的爱情,从小说中看来,却是由「报偿恩义」转为「爱情」的,这与郭靖黄蓉、杨过小龙女或张无忌赵敏等恋人,一开始即基于男女之情而相恋并不一样。
        新三版增写的这段令狐冲心思,非常清楚地说明了,令狐冲对于婚姻,其心得就在一个「忍」字,也就是说,美满的婚姻出自于盈盈必须「忍耐」他的浪荡,他亦必须「忍耐」盈盈的约束。新三版增说的这段令狐冲心语,便是他在找理由将「忍耐」合理化。
        然而,「忍耐」并不是健康的夫妻相处之道。就怕令狐冲与盈盈这对夫妻长年累月忍下去,变成另一对公孙止与裘千尺,到时候,云英未嫁的仪琳再卷土重来扮演「柔儿」,挑动令狐冲的心,若令狐冲心旌摇动,盈盈内在潜藏的「女魔头」性格势必将会发作,江湖中便会出现「裘千尺第二」了。
     
       【王二指闲话】
     
        金庸对笔下侠士的武功创造,概分两个阶段,从《射鵰》、《神鵰》到《倚天》,其主角郭靖、杨过及张无忌,都是稳扎稳打的「苦练型」侠士,而自《天龙》之后,金庸的创作思维丕变,不再让侠士个个「苦尽甘来」,转而将侠士们全都塑造为「速成型」的侠士,功力都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轻易得来的。
        「苦练型」侠士与「速成型」侠士的差别,就在「内力」的培养或取得,这在「射鵰三部曲」及《天龙》与《倚天》两书,有着完全岐异的路径。
        《射鵰》的郭靖在蒙古跟随江南六怪学艺,却总不得其门而入,后来得马钰传习内功,方有了学武的根基。马钰在蒙古传给了郭靖「思定则情忘,体虚则气运,心死则神活,阳盛则阴消」等内功要诀,以及「睡觉之前,必须脑中空明澄澈,没一丝思虑。然后敛身侧卧,鼻息绵绵,魂不内荡,神不外游」等练功之法,郭靖从此习得了呼吸运气之法及静坐敛虑之术。也就因为长年苦练内功,郭靖才有了学「降龙十八掌」的根基。
    《神鵰》的杨过则从童年拜入古墓派后,即遵小龙女之命睡「寒玉床」,而「寒玉床」依小龙女所说是「初时你睡在上面,觉得奇寒难熬,只得运全身功力与之相抗,久而久之,习惯成自然,纵在睡梦之中也是练功不辍。」故知杨过长年夜眠「寒玉床」,内功自当深厚。
       《倚天》的张无忌在翠谷苦学《九阳真经》,第一卷经书花了四个月时光,第二卷亦用去数月光阴,第三卷整整花了一年时光,最后一卷更练了三年多,方始功行圆满。这般投入时间与心血,内力自是扎实。
        郭靖、杨过及张无忌,都是「苦练型」的侠士,但创作到《天龙》时,金庸不再作兴「苦练」这套了。从《天龙》到《笑傲》,侠士都转而为「速成型」的高手。《天龙》中,乔峰的内力来自天赋异禀,段誉是以「北冥神功」吸人内力,虚竹则是被无崖子将七十余年的真气输体内,《笑傲》的令狐冲跟段誉类似,亦是以「吸星大法」吸人内力而得深厚内功。
        然而,「速成而为高手」,只怕连金庸自己都觉得并不牢靠,因此一版《天龙》中,段誉能自如地运使「六脉神剑」,还能展演给乔峰观赏,二版则改成段誉只能时灵时不灵地运使「六脉神剑」。
        至于《笑傲》的令狐冲,金庸在他名震江湖后,仍安排他要学《易筋经》。而所谓《易筋经》,书中说这是部博大精深的「内功心法」,此外,方证大师还配合《易筋经》,指点令狐冲种种呼吸、运气、吐纳、搬 运之法。经过令狐冲「苦练」《易筋经》后,他才从「速成型」的侠士转为「苦练型」侠士,也就与郭靖、杨过及张无忌三人一般,都是稳扎稳打型的高手了。
     
    第三十九回还有一些修改:
     
    1.      仪琳剑斗劳德诺,二版说劳德诺的辟邪剑法乍学未精,偏生急欲试招,夹在嵩山、华山两派的剑法中使将出来,反而驳杂不纯,使得原来的剑法打了个折扣。新三版将「剑法打了个折扣」一词强化为「剑法大大打了个折扣」。
     
    2.      说起为岳不群所掳之事,二版仪琳对盈盈道:「我和三位师姊给关在一个山洞之中,刚才爹爹和妈妈救了我出来。」新三版增为仪琳道:「我和三位师姊给关在一个山洞之中,刚才爹爹和妈妈和不可不戒救了我出来。」因为田伯光能嗅出女人的脂粉味,所以自是营救行动中的主角,仪琳怎能略过他不提?
     
