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江湖论坛金庸图书馆金庸江湖地图
金庸江湖网首页金老直通车金庸版本解读金庸金学研究金庸影视还施水阁

用户名:
密 码:
侠友注册
进入论坛

 




  • 从令狐冲和傅…[03-20]

  • 一生负气成今…[03-20]

  • 月云…[12-27]

  • 盘点《天龙八…[12-26]

  • 郭宇宽:对话…[12-10]

  • 郭宇宽:金庸…[12-10]

  • 金庸小说新修…[44253]

  • 金庸小说新修…[40534]

  • 金庸小说新修…[35381]

  • 金庸小说新修…[25343]

  • 金庸小说新修…[24531]

  • “金庸江湖网…[17850]

  • 金庸小说新修…[17082]

  • 金庸小说新修…[12962]

  • 金庸小说新修…[11054]

  • 金庸小说新修…[7851]

  •     喜欢去哪儿?网络金庸迷流向地大调查。
     金庸江湖网
     台湾金庸茶馆网
     百度金庸吧
     百度金庸子话题吧
     仗剑天涯版面
     各种金庸QQ群
     其他网络地儿

      

     

     

     

    中国文化界的金庸热
    [ 作者:邵燕君    出自:金庸江湖论坛    时间:2012-12-27    点击数:

     

    近一时期,“金庸热”席卷中国文化界。精装36册《金庸全集》的推出,本只是“金庸迷”们的热闹,岂料文学大师排列出现了“金庸登堂,茅盾落第”;查良镛(金庸)又被聘为北大名誉教授,便在中国文化界引起了轩然大波。
      
      北大成为“金庸研究重镇”
      
      其实,学术界关于金庸小说文学地位的研究早在几年前就悄悄开始了。一批现代文学研究学者从“重写文学史”的角度,对作为通俗小说代表作的金庸小说重新进行价值评估。曾是“白话小说”主要兴起地的北京大学,又成为此次金庸小说研究的“重镇”。
      陈平原教授于90年代就开设了以金庸小说为主要研究对象的专题课,他的专著《千古文人侠客梦》在学术界引起很大反响。钱理群教授在即将出版的《绘图本中国文学史》中,将金庸小说作为“现代通俗小说”成熟的标志,给予金庸在文学史上的重要地位。严家炎教授于80年代初便开始接触金庸的作品,在美国旧金山“中国文化中心”讲学时,曾应邀讲授“金庸小说的文化内涵、艺术特点”。几年来,北大不断有教师和学生发表高水准的学术文章研究“金庸现象”,中文系还允许学生以金庸为研究课题做学位论文。
      在非专业研究的师生中,“金庸迷”更是不可胜数。北大方正集团原总裁、被称为“汉字激光照排之父”的王选教授就是一位狂热的“金庸迷”。在北大为金庸召开的座谈会上,王教授宣称,自己虽然为了科学研究放弃了几乎所有常人享有的爱好,但每隔一段时间必闭门几日,专门读金庸。另一位教授称,他祖孙三代皆毕业于北大,都酷爱金庸小说。为此,常对金庸先生心存感激。因此,当金庸受聘为北大名誉教授的消息传出,竟有众多未得到入场券的师生立于楼门前争睹“金大侠”风采,绝非偶然。
      
