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江湖论坛金庸图书馆金庸江湖地图
金庸江湖网首页金老直通车金庸版本解读金庸金学研究金庸影视还施水阁

用户名:
密 码:
侠友注册
进入论坛

 




  • 从令狐冲和傅…[03-20]

  • 一生负气成今…[03-20]

  • 月云…[12-27]

  • 盘点《天龙八…[12-26]

  • 郭宇宽:对话…[12-10]

  • 郭宇宽:金庸…[12-10]

  • 金庸小说新修…[44253]

  • 金庸小说新修…[40534]

  • 金庸小说新修…[35381]

  • 金庸小说新修…[25343]

  • 金庸小说新修…[24531]

  • “金庸江湖网…[17850]

  • 金庸小说新修…[17082]

  • 金庸小说新修…[12962]

  • 金庸小说新修…[11054]

  • 金庸小说新修…[7851]

  •     喜欢去哪儿?网络金庸迷流向地大调查。
     金庸江湖网
     台湾金庸茶馆网
     百度金庸吧
     百度金庸子话题吧
     仗剑天涯版面
     各种金庸QQ群
     其他网络地儿

      

     

     

     

    金庸小说《碧血剑》素材探源
    [ 作者:龚敏    出自:唐都学刊    时间:2013-01-04    点击数:

     

    一、前 言

    自从倪匡19807月在香港出版《我看金庸小说》,揭开金庸武侠小说研究的序幕后,有关金庸武侠小说相关的论述及研究,在中国香港、台湾及美国等国家和地区不断展开。198010月始,台湾远景出版事业先后出版了22部《诸子百家看金庸》;198712月,香港中文大学举办“国际中国武侠小说研讨会”;19985月美国科罗拉多大学举办“金庸小说与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国际学术研讨会”;199911月台湾汉学研究中心与《中国时报》、远流出版公司主办“金庸小说国际学术研讨会”等。此外,截至目前,台湾有4本以金庸小说为题材的博士和硕士论文,期刊发表论文也有20余篇。

    20世纪80年代,金庸武侠小说随着中国大陆的改革开放,开始在内地出版,而相关的研究与论述也开始产生。自冯其庸肯定“金学”的名称与研究价值以来,[1]金庸武侠小说的研究,在中国大陆不断扩散。10余年来,研究金庸武侠小说的著述与论文数以百计,硕果累累,如陈墨“金学研究系列”丛书、严家炎《金庸小说论稿》等专论,对金庸小说展开了一系列研究。然而,促使金庸小说进入学术殿堂,则始自1995年严家炎在北京大学中文系开设的“金庸小说研究”课程,随后于19984月,云南大理举办“金庸小说与大理”学术研讨会,同年10月,“九八金庸论坛”在浙江省海宁市召开,2000年北京又举办了“2000北京金庸小说国际研讨会”,至此,金庸小说研究在中国大陆已渐呈“显学”之势。这些论文、专著,有的从金庸小说的文本着手研究,有的则对金庸小说的叙事模式加以探讨,有的则就金庸小说的思想内涵加以申论,有的探究金庸小说与中国传统文化之间的关系,[2]对于金庸武侠小说的研究颇见用心。其中值得注意的是:宗源《金庸、勒卡雷异同论》、章培恒《金庸武侠小说与姚雪垠的〈李自成〉》、陈墨《〈唐诘诃德〉与〈鹿鼎记〉比较初论》、严家炎《似与不似之间──金庸和大仲马小说的比较研究》等论文,从中、外作家及文学作品方面,以不同的研究角度,对金庸武侠小说作出深入的探讨。

    金庸在多次的访问中,也从不讳言他的武侠小说作品,深受中、外作家及作品的影响,因此,近年来讨论金庸武侠小说与中、外文学作品的研究篇章,也渐次增加。然而,在这些研究当中,对于金庸武侠小说素材来源的探讨,还属于起步阶段。缘此,本文企图在前辈学者的研究基础上,以金庸武侠小说《碧血剑》为题,从人物、情节两方面,作一探本溯源的工作。

