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江湖论坛金庸图书馆金庸江湖地图
金庸江湖网首页金老直通车金庸版本解读金庸金学研究金庸影视还施水阁

用户名:
密 码:
侠友注册
进入论坛

 




  • 从令狐冲和傅…[03-20]

  • 一生负气成今…[03-20]

  • 月云…[12-27]

  • 盘点《天龙八…[12-26]

  • 郭宇宽:对话…[12-10]

  • 郭宇宽:金庸…[12-10]

  • 金庸小说新修…[44253]

  • 金庸小说新修…[40534]

  • 金庸小说新修…[35381]

  • 金庸小说新修…[25343]

  • 金庸小说新修…[24531]

  • “金庸江湖网…[17850]

  • 金庸小说新修…[17082]

  • 金庸小说新修…[12962]

  • 金庸小说新修…[11054]

  • 金庸小说新修…[7851]

  •     喜欢去哪儿?网络金庸迷流向地大调查。
     金庸江湖网
     台湾金庸茶馆网
     百度金庸吧
     百度金庸子话题吧
     仗剑天涯版面
     各种金庸QQ群
     其他网络地儿

      

     

     

     

    夜雨洒潇湘—读《笑傲江湖》之莫大先生
    [ 作者:江湖夜雨不眠灯    出自:金庸江湖论坛    时间:2012-11-09    点击数:

     