    3.      令狐冲问田伯光怎能知恒山弟子被囚的地洞,田伯光道:「在下说了出来,令狐掌门请勿见责。」二版令狐冲笑道:「你救了恒山派的众位师姊师妹,多谢你还来不及,岂有见怪之理?」新三版在令狐冲话中的「你救了恒山派的众位师姊师妹」之下,加了一句「立下大功」。
     
    4.      日月教令五岳剑派上下齐至朝阳峰会圣教主,二版令狐冲上峰前,向仪和道:「咱们同门师姊妹尚有多人未曾脱困,请这位田兄带路,尽快去救了出来。」新三版在其下加了句「另请派几位师姊到思过崖洞口去擒住林平之。」这句增写当然是要将二版没说明白的林平之下落交代清楚,新加了这句,才能扣到令狐冲最后将林平之关入西湖地底之事。
     
    5.      与盈盈一行同上朝阳峰时,二版狐冲道:「华山最高的三座山峰是东峰、南峰、西峰,尤以东西两峰为高。东峰正名叫作朝阳峰,你爹爹选在此峰和五岳剑派群豪相会,当有令群豪齐来朝拜之意。你爹爹叫五岳剑派众人齐赴朝阳峰,难道诸派人众这会儿都在华山吗?」新三版删去令狐冲话中的「华山最高的三座山峰是东峰、南峰、西峰,尤以东西两峰为高。东峰正名叫作朝阳峰,你爹爹选在此峰和五岳剑派群豪相会,当有令群豪齐来朝拜之意。」这段地理解说。
     
    6.      盈盈说起岳不群以石壁剑招诱惑嵩山、泰山、衡山三派门人前往山洞之事,二版令狐冲道:「咱们学武之人,一听到何处可以学到高妙武功,就算甘冒生死大险,也是非来不可的,尤其是本派的高招,那更加是不见不休。因此像莫大师伯那样随随便便、与世无争的高人,却也会丧生洞中。」新三版删去了「因此像莫大师伯那样随随便便、与世无争的高人,却也会丧生洞中。」三句。
     
    7.      盈盈说岳不群掳恒山派弟子,是要换取「三尸脑神丹」解药,二版盈盈道:「岳先生被逼吞食此药之后,自是日夜不安,急欲解毒。一日不解,一日难以安心。他知道只有从你身上打算,才能取得解药。」新三版删去盈盈话中的「一日不解,一日难以安心。」两句「冗话」。
     
    8.      盈盈说「三尸脑神丹」解药是无价宝,二版令狐冲道:「常言道: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新三版将令狐冲话中的「常言道」改为「古诗有云」。此诗乃出自唐代鱼玄机,全诗为「羞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妆。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枕上潜垂泪,花间暗断肠。自能窥宋玉,何必恨王昌。」
     
    9.      令狐冲上朝阳峰一路说笑,二版盈盈寻思:「冲郎是个天不怕、地不怕之人,天塌下来,他也只当被盖。我总得帮他想个法子才好。」新三版删去盈盈想法中的「天塌下来,他也只当被盖。」两句。
     
    10.  任我行问除令狐冲之外的其它四岳剑派,为何不上朝阳峰。二版向问天左手一挥,便有八名黄衫老者一列排在峰前叫唤四派门人。新三版将「八名黄衫老者」增为「十八名黄衫老者」以显气派。
     
    11.  左道绿林中的首领人物亦在朝阳峰上,二版说令狐冲一瞥之下,见蓝凤凰、祖千秋、老头子、计无施等都在其内。新三版改为令狐冲一瞥之下,见黄伯流、司马大、祖千秋、老头子、计无施等都在其内。二版接着说,众人目光和令狐冲相接,都是微笑示意。新三版将「微笑示意」改为「点头微笑示意」,以更显亲切。
     