    二、《碧血剑》中相关人物之探源

    《碧血剑》是金庸创作的第二部武侠小说,创作于1956年,香港《商报》连载发表,金庸时年32岁。《碧血剑》于1980年始由张彻导演,井莉、郭追担任男女主角,首次搬上银幕;1985年,香港峨嵋电影公司重拍《碧血剑》,并且分为上、下两集;1993年,又由张靖海导演,元彪、张敏、李修贤、袁咏仪等人主演,拍摄成电影。电视剧方面,1985年香港无线电视台拍摄《碧血剑》,由黄日华、庄静而、毛舜筠等人演出;2000年,无线电视台再拍《碧血剑》连续剧,由林家栋、江华、吴美珩、欧子欣等人演出。

    相对于金庸其他的武侠小说,如《射雕英雄传》、《笑傲江湖》、《鹿鼎记》等长篇小说而言,《碧血剑》在学界研究中显得颇为冷清,论述的文章寥寥无几,份量稍嫌薄弱。

    ()制将军李岩

    研究《碧血剑》的学者,往往将注意力集中在“《碧血剑》的真正主角”袁崇焕与金蛇郎君夏雪宜“两个在书中没有正式出场的人物”[3](P1010),以及“性格并不鲜明”的袁承志、李自成与温青青、何铁手等人身上,而忽略了另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李岩。

    李岩事迹,见于《明史》卷三百九“流贼”传:

    杞县举人李信者,逆案中尚书李精白子也。尝出粟赈饥民,民德之,曰:“李公子活我。”会绳伎红娘子反,掳信强委身焉。信逃归,官以为贼,囚狱中。红娘子来救,饥民应之,共出信。卢氏举人牛金星磨勘被斥,……二人皆往投自成,自成大喜,改信名曰“严”。

    关于李岩生平等文字记载,亦见于吴伟业《绥寇纪略》、计六奇《明季北略》等书。金庸在《碧血剑》第四回“矫矫金蛇剑,翩翩美少年”中,也写到李岩的出处:

    那李岩虽是闯军中带兵的将官,但身穿书生服色,吐属儒雅。原来他是前兵部尚书李精白之子,本是举人,因赈济灾民,得罪了县官和富室,被诬陷入狱。有一位女侠仰慕他为人,率领灾民攻破牢狱,救了他出来。那女侠爱穿红衣,众人叫她为红娘子。李岩实逼处此,已非造反不可,便和红娘子结为夫妇,投入闯王军中,献议均田免赋,善待百姓。

    金庸《碧血剑》叙述的李岩生平,与上引诸书基本相同。然而,让人惊讶的是《绥寇纪略》、《明季北略》、《明史》等史籍文献所记载的李岩生平,却是源于明清之际懒道人口授的《剿闯小说》第一回“李公子民变聚众,闯踏天兵盛称王”:

    再说河南开封府杞县,有个公子举人,姓李名岩,为人良善好义。为连年荒旱,米价腾贵,县官不知抚恤穷民,单比钱粮,日事敲扑。李公子遂动个条呈到县……李公子见话不投机,叹口气,自家把仓中稻谷打算一回,除了饭米,余下的尽数将来给散本乡百姓。……就有一般()无赖好事的,纠五合十,向乡中富家巨室门前吵骂,引李公子为例,要他发粟济贫。也有要打抢的,也有要放火的。那些富家巨室,悭吝者多,慷慨者少,都抱怨李公子开端起,去禀知县。……(知县)连夜备起文书,申到上台,说道举人李岩,心怀不测,私散家财,买结众心,团聚千人,倡言抢掠……若不早治,恐贻大害。……知县奉了上司批文就去密拿李公子,监禁铺内。众百姓都忿忿不平,道:“李公为要赈济,我等累他为事,于心何忍,不如劫了他出来,奉他为主……。”(众百姓)救出李岩……李公子道:“……今闯王强盛,见在本省邻府,不如投奔他入伙……。”李公子附李自成,为之谋主……。

