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江湖论坛金庸图书馆金庸江湖地图
金庸江湖网首页金老直通车金庸版本解读金庸金学研究金庸影视还施水阁

用户名:
密 码:
侠友注册
进入论坛

 




  • 从令狐冲和傅…[03-20]

  • 一生负气成今…[03-20]

  • 月云…[12-27]

  • 盘点《天龙八…[12-26]

  • 郭宇宽:对话…[12-10]

  • 郭宇宽:金庸…[12-10]

  • 金庸小说新修…[44253]

  • 金庸小说新修…[40534]

  • 金庸小说新修…[35381]

  • 金庸小说新修…[25343]

  • 金庸小说新修…[24531]

  • “金庸江湖网…[17850]

  • 金庸小说新修…[17082]

  • 金庸小说新修…[12962]

  • 金庸小说新修…[11054]

  • 金庸小说新修…[7851]

  •     喜欢去哪儿?网络金庸迷流向地大调查。
     金庸江湖网
     台湾金庸茶馆网
     百度金庸吧
     百度金庸子话题吧
     仗剑天涯版面
     各种金庸QQ群
     其他网络地儿

      

     

     

     

    【金庸十二钗正册之十二】行路难·圆圆曲
    [ 作者:武五陵    出自:金庸江湖论坛    时间:2010-10-14    点击数:

    ---- 一个人能否用出鞘的剑
      来解除生活的苦难?

      这一回称作:
      碧血剑 美人如花隔云端 
      鹿鼎记 红衣半落卧风雨 

      跟九斤老太说的一样,江湖是一代不如一代。在以往,看武侠最让我羡慕的事情之一,便是英雄豪杰不用赚钱便能拍出大把银子。而今忽然发现世道巨变,梦想照进现实,让人看清了囊中剩下的散碎银子,多乎哉不多也,于是大侠们可也得考虑谋生。从书剑恩仇录到鹿鼎记,千秋万载长路迢迢,兜了一个大大的圈子,最后又回到大清朝的康乾盛世。只是这意境,恍然一悟之间,竟大大地变了。

      是以在我看来,自古至今的章回小说里,有两个大大的奇人异数。所谓异数,即指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有着独特的宇宙人生观。其一是怡红公子,其二便是鹿鼎公。我时常猜想其中暗藏小小字谜:红楼梦里,贾宝玉假二爷看破这红尘花柳繁华地,自诩情僧,鹿鼎记中,韦小宝伪公子游戏在人间温柔富贵乡,却也曾有个堂堂法号,人称晦明。金庸反朴归真,大彻大悟,使本书颇有开聪益智之功效,态度则大抵幽默。所以整部武侠既不侠也不武,还很有点儿人心不古。江湖再次成为朝廷和帮会的现实混战,好比一部怪力乱神的西游记,临到结尾,如来忽然要收贿赂。这,却也正是人间。

      十四部小说隐隐透露出金庸的理想,正所谓笔下江湖,意上江山。华山论剑出英雄,立马中原第一峰,在刀光剑影,拳掌生风之中,说不尽男儿襟怀,飘动着美人衣带,它们卷入这历史的洪流之中载沉载浮。江湖和江山奇妙地揉合在一起,分不清是谁辜负了谁,又是谁承载着谁。十四部读罢,只觉欲辩已忘言。

      江山如此多娇,美人却也要揽入怀抱,这是纠缠在自古英雄胸间的两大心结。在历史和江湖之间,有两个女子同时出现在十四部小说的一头一尾:娇美多情的长公主阿九,在鹿鼎记中成为比丘尼九难,而倾国倾城的美人陈圆圆,亦成为出家人寂静,她们殊途同归,在香火蒲团里寄此余生。如花的容颜仿佛依旧,绵绣罗裙却在低眉垂首间换成了缁衣。金庸终究舍不下,借着袁承志和韦小宝的眼睛,让传奇中的人物在书中友情客串了一把。在这尘土荣华,昔晦今明之中,陈圆圆这个名字,像一个缥缈的影子出现,又以一个谜一般的结尾告终。在战火铁蹄,国仇家恨的宏大叙事场面里,夹杂着这个绝代佳人的绮色,有如一道奇异的虹霓照耀着耿耿山河。

      ----那女子目光流转,从众人脸上掠过,每个人和她眼波一触,都如全身浸在暖洋洋的温水中一般,说不出的舒服受用……忽然间坐在下首的一名小将口中发出呵呵低声,爬在地下,便去抱陈圆圆的腿。陈圆圆一声尖叫,避了开去。那边一名将军叫道:“好热,好热!”嗤的一声,撕开了自己衣衫。

