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江湖论坛金庸图书馆金庸江湖地图
金庸江湖网首页金老直通车金庸版本解读金庸金学研究金庸影视还施水阁

用户名:
密 码:
侠友注册
进入论坛

 




  • 从令狐冲和傅…[03-20]

  • 一生负气成今…[03-20]

  • 月云…[12-27]

  • 盘点《天龙八…[12-26]

  • 郭宇宽:对话…[12-10]

  • 郭宇宽:金庸…[12-10]

  • 金庸小说新修…[44253]

  • 金庸小说新修…[40534]

  • 金庸小说新修…[35381]

  • 金庸小说新修…[25343]

  • 金庸小说新修…[24531]

  • “金庸江湖网…[17850]

  • 金庸小说新修…[17082]

  • 金庸小说新修…[12962]

  • 金庸小说新修…[11054]

  • 金庸小说新修…[7851]

  •     喜欢去哪儿?网络金庸迷流向地大调查。
     金庸江湖网
     台湾金庸茶馆网
     百度金庸吧
     百度金庸子话题吧
     仗剑天涯版面
     各种金庸QQ群
     其他网络地儿

      

     

     

     

    【金庸十二钗正册之一】女冠子·揣想林朝英
    [ 作者:武五陵    出自:金庸江湖论坛    时间:2010-10-14    点击数:

     

    ---自古才清多寂寞,从来高处不胜寒

      金庸的大江湖很是热闹,它很立体,江湖里有各种各样的白描人物和漫画人物,有山有水,有主有次。江湖里有和尚尼姑,有武功高手和迷死人的姑娘,当然更少不了一些起哄架秧子的江湖闲汉。其中有的人物很丰满,比如杨过,他有比较复杂的人格和内心冲突,有脸部轮廓和阴影。有的人却是铅笔勾勒,比如石破天那小子,从头到尾只是个未完成草稿。有的白描人物细细绘出鲜艳欲滴,比如马夫人惊艳的出场,还有些漫画人物简单几笔但很可爱,比如桃谷六仙、老头子和祖千秋。

      当然这些人物里也有笔法的夹杂和转变,比如田伯光,他的出场就是张神采飞扬的细笔漫画,但结果以粗线条草草收场,我很喜欢田伯光这个精彩绝伦的采花大盗,为这事一直有点记金庸的仇。再比如从虚到实两个截然不同手法的胡斐:在《雪山飞狐》茫茫一片的辽东大雪山里,他是个倏忽来去的淡淡人影,浑不作细部刻画。他的第一次出场是无意间被田青文看到,满脸虬髯,骑在马背,仰天饮酒,并顺手丢给她一枝黄金小笔,这个形象颇有侠隐之风。再出场是在很多铺垫之后,众人的故事讲至悬念的至高点,他荡起一根长绳从天而降,救起曹云奇,同时也飘飘忽忽来到了少女苗若兰心中,种下情根。

      他们的故事简单而明朗,虽然有个并不明朗的结局,却仍然令人心向往之。但后来,金庸到底不甘心,在之后补作的《飞狐外传》里,少年胡斐不得不重新成长。与《雪山飞狐》的传奇相比,《飞狐外传》是更亲近平凡心灵的一部,温润的玉凤和幽香的兰花,以及那个女孩程灵素令人难解的心事,整个情形使胡斐陷入了解不开,顿不脱的情丝,成为了一个立体但平凡的人物,比起酣畅淋漓的侠影胡斐,真人胡斐更亲切但令人失望。写到这里,猜想金庸停下笔来,想想人生,会有一点哀伤。

      走题是我的一贯风格。其实写这篇文章的本意,我要说的是一些写意人物,或可称之为"前辈异侠",他们以纯泼墨的技法画成,有如梅花数点,青峰一簇。在江湖中他们或飘然归隐,或悄然逝去,大多神龙见首不见尾。他们只可远观,不能细写,他们的生命只为其中的一段光采而活,他们本身就是江湖中最令人兴奋的传说。

      说到这里,想必不假思索你也会脱口而出一连串的名字,都很动听。他们是独孤求败、金蛇郎君和飞天狐狸,以及黄药师、风清扬,王重阳。在世人眼里,他们是一些怪客,在江湖之上,他们是一些传说。如果说桃谷六仙等人构成了平面江湖的横轴的话,那么这些寂寞高手应当是一系列纵向的座标,他们的出现维系着江湖的最高水准。