    在懒道人的《剿闯小说》中,李岩已具备了基本的籍贯、身世、赈济、系狱、投闯等事迹。据今人考证,“李岩故事,导源于街巷传闻,增益于小说家言,进而由小说混入史籍,集大成于《绥寇纪略》、《明季北略》,一统于《明史》。”[4](P63)

    《绥寇纪略》、《明季北略》、《明史》等书所记李岩生平资料,取源于小说,已使人惊讶。然而,更使人讶异的是,李岩并非历史人物,而是个子虚乌有的小说人物,并非如《明史》所说是“逆案中尚书李精白子也”,更与李精白毫无关系。[4](P105-114)李岩的故事,经由民间传说而被文人写进小说,后来又被《绥寇纪略》、《明季北略》等书所撷取,而《明史》不察,竟然将一个原本流传在民间的人物及其故事写入正史当中。对此,甲申史专家栾星先生已有详细之考证,并且有所结论:

    杞县李岩,今脍炙人口,就是这三部小说(指《剿闯小说》、《定鼎奇闻》、《樵史通俗演义》)最早集中描写的人物。然今甲申史研究者逐渐继续发现,李岩其人为子虚乌有。他的事迹,或为虚构,或为“张冠李戴”——即把大顺军中其它李姓将领的事迹移置于他的身上。早期传说中的李岩(或写作兖、延、炎等),为李自成的别名,传说中的“李公子”,指自成自己。后李岩被派定了籍贯(河南杞县),虚拟了家世(父李精白等),遂由有关李自成的传说中分离出来,成为独立的“传说人”或“演义人”了。继而进入史籍,最后成为史籍人。这三部小说,正是李岩由“传说人”变为“史籍人”的中介。[4]P287

    栾星先生《甲申史商》一书考证,李岩这个人物,创造及集中于《剿闯小说》、《定鼎奇闻》与《樵史通俗演义》等三部产生于明清之际及清代的小说,并非历史人物。那么,300年来的“史学家是上了小说家的当了”。[4](P293)引古鉴今,不但历来的史学家上了当,连“援引历史入武侠”[5]金庸,也因为阅读和使用了《绥寇纪略》、《明季北略》、《明史》等史书材料,而上了史学家的当。然而,小说可以容许有虚构的人物出现,但是《绥寇纪略》、《明季北略》、《明史》等史籍文献,却不加以审察辨别,便将虚构的人物抄写入书中,稍嫌轻率大意。

    ()女侠红娘子

    红娘子在《碧血剑》中的份量很轻,仅出场三次,第一次伴随李岩出场,见于《碧血剑》第四回“矫矫金蛇剑,翩翩美少年”;第二次是被刘宗敏部下追捕,逃奔华山,为何惕守(何铁手)所救;第三次是在西安城东的灞桥军营,随李岩自刎身亡,见于第二十回“空负安邦志,遂吟去国行”。

    《碧血剑》在第四回红娘子初次伴随李岩出场时,有一段文字介绍她的来历:

    有一位女侠仰慕他(李岩)为人,率领灾民攻破牢狱,救了他出来。那女侠爱穿红衣,众人叫她为红娘子。……(李岩)便和红娘子结为夫妇,投入闯王军中。……(李岩)请夫人红娘子出见。那红娘子英风爽朗,豪迈不让须眉。

    《碧血剑》中关于红娘子生平的叙述文字,不见于《剿闯小说》、《定鼎奇闻》及《樵史演义》等小说叙述。据栾星《甲申史商》一书考证,红娘子事迹的始作俑者,乃是吴伟业《绥寇纪略》一书,及后《明史》不察,亦将红娘子事迹写入正史,文字大略与《绥寇纪略》相同。姑引《绥寇纪略》所记文字观之:

    中州时讨红娘子贼,红娘子,绳伎女也。获信()强委身事之,信不得已而从。后乘间窃归,为杞人所执,红娘子来救,饥民开门纳贼。

    据吴伟业《绥寇纪略》记载,红娘子职业为绳伎女子,流贼出身,因曾掳获李岩,乃强逼李岩与她结婚。金庸在《碧血剑》中,也写红娘子破城救出李岩,两人共投闯王,与《绥寇纪略》基本相同。但是金庸却将红娘子逼婚一段文字隐去,并将红娘子的身份改写成一位“女侠”,对于“红娘子”一名的由来,也以“那女侠爱穿红衣,众人叫她为红娘子”,权为诠释。此外,《绥寇纪略》只写出红娘子的身份、与李岩结合的经过,但是并无提及红娘子后来的结局;金庸却在《碧血剑》第二十回交待了红娘子最终随李岩“自刎”身亡的结局,除了突显李岩与红娘子之间的深厚感情外,也更符合红娘子“英风爽朗,豪迈不让须眉”的性格与“女侠”的身份。两相比较之下,红娘子的形象在《碧血剑》中前后统一,比起《绥寇纪略》更加完整。

    红娘子人物的来由,显然源于吴伟业《绥寇纪略》一书,金庸在《碧血剑》中关于红娘子生平的文字,大有可能便是改写自《绥寇纪略》。然而,红娘子却与李岩一样,都是子虚乌有的虚构人物,红娘子是个依附在李岩身上,才出现的角色。[4](P91-105)不同的是,李岩源自小说家懒道人的创造,而红娘子则是吴伟业据传说增添的人物。

    三、《碧血剑》中相关情节之考索

    《碧血剑》一书,除了李岩来自懒道人《剿闯小说》的创造、红娘子源于吴伟业《绥寇纪略》根据传说增添外,在情节方面,如第五回袁承志、黄真等人赈济温州石梁百姓、第十八回阿九被崇祯挥剑砍断手臂、第十九回闯王入北京城射箭等,也是有所本源,而由金庸运用生花妙笔加以改写而成。

    ()袁、黄赈民

    沿袭于懒道人《剿闯小说》的《定鼎奇闻》,对于李岩赈济百姓的文字,基本上依旧袭用,于小说而言,套用人物情节原是无伤大雅的事情。但是,《定鼎奇闻》中李岩赈济灾民的一段文字情节,因为被计六奇《明季北略》一书所采录,而间接地又被金庸在《碧血剑》第七回中,运用巧思妙笔化用在袁承志等人身上:

    四人来到温家,只见乡民云集,一担担白米从城里挑来……温方达当下请黄真过目点数,然后一斗斗的发给贫民。四乡贫民纷纷议论,都说温家怎么忽然转了性。

    金庸在《碧血剑》中,将《明季北略》中李岩赈济之事,巧妙地转介到袁承志、黄真等人身上。李岩赈济百姓之事,变成袁承志、黄真等人强逼石梁五老中的温方达,赈济一千六百石白米予当地百姓,来解救四位兄弟被袁承志所封闭之穴道。

    计六奇《明季北略》抄录《定鼎奇闻》的文字并不止此。蓬蒿子在《定鼎奇闻》第五回“李自成纠凶谋叛李公子发粟赈饥”,创作了一首署名李岩的“劝赈歌”,也被计六奇《明季北略》抄录。金庸在《碧血剑》第七回“破阵缘秘籍藏珍有遗图”中,根据《明季北略》一书,将这首署名李岩的“劝赈歌”完整引录,并改由袁承志的大师兄黄真来唱:

    黄真见温方达认真发米,虽知出于无奈,但也不再加以讥诮,说道:“温老爷子,你发米济贫,乃是为子孙积德。有个新编的好歌,在下唱给你听听。”放开嗓子,唱了起来:

    年来蝗旱苦频仍,嚼啮禾苗岁不登。

    米价升腾增数培,黎民处处不聊生。

    草根木叶权充腹,儿女呱呱相向哭。

    釜甑尘飞爨绝烟,数日难求一餐粥。

    官府征粮纵虎差,豪家索债如狼豺。

    可怜残喘存呼吸,魂魄先归泉壤埋。

    骷髅遍地积如山,业重难过饥饿关。

    能不教人数行泪,泪洒还成点血斑。

    奉劝富家同赈济,太仓一粒恩无既。

    枯骨重教得再生,好生一念感天地。

    天地无私佑善人,善人德厚福长臻。

    助贫救生功勋大,德厚流光裕子孙。[3](P289-290)

    上引《碧血剑》中的“劝赈歌”文字,虽然是根据计六奇的《明季北略》一书而来,然而由于计六奇是取源于小说《定鼎奇闻》,因此,可以说《碧血剑》是间接取材于蓬蒿子的《定鼎奇闻》。

    ()阿九断臂

    金庸在《碧血剑》第十八回“朱颜罹宝剑,黑甲入名都”中,描写崇祯砍断阿九左臂一段情节:

    (崇祯)接过阿九手中那柄金蛇宝剑,长叹一声,说道:“孩儿,你为甚么生在我家里……”忽地手起剑落,乌光一闪,宝剑向她头顶直劈下去。

    阿九惊叫一声,身子一晃。袁承志大吃一惊,万想不到崇祯竟会对亲生女儿忽下毒手。……。

    崇祯提剑正待再砍,袁承志已然抢到,左手探出,在他右腕上力拍,崇祯那里还握得住剑,金蛇剑直飞上去。袁承志左手翻转,已抓住崇祯手腕,右手接住落下来的宝剑,回头看阿九时,只见她昏倒在血泊之中,左臂已被砍断。[3](P766)

    金庸此处用了将近三百字刻画场面,对比懒道人的《剿闯小说》,却仅有“时长公主年十五矣,在侧悲啼。皇上欲杀之,手不能举。少顷,连砍二刀,闷绝于地”31字,《碧血剑》无论在人物、对话、动作的刻画,较之《剿闯小说》,更见细丽。《剿闯小说》对于长公主的文字仅止于此,而《碧血剑》则于后又交待阿九为袁承志救出,被木桑道人收为弟子,“成为清初一代大侠”。[3](854)

    稍后于《剿闯小说》的《定鼎奇闻》,在第十回“崇祯皇泄露玄机,张真人祈禳妖孽”也将长公主断臂一事,写入书中:

    (崇祯)看见长公主也是大哭,皇爷便要砍死他,手不能举。停了半晌,猛地狠下一刀,公主将手来遮掩,一臂已被砍断,昏晕仆地。……尚衣监太监何新与宫人救醒,要送出宫门,公主道:“父皇赐我死,我怎敢偷生。”何新禀道:“今贼已将入,恐公主遭他的荼毒,且至国丈府中躲避几日,再作计较。……。”

    《定鼎奇闻》的文字与《剿闯小说》大致相同,只是《剿闯小说》写至长公主“闷绝于地”而止,并无交待长公主断臂后的情形;《定鼎奇闻》却写长公主被崇祯砍断一臂,“昏晕仆地”,随后在第十四回“恶党向逆闯陈言,公主梦先皇杀贼”,又增添了长公主逃进周国丈府中躲避,梦见崇祯“披发仗剑,逐杀闯贼”一段文字,使得长公主的人物形象更趋丰富、完整。