    12.  说起岳不群之死,二版仪清向任我行道:「今日菩萨保佑,掌门师父和定逸师叔有灵,借着本派一个武功低微的小师妹之手,诛此元凶巨恶。」二版仪清是定闲师太弟子,新三版则改为定静师太弟子,因此二版仪清话中的「掌门师父」,新三版改为「掌门师叔」。
    13.  上官云颂令狐冲「副教主寿比南山,福泽无穷!」二版说令狐冲心想,若是当了副教主,这八字颂词,只怕就此永远跟定了自己。新三版将「只怕就此永远跟定了自己」改为「只怕就此永远跟定在自己屁股后面」,这自是要表现令狐冲的幽默。
     
    14.  任我行答允将盈盈许给令狐冲为妻后,二版令狐冲接着说道:「承教主美意,邀晚辈加盟贵教,且以高位相授……」新三版改为令狐冲说道:「承岳父美意,邀小婿加盟贵教,且以高位相授……」新三版的令狐冲应变速度快多了,不会像郭靖那般改口不过来。
     
    15.  令狐冲不愿加盟日月教,任我行遂约期来攻恒山,二版令狐冲向任我行抱拳行礼,新三版增为令狐冲向任我行躬身行礼,说道:「岳父大人,小婿今日对不住了!」此点符合新三版的「礼貌原则」。
     
    16.  老头子等人向令狐冲敬酒,二版任我行心下盘算:「待得少林、武当、恒山三派齐灭之后,今日向令狐冲敬酒之人,一个个都没好下场。」新三版任我行再加想两句:「令狐冲这小子深得人心,确是个人才。」
     
    17.  诸长老盛颂任我行,二版秦伟邦道:「为圣教主办事,就算死十万次,也比糊里胡涂的活着快活得多。」新三版秦伟邦已于梅庄被向问天踢死,遂将「秦伟邦」改为「王诚」。
     
    18.  岳不群以渔网网住令狐冲与盈盈二人,一版说两人大吃一惊,忙拔剑去割那渔网,一割之下,不知那渔网是何物制成,却是纹丝不动。二版删去「不知那渔网是何物制成」一句,另外,二版令狐冲较一版对岳不群多说:「你这张渔网,是从老头子那里拿来的罢。」二句话。
     
    19.  以渔网缚得令狐冲与盈盈二人后,岳不群问盈盈道:「任大小姐,你要我先杀他呢,还是先杀你?」一版盈盈道:「你爱先杀谁,便先杀谁,又有什么分别?我身边三尸脑神丹的解药,可只有三颗。」二版删去盈盈话中的「你爱先杀谁,便先杀谁」两句「冗话」。
    20.  盈盈说身上只有三颗「三尸脑神丹」解药后,一版说岳不羣一听到「三尸脑神丹的解药」八字,登时脸上变色。他本来打的主意,是将令狐冲和盈盈先行杀死,再到她身上搜解药,要知他对这二人甚是忌惮,令狐冲会「吸星大法」,更令他刻刻惊心,虽然候准了良机,在他二人甫脱险境,欣然出洞,最不提防之际突撒金丝渔网,将他二人罩住,但只要二人不死,总是有突遭反噬之危。他自被盈盈逼着吞服「三尸脑神丹」后,日思夜想,只是如何取得解药。二版将这段改为岳不群登时脸上变色。他自被盈盈逼着吞服「三尸脑神丹」后,日思夜想,只是如何取得解药。本来打的主意,是将令狐冲和盈盈先行杀死,再到她身上搜寻解药。
     
    21.  岳不群抓令狐冲右腕以防他自毁双目,一版说令狐冲一翻手,抓住了他手掌,催动「吸星大法」,将岳不羣的内力源源不绝的吸将过来。但岳不群是令狐冲最尊敬的师父,他怎会恶意运使「吸星大法」吸岳不群内力呢?二版改为令狐冲一翻手,抓住了他手掌,岳不群的内力更源源不绝的汹涌而出。二版这么说,就非令狐冲故意运使「吸星大法」了。
     
    22.  岳不群将长剑刺向令狐冲眉心,一版说令狐冲情急智生,当卽在眉心间运起「吸星大法」,只盼剑尖一碰到自己眉心,便经由长剑而吸去岳不羣的内力,使得长剑不致刺入。但是否得能生效,事出无奈,胜于束手待毙了。二版删去这段情节,乃因照理令狐冲绝不会以「吸星大法」对付他最崇敬的恩师才是。
     