      学术界对金庸评价颇高
      
      学术界研究金庸的学者们给以他颇高的学术评价。
      严家炎教授在金庸受聘仪式上称,金庸小说是“一场静悄悄地进行着的文学革命”。
      他认为金庸小说实际上是以精良文化改造通俗文学获得的成功,金庸以他的学养、功力和才华从本质上提升了武侠小说的境界。严先生称:“如果说‘五四’文学革命使小说由受人轻视的‘闲书’而登上文学的神圣殿堂,那么,金庸的艺术实践又使近代武侠小说第一次进入文学的宫殿。这难道不是一场文学革命吗?”
      严先生还提出,金庸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可以进入到类似于法国文学史中雨果和大仲马之间的位置,“金庸在精节构思方面有大仲马的长处,同时又有宽度博大的思想胸襟,像象雨果的风格”。他认为,金庸无愧于文学大师的地位,“从文学史的角度看,雅俗之间没有高下之分。不能有这样一种偏见,认为金庸是写武侠小说的,就不能位于大师之列”。
      钱理群教授甚至提出,从雅俗文学发展脉络的角度,金庸有可能与鲁迅呈“双峰并立”之势。在说明因何给金庸以如此高的文学地位时,钱先生表示:“这并不是单纯对金庸个人的评价,而是对通俗小说在中国现代文学史地位的重新评估。”他进一步解释,“新文学运动”以后,文学发展分为两个脉络,一个是以鲁迅为代表的“雅文学”,一个是沿“鸳鸯蝴蝶派”路子发展下来的“俗文学”(这里的雅、俗之分不含价值判断)。以前“俗文学”一直被排除在文学史研究对象之外,近年来,它的迅速发展推动了文学研究,张恨水、张爱玲、徐
    等作家受到重视。但是,如果没有金庸这样的“大家”出现,这条线索很难成为“史”。有了金庸,它就可作为与“雅文学”并行发展的独立线索被提出来。如果这种提法成立,将是对现代文学史研究的重大突破。金庸的地位也必然是相当高的,因为他是另一条文学发展线索的代表作家。钱先生说:“从这一角度而言,当然也仅仅从这一角度,金庸可与鲁迅‘双峰并立’。鲁迅是‘雅文学’的开端,也是巅峰;‘俗文学’经过一个漫长的发展过程,到金庸成为‘集大成者’。”
      钱先生同时也强调:“从整个文学史发展的宏观角度看,金庸比鲁迅要低,在我们这套书中,他比鲁迅低两个档次。另外需要说明的是,这种提法现在只是设想,需要进一步严格的学术研究来证明。”
      相对而言,陈平原教授对金庸小说的评价似稍低。他认为,金庸虽然充分挖掘了武侠小说这一小说类型的所有潜力,对武侠小说原有模式进行了尽可能大的突破,但最终,金庸没走出武侠小说。在《鹿鼎记》中他希望有所改变,但并没有变成功。陈先生说:“太像某一种类型的小说容易被大家接受,但文学史上不可能有大突破。因此,我虽然十分欣赏金庸的小说,但不认为它达到了我心目中‘传世之作’的水准。”
      陈先生认为,金庸小说未达到最理想的境界,并非由于金庸才力不够,而是主要受制于“畅销书机制”的限制,如制作上的重复、对市场的依赖等。对于金庸的才华他表示极为赞赏:“武侠小说一切都是假想的,但能写得这么漂亮的确是很难得的。我甚至说过许多武侠小说我认为自己也能写,但看了《天龙八部》以后我觉得我写不出来。它所要求的知识含量和艺术才华一点也不比写文人小说少。”
      陈先生还分析了金庸小说在知识分子圈子内广受欢迎的原因。他认为,金庸小说一个突出的特点是,在以往武侠小说的“打斗故事”中,渗入浓厚的文化因素:“他把儒释道、琴棋书画等中国传统文化通俗化了,所以金庸小说可以作为中国文化的入门书来读。”另一方面,陈先生指出,70年代以后,金庸接受了西方存在主义思想影响,“他把现代人的孤独感和古代大侠浪迹天涯的漂泊怀融合在一起,有意突出‘大侠精神’,使在现实生活中感到渺小、无助的个人,可以借助武侠小说在幻想中驰骋。这些可能是包括北大教师在内的大陆许多高级知识分子喜读金庸的一个重要原因”。
      王一川的《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大师文库·小说卷》将金庸列于鲁迅、沈从文、巴金之后,老舍、郁达夫、王蒙之前,而大陆一向推崇的茅盾却未能入选。消息一经传媒披露,文坛顿起“颠覆教科书”一类的惊呼。王一川,这位曾赴英国牛津大学作博士后研究的年轻教授对此早有预料,他表示:“长期以来,我们仅以‘现实主义’这一个标准衡量文学创作,这未免失之偏颇。金庸作品的特点是,用通俗手法表现深刻内涵,情节和细节虽然荒诞,但写出了中国古代文化的魅力。”他强调,“文坛长期不谈金庸是不公平的,他的作品丰富了中国小说的类型,有推崇、肯定的内在价值。我们编选的这套书也是力图通过这种新奇排列,为文学界带来一种新颖的眼光。”
      
