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江湖论坛金庸图书馆金庸江湖地图
金庸江湖网首页金老直通车金庸版本解读金庸金学研究金庸影视还施水阁

用户名:
密 码:
侠友注册
进入论坛

 




  • 从令狐冲和傅…[03-20]

  • 一生负气成今…[03-20]

  • 月云…[12-27]

  • 盘点《天龙八…[12-26]

  • 郭宇宽:对话…[12-10]

  • 郭宇宽:金庸…[12-10]

  • 金庸小说新修…[44253]

  • 金庸小说新修…[40534]

  • 金庸小说新修…[35381]

  • 金庸小说新修…[25343]

  • 金庸小说新修…[24531]

  • “金庸江湖网…[17850]

  • 金庸小说新修…[17082]

  • 金庸小说新修…[12962]

  • 金庸小说新修…[11054]

  • 金庸小说新修…[7851]

  •     喜欢去哪儿?网络金庸迷流向地大调查。
     金庸江湖网
     台湾金庸茶馆网
     百度金庸吧
     百度金庸子话题吧
     仗剑天涯版面
     各种金庸QQ群
     其他网络地儿

      

     

     

     

    年轻的老人:评《金庸散文集》
    [ 作者:佚名    出自:金庸江湖论坛    时间:2011-11-17    点击数:

     

    武侠小说写到金庸这个地步,其地位自然是无以复加了。不过他老人家似乎还不急于收山归隐,时不时总有新闻传出。前一阵将自己的经典佳作逐步修改,可谓精益求精。可惜读者并不买账,接受情况很不乐观。我读过一些修订本,总的感觉,金庸先生的晚年更适合从事历史考据工作,而不再适合写小说。一个作家如果失去基本的游戏精神,小说的生命力就会大打折扣。金庸的修改看似从细节上修订了不少错漏,却损失了小说的许多趣味和想像空间。那么此次呈现在我们眼前的《金庸散文集》,其水准却又如何呢?

    按出版社的宣传词,这本散文集是金庸一生散文之精华,由金庸本人重新亲笔校订。其实并非如此,金庸最为擅长的时事文字,此书全未收录。因此这个书名首先有点名不副实,倒更像是一篇金庸关于电影、话剧、戏曲、歌舞等的文艺评论集。他自己也清楚这一点,在后记中说“这些文章写于很久以前,当时就已写得不好,如今事过境迁,有许多更加没有意义”“这些旧文都是评谈戏剧、电影、音乐、舞蹈的杂作,因为文化戏剧有永久性,时间性不强”。不过他老人家却恐怕有点糊涂了,经典文化戏剧有永久性没错,但并不代表评论文化戏剧的文章,也同样有永久性。这正如金庸先生的小说,大概还会在相当长时间内流传下去,而那些汗牛充栋的金庸武侠小说评论,却恐怕大多只会如流水一去无踪。正所谓时过境迁,以今日随笔散文之泛滥,纵使大名鼎鼎如金庸,再从故纸堆中检出这些文字,恐怕也不免以次充好之讥呢。

    当然,如前所说,今日之金庸多少虽然略显老态,写这些散文的时候却正当年轻。三四十岁,风华正茂之时。他彼时的见识趣味,对于我们品味其人其作,还是会有一定的帮助。故而这些作品,对于金庸先生的粉丝来说,还是有些读头的。了解一下名家在当时当刻,在想些什么,读什么样的书,看什么样的戏,发什么样的牢骚感概,以此检测自己应如何努力才能成才。这些都是可以做的功课。至于那些想革金老爷子命的武侠后辈,尤其可以精研一番,取其益者补己之不足,他日再度出招攻擂时,也能增几分底气,不致像今日全无招架之功。

    金庸的文笔我其实还是蛮喜欢的,文法简省,沉稳大气,短短几句,境界全出,深得中国古典文化之精萃。近日读阿城的小说,忽然有种感悟,中国当代许多作家的创作之路,恐怕是走歪了。一味地模仿西文的现代派后现代的小说,未必能出什么大家。到现在真正为大家公认的一些大家名家,还是有很多是传承了中国传统文学的特性的。五四那些大家且不说,后来的沈从文、张爱玲、老舍,乃至当代的汪曾祺、贾平凹、阿城等,都跟传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最近莫言的《生死疲劳》,格非的《人面桃花》,也令人欣慰地有回归的趋向。再回到金庸,梁羽生曾对自己跟金庸的差别有过比较形象的说法:“梁羽生是名士气味甚浓(中国式)的,而金庸则是现代的‘洋才子’。梁羽生受中国传统文化(包括诗词、小说、历史等等)的影响较深,而金庸接受西方文艺(包括电影)的影响则较重。”这评论至今仍有影响,但我看也只是说到了问题的一个方面。金庸受西方文艺影响没错,但梁羽生也未必不受影响,其《七剑下天山》即很明显受到了《牛虻》的影响。反过来说,梁羽生固然深受传统文化影响,金庸其实也有很深的浸淫。这本散文集在这方面即有明显的体现,金庸对于中国古代戏曲、绘画、歌舞等方面的知识都有不浅的造诣。如果打个比方,梁羽生更多地学到了古代士人的言谈举止、诗词歌赋,走的是上层路线;金庸则是什么都学,精气神一起来,甚至古代文化中俗的一面,他也兼容并包。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看梁羽生的小说,总觉得有些明明是武林豪杰,说话却文诌诌带有酸腐气,金庸却是一人一个样,尤其在语言表现方面尤其如此。如《鹿鼎记》开始的几句就是颇能代表其风格的白描:“北风如刀,满地风霜。江南近海滨的一条大路上,一队清兵手执刀枪,押着七辆囚车,冲风冒雪,向北而行。”梁羽生的小说语言整体非常呆板,其所长仅在于某些诗词和景物描写的锤炼出色,而金庸文字看似不尚雕琢,整体境界却呼之欲出,更是精彩。有段时间很想找金梁两人都有份的《三剑楼随笔》来对照阅读,看看他们私下随笔的较量如何,可惜一直未能寻到,甚憾。