    23.  岳不群以长剑刺向令狐冲眉心时,一版说岳不群只盼这一剑杀得了他,纵然已失的内力无法收转,却也可以保存小半,不妨从头再练。二版删去这段岳不群的心理描述。
     
    24.  仪琳一剑杀死岳不群后,一版说她虽是学武之人,但生性十分胆小,眼见岳不羣俯在地下,剑伤处鲜血渗出,吓得全都身软了。二版删去「她虽是学武之人,但生性十分胆小」两句仪琳的性格描述。
     
    25.  仪琳剑斗劳德诺,盈盈原意以短剑掷劳德诺。一版说但仪琳背向己方,和劳德诺近身而搏,若是准头稍偏,掷中了她,那可大大的不妙。二版删去「仪琳背向己方」一句,因为打斗是「动态状态」,而非「静态状态」,怎能始终保持同一方向?
     
    26.  仪琳剑斗劳德诺时,令狐冲叫道:「猴子,猴子,啊,这是六师弟的猴子。乖猴儿,快扑上去咬他,这是害死你主人的恶贼。」一版说劳德诺侧身反手一剑,向身后砍去,却见身后岩石边有六七只猴子跳来跳去,和他相距尚远,也不知其中是否有陆大有所养的那只在内。一版的令狐冲是实话实说,二版则改为劳德诺侧身反手一剑,向身后砍去,却哪里有甚么猴子了?二版的令狐冲才是用计智赚劳德诺。
     
    27.  见到哑婆婆,一版说劳德诺飞起一腿,向她踢去,但那婆婆身手之快,难以形容,侧身一避,拍的一声,重重打了他一记耳光。二版删去哑婆婆「身手之快,难以形容」两句形容,免得把哑婆婆写成了韦一笑。
     
    28.  自渔网中脱困后,一版说令狐冲一瞥见岳不羣伏尸于地,虽则他数度想害死自己,但二十年来将自己抚养成人,毕竟恩义甚重,若不是为了一部辟邪剑谱,也决不致师徒翻脸成仇,想到此处,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心头甚是沉重,突然间热泪盈眶,跟着泪水便直泻下来。二版将这段「去冗」,删为只说令狐冲一瞥眼间,见岳不群伏尸于地,脸上笑容登时消失,突然间热泪盈眶,跟着泪水便直泻下来。
     
    29.  哑婆婆掌击令狐冲右颊,令狐冲挺剑来迎。一版说那婆婆见他竟敢还手,更加生气。二版删去那婆婆「见他竟敢还手」一句心理描述。
     
    30.  哑婆婆打了令狐冲一耳光,一版说令狐冲哈哈一笑,竟不闪避。但一版令狐冲此笑究属何意呢?二版改为令狐冲「哎唷」一声叫,竟不闪避。
     
    31.  田伯光说他能嗅出女人身上的气息,一版令狐冲哈哈大笑,道:「田兄眞是天才。」二版改为令狐冲哈哈大笑,道:「据说有些高僧有天眼通、天耳通,田兄居然有『天鼻通』。」二版的令狐冲更见幽默。
     
    32.  华山上无数声音齐声叫道:「千秋万载,一统江湖!任教主中兴圣教,寿与天齐!」一版说这数千人放大喉咙齐声叫喊,直有惊天动地之威。二版删掉这两句「冗说明」。
     
    33.  任我行在五岳剑派内斗后前来,一版说盈盈叹了口气,道:「我爹爹这次确是算得很精。」二版删去盈盈这段话,因为任我行根本没算到五岳剑派已死亡殆尽,何来「算得很精」之说?
     