      在碧血剑之中,对于陈圆圆的容貌本身,金庸并无一字形容,全是虚写,却让人见识了什么叫拜倒石榴裙,什么叫倾国倾城颠倒众生。她在书中的倏忽出现,迷倒了一个大将刘宗敏,颠覆了一个闯王李自成,这个从历史中冉冉走来的红颜祸水,顿时让硝烟飘起那烽火台,鼙鼓惊动了旧长城。她生之于斯的大明王朝业已倾覆,而此时春风得意的大顺王朝,也将卷着她的命运,在山海关的大旗和满族兵马的刀枪耸立之中急转直下,齐齐坠入那无底的深渊。无论背负着多少冤屈,也无论曾有过什么样的心意,这个女子确曾真实地出现在中国历史波涛的漩涡中心,在三个皇帝之间转手,三个朝廷之间回旋,单是这乱世风云际会中身不由己的命运,便也足够引发无数的绮想,至今仍不知有多少野史的渲染,文人的意淫衬托着她,半是真实,半是夸张,那真是乱乱乱头绪,乱麻也似的命运,再也理不清楚。

      ----“其人淡而韵,盈盈冉冉,衣椒茧,时背顾,缃裙,真如孤鸾之在烟雾,令人欲仙欲死。”

      这是冒辟疆眼里,陈圆圆初出道时的面貌。后来成为董小宛夫婿的冒辟疆,当时还可算是她的初恋情人。那时,陈圆圆正值芳华年纪,与冒辟疆佳会之后,也曾一度想抛去锦绣,脱出风尘,毅然投奔过他,想要相托终身。只是这位冒才子虽然很愿意风流快活,却挺不愿意背负那风流之债。陈圆圆失望而归,不久即被田家半买半抢而去,先送给崇祯,后又许给吴三桂,再被李自成所掳,风云迭起,奇变陡生,从此卷入了历史的巅峰浪尖,终于有了那夹杂在惊呼和怒骂声中的“冲冠一怒为红颜”。

      “大丈夫不能护一女子,何颜见人耶?”这是吴三桂在向多尔衮借兵攻打大顺朝时的豪言壮语。他如愿抢回了陈圆圆。而陈圆圆从此多年侍奉军中,也曾在长久的岁月里相随相伴。然而吴三桂做了平西王,又有了四面观音、八面观音,新欢替去了旧爱,陈圆圆如花年华似水逝去,黯然出家三圣庵。也于是有了鹿鼎记之中,“韦爵爷云南听小曲儿,陈圆圆琵琶诉世情”这一段诡异之极的艳遇。金庸再次写到陈圆圆时,比碧血剑中更多了几分透骨之通彻,他写道:

      ----那丽人伸起衣袖,遮住半边玉颊,嫣然一笑,登时百媚横生……陈圆圆微微一笑,说道:“诗词文章做得好,不过是小才子。有见识、有担当,方是大才子。”韦小宝听了这两句奉承,不禁全身骨头都酥了……

      在金庸笔下,陈圆圆再次出场之时,美艳之色依旧,眩目的光环却已然消失。她已深深浸透在这红尘之中,在身世浮沉,欢场送迎的磨炼里,她的一颦一笑,一言一语,无不若和符节、恰到好处,明眸善睐之中带着七分世故通明,如花解语之时更有着十分的知情达趣。这其间的分寸拿捏,那是增一分则肥,减一分则瘦。以韦公小宝这个深得拍马屁精髓的谎话大王,也着实中计,被两句话就说得飘飘欲仙。后面更写她弹起琵琶,歌喉宛转,时而一笑生辉,时而泫然欲泣,时而惘然出神,时而幽幽轻叹,把韦小宝听得暖洋洋、醉醺醺,浑不知身在何处。就在韦小宝拍胸脯保证相救阿珂之时,她更是立即敲钉转脚,认下一个现成的侄子:

      ----“她通达世情,善解人意,说道:‘我有了你这样一个好侄儿,可真欢喜死了。’”

      于是当小流氓遭遇大美人,江湖上虽不再有刀剑之争,两根如簧的巧舌却尤胜神兵利器。这两个因着风云际会而周旋在妓院和皇宫之中的奇人,虽然互相言语之中暗藏机锋,倒也半点不伤和气,甚而还能增进友谊。只因他们都深谙混迹于江湖之道:那就是人情功夫远胜于抡刀动剑瞎费功夫,见机行事更可以调动那边关大将百万雄师。