      “拒绝金庸
      
      无论是王一川的“大师座次排列”,还是北大的“隆重授衔”,都在社会上引起激烈争论,其中有不少是反对之声。最有代表性的是杂文作家鄢烈山先生在中国影响力最大的报纸之一《南方周末》上发表的《拒绝金庸》。
      在这篇火力颇猛的杂文里,鄢先生写道:“我的理智和学养顽固地排斥金庸(以及梁羽生古龙之辈),一向无惑又无悔。我固执地认为,武侠先天就是一种头足倒置的怪物,……然而,令我尴尬的是,我一向崇拜的北大却崇拜金庸!据说,北大中文系教授严家炎先生竟盛赞金庸武侠小说‘带来了一场文学革命’。此誉可谓无以复加了!……我无法接受金庸,更无法接受北大对金庸的推崇。是我冥顽不灵,还是历来被教育界、学术界视为‘盟主’的北大自贬身份而媚俗?”
      对于这些批评,严家炎教授等“金庸推崇者”,最初都采取不予置辩的态度。在记者的追问下,严先生表示:“这些人根本没有读过金庸的作品,只把金庸小说等同于印象中层次很低的武侠小说。这是一种十分陈腐的看法,也不是一种学术批评的态度。你当然可以拒绝金庸,你还可以拒绝吃饭,没关系。当年鲁迅为小说写史诗,也有不少此类批评意见,我不知鄢烈山先生如果生活在那个时代会怎么说。”
      北大一些青年教师和学生反应则比较激烈,他们对鄢文的逻辑表示诧异:你不看金庸,有什么资格论金庸?你不喜欢,就不许别人喜欢?一位博士生说:“喜欢或不喜欢金庸小说,都是可以的,我不惊讶。我惊讶的是隐藏在这种宣言中的那种自居正统、居高临下的态度。他们自己并不读金庸小说,就断然加以否定,否定之后还心安理得。这一做法,与他们一向所强调的科学精神相违背——他们既不掌握事实,也不据实分析,而且不宽容,甚至出奇的固执。这里面有无知,更有偏见。我以为,金庸进入北大,或许有超出这件事本身的意义。”
      
      “借金庸当战场”
      
      陈平原教授表示,北大既然有这么多师生喜爱金庸,聘请他做名誉教援本来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之所以引起这么多反对意见,恐怕许多议论不是冲着金庸来的,而是冲着北大来的,“可能是这几年大家对于通俗文化泛滥过于反感,借金庸当战场”。
      钱理群教授认为,“金庸之争”背后实际上是“雅俗之争”,从中可以看到一种十分落后的文学史观还在文坛产生着很大影响。他指出,“五四新文学运动”解决的一个重要命题便是,不再把雅俗文学对立起来,而将雅俗之间的互相制约、互相影响视为文学发展的内在动力。现在一些人仍盲目地鄙视通俗文学,实际上是文学观念的倒退。他特别强调:“率先发现民间文学的意义,肯定其文学史价值,本来就是北大的学术传统之一,也许这可以解释为什么今天北大会成为金庸研究的‘重镇’。”
      至于目前的“金庸热”会不会促进学术界对金庸的研究,绝大多数学者表示:不会有丝毫影响。他们认为现在热的是传媒不是学术界,学术界不会因为有人“拒绝金庸“就不研究金庸,也不会因为”金庸热“就更关注金庸,抬高金庸
      不过当下这种“热炒”对金庸的好处则是有目共睹,无论是扬是贬,都将进一步扩大他的影响。陈平原教授说:“我以为金庸窃喜。”

      
      (原发于《华声月报》,1995年第6期)

     



     
  • 告别金庸:中国武侠小说进入玄幻时代…[04-12]

  • 金庸小说的想象方式…[01-22]

  • 康熙、天地会、韦小宝…[01-13]

  • 金庸小说《碧血剑》素材探源…[01-04]

  • 论金庸小说研究中的几个问题…[12-27]

  • 论《鹿鼎记》的创作动机与总体蓝图蠡测…[12-27]


  • 金庸江湖主站 | 金庸江湖论坛 | 金庸图书馆 | 金庸小说世界 | 金庸作品网购
    金庸影视年表 | 武侠图书馆 | 江湖官方微博 | 关于江湖 | 网站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