    34.  推测岳不群欲以恒山弟子们换取「三尸脑神丹」解药,一版盈盈道:「岳先生被逼吞食这药之后,自是日夜不安,急欲解毒。五岳派掌门人固然重要,但药毒一日不解,一日难以安心」。二版删去盈盈话中的「五岳派掌门人固然重要」一句。
     
    35.  上朝阳峰见任我行时,一版说令狐冲生性豁达,虽然聪明伶俐,却不工心计。二版删去「生性豁达」一句心理描述。
     
    36.  上朝阳峰见任我行的路上,一版说令狐冲只和盈盈说些不相干的笑话,或是指点华山风物胜景,向她解说。二版删去「或是指点华山风物胜景,向她解说」两句。
     
    37.  说起朝阳峯绝顶的仙人掌,一版说那仙人掌是五根擎天而起的大石柱,连掌共高三十余丈,中指最高。二版删去「连掌共高三十余丈」一句高度描述。
     
    38.  令狐冲上山见任我行后,一版任我行转头对向问天道:「怎地其余四派人众,到这时还不见到来?」语气之中,颇为不悦。二版删去「语气之中,颇为不悦」两句「冗说明」。
     
    39.  令狐冲闻日月教盛赞任我行之声,丹田中一阵剧痛,几乎晕去。一版盈盈走到他身后,低声道:「冲郎,我在这里。」若是在无人之处,她早已握住他手细加慰护了。二版删去「若是在无人之处,她早已握住他手细加慰护了」两句「冗说明」。
     
    40.  说起令狐冲对魔教的观感,一版说和盈盈订盟后,这正邪之分,倒是看得淡了。二版删去「和盈盈订盟后」一句,因为影响令狐冲对魔教观感的,还有向问天及任我行。
     
    41.  恒山派上朝阳峰,一版朝阳敎中一名长老说道:「众位朋友请去参见圣敎主。」二版将此长老写实为「鲍大楚」。
     
    42.  嵩山等四派未上朝阳峰朝见任我行,一版一名黄衫长老快步奔上峯来,走到仙人掌前,躬身说道:「启禀圣敎主:在思过崖山洞之中,发现数百具尸首。嵩山派掌门人左冷禅、衡山派掌门人莫大均在其内,尚有嵩山、衡山、泰山诸派好手,不计其数,似是自相残杀而死。」任我行「哦」的一声,道:「衡山派莫大也死了,没看错吗?」那长老道:「属下亲眼检视,并未看错。」二版将此「黄衫长老」说实为「上官云」。此外,因二版的莫大先生未死,这段对话二版改为上官云快步奔上峰来,走到仙人掌前,躬身说道:「启禀圣教主:在思过崖山洞之中,发现数百具尸首。嵩山派掌门人左冷禅便在其内,尚有嵩山、衡山、泰山诸派好手,不计其数,似是自相残杀而死。」任我行「哦」的一声,道:「衡山派掌门人莫大哪里去了?」上官云道:「属下仔细检视,尸首中并无莫大在内,华山各处也没发见他踪迹。」令狐冲和盈盈又感欣慰,又是诧异,两人对望了一眼,均想:「莫大先生行事神出鬼没,居然能够脱险,猜想他当时多半是躺在尸首堆中装假死,直到风平浪静,这才离去。」
     
    43.  令狐冲以剑逼开八名日月教长老,一版说其实适才令狐冲单剑逼开八长老,一来固是他剑法精妙,二来也是八长老不愿与他对敌,否则以八长老武功之强,令狐冲剑法再妙,就算终于能将他们逼开,却也不能在一十六招之间,便卽得手。二版将这整段当「冗说明」,删了。
     
    44.  任我行本要在朝阳峰奠下「一统江湖」的基业。一版说不料左冷禅、岳不羣、莫大先生以及泰山派中的几名前辈,尽皆自相残杀而死,计四派的后辈弟子也没剩下多少。二版因莫大先生未死,这段改为不料左冷禅、岳不群以及泰山派中的几名前辈尽皆自相残杀而死,莫大先生不知去向,四派的后辈弟子也没剩下多少。
     
    45.  一版被押上朝阳峰的嵩山、泰山、衡山、华山四派的弟子,共有,二版增为三十三名。
     
    46.  任我行宣布令狐冲即将来接他之位的「副教主」,魔教诸人竭力赞成。一版说日后各人多半不必再像目前这般日夕惴惴,唯恐得罪了敎主,或为人陷害,至惹杀身之祸。二版删为只说日后各人多半不必再像目前这般日夕惴惴,唯恐大祸临头。
     
    47.  任我行命令狐冲为「副教主」后,一版一名长老说道:「咱们以圣敎主为首副敎主为副,挑少林,克武当,仑昆、蛾嵋不攻自下,青城、崆峒更早不成气候。」但此刻的青城派已几乎灭派,提它作啥?二版改为上官云朗声道:「咱们以圣教主为首、副教主为副,挑少林,克武当,昆仑、峨嵋不攻自下,再要灭了丐帮,也不过举手之劳。」
     
