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江湖论坛金庸图书馆金庸江湖地图
金庸江湖网首页金老直通车金庸版本解读金庸金学研究金庸影视还施水阁

用户名:
密 码:
侠友注册
进入论坛

 




  • 从令狐冲和傅…[03-20]

  • 一生负气成今…[03-20]

  • 月云…[12-27]

  • 盘点《天龙八…[12-26]

  • 郭宇宽:对话…[12-10]

  • 郭宇宽:金庸…[12-10]

  • 金庸小说新修…[44253]

  • 金庸小说新修…[40534]

  • 金庸小说新修…[35381]

  • 金庸小说新修…[25343]

  • 金庸小说新修…[24531]

  • “金庸江湖网…[17850]

  • 金庸小说新修…[17082]

  • 金庸小说新修…[12962]

  • 金庸小说新修…[11054]

  • 金庸小说新修…[7851]

  •     喜欢去哪儿?网络金庸迷流向地大调查。
     金庸江湖网
     台湾金庸茶馆网
     百度金庸吧
     百度金庸子话题吧
     仗剑天涯版面
     各种金庸QQ群
     其他网络地儿

      

     

     

     

    【金庸十二钗正册之二】霓裳曲中序第一·情花绽开的瞬间
    [ 作者:武五陵    出自:金庸江湖论坛    时间:2010-10-14    点击数:

    ——(杨过)向小龙女笑道:“我是全真派的叛徒逆子,武林间众所知闻,你却也是个大大的叛徒。”

      这本以“问世间,情是何物”为终极发问的神雕侠侣,曾经给我的少年时代带来无数次的壮怀激烈,以及无尽的幽思畅想。它以绝情谷和情花,这两个具有大象征意义的想像震撼了我,使我目瞪口呆。
     
      通观金庸的十四部书,唯有天龙与神雕中,有大起大落,大喜悦,大悲哀,大冲突与大毁灭。在这里金庸得以俯视命运之手。在这两部书里,从最初开始,等待萧峰和杨过这两位主人公的,就是遗自父辈的仇恨,他们将迎来与恋人的生离抑或死别,面对几乎是与整个世界的对抗,以及来自内心的强烈冲突。悲伤紧紧缠绕着命运,狂放的外在和不羁的内心,都是侠客永恒的主题。两部书中,不约而同地出现了高画幅的悬崖和深谷。雁门关与绝情谷,一而二,二而一,都是主人公处在人生交叉点上的生死场。

      而在射雕三部曲中,杨过代表着最为激情的青年时代。射雕的旖旎情怀刚刚结束,金庸试图进行一次写作上和心灵上的双重历险,他将焦点归结在了“情”字上。全书中的人物,有如红楼梦中所说的“情痴情种,纷纷下世”,无论是程英、陆无双、李莫愁抑或郭襄,他们被贬到这个尘世的唯一任务,就是完成对情字的感悟,亲身经历包蕴在情字之中的“欢乐趣”和“离别苦”。紧扣这首词中的句子,神雕让我们饱尝了喜乐与悲哀这处于生命两极的不能承受之重。所谓“情意绵绵之乐,生死茫茫之苦”,至此,武侠小说不再只是一场热闹好看的喜剧,无论是悲或喜,它总领了一段人生和曾经饱含其中的思考。

      浪子都是远方的儿子,比较起其他英雄和侠客,杨过的一生更接近于一个探险者。从少年时代在嘉兴的流落开始,他一次次漂流向彼岸:桃花岛、终南山、活死人墓,以致于后来的绝情谷和独孤剑冢,进入对一个又一个未知世界的探寻。浪子的魅力在于,将有限的生涯寄托于无穷无尽的际遇之中,全心去感受那些江湖中的浪影浮沉,风云际会。而比这些更精彩的则是心灵的自由和探险:从郭靖到杨过,武侠小说的主角从向外部世界的建功立业转入对内心深处的求索。在十四部书中,没有一个主人公像杨过这样充满激烈的狂想和对理想的执着之情,总是对人生进行最原始的提问。令人铭记的是襄阳城中,当杨过欲刺郭靖时,那柄藏于怀中的匕首,它像杨过的内心世界一样散发着骄傲和危险之光。映照他身世的还有那匹黄马,和隐居在深谷中的神雕,他和它们一样拥有与生俱来的孤独。当纷扰的世界不能给他以理解,他所听凭的就只有自己灵魂的声音。而一旦当他自己认识到了这一点,便渴望一个能盛载这颗心灵的容器,如同苏格拉底面对死亡,卢梭向往流放。

