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江湖论坛金庸图书馆金庸江湖地图
金庸江湖网首页金老直通车金庸版本解读金庸金学研究金庸影视还施水阁

用户名:
密 码:
侠友注册
进入论坛

 




  • 从令狐冲和傅…[03-20]

  • 一生负气成今…[03-20]

  • 月云…[12-27]

  • 盘点《天龙八…[12-26]

  • 郭宇宽:对话…[12-10]

  • 郭宇宽:金庸…[12-10]

  • 金庸小说新修…[44253]

  • 金庸小说新修…[40534]

  • 金庸小说新修…[35381]

  • 金庸小说新修…[25343]

  • 金庸小说新修…[24531]

  • “金庸江湖网…[17850]

  • 金庸小说新修…[17082]

  • 金庸小说新修…[12962]

  • 金庸小说新修…[11054]

  • 金庸小说新修…[7851]

  •     喜欢去哪儿?网络金庸迷流向地大调查。
     金庸江湖网
     台湾金庸茶馆网
     百度金庸吧
     百度金庸子话题吧
     仗剑天涯版面
     各种金庸QQ群
     其他网络地儿

      

     

     

     

    查继佐是庄氏“明史案”的受害者还是受益者?
    [ 作者:阎大卫    出自:金庸江湖论坛    时间:2013-09-13    点击数:

     

    《鹿鼎记》的第一回,详细地介绍了清朝最惨烈的一次文字狱“庄氏史案”。在这个冤案中,被凌迟处死的就达十多人。凌迟处死,就是将受刑者的肉,从不致命处一小片一小片地向下割,让受刑者在死之前尽量多受些痛苦,是最惨无人道的。按清朝法律规定,被凌迟处死的人要受三万六千刀。这种刑法大概是古今中外各种刑法中最残酷的一种了。

    在一个案子中,用这种最惨无人道的刑法处死这么多的人,而且又都是无辜的,这在历史上是极罕见的。被砍头、充军、变卖为奴的就更多了。

    这个案子牵连了不少江浙的文人,其中包括海宁(金庸的故乡)的著名文人查继佐。査继佐,字伊璜,很有才华,擅长书画,在明代曾中过举人,明亡后隐居不仕,编撰明朝历史。

    庄氏家族在编写一本引起大祸的明代历史书时,请了多位江浙著名文人名士“参阅”,其中也有査继佐。实际上,査继佐并没有参加实际的编撰。没有参加实际工作的还有陆圻、范骧等。在最后刊印时,只发了聘书,没有实际参加的名人,包括査继佐、陆圻、范骧三人也都被庄氏列入了“参阅”的名单。

    在此书出版后的第二年,有位朋友提醒他们三位,说这本书中提到了一位尚健在的人的历史污点,可能会惹出麻烦,劝他们去官府立案说明和这本书无关。于是,査继佐、陆圻和范骧三位就呈文到按察衙门去备了案。

    案发之后,在鳌拜的主持下,这个案子办得极严极狠,就连已经在衙门备了案的査继佐、陆圻、范骧三人及其家属也都被抓了起来。

    在《鹿鼎记》中说,这三个人及其家属是由于吴六奇(时任广东水陆提督)的援手才被宽大释放的。实际上,査继佐自己也做了很大的努力,他曾在公堂上和吴之荣(在《鹿鼎记》中,他是天字第一号大坏蛋)争这场官司的“首发”之功。在大批江南文士以及被牵连进去的无辜的人们被凌迟、绞杀、砍头,家属被变卖为奴的悲惨声中,査继佐、陆圻、范骧三人及其家属不但被释放,而且因首先检举有功得到了奖赏。

    査继佐等人在衙门中备案的动机当然和吴之荣不同,并不是想要酿成这一场大祸;在案发后,为了躲避这天外飞来之横祸,在公堂上为己辩护,都是正常的。但看看案情的介绍,也不能不承认,査继佐、陆圻、范骧三人的首先揭发对此案还是有推动作用的。

    庄氏家族和朱家(庄氏的亲家)的财产一半赏给了吴之荣,另一半就赏给了他们三人。他们三人对这一奖赏的态度也是大不相同的。陆圻非但拒绝了这一浸透了无辜者的血的赏赐,而且后来一个人离开了家,不知所终。可见这个血案对他的刺激是非常大的。査继佐则是照收无误。据《费恭庵日记》记述:“余亲见船舶慈感寺前,领来朱庄厨桌家伙约十余舟载去,转祸为福,真回天手段也。”(转引自董炳新《书与人头》,书屋1996第二期)。