    48.  说起以前五岳剑派和朝阳敎为敌,一版说五派互为支援,一派有难,四派齐至,虽是如此。数十年来也只能维持一个不胜不败的局面。二版将「数十年」增为「百余年」。一版还说五派中虽然不断有雄才伟畧之士出来,意图一举而毁了朝阳敎,却是始终不能成功。二版删去这几句「冗说明」。
     
    49.  任我行定下藉攻恒山而灭少林武当之计,一版说这人计谋深沉,实是武林中百年难见的人才。二版删去这两句「冗说明」。
     
    50.  老头子向令狐冲敬酒后,祖千秋、计无施、蓝凤凰、黄伯流等人一个个过来敬酒。一版说令狐冲酒到碗干,直喝得醺醺大醉。二版删去这两句贬低令狐冲酒量的形容。
     
    51.  老头子等人向令狐冲敬酒,一版说向问天眼见任我行脸色阴晴不定,当卽编了一番言语出来,以全他颜面。二版删去「眼见任我行脸色阴晴不定」一句「冗说明」。
     
    52.  向问天吹捧任我行后,一版一名长老大声说道:「圣敎主智珠在握,天下大事,都早在他老人家的算计之中。」二版将此长老说实为「上官云」。
     
    第四十回还有一些修改:
     
    1.      令狐冲于恒山见性峰主庵接见方证大师,二版说这主庵本是定闲师太清修之所,向来一尘不染。新三版增说为令狐冲以前本在庵外客房住宿,自华山回归后,各人自忖在世为日无多,不必多加拘束,他便迁入主庵,以图处事近便。这主庵本是定闲师太清修 之所,向来一尘不染。新三版此处增写间接道出令狐冲对前任掌门定闲师太的恭敬之心,自然符合「礼貌原则」。
     
    2.      说起日月教意欲「一统江湖」,二版方证道:「江湖上各帮各派宗旨行事,大相径庭。一统江湖,万不可能。」新三版在方证之言的「万不可能」一句改为「既无可能,亦非众人之福」两句。
     
    3.      方证说起风清扬命桃谷六仙至少林寺传书,通知方证魔教将攻恒山之事。二版令狐冲心想:「桃谷六仙给风太师叔擒住,这件事他们一定是隐瞒不说的,但东拉西扯之际,终究免不了露出口风。」新三版改为令狐冲心想:「桃谷六仙给风太师叔擒住,只怕他们反要说,是他们擒住了风太师叔,只因好心,这才来替风太师叔传言。」新三版的令狐冲对桃谷六仙知之更深。
     
    4.      二版冲虚道人介绍扮过挑菜汉子的老道说:「这位是我师侄,道号成高 。」新三版将「成高」改号「玄高」。
     
    5.      冲虚说起左冷禅在少林寺摆空城计以迎令狐冲救任盈盈一行之事,二版冲虚笑道:「想不到昨日之敌,反为今日之友。」新三版删去冲虚这两句话。
     
    6.      说起抵御魔教的计划,二版冲虚道:「恒山八条上山的通道之上,三十二处地雷同时爆炸,魔教教众,再也无法下山了。」新三版将「八条上山的通道」增为「十三条上山的通道」。
     
    7.      定下引爆炸药炸死魔教人众之计后,二版说冲虚极是心细,生怕临敌之际,负责引发炸药之人遇害,另行派定副手。新三版将「副手」增为「几名副手」,以更显冲虚心细。
     
    8.      魔教上见性峰时,令狐冲苦于腹痛,遂以方证所授之法导引真气。二版说他不敢稍有怠忽,凝神致志的引气盘旋。新三版再加写令狐冲心想:「恒山派今日遭逢大劫,恰于此时我内息作反,当是大数使然,我于今日毕命便了。」新三版这段增写是要表明令狐冲大敌当前,却能凝心导气的心情。
     