      在这一连串令人想往的碑铭之中,唯一的一个女性名字,让人觉出的却是一点温馨和凄凉。她是一个飘逸的身影,一个依然年轻的祖师婆婆林朝英。

      “只见堂上也是空荡荡的没有甚么陈设,但东西两壁都挂着一幅画。西壁一幅中是两个少女,一个二十五六岁,正在对镜梳妆,另一个十四五岁,却是丫鬟打扮,手里捧着一只面盆在旁侍候。两个少女都是相貌极美,那年长女郎眉长入鬓,眼角之间隐隐带着一层煞气,杨过向她多望了几眼,心中自然而然的大生敬畏之念。
      小龙女指着那年长女郎道:‘这是祖师婆婆,你磕头吧。’杨过奇道:‘她是祖师婆婆,怎么这般年轻?’小龙女道:‘画像的时候年轻,后来就不年轻了。’杨过心中琢磨着‘画像的时候年轻,后来就不年轻了’这两句话,大有寂寞凄凉之感,怔怔的望着那幅画像,不禁要掉下泪来。”

      这是生具热血的杨过与祖师婆婆林朝英遥隔时空的第一次碰撞,正是以这种方式,林朝英寂寞的灵魂得以借这两个后辈的心灵被重新寻觅和再次感悟。王重阳和林朝英的故事是神雕中的暗线和衬托,这样的手法是金庸所惯用,如同金蛇郎君和温仪之于碧血剑,张翠山和殷素素之于倚天屠龙。它们具有的一致性则是,各书中主人公的命运,似乎都是这些暗线人物的轮回,而全书的线索则是对他们命运的追寻和突破。

      神雕是金庸的第一本专注于“言情”的小说,他第一次抛开道德英雄,决心要把射雕中的英雄主义扔到一边去,痛痛快快地谈个恋爱。射雕的巅峰是华山论剑,也因此有了几个至今为武林迷们所津津乐道的,里程碑式的人物--流传天下的华山论剑胜者,东邪西毒,南帝北丐,还有一个更在他们之上的天下第一,全真教祖师、中神通王重阳。而这一次,为了突破射雕的巅峰,金庸不惮于在五大高手之外,平添上一袭夹杂其间的大红嫁衣,在终南山的全真教旁,别添上一座活死人墓,只此两笔,武林故事便就此添酒回灯重开宴,由一个主题进入了另一个主题。

      “丘处机道:‘书写此诗之人,不但武艺超逸绝伦,而且智计百端,虽非神仙,却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人杰。’郭靖大是仰慕,忙道:‘那是谁?道长可否给弟子引见,一瞻丰采。’……郭靖想到前辈的侠骨风范,不禁悠然神往,问道:‘那一位前辈是谁?不是东邪、西毒、南帝、北丐四大宗师之一吧?’丘处机道:‘不是。论到武功,此人只有在四大宗师之上,只因她是女流,素不在外抛头露面,是以外人知道的不多,声名也是默默无闻。’”

      这一回的回目名为“终南旧侣”,语气有一点往日岁月里的凄清,到这里,故事终于出现了某种预示。在此之前,金庸照例用大段叙述主人公的成长,在这一回里终于笔锋细细一转,由前奏进入了第一个华章。借着“华山论剑”的名头,他轻轻一笔就将林朝英的出场烘托到了极致,从此段开始,像一缕镜头外的话外音,林朝英的身影时时在杨过和小龙女的故事中若隐若现。虽然这短短数句已将她的一生尽述,然而循着蛛丝马迹,我们仍可在后文里里一窥她的内心世界,并藉着杨过与小龙女的故事,映射出有关她的身世的绝音回响。

      “杨过‘嗯’了一声,瞧着这口花饰艳丽的箱子,但觉喜意之中,总是带着无限凄凉。他将箱子放在寒玉床上,揭开箱盖,果见里面放着珠镶凤罐,金绣霞帔,大红缎子的衣裙,件件都是最上等的料,虽然相隔数十年,看来仍是灿烂如新……杨过把一件件衣衫从箱中取出,衣衫之下是一只珠钿镶嵌的梳妆盒子,一只翡翠雕的首饰盒子,梳妆盒中的胭脂水粉早干了,香油还剩着半瓶。首饰盒一打开,二人眼前都是一亮,但见珠钗、玉镯、宝石耳环,灿烂华美,闪闪生光。杨龙二人少见珠宝,也不知这些饰物到底如何贵重,但见镶嵌精雅,式样文秀,显是每一件都花过一番极大心血。
      翻到箱底,只见一叠信札,用一根大红丝带缚着,丝带已然褪色,信封也已转成深黄。”

      ——这真是令人不忍卒读的段落,伊人早已逝去,嫁衣愈是华美,那些殷切期待中的岁月就愈是凄凉。这座阴沉沉的活死人墓,是如何承载了一个年轻女子如花岁月里的鲜活生命,终南旧碑、寒玉床以及玉女心经,这些美丽而古老的物件,都映照出千回百转的难言心事,然而又有谁能知道她究竟忍受了多少孤独,曾拥有怎样饱含激情的梦想?