    每次翻开《笑傲江湖》时,眼前都会不由自主地浮现出这样一幅图画:深邃的暮色,迷离的细雨,黝黑连绵的群山,莽莽苍苍的湘妃竹林,烟波浩淼的江面。一艘随波逐流的孤舟,一点时明时暗的渔火,一同在夜雨中飘摇。
    我应该承认,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想象,很大程度上是受了那首曲子的影响。
    那首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曲子。
    不,不是刘正风和曲洋、令狐冲和任盈盈的《笑傲江湖》曲,尽管它是金庸最着力描述的,尽管它脱胎于《广陵散》,尽管它无比隐逸优雅。但我要说的,却是另一首曲子。它与《笑傲江湖》曲遥相呼应,一明一暗,一扬一抑,贯穿于整部小说的始终。它有着一个和《笑傲江湖》同样令人过目不忘的名字:
    《潇湘夜雨》。
    仅仅四个字,就足以令人回味无穷。
    据说,在中国的地名里,有三个名字最有诗意,一是“阳关”,一是“江南”,另一个就是“潇湘”。“涔涔湘江树,荒荒楚天路。稳系渡头船,莫教流下去。”“潇湘”本指湖南的潇水和湘水,两条江在永州境内汇合,而永州,又一向是朝廷发配贬官的地点。想必有不少范仲淹、柳宗元式的文人在这里,夜雨中租一艘小船,篷中掌一盏孤灯,温一壶浊酒,远眺江面,不胜唏嘘。我相信是这些贬官成就了“潇湘夜雨”的名气,以至于在“潇湘八景”中,这一景被排在了首位。元代杨显曾借这个题目写了一出杂剧,而到了金庸笔下,“潇湘夜雨”则成了一首曲子,一首绝顶凄凉幽咽的曲子,也是它的主人一生最好的写照。
    小说中第一次传来这曲《潇湘夜雨》,是在一片腥风血雨中。金盆洗手大会上,自命名门的嵩山派数十高手倾巢出动,众目睽睽之下上演了一出血淋淋的大屠杀。而到了衡山城外,当费彬要将死里逃生的刘正风一行赶尽杀绝时,这首凄凉至极的曲子,缓缓响起了。又像叹息又像哭泣,如一滴滴小雨淋上树叶。
    与此同时,那个身形孱弱、面容枯槁的老人,也随着这凄凉的旋律,慢慢出现在读者的视野里。在先前雨中的小茶馆里,他曾经出现过,那时的身份却是一个市井卖唱的老头,拉着二胡,咿咿呀呀哼着“叹杨家,秉忠心,大宋扶保”。虽然一剑削断七只茶杯,却因先前没有任何预兆,从而显得颇为突兀。但这一次,金庸让他出足了风头。
    这个全书中行踪最神秘的人物,此刻却以一种诡异而近于瑰丽的姿态出现。当然,琴声在这里对他形象的烘托起到了最至关重要的作用,甚至成了这个人物的一个标签,此后他的每次出场,几乎都离不开这曲《潇湘夜雨》。究竟是人成就了这首曲子,还是曲子成就了这个人?我说不出,我想二者应该是血脉相连的,如同心剑合一的令狐冲,这首曲子,也和这个人无法分割,以至于他的绰号本身就是曲名。
    “潇湘夜雨”莫大先生。
    在这个场景中,金庸真正告诉了我们什么叫无语胜千言。莫大先生从出现到消失,只说了两句话,加起来不过寥寥九个字:先是向费彬问了句“费师兄,左盟主好”,费彬质问他,刘正风曲洋该不该杀,他说:“该杀。”然后便瞬间拔剑,却刺向了费彬。
    鬼魅的一剑,飘忽的一剑,轻灵的一剑,翩若浮云,矫若惊龙。
    那一剑的风情,使我此后每每回想起来,往往误以为是莫大先生一招便秒杀了费彬,也使我牢牢记住了这套剑法拗口的名字:
    百变千幻衡山云雾十三式。
    寥寥几合,费彬便在偷袭下做了剑下之鬼,而这位莫大先生,既没有力破劲敌的喜出望外,也没有刚从生死关头逃命的如释重负,甚至对临终的刘正风曲洋,也没有任何痛惜或是怜悯,没有一句温暖的慰问、一个关切的眼神,就这样默默走掉了,与师弟形同陌路。
    然后,就是武侠小说里高手杀人后常常可以看到的那种氛围:孤寂的身影重又慢慢消失在暮色中,幽咽的琴声再次悠悠响起,与阵阵松涛应和着,苍凉而凄绝。……
    读到这里,我艰于呼吸视听。那种感觉,就仿佛六月天猛地吞下一大杯冰水,从头到脚彻入骨髓的寒,令人发指的寒。我想我有些明白这里的含义了。
    那胡琴声,实际是一个孤独的看客,对黑暗无奈而绝望的嘲讽和牢**E5E5;在整部魅影憧憧、鬼蜮横行的《笑傲江湖》中,存在着三种人,第一种是吃人者,第二种是被吃者,第三种是看客。几乎所有重要人物都兼备前两者的身份,从任我行、东方不败到岳不群、左冷禅,甚至向问天、林平之、余沧海,莫不在二者之间摇摆;而第三种人,严格来说只有三个。第一个当然是主角令狐冲,以自己的经历,很明确地诠释出“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道理;第二个则是风清扬,将一套独孤九剑传授给令狐冲后便杳如黄鹤,再无音信;而第三个人,则是这位“潇湘夜雨”莫大先生。
    据说,他也是作者本人的化身。
    金庸写《笑傲江湖》时,正是七十年代,大陆一片红旗招展,所谓的**事业正进行得如火如荼,几乎所有人都陷入了群体性的疯狂。那时他在《明报》上开辟“北望神州”专栏撰写政评,权力斗争的种种黑暗血腥,自然也被埋藏进了小说中,甚至在书中还为自己专门留了一个角色。而这个角色,据有人考证,就是这个莫大先生。
    为什么金庸要留给自己这样一个角色?我想最大的可能是,在这部小说中,只有莫大先生,是个彻头彻尾的旁观者,彻头彻尾的孤独者。
    师弟刘正风要金盆洗手,他不劝阻;嵩山派在衡山城内大开杀戒,他不露面;各大正派在少林寺围困任我行,他不吭声;封禅台的并派大会上,他总算出手了,却更多是因为自己衡山派掌门的身份,而非本人情愿,且很快就草草败在岳灵珊手下,自己似乎也对落败并不太在乎,又一次客串了把龙套。此后他便再也没露过面,直到最后令狐冲成亲时,才以一曲《凤求凰》出现,但曲调仍然凄清苍凉,又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他有亲人吗?似乎只有一个师弟刘正风,但两人之间素来不睦,早已形同陌路;他有朋友吗?似乎只有一个令狐冲,但两人却最终相忘于江湖。当他杀死费彬、拉着《潇湘夜雨》自顾自地走掉时,不知心中是否在羡慕自己的师弟?刘正风和曲洋可以合奏一曲《笑傲江湖》,含笑而终,他们得一知音已是死而无憾,而他呢?恐怕只能像范仲淹那样,长叹一声“微斯人,吾谁与归”了吧?