    庄朱两家都是豪富,分他们的一半财产,当然不是小数,但以海宁查氏之富,他们是不会把赏赐的财产看得非常重的。然而,査继佐还是去领了这个并不光彩的赏赐,这实际上是在向清朝政府表示自己是个顺民,对官府所作的判决表示完全服从。

    在那样一次血腥镇压中,以査继佐60多岁高龄,备受精神和肉体上的各种折磨,在释放之后,仍难免心有余悸,作这样的表示也是可以理解的。这样海宁查氏在这场大灾难中,既是受害者,又是受益者。原来的反清复明的朋友,也就只好和这样的受益者尽量离得远一点了,免得一有风吹草动,又有人去争“首发”之功。

    顾炎武和黄宗羲是明末清初两位极著名的人物,一方面是他们的学术造诣极高,另一方面是他们反清复明中的行动非常坚定。

    在《鹿鼎记》的第一回中,顾炎武和黄宗羲二人对査继佐会不会在这个文字狱案中遇难十分担忧。这当然是对査继佐的一种美化和拔高。査继佐已经在公堂上声称自己是首先发难揭发此案的有功人员,以顾炎武和黄宗羲这样高风亮节的聪明人物,自然会体谅査继佐是为了开脱自己,才不得不这样讲的,但也不会因此而增加对査继佐的尊敬,更不会在所有可能遇难的文人中对他特别关心。

    事实上,顾炎武和受害人中一些文人学士有着特殊的密切关系,对他们的被害痛心疾首。他最痛惜的是被凌迟处死的两位学者吴炎和潘柽章。

    顾炎武和吴炎、潘柽章本是好友,庄氏在请人参阅时,也发聘书给他们三位。他们三位也去庄家编书现场看了看,发现庄氏不是在正经修史,而是在沽名钓誉,于是他们就离去了。顾炎武当即退还了聘书,另两位可能怕面子上不好看,只是离去不参加任何工作,并未退还聘书。这样,庄氏出书时,就将他们二人名字也列入参阅人名单,吴炎和潘柽章也就未能幸免于难了。

    在此案后,顾炎武写了《祭吴潘二节士诗》悼念他们,其中有两句是:“一代文章亡左马,千秋仁义在吴潘。”把他们二人比作写《左传》的左丘明和写《史记》的司马迁,可见对他们评价之高和悼念之情深。看来顾炎武和黄宗羲等人是不会特别悼念惦记已有“首发”之功的査继佐的。

    在小说的结尾处,査继佐与顾炎武和黄宗羲等人一同出场,劝韦小宝自己造反称帝。且不论顾炎武和黄宗羲这样的大儒,会不会产生这样的念头和施行这样的举措,即使有这样的事,査继佐当然也绝不会厕身其中的,他的反清复明的朋友也不会同他商议的。在这样一本以这场文字狱为引子的长篇小说的最后,让査继佐多次充当最有骨气的汉族文人学者的代表人物,恐怕只能算作溢美之词,让人看了总是有些不舒服。

    从孔夫子始,就有“为尊者讳”的说法,在儒家的讲究孝道的伦理道德观念下,自然不会排斥它。从表达的效果考虑,有些事实可以不写或少写,但若违反事实,把争第一揭发者的功劳和领取被害者财产的人,硬写作被害人的最杰出代表,频频出现于书中,恐怕就不能用“为尊者讳”来解释了。

    稗官野史并没有必要一定和历史记载相吻合,作者有自由发挥创造的权利。拘泥于正史或野史的小说是极难写好的。但如果在写小说时,有意把自己的先辈努力拔高,给以过分的美化,就属恣意扭曲,不足为训。金庸在《鹿鼎记》的后记中说这本书“不大像武侠小说,勿宁说是历史小说。”既然如此,那么对小说中某些部分和历史记载相距甚远甚至相悖,又作何解释呢?

     



     
  • 查继佐是庄氏“明史案”的受害者还是受益者?…[09-13]

  • 教单于折箭,六军辟易,奋英雄怒 — 略论萧峰的悲剧意…[08-05]

  • 韦小宝:最后的文学典型…[12-27]

  • 话说韦小宝…[11-26]

  • 武侠世界中的医者…[11-24]

  • 夜雨洒潇湘—读《笑傲江湖》之莫大先生…[11-09]


  • 金庸江湖主站 | 金庸江湖论坛 | 金庸图书馆 | 金庸小说世界 | 金庸作品网购
    金庸影视年表 | 武侠图书馆 | 江湖官方微博 | 关于江湖 | 网站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