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江湖论坛金庸图书馆金庸江湖地图
金庸江湖网首页金老直通车金庸版本解读金庸金学研究金庸影视还施水阁

用户名:
密 码:
侠友注册
进入论坛

 




  • 从令狐冲和傅…[03-20]

  • 一生负气成今…[03-20]

  • 月云…[12-27]

  • 盘点《天龙八…[12-26]

  • 郭宇宽:对话…[12-10]

  • 郭宇宽:金庸…[12-10]

  • 金庸小说新修…[44253]

  • 金庸小说新修…[40534]

  • 金庸小说新修…[35381]

  • 金庸小说新修…[25343]

  • 金庸小说新修…[24531]

  • “金庸江湖网…[17850]

  • 金庸小说新修…[17082]

  • 金庸小说新修…[12962]

  • 金庸小说新修…[11054]

  • 金庸小说新修…[7851]

  •     喜欢去哪儿?网络金庸迷流向地大调查。
     金庸江湖网
     台湾金庸茶馆网
     百度金庸吧
     百度金庸子话题吧
     仗剑天涯版面
     各种金庸QQ群
     其他网络地儿

      

     

     

     

    细数金庸书中红颜
    [ 作者:秭归    出自:金庸江湖论坛    时间:2012-12-31    点击数:

     

    红颜缕缕,芳华长长。绵绵古意,淡淡铅妆。试看金书女子,千形百态,万种风情,笔端难以尽绘。拈的是些什么花? 微绽的是些什么笑?其中有什么样的人儿在翩跹?呵呵,信笔涂鸦,不求状谱春风,溶冶秋水,但搏君之一笑尔。
     
    书剑篇:
     
    霍青桐:塞上翠羽,烛畔黄衫,扬鞭大漠,便教英雄也汗颜。我观青桐,吸的是关山月,饮的是贺兰雪,乘的是快哉风,唯唯放不下,却是那千千女儿结。竹本无心,奈何以风撼之?你若终无意,真真伤煞旧相识。都说香香化蝶,其情也痴,其意可悯,我只见青桐风中凛立,柔肠寸碎。长叹一声,但见新人笑,那闻旧人哭。荣枯咫尺异,惆怅难再述。

    香香公主:水晶心思,琥珀稚童。至真至善至美至纯。死前低语,犹若春蚕吐丝,杜宇泣血,谁人闻之,不神伤矣?然情深不寿,强极则辱,此语当赠香香。
     
    李沅芷:清雅名字灵慧人,娇蛮脾性痴诚心。嘿呼嘿呀,一个可爱的小妖女。
     
    骆冰:此女笑若冰上阳光,余鱼同毛头小子原见不得此等风华,风华此等,一头栽了进去,拦都拦不住啊。
     
    碧血篇:
     
    温青青:印象中,青青才貌俱佳,十分人才。人言其刁蛮无礼,凉薄任性,醋意翻腾,我言其可怜女儿,身世飘零,自卑自傲,苦无人省。一生负气成今日,四海无人对夕阳,幸甚幸甚,并非青青写照。
     
    阿九:身在皇宫,心向武林,喜耶悲耶?玉叶金枝,竟落草莽,乐耶愁耶?阿九也好,九难也罢,星眸总亮,愿汝长平。
    温仪:仪态温姿总如玉,人如其名。难得是坚忍一心,当真不负金蛇豪磊意气。好姑娘是好姑娘,可惜没好命。
      
    何红药:倒跟神雕里的李莫愁是姐妹一对儿,都是自怜自伤自己不放过自己的主儿。哎,红药妹妹,你这又是何苦呢。
     
    射雕篇:
     
    黄蓉:此女之出色夺目,金书无人能出其右。试看蓉儿过处:桃花翩跹,红云乱舞,金环耀日,沧海濯足。而或扁舟一叶,泛于太湖,灵心慧骨,自是魏晋风度。其狂也光,其邪也磊,其坏也令人倾心挚爱。又有人说:神雕中的黄蓉不可爱。我以三字评之:爱无罪。
     
