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江湖论坛金庸图书馆金庸江湖地图
金庸江湖网首页金老直通车金庸版本解读金庸金学研究金庸影视还施水阁

用户名:
密 码:
侠友注册
进入论坛

 




  • 从令狐冲和傅…[03-20]

  • 一生负气成今…[03-20]

  • 月云…[12-27]

  • 盘点《天龙八…[12-26]

  • 郭宇宽:对话…[12-10]

  • 郭宇宽:金庸…[12-10]

  • 金庸小说新修…[44253]

  • 金庸小说新修…[40534]

  • 金庸小说新修…[35381]

  • 金庸小说新修…[25343]

  • 金庸小说新修…[24531]

  • “金庸江湖网…[17850]

  • 金庸小说新修…[17082]

  • 金庸小说新修…[12962]

  • 金庸小说新修…[11054]

  • 金庸小说新修…[7851]

  •     喜欢去哪儿?网络金庸迷流向地大调查。
     金庸江湖网
     台湾金庸茶馆网
     百度金庸吧
     百度金庸子话题吧
     仗剑天涯版面
     各种金庸QQ群
     其他网络地儿

      

     

     

     

    金庸小说中的戏曲
    [ 作者:南窗寄傲生    出自:金庸江湖论坛    时间:2013-10-07    点击数:

      

      新近大陆出版了《金庸散文集》(作家出版社2006年9月),其中收录作者1956年发表于《大公报》的一系列漫谈京剧的文章,如《谈<除三害>》、《谈<庆顶珠>》、《谈<空城计>》等。文章深浅姑且不论,倒多少能了解到金庸在小说创作之外的又一爱好。

      其实,光是他的几部小说,早就透露出作者在中国传统戏曲方面较为广博的知识了。这其中有暗用的,比如《倚天屠龙记》第三回《宝刀百炼生玄光》开头那句“少年子弟江湖老,红颜少女的鬓边终于也见到了白发”,其实就源自著名京剧剧目《武家坡》薛平贵的两句唱:“少年子弟江湖老,红粉佳人两鬓斑。”(此处为徐晋如《金庸小说用事举隅(下)》最早指出)。更多的则是明写戏曲场面和引用戏词。下仅凭记忆所及,按小说所叙时代,略为胪列。(南窗按:其小说所引剧目与戏词多有“时代错乱”处,因系小说家言,暂不一一究诘)

      《天龙八部》“函谷八友”之一的李傀儡,“一生沉迷扮演戏文”,平素“用油彩绘了脸谱”,“扮得便如戏台上唱戏的伶人一般”。第二十九回回末一出场,就是四句西皮散板:“柳叶双眉久不描,残妆和泪污红绡。长门自是无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接着既扮江采苹,又扮唐明皇,竟来了出“一赶二”的《梅妃》。打斗中又轮番扮作项羽、虞姬、西施、李白,最后还唱起“‘哭关羽’戏文”。这位“李老板”放到现在,倒算是位肚囊宽敞的名角,不用说,《戏迷家庭》、《盗魂铃》这类戏,一定是拿手的,一笑。

      《倚天屠龙记》第六回《浮槎北溟海茫茫》,殷素素在木船上唱了一曲《山坡羊》:“他与咱,咱与他,两下里多牵挂。冤家,怎能够成就了姻缘,就死在阎王殿前,由他把那杵来舂,锯来解,把磨来挨,放在油锅里去炸。唉呀由他!只见那活人受罪,那曾见过死鬼带枷?唉呀由他!火烧眉毛,且顾眼下。火烧眉毛,且顾眼下。”这里唱的《山坡羊》,乃选自昆曲《思凡》。(参台湾“金庸茶馆&#8226;诗词金庸”潘国森文)又,三十四回《新妇素手裂红裳》写大都城内皇帝游皇城的场面:“……一队队的傀儡戏、耍缸玩碟的杂戏,更后是骏马拖拉的彩车,每辆车上都有俊童美女扮饰的戏文,甚么“唐三藏西天取经”、“唐明皇游月宫”、“李存孝打虎”、“刘关张三战吕布”、“张生月下会莺莺”等等,争奇斗胜,极尽精工。”上面五个故事全见于元杂剧,即杨景贤连本剧《西游记》,白朴《唐明皇游月宫》(已佚),陈以仁《雁门关存孝打虎》,无名氏(旧题郑光祖)《虎牢关三战吕布》,王实甫《崔莺莺待月西厢记》。接着写到“装扮着‘刘智远白兔记’戏文的彩车”则又正是“荆刘拜杀”四大南戏之一的《白兔记》。可见金庸于此等细节,写来也极有分寸。