    9.      日月教上见性峰来,二版说锁吶和钟鼓之声停歇,响起了箫笛、胡琴的细乐。新三版增为锁吶和钟鼓之声停歇,响起了箫笛、胡琴、月琴、琵琶的细乐。
     
    10.  日月教上来号手、鼓手、大锣小锣、铙钹钟铃,一应俱全。二版说令狐冲看得有趣,心想:「待会打将起来,有锣鼓相和,岂不是如同在戏台上做戏?」新三版令狐冲最后加想了「任教主如此排场,倒也好笑!」两句。
     
    11.  向问天传「任教主」之言,对方证与冲虚道:「日后自当亲赴少林、武当,相谢赔罪。」新三版将「相谢赔罪」改为「致歉赔罪」,并在其下增写方证和冲虚谦称:「不敢当!」新三版的方证和冲虚二人符合了「礼貌原则」。
     
    12.  日月教送给少林寺方丈的礼物,二版说一只盘子中放的是一串十分陈旧的沉香念珠,新三版改为一只盘子中放的是一串混以沉香的菩提子念珠。新三版的说法更见精确。而后,二版说方证「取过念珠」,新三版增为方证「取过念珠,念珠入手,便闻到一阵香气。」新三版接着增写向问天对方证大师说:「这串念珠,乃敝教先辈得自天竺名山,谨奉方丈大师」。此点也是新三版符合「礼貌原则」之处。
     
    13.  日月教赠冲虚道长「真武剑」与张三丰手书《太极拳经》后,二版说冲虚将经书放还盘中,跪倒在地,向一经一剑磕了八个头。新三版将「冲虚将经书放还盘中」更正为「冲虚将经书宝剑放还盘中」。
     
    14.  说起日月教送恒山派的大礼,二版向问天道:「敝教在恒山脚下购置良田三千亩,奉送无色庵,作为庵产。」新三版将「良田三千亩」增为「良田五千亩」。
     
    15.  三年后,令狐冲以将恒山掌门之位交给仪清。新三版又较二版增写,至于嵩山、华山、泰山、衡山等派,由各派自行推举掌门人,慢慢培养人才,恢复元气。新三版自是要做完整交代。
     
    16.  桃谷六仙躲在令狐冲与盈盈新房床底下,二版盈盈笑喝:「再不出来,我用水淋了!」但「水」怎能吓倒桃谷六仙?新三版遂将盈盈话中的「水」改为「滚水」。
     
    17.  令狐冲回恒山后,不戒和尚夫妇、仪琳、田伯光等四人在华山脚下便已和众人相会,一齐来到恒山。一版说令狐冲料知不戒夫妇必不肯舍了女儿,自行避难,也就不加相劝。二版删去这几句「冗说明」。
     
    18.  上恒山后,一版方证大师对令狐冲道:「听说任敎主在外扬言,要率众来和贵派为难。」二版删去方证话中的「对外扬言」一句。
     
    19.  说起任我行想「千秋万载,一统江湖」之事,一版方证道:「须知江湖之上,派别不同,武功亦异,宗旨行事,好恶大相径庭。一统江湖,万不可能。」二版删去方证话中的「武功亦异,宗旨行事」两句。
     
    20.  方证教令狐冲《易筋经》口诀,一版说这口诀也不甚长,前后只数百字。二版将「数百字」增为「千余字」。
     
    21.  方证教令狐冲《易筋经》口诀,一版说二人这番传功,足足花了四个多时辰,天色早已黑了。二版将「四个多时辰」减为「三个多时辰」。
     
    22.  武当两高人到来时,一版说令狐冲想起和冲虚道人初遇之时,他化装成一个骑驴的老者,另有两名汉子相随,其实也均是武当派中的高手,可是当时一点也瞧不出来。二版删去「可是当时一点也瞧不出来」一句「冗说明」。
     
    23.  成高要令狐冲骗任我行坐九龙椅,令狐冲道:「他来杀人,咱们就炸他,可是我决不说假话骗他。」这几句话说得斩钉截铁,更无回旋余地。二版删去「这几句话说得斩钉截铁,更无回旋余地」两句「冗说明」。
     
    24.  敲定埋炸药炸魔教的计划后,一版说当晚方证、冲虚诸人便在见性峯上宿了。二版删去这句「冗说明」。
     
    25.  魔教上见性峰而来,一版方证道:「令狐掌们还是先行退入深谷,以免一与敌人动上了手,便有疏虞。」二版删去方证话中的以免「一与敌人动上了手」一句,此话似有藐视令狐冲之嫌。
     