      像许许多多无根的浪子一样,杨过甘愿把不羁的灵魂交付给一个女人,作为心灵的隐居之所。承载这个任务的是小龙女,这个飘渺得没有父母和身世,甚而没有名字的女人。林朝英的归类是寂寞高手,而小龙女则是在水一方的绝代佳人,金庸在书中试图塑造一个过于完美的女子,一幅仅存在于理想卷轴的淡墨写意,也正因如此我们从未进入这位姑娘的内心,而只能隔雾看花,远远地观望这个游离在世间的仙子。

       --“郭靖顺着他的手指瞧去,但见山西郁郁苍苍,十余里地尽是树林,亦不知那活死人墓是在何处。想像一个十八岁的少女,整年住在墓室之中,若是换作了蓉儿,真要闷死她了。”

      当我们顺着郭靖的眼光游目四顾,小龙女便开始了她寓之于无形的传奇式出场,随后又是一连串的琴音应人,玉蜂逐客,这位不食人间烟火的龙姑娘迥非凡间人物。前文喧嚣的叙述忽然因几声琴音而荡悠悠地静寂下来,千丝万缕收入一个悬想:单是一个“活死人墓”就曾带来多少幽思:年轻的身体和死气沉沉的古墓之间形成的强烈反差,镇日抚琴习剑的寂寞无尽的时光--这位幽深岁月里的姑娘宛然一静姝,绰约一处子。她的居所是终古寂寞的陵墓,饮玉蜂浆,卧寒玉床,修习无喜无嗔的玉女心经,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出尘离世。然而神诣正在逼近,杨过即将闯入古墓,引领她的心灵走向一段漫长颠沛的历程。

      与杨过所渴望的出走不同,对于小龙女来说,她的一生只属于两个地方,终南古墓和绝情幽谷,这两个似乎能象征永恒的处所。从前者的玄寂清修和后者的弃尘避世之间,她对于红尘的所有感受几乎就集中于离开古墓前的短短一瞬:

      --小龙女服食杨过的鲜血精神大振,两个时辰后,自知性命算是保住了,睁开眼来,向他微微一笑。杨过见她双颊本来惨白,此时忽有两片红晕,有如白玉上抹了一层淡淡的胭脂……
      --小龙女道:「要是另外有个女子,也像我这样待你,你会不会也待她好?」杨过道:「谁待我好,我也待他好。」他此言一出,突觉小龙女握着他的手颤了几颤,登时变得冰冷,抬起头来,只见她本来晕红娇艳的脸色忽而又回复了一向的苍白。

      这一段有如异花初胎的文字是小龙女第一次绽开心房品尝喜悦,瞬即又一步踏空,落入爱恨交织的深渊。幸福和不幸像一对俗世的姐妹,当小龙女一旦敞开心怀,她们便相随而至,逗引她从高高的仙阙堕入凡间。淡极始知花更艳,这支含苞已久的花蕾一旦绽放,所有那些沉淀其中的热情便喷薄而出。实际上从这时候开始,守宫砂已在消褪。苔丝、海丝特和安娜,像所那些被称为叛徒的女人们一样,原始的欲望推动她背上罪孽的十字架,最终走向一条离经叛道之路。

      金庸小说中离经叛道的爱情其实是从陈家洛的义父于万亭开始,这个很可能已被人们遗忘的人物在小说中以一封书信匆匆带过,他与徐女的爱情始终戴着沉重的道义枷锁;而当金蛇郎君以自身的森森白骨登场之时,他与温仪的短暂温情才真正令人矍然而惊;然后是陈玄风为梅超风摘下的那枚大红桃子,它有如伊甸园中亚当和夏娃偷食的禁果。这条离经叛道的爱情主题如同草蛇灰线,在数部作品中时隐时没,至神雕方达到一个高潮。在前书中为人们所不敢正视的,那些亦正亦邪的性情中人所遵循的人生准则终于被推向台前。所谓“大喜大悲,胜于不喜不悲”--整部书中对这一爱情主题的理解,又全部浓缩于对它的象征物----情花的描写之中:

      ---他细看花树,见枝叶上生满小刺,花瓣的颜色却是娇艳无匹,似芙蓉而更香,如山茶而增艳……杨过一笑,道:“难道就没有甜如蜜糖的么?”那女郎向他望了一眼,说道:“有是有的,只是从果子的外皮上却瞧不出来,有些长得极丑怪的,味道倒甜,可是难看的又未必一定甜,只有亲口试了才知。十个果子九个苦,因此大家从来不去吃它。”

      这一段奇异的描写袭承了中国古典小说中大象征的手笔:如同红楼梦中那块鲜莹明洁的通灵宝玉,情花是神雕中贯穿始终的线索,惟有用这样大气而瑰丽的想像,才能悲欢的演绎代入一个美学概念,在亦真亦幻的情境中石破天惊。小龙女走入绝情谷是一个偶然,却也是她命运的必然,她对人世的感受从此总是与情花纠结在一起,所有的悬念都集中于她究竟摘下哪一枚果实。绝情谷因杨龙的到来成为一个绝妙的讽刺,他们将在这里完成微妙的心理转换,品味悲欣交集的人生感悟,找到君子淑女剑,并用双剑合璧的心灵力量对抗公孙止,最终认定彼此的归宿。而当小龙女决定为了杨过而跃入深谷时我们发现,另一种被杨过命名的龙女花开始绝情谷中绽放:

      --杨过顺着她的手指,见路边一朵深红色的鲜花正自盛放,直有碗口来大,在风中微微颤动,似牡丹而不是牡丹,似芍药而不是芍药。

      这似乎又是另一个象征,龙女花盛放,而小龙女也已完成了自我的突破,从犹疑转为坚定,从青涩转为盛开,此时的她与麦芒笔下的诗句真正若和符节:

      --是人间的花,请在人间开放,哪怕被摘也胜似默默无闻。

      杨过与小龙女的初逢经过了层层的铺垫,她无意中成为了杨过的家,杨过的师傅和杨过的后防线,但是金庸还要安排他们远离旧日的家园,深入红尘之中,去开始一次漫长的寻找。也只有经过了离别和等待,杨过才会知道,小龙女还应当是他终生追寻的理想。从少不更事的青年直至激情沉淀的中年,在杨过的世界里小龙女的出场犹如一缕轻风,将他对身世悠悠的慨思化解为柔情脉脉的缠绵。如果说林朝英的命运是寂寞,那么小龙女的宿命则是等待。从开始的混沌走向最终的平静,小龙女少女式的天真与女人式的坚忍,她恒久的冰冷与喷薄而发的热情,只在那盛开的瞬间完成了转换,然后就默默等待结局。当全书结束,我们却感到她仿佛依然寄居在古墓之中,静候杨过的到来。由此我们可想像另一种并非大团圆的结局,那一定会是杨过死去,而小龙女则重归于古墓之中,延续她出场之时无尽的岁月轮回。

      小龙女的出现结束了曾经反复出现在以往许多武侠小说当中的,那件模模糊糊、若即若离的白衣幻影。她的形象并不立体,只是一抹淡淡的影子,然而从香香公主而始,至天龙八部中的玉像而终,这个形象从未离去。作为永恒的女人,激情的皈依,她寄托了古典美学当中上天入地求之遍的对尘世之外爱情的求索。从这个角度上说,她所拥有的是一种原始爱情,她只为情而生,她就是情花本身,是霓裳曲中序第一的女子。



     
  • 查继佐是庄氏“明史案”的受害者还是受益者?…[09-13]

  • 教单于折箭,六军辟易,奋英雄怒 — 略论萧峰的悲剧意…[08-05]

  • 韦小宝:最后的文学典型…[12-27]

  • 话说韦小宝…[11-26]

  • 武侠世界中的医者…[11-24]

  • 夜雨洒潇湘—读《笑傲江湖》之莫大先生…[11-09]


  • 金庸江湖主站 | 金庸江湖论坛 | 金庸图书馆 | 金庸小说世界 | 金庸作品网购
    金庸影视年表 | 武侠图书馆 | 江湖官方微博 | 关于江湖 | 网站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