    金庸喜欢历史,耋耄之年还在剑桥读硕士,其行可嘉。这本散文集也收有一些史论,如《我的中国历史观》、《论秦桧问题的真相》等,可惜还是太少了些。金庸的有些史论是很有见识的,少年时读《碧血剑》看到一篇袁崇焕的评传,读来慷慨有情,诚为佳作。不过金庸虽然醉心史学,但现在看来基本可以看作是其私人的“美丽的错误”,读者大可不必与之较劲,更不必用真正的历史学者的标准来衡量他。清代史学大家章学诚指出治史需要有“史德、史学、史识、史才”,这些方面,我觉得金庸在史德和史识上也许要好一些,在史学和史才上就难说了。金庸办《明报》期间,经历了中国历史的大变革时期,据说他当年也以时论社评立名于世,素称“香江第一健笔”,可惜此次金老夫子却大眼一睁,打着《金庸散文集》的旗号,将那些昔日的得意之作束之高阁,只捧出一堆歌舞戏剧的评论出来应卯,这多少总有些“乾坤大挪移”的意味。中国当代之社会,其实颇需要他们这些以另一付眼光来看世界的名流诤言,可惜今日之金庸已荣华满屋,想来也不愿意再因为一本散文集而去翻历史的老帐,惹来一身尘埃吧。

    集中有些文章以前就看过,如《历史性的一局棋》,文笔生动,笔触简淡,如今重读,仍觉一身快活。因为自小是个棋迷,所以很早就知道金庸也是同道中人,其最尊祟人物之一即为围棋大师吴清源。金庸在这本散文集中的可观之处,不仅在于其文笔思想,更在于其中体现出的娱乐和审美趣味。当然,这份趣味,跟今日时尚男女喜欢听周杰伦,看“超级女声”有所区别,而更多了一些文化的质感。集中前面的文章大部分是三十几岁时所作,基本上是一事一议,有时候甚至是一事两议,让我们觉得金庸经济头脑很好的同时,也会扪心对比自己可作得出?后期的文章涉笔渐广,体现了其广博的兴趣爱好。对比今天的金老爷子,我们可以明白他年轻时已有颗不甘寂寞之灵魂。而其最让人可感之处,则在于其字里行间体现出的一种亲切感,明明是掉书袋,看来却自然从容,偶尔还流露一丝诙谐,这比起今日那些只会长篇引用名人名言的作家来说,显然要高明得多。金庸的文章还有个特点就是笔藏机锋,继承了中国古代的“春秋笔法”,以无招胜有招。如他谈到日本吴清源与秀哉的大战后,说道:“在我国,由于下围棋花时间太多,所以它近年来没有象棋这么流行,因为大家是越来越忙了。”弦外之音不言而喻,但就是不明说出来。这种武侠中的境界他在生活中大概也是一以贯之的,而且后来他倾心佛教,修养自是更上一层楼。所以王朔评金庸为“四大俗”,金庸只微笑说我自“八风不动”,步飞烟称要前辈退位,金庸只是信口说步飞烟是唐朝的一个歌妓,建议改名。谈笑之间,即让一场干戈化为无形,可见其深厚功力。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金庸所塑造的武侠文化空间,早已成为当代中国人的娱乐盛宴。但研其本宗,则还需向其散文随笔中求。金庸阅历之广,学识之博,识见之敏捷,艺术素养之高,在武侠小说作者中都堪称翘楚。可惜这本散文集收录的仅是其思想文笔之鳞光片羽,如金庸之爱情、之英雄梦、之政见,尤其是其小说中展现出的那种勃勃生机,那种对自由的向往,人性之拷问,都好像是被有意地隐藏起来了。所收散文虽大多为金庸年轻或者壮年时的作品,其风格却很是成熟老到,就像一个年轻的老人,给人以吊诡的感觉。因此严格地说,我认为这本散文集并不能说是金庸散文的代表作,而只是一个功成名就的前辈,在其华丽的宫殿中精心挑选出来的几块四平八稳的砖。



     
  • 郭宇宽:金庸和他的江湖…[12-10]

  • 李以建:《明窗小札1963》编辑手记…[11-04]

  • 笑傲剑桥…[09-13]

  • 江山报人…[08-18]

  • 作为报人的金庸…[08-11]

  • 武侠世界的消失…[05-12]


  • 金庸江湖主站 | 金庸江湖论坛 | 金庸图书馆 | 金庸小说世界 | 金庸作品网购
    金庸影视年表 | 武侠图书馆 | 江湖官方微博 | 关于江湖 | 网站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