      《笑傲江湖》第二回《聆秘》,衡山派掌门莫大先生则是随着“伊伊呀呀的……胡琴之声”走出场,边拉还唱着戏文:“叹杨家,秉忠心,大宋……扶保……金沙滩……双龙会……一战败了……”。莫大唱得这出是杨家将的戏,名叫《李陵碑》(又名《两狼山》)。写的是金刀令公杨继业被困两狼山,最后碰李陵碑而死的故事。上面的几句反二黄,正是杨继业的唱词。后莫大听到茶馆众人议论衡山派内所谓“门户之争”,“忽然间胡琴之声渐响,调门一转……唱道:‘小东人,闯下了,滔天大祸’……”。唱的这出则又是《三娘教子》了。《三娘教子》讲的是明代薛广有妻张氏,妾刘氏及三娘王春娥,刘氏生有一子倚哥。薛广在外托友人带银回家,友人诈称薛广已死,私吞银两。张、刘二人先后改嫁,惟三娘与老仆薛保抚养倚哥成人。倚哥在学中为人讥诮,遂不听三娘教训,三娘亦断机以示决绝。后经老仆薛保劝说,方才和好。最后倚哥高中,薛广归家,一家团圆。上引的一句“小东人,闯下了,滔天大祸”正是老仆薛保责备倚哥的唱词(南窗按:现在流行版本基本上尊马派,多作“小东人下学归言语有错”,参见“布衣上卿”《考证<笑傲江湖>里莫大的唱词》一文)。戏中的杨继业、薛保都是老生,莫大唱来也很恰当,他“身材瘦长……脸色枯槁,披着一件青布长衫,洗得青中泛白,形状甚是落拓”,莫非学的是“奚派”,又一笑。

      《书剑恩仇录》其实也隐藏了一句戏文。第十六回《我见犹怜二老意 谁能遣此双姝情》,陈家洛、香香公主、天山双鹰四人做切沙堆的小游戏,结果“秃鹫”陈正德输了,受罚表演节目:“陈正德推辞不掉,只得说道:‘好,我来唱一段吹腔,贩马记!(南窗按:新修版《书剑》此处作“昆腔,贩马记”,或谓《贩马记》本是吹腔戏,晚近方由俞振飞从京剧中学来,传与昆班。)’用小生喉咙唱了起来,唱到:‘我和你,少年夫妻如儿戏,还在那里哭……’不住用眼瞟着妻子。”上文提到的“吹腔”是戏曲腔调的一种,用笛子伴奏。《贩马记》又叫《奇双会》,故事讲的是褒城马贩李奇的续弦杨三春,虐待其前妻一子一女。二人外逃,女儿桂枝被一客商认作义女,并许婚赵宠。李奇归家不见子女,诘问无果,反被杨三春诬陷入狱。赵宠接任褒城县令,开监询明冤情。赵宠让桂枝向新任巡按申述,不料正是其弟保童。最后冤案昭雪,一家团聚。上引正是《贩马记&#8226;写状》一折里,赵宠对其妻李桂枝所唱的几句,粗犷少文的武林宗师竟能“用小生喉咙唱了起来”,也真难为他。

      上面几部里出现的戏文和戏曲曲目还只是细节的点缀,真正起到推动小说情节发展,加深人物性格塑造的,惟有《鹿鼎记》。《鹿鼎记》一书中涉及戏曲的地方很多,如三十四回吴六奇唱《桃花扇》的《沉江》,三十八回提到《金玉奴棒打薄情郎》(按:今京剧有《金玉奴》,又名《豆汁记》),三十九回提到《三笑姻缘》的“王老虎抢亲”,四十六回小宝向施琅提到伍子胥的戏文,五十回小宝提到《萧何月下追韩信》、《霸王别姬》(《十面埋伏》)等,此外较集中的描写,约有三处。第一处是第十回《尽有狂言容数子 每从高会厕诸公》,写康亲王请韦小宝赴府喝酒听戏。听戏自然要点戏,《红楼梦》里每借点戏之事暗下伏笔、描摹人物,金庸这里也有效仿的意思(但金庸似乎过于考虑读者的理解能力,把暗含的意思都一一点出,与曹雪芹不动声色的风格不同)。