    穆念慈:念慈念慈,你念慈,我不念慈。念兹在兹,你念兹,我不念兹。杨康实在该杀,念慈好生命苦。
     
    包惜弱:善心当惜,不见当时杨柳当时风;扶柳质弱,拚却几丝关切几丝情。惜弱一生,欢也零星,悲也零星,到头来,都作连江点点萍。
     
    华筝:大漠儿女当豪情,白什么恋上那汉家小子,姓郭名靖?哎,人家已经有蓉儿了,任你百顺千依,他也不听啊。不如嫁个蒙古好汉,草盛人稀听胡琴。
     
    飞狐篇:


    程灵素:灵素幽雅恬淡,如兰植于庭,嗅之如近,忽焉极远。又如月下白棠,风姿虽浅,然一分一毫,悉皆露砌珠染。所叹者,才华馥比仙竟也勘不破情之一关,他既无意,你又何不将痴心剪断?白白搭上一条命,也不过换来他十年虬髯,旧日相逢,药谷仙乡,却都已付枯井颓垣。哎,读书人一声长叹。
     
     
    袁紫衣:紫衣聪慧狡敏,笑语如花,玉凤触手生温,又怎及此玉人?悲的是身在空门,哀的是孽障殷殷,苦的是芳心恋恋,怕的是误堕红尘。他勇武豪迈,救世英雄,又与你何干?怕真是一入佛门深似海,从此斐郎是路人。
     
    神雕篇:
     
    小龙女:雾中仙子,若无若有,风动梨花,是幻是真?
        当思百年,白驹过隙,恩怨荣辱,俱在灰尘。
        涉彼终南,林木森森,自出山门,忧心殷殷。
        木乍成海,情帆爱影。杨郎过处,娇唤声声。
     
    李莫愁:莫愁由爱生怨,由情生恨,可悲可悯。皆因一念之差,只见树木,不见森林,不免将自己与诸多无辜人的幸福,一齐生生断送。沅江水犹恻恻,绝情火自焚焚,可曾浇的灭你一腔怨气喷如火,可曾烧的尽你一缕悲吟散如云?说什么红花绿叶相偎依,说什么愿君如月我如星,便纵是齐眉举案,也一样散作风中浮尘。
     
    程英:真君子也。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琢磨佳语,当赠此人。我观你箫声吹散月边云,我望你青衫抖落俗中音,我思你神剑落英,潮生碧海,东邪门人,其气也潇潇,其风也凛凛。怎料得君子见君胡不喜,百难规避是深情,程英啊程英,也终究是聚散浮云,人生如梦,惆怅飘零。
     
    郭襄:小东邪气度磊磊,意表出人,又不失善良仁义,怡然天真,当真是人见人爱,毓秀钟灵。十六岁烟火绚绚,二十年芳华深深,绝情谷空山寂寂,万花坳花落无声。到头何如?峨眉倚仗柴门外,挂雨临风听暮蝉。人以宝剑赠英雄,我以此语赠襄儿:镜里人生,梦中醇酒。千山以后,沧海自由。
     
    天龙篇:
     
    阿朱:生前有碧,死后有紫,我只愿咿啊清唱,摇落朱颜。美不如嫣,香不及婉,我只愿信步燕坞,凭倚朱栏。倾心不需条件,痴情何妨沉酣?叹只叹塞上牛羊,英雄影单,小镜湖畔,一场销黯。这才真正是,青冢有情犹识路,平沙无处可招魂。
     
    阿紫:人若自伤,当思阿紫,阴凄童年,滴血屋檐;人若自怜,当念阿紫,父离母散,红衰翠减。说什么阿紫毒如蛇,恶如蝎,铁打的心肠,无泪的脸?若把你放入那无情无爱无悲悯的魔乱世界,便能比阿紫好上个一星半些?我佛常念三千世界,众生皆苦,有情皆孽;我佛常渡三千世界,若开天眼,光明昭曰。朱紫本一家,又分甚枝叶?众生皆茹苦,又相伤为耶?善哉,屠刀放下,成佛立地。看朱融紫,澈如琉璃。
     
    王语嫣:石洞仙子知不知:曼陀花开香幽日,已把相思写肺腑。枯井底,烂泥处,
    始得两心悦。从相逢,忆昔往,誉儿语嫣,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木婉清:良辰鸣禽集,水木湛清华。清扬忽兮婉,玄纱玳瑁簪。应见男子,不见男子?不见男子,应见男子?八部天龙,莫测变幻。柔情女儿,花红易衰,水流无限。
     