    26.  令狐冲不愿从方证之言,先退入山谷。一版说冲虚也劝了几句,但令狐冲执意不允,毕竟是恒山之主,旁人也不便勉强。二版删去「毕竟是恒山之主,旁人也不便勉强。」两句「冗说明」。
     
    27.  令狐冲欲以方证所授法门调伏内息,一版说练这内功的初部法门,系导引体内的眞气,盘旋丹田。二版删此说明。
     
    28.  日月教(朝阳教)抵达见性峰下,方证缓缓说道:「恒山派掌门令狐冲、武当派掌门冲虚这人,少林派掌门方证,恭候朝阳敎任敎主大驾。」一版说他声音并不甚响,缓缓说来,却是送得极远,直达峯下。二版删去「直达峯下」一句极夸张的形式。
     
    29.  日月教四十名教众托着盘子上见性峰时,一版说这四十人腰间竟未佩剑,不知兵刄暗藏何处。二版删去此说。
     
    30.  疑心盈盈自杀,一版令狐冲忍不住一冲而前,朝着向问天道:「向大哥,任姑娘呢?」向问天点了点头,道:「令狐兄弟,你好!」令狐冲又问:「任姑娘怎地不来?」向问天道:「待会你便知道了。」令狐冲只得退回原处。二版改为令狐冲胸口热血上涌,丹田中几下剧痛,当下便想冲上去问向问 天,但想任我行便在轿中,终于忍住。二版自是要为盈盈就是「任教主」卖个关子,一版的写法太没有隐藏性了。
     
    31.  「任教主」指示向问天,向方证与冲虚道:「朝阳神敎任敎主说道,少林寺方证大师,武当山冲虚道长两位武林前辈在此相候,极不敢当,日后自当亲赴少林,武当相谢赔罪。」一版说方证和冲虚都是哼了一声,知道他话中说得客气,其实是说日后必来扫荡少林、武当。二版删去这段把方证与冲虚写得气量甚窄的说明。
     
    32.  「任教主」自轿中出来,约令狐冲见面,一版说冲虚向方证和令狐冲瞧去。方证心地朴实,不善应变,不知如何才是,脸现迷惘之色。二版删去方证「心地朴实」一句心理描述。
     
    33.  说起魔教上武当盗「眞武剑」与「太极拳经」之事,一版说当时一场恶斗,武当派中死了三名一等一的好手,虽然也毁了朝阳敎五名长老。二版将「当时一场恶斗,武当派中死了三名一等一的好手,虽然也毁了朝阳敎五名长老」改为「日月教四名长老」。
     
    34.  向问天道:「呈上圣敎主赠给恒山派令狐掌门的礼物。」一版方证和冲虚均想:「他送给我们的是如此厚礼,不知送给令狐掌门的又是什么宝贵礼品。」二版删去方证冲虚二人想法中的「他送给我们的是如此厚礼」这句带有比较心的想法。
     
    35.  桃谷六仙覆颂令狐冲与盈盈的对话,一版令狐冲听他六人渐渐说到他和盈盈安排成亲之事,这些话可不能让方证和冲虚二位前辈听到。二版删去「这些话可不能让方证和冲虚二位前辈听到」,这句显得令狐冲顾忌颇多,不够逍遥。
     
    36.  冲虚说桃谷六仙再重复令狐冲与盈盈的对话,令狐冲要点了他们的「终身哑穴」,一版桃实仙道:「我们又不是自己要偷听,声音钻进耳朶来,又有什么法子?」桃枝仙道:「要点『终身哑穴』也点你的!」二版删了桃枝仙道:「要点『终身哑穴』也点你的!」一句。


     
  • 黄药师VS梅超风:情感与形象——新修版《射雕英雄传》…[12-27]

  • 自力在轮回,寻找金庸小说经典化的原始光谱——兼论“…[12-25]

  • 金庸小说修订版…[11-09]

  • 令狐冲体认到娶盈盈为妻,从此难以逍遥自在…[09-12]

  • 彩云易散文心长留:我赞成金庸小说第三次修改…[12-08]

  • 删改还需费思量:金庸小说是否需要再次修改…[12-08]


  • 金庸江湖主站 | 金庸江湖论坛 | 金庸图书馆 | 金庸小说世界 | 金庸作品网购
    金庸影视年表 | 武侠图书馆 | 江湖官方微博 | 关于江湖 | 网站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