      第一出是吴应熊点的《满床笏》,“那是郭子仪做寿,七子八婿上寿的热闹戏。郭子仪大富贵亦寿考,以功名令终,君臣十分相得。吴应熊点这出戏,既可说祝贺康亲王,也是为他爹爹吴三桂自况,颇为得体。”第二出该轮到韦小宝点,他不认识字,让康亲王代点,但要求是“打得结棍(按:方言,即厉害之意)的武戏”,康亲王借机献殷勤,大拍马屁:“小兄弟爱看武劲,嗯,咱们来一出少年英雄打败大人的戏,就像小兄弟擒住鳌拜一样。是了,咱们演‘白水滩’,小英雄十一郎,只打得青面虎落花流水。”《白水滩》是全本《通天犀》的一折,讲的是十一郎(莫遇奇)为人佣工,在白水滩误助官兵打败了豹儿崖大盗青面虎(许起英),不料反遭缧绁之灾,而后青面虎不计前仇最终搭救十一郎的故事。这是折短打武生与武净的对戏,符合小宝要“打得结棍”的要求。第三出点的是《游园惊梦》,即大家耳熟能详的《牡丹亭》选段。结果“两个旦角啊啊的唱个不休”, 两个旦角当然是杜丽娘与春香了,小宝的出身、教养又怎么能如林妹妹一类人去欣赏《牡丹亭》呢?,只“听得不知所云,不耐烦起来”,转身赌钱去了。结果转了一大圈回来,“这时唱的是一出‘思凡’,一个尼姑又做又唱”,小宝又逃之夭夭。结果过老半天再回来,“饰尼姑的旦角兀自在扭扭捏捏的唱个不休”,韦小宝语出惊人:“这女子装模作样,搞什么鬼?”索额图只好给他进行通俗化的解说:“这小尼姑在庵里想男人,要逃下山嫁人,你瞧她脸上春意荡漾,媚眼一个一个甩过来……”。这出有名《思凡》,尼姑名叫色空。一出名戏,小宝 “牛嚼牡丹”,索大人又“淫者见淫”,真是“谁解其中味”。索额图见小宝不喜欢这出,迎合道:“咱们来一出‘雅观楼',李存孝打虎,少年英雄,非同小可。然后再来一出‘钟馗嫁妹',钟馗手下那五个小鬼,武打功夫热闹之极”。《雅观楼》讲的是李克用义子十三太保李存孝生擒黄巢部将孟觉海的故事,而“李存孝打虎”并不是《雅观楼》里所演,乃是另一出(如京剧《飞虎山》即演其打虎事),金庸此处误记。《钟馗嫁妹》写钟馗因貌寝落第,愤而自尽,死后被封抓鬼之神。因谢友人安葬其尸骨,将妹妹许配于他,并令鬼卒送与完婚。这一大段文章,通过五、六出戏的穿插,看似闲笔,却把吴应熊的沉稳老道,小宝的不学无术,康亲王、索大人的善于逢迎刻画入木。

      第二处是三十六回《犵鸟蛮花天万里 朔云边雪路千盘》,写韦小宝助“苏菲亚为女摄政王”事,“韦小宝的学问,一是来自听说书,二是来自看戏”,他搜肠刮肚 ,从朱元璋想到李自成,又记起许多戏文来,先后想到了《斩黄袍》、《鹿台恨》、《逍遥津》(作者原书已撮述故事剧情,不赘)三出戏,最后得出了朴素的结论——“要作皇帝,一定得打”, 果然让苏菲亚当上女沙皇。作者不禁感慨道:“韦小宝所知者只是民间流传的一些皮毛,却已足以扬威异域,居然助人谋朝篡位,安邦定国。”又讲满清开国,大大得力于《三国演义》中的虚构故事,“小说、戏剧、说书之功,亦殊不可没”。金庸此回虽然是用调侃甚至荒诞的笔调在揶揄历史,但亦有发人深省处。一是说明民间文化有不输于庙堂文化的巨大力量,二者对社会的影响孰大孰小也是难以辩说之事。就像今日,单就影响范围而言,金庸、高阳、二月河等的通俗小说所传播的“文化”,怕是比众多历史学家们加起来的影响都更大。

      而在韦小宝的时代,评书、戏文等对广大民众的影响,也同样比士大夫们的经典大得多。二是指出 “真实”的历史与“虚构”的故事,二者竟能相互影响。如《三国演义》是本诸史书《三国志》,但《演义》上的虚构故事,如周瑜的“反间计”又能影响明清之间的战局。小宝听来看来的评书、戏文,固然多虚构兼不经,但却能“改变”俄国历史的进程,真是一个有意思的现象。

       最后一处是四十九回《好官气色车裘壮 独客心情故旧疑》,为搭救茅十八,小宝又往戏文里找办法:“天一亮,就得去杀茅大哥,可有甚么法子救他性命?‘大名府’劫法场是不行的,法场,法场……”《大名府》是水浒戏,是讲梁山好汉到大名府搭救“玉麒麟”卢俊义的故事。小宝显然不能这么效仿,他又想到另一出:“‘法场换子’!对了,薛刚闯了祸,满门抄斩,有个徐甚么的白胡子老头儿,把自己的亲生儿子,在法场换了一个薛甚么的娃娃出来……”《法场换子》是“说唐”故事,“徐甚么的白胡子老头儿”是徐策,他拿自己的儿子金斗换了薛猛(薛刚兄)之子薛蛟。接着他又想到了《搜孤救孤》,“有个叫做程婴的黑胡子,把自己的儿子去调换了主子的儿子,让儿子去杀头,救了小主人的性命。”这是出东周列国戏,又叫《八义图》,“主子的儿子”是指晋国大臣赵盾之子赵武。当然,韦小宝并不是个教条主义者,他舍不得自己的儿子虎头、铜锤,最后拿冯锡范顶了缸。

       行文到最后,不禁想对一些想革金庸命的凤凰说,多学老先生好好在细节上下工夫吧。

     



     
  • 金庸小说中的戏曲…[10-07]

  • 姑苏慕容绝学之参合指以及庄园参合庄——“参合”名字…[01-22]

  • 化尸粉…[12-31]

  • 梁羽生、金庸更迭相师…[12-31]

  • 胡青牛的药方…[12-31]

  • 金庸念白字…[12-31]


  • 金庸江湖主站 | 金庸江湖论坛 | 金庸图书馆 | 金庸小说世界 | 金庸作品网购
    金庸影视年表 | 武侠图书馆 | 江湖官方微博 | 关于江湖 | 网站导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