      陈圆圆不是不染凡尘的仙子,她是摇曳在俗世里的国色天香,她在风月场里奉迎啼笑,在命运起伏中辗转销磨。书生冒辟疆未能给她保护,给她保护的是古往今来第一大反贼和古往今来第一大汉奸。他们有坚实的臂膀,有巨大的野心,也有占有的欲望和摆布的权力。历史的真实之中,曾占有她的似乎并不是李自成而是刘宗敏,金庸作了点手脚,让历史简化浓缩了一把,安排李自成、吴三桂在同一个场景中对峙。然而对她深通世故的描述,却可能接近真实。在康熙同时代时写就的《圆圆传》里,李自成听不惯她的吴侬软语,令人唱起陕西小调,她便顺着话茬就势说道:“此曲只应天上有,非南鄙之人所能及也!”在秦淮八艳之中,马湘兰终身未嫁,柳如是自缢而亡,董小宛虽嫁得冒辟疆,挣得了一个三贞九烈之名,却也是灯枯油尽而死。陈圆圆不肯像董小宛那样拼着性命追求冒辟疆,未必不是看透了他不是个有担当之人。她见过太多,陷得太深,对世情看得清醒,摸得通透,既不再去贪图堂皇的正室身份,也不会为了虚无的名节赴死舍生。凭着这一份透彻,她比同伴们飞上了更高枝,赢得了更壮烈的爱,然而传奇中一段惊天动地的情事,夹杂着丑闻,流言,扭曲的人性和易变的人心,终究也化作了荒唐:

      ----“做不做福晋,那有甚么大不了?不过我终究明白,他对我的情意,也不过是这样罢了。”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因为“也不过是这样罢了”。大多数时候,击溃爱情的并不是惨烈的生死,也不是长久的别离。慢慢沦入庸俗,才是对爱的致命一击。年少时的多少欢笑多少激昂,化作了那风流一场梦一场,在神雕侠侣对情的描写之中,元好问《雁丘词》中的名句,从李莫愁的口中传唱了出来,那便是“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然而《雁丘词》还有一个下联,那便是与它相呼应的《芙蕖怨》,元遗山在其间写道:

      ----“怕载酒重来,红衣半落,狼藉卧风雨。”

      从碧血剑到鹿鼎记,这个出场时有如天仙化人的女子,此时已是带着她的绝世容光和由此而来的无边罪恶,狼藉卧风雨了。吴三桂为她背叛君父,自山西,渡黄河、入潼关、克西安、平李闯、定云南、杀永历,一场看似多么惊天动地的爱情,当时也许有过几分真心。然而,金庸让一个庸俗之人韦小宝用世故的眼睛看去,历史也莫过这些庸俗不堪之事。红尘簸涅之中,她不再摸得清吴三桂的意,吴也终究看不透她的心。容颜仍如冰雪般未老,心却已凋零成败柳残花。上天的恩宠给了她绝世的容颜,却让她亲眼看着爱情被生活埋葬。生活的残酷不在于爱而不可得,而在于你舍弃所有、鼓起勇气去爱了一场,也曾经为爱神采焕发意气飞扬,却终于在某日惊醒发觉,他已非昨日之他,而我亦已成今朝之我,曾经的真心磨蚀了百孔,一腔的热爱化作了俗尘。当她必须猜疑着真心的百分比,计算着幸福的含金量,又有什么比这更加狼藉不堪?

      不知她会不会说:“朋友你对我说,你永远爱着我,爱情这东西我明白,可永远是什么?”

      ----眼见李自成第三杖击落,吴三桂便要脑浆迸裂。陈圆圆忽然纵身扑在吴三桂身上,叫道:“你先杀了我!”李自成叹了口气,说道:“原来……原来你心中还是向着他。”……陈圆圆不答,心中却想:“如果他要杀你,我也会跟你同死。”

      这段奇特的描写已接近陈圆圆的结局。对于吴三桂也好,李自成也罢,她仍存一份感恩之心,却已摸不清这是否仍是爱意。在这已搅成了一潭浑水的是是非非里,什么又是最后的底线?她无法过于敏感,却也不愿放弃尊严。她有着诱惑男人的本事,却已对此感到了厌倦。她也许曾爱过吴三桂,却也和李自成暧昧缠绵。她疼爱女儿,可也没能以身相换。她想脱离红尘,可出家清修又岂能找到那终点?她只能费尽心思在琐碎的生活里起伏,在政治风云间周旋。醉卧生活的风雨之中,身边过尽金堂玉马,强颜欢笑已成为习惯,伸手触摸过去,摸到的却只是虚空,她成了一个暧昧的可以亵玩的传奇。