    检考史籍文献,长公主断臂一段文字,也被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吴伟业《绥寇纪略》、计六奇《明季北略》以及《明史》等袭取改写自《剿闯小说》、《定鼎奇闻》。其中《绥寇纪略》、《明史》所记简略,且无何新救长公主避走国丈府一段情节,《明史纪事本末》、《明季北略》二书较详,且文字大致相同,姑以《明季北略》所记观之:

    召长公主至,年十五矣。公主号哭不已,上叹曰:“汝奈何生我家!”左袖掩面,右手挥刀。()主以手格,断左臂,闷绝于地,未死,手栗而止。……。尚衣监何新入宫,见长公主断臂仆地,与宫人救之而苏。公主曰:“父皇赐我死,何敢偷生。”何新曰:“贼已将入,恐公主遭辱,且至国丈府中避之。”乃负之出。

    长公主“年十五矣”,源自《剿闯小说》,断臂、避走国丈府等情节,却是《明季北略》取用于《定鼎奇闻》的文字,并且将长公主断一臂,改写为“断左臂”。对比金庸《碧血剑》与计六奇《明季北略》二书,可以明显看出《碧血剑》中阿九断臂的文字、对话等,是改写自《明史纪事本末》及《明季北略》二书,并非径取自《剿闯小说》与《定鼎奇闻》两部明清之际的小说。然而,由于《明季北略》等书取材自《剿闯小说》、《定鼎奇闻》,因此,《碧血剑》中阿九断臂事,实源自小说,而非史籍。

    ()闯王射箭

    此外,金庸《碧血剑》第十九回“嗟呼兴圣主,亦复苦生民”中,闯王攻取北京城后,在奉天门射箭一段情节,亦是源自懒道人《剿闯小说》的第二回“北京城文武偷安,承天门闯贼射箭”。《碧血剑》第十九回写道:

    (闯王)转头对袁承志笑道:“你是承父之志,我是承天!”弯弓搭箭,飕的一声,羽箭飞出,正中“天”字之下。他膂力强劲,这一箭直插入城墙,众人又是一阵欢呼。

    《碧血剑》此段文字,呈现出闯王的豪情与膂力神箭,但是在《剿闯小说》中闯王射箭一节,却是暗藏天命所归的谶语:

    初闯贼入都,持箭在手,自恃百发百中,射长安牌坊,祝曰:“若射中间()字上,天下太平。”一箭射在天字空中,宋军师(献策)姑慰之曰:“射在当中,以淮为界,中分天下。”其实为空虚之处,后来一旦成空,乃必亡之兆耳。

    懒道人《剿闯小说》写作闯王射箭一事,点出天运所在,非人力可变,与时人的历史观念相同。类似的记载亦见于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计六奇《明季北略》二书,《明史纪事本末》记载:

    自成自西长安门入,弯弓仰天大笑,手发一矢中坊之南偏。至承天门,自成顾盼自得,复弯弓指门榜语诸贼曰:“我一矢中其中字,必一统。”射之不中,中天字下。自成愕然,牛金星趋而进曰:“中其下,当中分天下。”自成喜,投弓而笑。

    此段文字根据《剿闯小说》,并且又增添了许多文字,显得天命思想更加浓厚,较之《剿闯小说》更接近小说文字。《明季北略》所记的文字虽然与《明史纪事本末》略有不同,然而天命所归的思想,仍然存在:

    (自成)望承天门射之,暗祝曰:“若能一统江山,正中天字中心。”箭发中于旁,不悦。牛金星曰:“欲代大明承天,如何反射天也?适进大明门,何不射大明二字?”