    更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他甚至连一个敌人、一个仇家、一个对手都没有,无论任我行、东方不败还是左冷禅、岳不群,眼里都没有这一号人,对他们来说,这老人几乎没有任何值得自己正视的必要,以至于小说结尾,五岳剑派的各位掌门相继殒命、众多高手自相残杀而死时,只有他一个人活了下来。不知这是他的成功还是悲哀。
    这也是几千年来,中国历史的规律:隐忍韬晦者活,刚烈耿直者死。
    我相信莫大先生在《笑傲江湖》的世界中,远比令狐冲、风清扬过得艰难。令狐冲可以凭着金庸赋予他的一柄快剑和满腔热血仗剑天涯,风清扬可以躲在思过崖上管他冬夏与春秋,两人一是入世,一是出世,都是金庸的愿望,都是金庸的寄托:达则兼济天下,贫则独善其身。可惜这种愿望,这种寄托,注定只能存在于小说中。设若令狐冲没有金庸的偏爱,学不到盖世神功,赢不到如花美眷,会不会也变得和莫大先生一样?天晓得。
    只有莫大先生,进亦忧,退亦忧,他的处境才是真正的现实。他没愿望没能力去谋求皇图霸业,更不愿让自己的双手沾满鲜血,然而却要时时提防着左冷禅、岳不群之流的明枪暗箭,这就决定了他只能在夹缝中艰难地呼吸,最多能做到的也就是趁敌人不备时背后狠捅一刀,在别人不见时扶受害者一把。除此以外,还能怎样?想硬碰硬么?有恒山三位师太的遇刺在前;用弱肉强食去对抗弱肉强食么?有林平之的下场在后;退隐江湖么?有师弟刘正风的惨死在旁。莫大先生的处境,正如漩涡中的橡木塞,不断地在激流中沉浮、挣扎,他只能选择沉默。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尽管武功深不可测,尽管为人老谋深算,但莫大先生从头到尾做得最多的,却还是一个人坐在黑暗中,一声不吭,孤独地拉着自己的《潇湘夜雨》。
    无从知道他的过去,那萧瑟琴声的背后,埋藏着多少凄惶迷茫?这个阴郁孤僻、诡谲神秘的老者,想必也曾有过胸襟坦荡、青衫磊落的年少时光,汉水鸡鸣渡与令狐冲一醉,虽未唤醒那风华正茂年代的追忆,昔日的意气风发却也足可管窥一斑。究竟什么原因使他变成了现在这样?想必是数十年来目睹甚至经历过的阴谋,以及随之而来的杀戮与牺牲所致。莫大先生应该也曾有过愤懑、痛苦,但却终究随着岁月的沉淀而渐渐消弭。他始终郁郁寡欢,自己却更安于这种郁郁寡欢,对人生的一切无奈与失望,对黑暗的所有厌恶与鄙夷,都通通被他化进了那曲凄凉而忧伤的《潇湘夜雨》。
    比愤懑和痛苦更加可怕的境地,就是麻木。“哀莫大于心死”,也许这就是莫大先生名字的由来。
    我一直在揣摩,如果没有令狐冲的横空出世,小说的情节完全按照左冷禅、岳不群精心策划的阴谋发展的话,莫大先生的结局,应该是什么样?我想到了二战期间,从纳粹屠杀中幸存的马丁•内莫勒牧师的一段话:
    “当他们来抓共产党人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党人;
    “当他们来抓犹太人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当他们来抓天主教徒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天主教徒;
    “后来,当他们来抓我的时候,已经没有人能站出来为我说话了。”
    这就是看客的结局。牺牲者死于黄昏,看客死于深夜,二者的区别,唯此而已,即使武功高强如莫大,心机深沉如莫大,也不能摆脱这种命运。
    好在比起一般的看客来,金庸总算还赋予了他隐隐一丝亮色,一如他的琴声。虽然曲洋、刘正风都说,好乐曲讲究哀而不伤,莫大的琴声却“往而不复”,但我却仍然从那凄冷中隐隐感到一股暖意,一如那副落寞的面容下深深埋藏着温情。令狐冲请他替自己照顾恒山派弟子,他一声不吭,却悠悠拉起胡琴,默认了这份责任;令狐冲新婚燕尔,他始终没有现身,窗外的一曲《凤求凰》却足以使令狐冲喜出望外。莫大先生对令狐冲不动声色的关照,就像寒江夜雨中的一盏油灯,尽管黯淡微弱,却始终在风雨中摇曳;虽然不能带来温暖,但可以让读到它的旅人,从心底涌起一点光明。
    余秋雨曾讲,夜雨会使旅行者想家,想得很深很深。夜雨会使旅行者企望安逸,突然憬悟到自己身陷僻远、孤苦的处境,顾影自怜,构成万里豪情的羁绊。诚如斯言。在夜雨中彳亍独行的游子,路转溪头时,如果能忽然瞥见一点灯火,未尝不是一种难得的欣喜。而莫大先生的琴声,就是夜雨独行的令狐冲心中的那盏明灯。这人自始至终都飘忽不定,一旦露面则每每惊鸿一瞥,然后便又如过隙之驹,了无踪迹,却能在不经意间,将温暖润物细无声地渗入每个读者的心田。
    也许,我们可以略略曲解一下《诗经》中那著名的句子,送给莫大先生: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 查继佐是庄氏“明史案”的受害者还是受益者?…[09-13]

  • 教单于折箭,六军辟易,奋英雄怒 — 略论萧峰的悲剧意…[08-05]

  • 韦小宝:最后的文学典型…[12-27]

  • 话说韦小宝…[11-26]

  • 武侠世界中的医者…[11-24]

  • 夜雨洒潇湘—读《笑傲江湖》之莫大先生…[11-09]


  • 金庸江湖主站 | 金庸江湖论坛 | 金庸图书馆 | 金庸小说世界 | 金庸作品网购
    金庸影视年表 | 武侠图书馆 | 江湖官方微博 | 关于江湖 | 网站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