    倚天篇:(这一篇偶来变换风格,嘿嘿)
     
    赵敏:敏敏是个好姑娘,很好很好。无忌是可托终身的男子,决不打诳。上一代有上一代的冰舸仙乡,下一代有下一代的描眉梳妆。敏敏说,为什么不可以,我偏要,我要用这一点兰心,两缕慧质,三份娇憨,四分豪爽,铲平这家国之沟,正邪之壑,人心的懦弱和仓皇。他们不明白,但是我要他们明白,爱情中,原本容不得正邪是非的蜚短流长。敏敏固执,敏敏乐观,敏敏坚强,敏敏有让风云为之变色的气魄和胆量。所以,最后的最后,是敏敏的胜出,是敏敏的笑靥如玫瑰绽放。


    周芷若:芷若活的艰难,非常非常。峨眉的灵秀从来就不曾是她的风景,从来没有。
     
    世界上有这样一种人,他们在命运的威逼之下被迫低头,在残忍灭裂的现实中无奈流转,等磨出了一身的血长满了一身的茧,还要承受来自各个方向的目光的批判。那道目光有千钧的重量,它译成文字读作,你不够善良。可是芷若漠然,漠然的双眸冷声哼道: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又有什么资格来谈善良?哎。倚天屠龙如何该是纤弱女子的事业,所谓爱情和人格,是一件华丽的缀饰外衣。芷若,她买不起。
     
    小昭:都说小昭单纯可爱,我说,未必。小昭的心计决不在周赵二女之下。只是,她看的通透了,清澈了,权利种种,已经无法再奴役她。展放愁眉,休争闲气,今日容颜,老于昨日百岁人生,七十者稀,急急流年,滔滔逝水,这如何该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应有的心境?小昭早熟的背后,一定隐藏着些令人神伤的故事。但那我们就无从知晓了。不论怎样,此时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小昭是淡定温柔而隐忍深沉的。她宽容豁达而知道满足,就像她口中的那首小曲,虽然,长风掠帆,犹带呜咽之声,虽然,参商二星彼此引颈相望,却终于永不相见。

    殷离:阿离是整本书里最单纯的女子。单纯的爱,单纯的恨,单纯的前往,和单纯的逃避。这样的女子,在这样现实的一本书里,该如何生存?所以,金庸给她设定了一个单纯而凄美的结局——你不是要找无忌哥哥吗?可是,你的无忌哥哥只定格在你的童年里,现实人生里的张无忌,他,再也回不去了。金庸解释说,这就叫做——不识张郎是张郎。
     
    后记:


    决定写这篇东东,是下了很大决心的。金书内容繁多,女子尤其的多,真要写起来,还真不是一般的累人。所幸,信笔涂鸦,也总算是涂完了。
     
    有几本书里的女子,我没写。笑傲我实在不熟悉;连城、鸳鸯、雪山、白马、侠客、越女委实乏善可陈,即使有,也就那么一两个人物,只好忍痛割爱;鹿鼎的女性人物多为附庸,索性就不写了。(别扔砖头啊,好好,除了双儿除了双儿,这还不行吗?)

     

    另外,倚天篇的风格变换,是有原因的。在我认为,金书中女性人物塑造的最现实最丰满最生动最成功最富深意的,当推倚天。倚天中的女性人物,在金著中,确实代表着一座璀璨光芒其他各部难及的丰碑。也因其强烈的现实性,我用了平实的语言来描绘,或者,更坦白点说,面对她们,我的心念根本轻快不起来。
     
    说实话,一提到倚天中这些可怜可爱的姑娘,我就想起鲍照的一句诗,泻水置平地,各自东西南北流。是啊,各人有各人的命,可是,你知道吗,我们原是天空中相依相偎的星辰,因为生活的风暴,才飞散各方。

    我们都是天空中相依相偎的星辰,因为生活的风暴,才飞散各方。



     
  • 细数金庸书中红颜…[12-31]

  • 缁衣无言定自愁…[12-31]

  • 缁衣消尽千山月,却向江心忆晚霞…[12-31]


  • 金庸江湖主站 | 金庸江湖论坛 | 金庸图书馆 | 金庸小说世界 | 金庸作品网购
    金庸影视年表 | 武侠图书馆 | 江湖官方微博 | 关于江湖 | 网站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