    《明史纪事本末》、《明季北略》根据《剿闯小说》的文字,并加以增删改写,更加凸显闯王射箭不中与天命思想结合的意味。然而到了金庸的《碧血剑》,却将这段文字情节重新改写,删去谷应泰与计六奇在书中表现的天命观,使得闯王射箭不中与天命所归的思想,荡然无存。虽然《碧血剑》取材自《明史纪事本末》、《明季北略》二书,但是金庸在《碧血剑》中却将此段文字重新改写,除了凸显出金庸进步的历史观念,清楚认识闯王之败,与天命所归并无必然之关系之外,亦见金庸对于历史材料的取舍,是经过深思熟虑才作出选择,并非一成不变地加以套用。

    四、结语

    本文在前辈学者的研究成果下,以金庸小说《碧血剑》为题,对《碧血剑》中的人物、情节等素材来源加以考察,发现《碧血剑》中的人物如李岩、红娘子等,基本是参考自吴伟业《绥寇纪略》、计六奇《明季北略》及《明史》等史籍改写而成,而《绥寇纪略》、《明季北略》、《明史》等又取材自明清之际懒道人的《剿闯小说》、蓬蒿子的《定鼎奇闻》以及清江左樵子的《樵史演义》。此外,《碧血剑》有几处情节,也据谷应泰《明史纪事本末》、吴伟业《绥寇纪略》、计六奇《明季北略》等书改写而成,而诸书所记文字也是抄取自懒道人的《剿闯小说》、蓬蒿子的《定鼎奇闻》二部小说。

    《剿闯小说》、《定鼎奇闻》及《樵史演义》三部小说中的人物与情节,因为《绥寇纪略》、《明史记事本末》、《明季北略》等书的抄录袭取,《明史》又不加细察,将之写入正史,遂令三百年来的读书人信以为真。到了金庸创作《碧血剑》一书时,又据《明史记事本末》、《明季北略》等史料择要改写,辗转化用。虽然,《碧血剑》一书使得李岩、红娘子、长公主阿九与李闯王的事迹,更为世人熟悉,然而人物与情节的来源,是虚构自明清之际的小说,却并没有为人所注意。金庸小说《碧血剑》改写自明清之际及清代的史籍,而史籍又是取材自小说,由此观之,金庸武侠小说与中国古典小说之间,确实存在着一种微妙的关系。虽然金庸在访谈中提及:“《侠隐记》一书对我一生影响极大,我之写武侠小说,可说是受了此书的启发。”[6](P204)如果说金庸受到《侠隐记》的影响而写武侠小说,那么,透过本文对《碧血剑》中人物与情节的溯源来观察,则其小说语言、人物、情节等方面,无疑与史料典籍和中国古典小说有着更加密切的关系。

    参考文献:

    [1]冯其庸.金庸[J].中国,1986(8).

    [2]丁进.中国大陆金学论著目录(1985-1996)[J].通俗文学评论,1997(1);李爱华.大陆金庸研究二十年[J].浙江学刊,1999(2);计红芳.大陆金庸研究综述(1986-1999)[J].常熟高专学报[J].2000(5).

    [3]金庸.碧血剑(后记)[M].台北:远流出版公司,1990.

    [4]乐星.甲申史商[M].郑州:中州古籍出版社,1997.

    [5]林保淳.通俗小说的类型整合———试论金庸小说的“虚”与“实”[J].汉学研究,1999(1).

    [6]金庸,[]池田大作.探求一个灿烂的世纪———金庸、池田大作对话录[M].北京:北京出版社,1998. 

    作者简介:龚 敏(1975-),男,安徽人,台湾中正大学中文研究所硕士研究生。原载:《唐都学刊》20043月第20卷第2



     
  • 告别金庸:中国武侠小说进入玄幻时代…[04-12]

  • 金庸小说的想象方式…[01-22]

  • 康熙、天地会、韦小宝…[01-13]

  • 金庸小说《碧血剑》素材探源…[01-04]

  • 论金庸小说研究中的几个问题…[12-27]

  • 论《鹿鼎记》的创作动机与总体蓝图蠡测…[12-27]


  • 金庸江湖主站 | 金庸江湖论坛 | 金庸图书馆 | 金庸小说世界 | 金庸作品网购
    金庸影视年表 | 武侠图书馆 | 江湖官方微博 | 关于江湖 | 网站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