      高处不胜寒,年轻而才华横逸的女子林朝英,伴随她的名字的是一个被人称之为“活死人墓”的终古寂寞的陵墓,为了维护高傲的尊严,她为自己精心置办的嫁衣终于落满尘埃,在那些寂寞的时光里,她将逐渐逝去的岁月和终生的心血,贯注于一套称之为“玉女心经”的武功之中,仿佛是宿命的安排,这个谜由她的传人,后辈弟子杨过和小龙女这一对恋人揭开。看看这些武功的名字便可以揣想林朝英当日的心境:“浪迹天涯、花前月下、清饮小酌、抚琴按箫、彩笔画眉、举案齐眉、分花拂柳、如影相随”……揽镜自照如花的容颜,林朝英沉浸于与爱人琴瑟和谐的旖旎风光里,在幸福的幻想和清醒时的痛苦中穿梭。由于天赋的才华而具有的尊严,使她无法逃脱孤独的命运,她的故事,同样也是一些同样命运凄凉的乱世的女子的故事,她们的名字叫朱淑真、阮玲玉抑或张爱玲。

      昙花一瞬,再回头时却已无迹可寻。她的名字是祖师婆婆,她的门人身负终身不嫁的咒语,她的徒孙是李莫愁和小龙女,两个同样继承了守宫砂和寂寞的女人,所不同的只是,李莫愁遇上的是负心人陆展元,小龙女遭遇的却是同样至情至性的杨过。寂寞之苦,让林朝英立下了一个誓言:除非有一个男子心甘情愿地为你死去,否则门下弟子,一律只能长居古墓,她将自己的命运轮回到了后辈身上。然而与李莫愁和梅芳姑等为情变所困的诸女子不同,她的爱情里没有背叛,也没有刻骨铭心的恨,所拥有的只是梦想跌落的反差,以及终不能谐的深深遗憾。因此这个为门人立下的咒语同样也是一个谜题,一旦拥有解开答案的钥匙,那咒语破解的一刻,未尝没有她满含羡慕和祝福的目光。

      金庸没有忘记林朝英,在全书即将结束的一刻,杨过和小龙女的爱情即将归于圆满的华山之巅,他精心安排了这样的段落:

      “走进殿中,只见玉女的神像容貌婉娈,风姿嫣然,依稀和古墓中的祖师林朝英的画像有些相似。两人都吃了一惊。小龙女道:‘难道这位女神便是咱们的祖师婆婆么?’杨过说道:‘师祖婆婆当年行侠天下,有惠于人。有人念着她老人家的恩德,在这里立祠供奉,说不定也是有的。’小龙女点头道:‘若是寻常仙姑,何以祠旁又有一匹石马?看来那是纪念师祖婆婆的那匹坐骑。’两人并肩在玉女像前拜倒,心意相通,一齐轻轻祷祝:“愿咱俩生生世世都结为夫妇。
      忽听得身后脚步之声轻响,有人走进殿来。两人站起身来,见是郭襄。杨过喜道:‘小妹子,你和咱们一起玩罢!’郭襄道:‘好!’小龙女携着她手,三人走出殿来。”

      故事由斯而始,却又由斯而终,千回百转的湍流在这里归于平静,仿佛也是林朝英看破红尘后的安详。小龙女终于走出了林朝英的命运怪圈,然而此时殿中的另一个女子,却似乎无意中又继承了她的寂寞,由此在武林中再次旁开一枝,她的名字叫郭襄。

      有一首歌叫做:寂寞让我如此美丽,我想它是写给林朝英,写给这位寂寞派的祖师。诗人李商隐吟咏道: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另一位诗人罗大佑则唱道:让青春吹拂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春雨不眠隔夜的你那难隐藏的光采。

      自古才清多寂寞,从来高处不胜寒,这是林朝英的宿命。然而也正是寂寞成就了她,从未在书中真正出场的她,美到只属于追忆,美到只能令人揣想,像是自曹植以来中国历史对洛神的永恒向往。

      他同样是写给寂寞的人,寂寞的女人。



     
  • 查继佐是庄氏“明史案”的受害者还是受益者?…[09-13]

  • 教单于折箭,六军辟易,奋英雄怒 — 略论萧峰的悲剧意…[08-05]

  • 韦小宝:最后的文学典型…[12-27]

  • 话说韦小宝…[11-26]

  • 武侠世界中的医者…[11-24]

  • 夜雨洒潇湘—读《笑傲江湖》之莫大先生…[11-09]


  • 金庸江湖主站 | 金庸江湖论坛 | 金庸图书馆 | 金庸小说世界 | 金庸作品网购
    金庸影视年表 | 武侠图书馆 | 江湖官方微博 | 关于江湖 | 网站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