      金庸让韦小宝爬上了丽春院的大床,阿珂嫁得韦小宝,享受那人间烟火中的平安之福。在这大荒诞之中,从碧血剑到鹿鼎记已然千帆过尽、江湖不再。然而虽则从梦想拉回现实,亦有爱憎,有欣戚,可以在笑声中尝苦涩,于无声处听惊雷。最后,金庸安排一个曾经也是奇侠的胡逸之护送她而去,更可贵的是他对她的尊重,他在她的石榴裙边陪伴终生,让江湖依然陪伴着江山。此时万事不再作盖棺定论,任由他们向远方离去,不知所终。这样的一个结局已是无悲无喜,正如那诗中写到的:

      它突然间停止
      在我们觉察到它的虚假之时
      就象一个梦破灭
      在做梦者得知他正在做梦之时

      远去的江湖,终于随着鹿鼎记的结束隐没在莽莽江山之中,化为了一场虚幻,然而在许多人心中,它永远不会消逝。江湖从来便无形,江湖自此也生根,也许它只是一个载体,记录着欢笑和伤痛,折射着理想和现实。只要你有倾盖如故的朋友,有刻骨铭心的恋人,你就仍然生活在江湖中。它是小小少年心间的那么一点幼稚而真挚的迷梦,是一介书生之意气,是一颗赤子的心结。它把爱恨情仇烩于一炉,是以从各种枪战片中,从老上海的情节里,从当今的各种政治圈里,财富榜上,娱乐新闻内,八卦奇谈中,我们依然可看到江湖的丝丝缕缕,它渗入了山河的血脉,洇染着琐细的生活。

      只是,现实,实在是个混杂异变了的江湖。在三餐一宿,老病生死的见证里,眼见着青春消逝,壮志消磨。爱了聚了,离了散了,演变了朋友义,只听到爱人哭,犹如那钝刀子磨肉,温吞水煮蛙。这剪不断,理还乱的生活啊,纵有那倚天的长剑,又怎能解除其中的苦难?拉满这大弓如满月,也只能惶惑惑四顾茫然。无人能勘破江湖,是因为江湖从来都直指人心。只要有恩仇,有爱情,有人生的遇合的变换,有喜怒哀乐的纠缠,便也无处不江湖。知道所谓气节是这般的莫名其妙,我们还有那么一点儿任性尚气,因为这就是所谓为人的尊严。明知道爱的结果可能是一场荒诞,我们仍要投身其中感受一次,因为青春就该有这样的一往无前。即使难报那过去之恩,依然坚守那未来之诺,爱得淋漓尽致,恨亦快意恩仇,若能以这种方式实现自己的理想,那么人生夫复何求?

      写作这么几篇短短的不成器文章,竟也因变故从中截断,如今在滞涩中结笔,已找不到当初提笔如云烟时的快意。华年匆匆,已不复当年青春心境。前路漫漫,还要为生计营营,学会苦中作乐。也许总有些什么未变,但如今已难以分辨,一切任缘去缘来。只愿摒弃迷梦,从此远离江湖,在温暖而亲切的炊烟之中,学做西红杮炒蛋。

      正是:

      今古恨,几千般,不应离合是悲欢。江头未是风波恶,别有人间行路难。

      (全文完)

      谨以本系列纪念我那读博尔赫斯,听罗大佑,看金庸的少年时代。

      完全开放,转载请便。如署原名,感激万分。

      谢谢大家陪我共度的江湖时光。

      武五陵 2008年初春于Berkeley



     
  • 查继佐是庄氏“明史案”的受害者还是受益者?…[09-13]

  • 教单于折箭,六军辟易,奋英雄怒 — 略论萧峰的悲剧意…[08-05]

  • 韦小宝:最后的文学典型…[12-27]

  • 话说韦小宝…[11-26]

  • 武侠世界中的医者…[11-24]

  • 夜雨洒潇湘—读《笑傲江湖》之莫大先生…[11-09]


  • 金庸江湖主站 | 金庸江湖论坛 | 金庸图书馆 | 金庸小说世界 | 金庸作品网购
    金庸影视年表 | 武侠图书馆 | 江湖官方微博 | 关于江湖 | 网站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