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金庸江湖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本站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988|回复: 9

十二杀 追魂之玉君恕十二,肥鱼十二,晚夜风兮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2 天

[LV.1]亢龙有悔

发表于 2016-4-29 07: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荆青 于 2016-4-29 07:49 编辑

二。

风雪的势头一直不见小,一个瘦小的身影在白雪皑皑的山中孑然前行。

风将他宽大的灰袍吹满,远远看去似鼓胀的帆。

翻过山去,山脚下有一处人家,季看到烟囱里的炊烟已然袅袅升起。


他传过院子推开木门,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妪迎接上来“季少爷回来啦,再不回来夫人要亲自出门找少爷去的”

季点点头,将背囊交予老妪。
这时一条白色的影子不知从何处窜出,绕着季转了两圈跳入他怀里。是一直通体雪白的长毛猫,双眼碧绿。
猫在季的怀里喵叫着示好,似是责怪他离开这半日无人陪伴玩耍。

“回来就知道逗展猫玩,不知道给娘请安”这是一个温柔的声音,温柔的令人可以扫去满心的忧愁。



土币肯提牛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4-29 08: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咳咳~展猫~~~被口水呛到了~青青一

签到天数: 3 天

[LV.2]飞龙在天

发表于 2016-4-29 08: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青青越写越顺啦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4-29 09:43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写白袍少年,写季了啊。抱抱青姑娘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4-29 10: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白衣少年去哪里啦

签到天数: 2 天

[LV.1]亢龙有悔

 楼主| 发表于 2016-4-29 19:01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夜。
赶路的三个人在一处破庙歇息。

“一论大师好脚力,我们兄弟俩恐怕是拖了后腿”老夫子道。
“有个问题不知当讲不当讲”一论本欲言又止,但逢此话便更想要证实心中的疑惑。
两个夫子都点点头,“请讲”

“二位这一路颇为辛苦,为何不乘马而行?”
“大师有所不知,这五花马极认主人,我二人尝试骑乘却不得要领”
“哈哈哈,那有何难?待明日小僧祝二位一臂之力!”





然而,他并没有等到助这二位一臂之力的明日。


夜深了,只见一人悄悄的走出破庙,走到断了头的破碎石狮子面前,他从怀里拿出不知什么东西,刺啦一声,似有一颗流星从他手中冲到天际,继而绽放开来。



一论迷迷糊糊的从睡梦中苏醒,这一觉睡的前所位于的沉。
隐隐约约的,他听到似有一众人在齐声诵读着什么。待听地真切以后,一论倒抽一口冷气。

“焚我残躯,熊熊圣火,生亦何欢,死亦何苦”

签到天数: 2 天

[LV.1]亢龙有悔

 楼主| 发表于 2016-4-29 22: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荆青 于 2016-4-30 01:19 编辑

被骗了!

一论这时才感到身上被铁索死死捆住,周围黑暗,只有点点火烛亮光。此时的他已然置身光明顶。
一论的视野渐渐清晰,他的对面也有个人被捆绑着,那人一身白衣,垂直头。

“慕容公子!”一论不由惊叫。
白衣少年缓缓抬起头“您是哪位?”

原来白袍少年当日在驿站失踪也是被虏到光明顶。

“这么说,武当掌门也被俘虏了?”
“武当掌门发了英雄帖,但并没有赶来。”
“为什么?”
“因为这是他们的阴谋”。


只听墙外大殿上明教教众突然安静下来,一少女的声音传入二人耳畔“十二年的恩怨,终究是要了断,血债必要血偿。”

众人大呼风晚夜教主,原来江湖上传闻的明教少主确有其人。一论自觉这样好听的名字竟然是女魔头吗? 他望向白衣少年,却见他叹了口气,似是心里堵着的一块大石被放下。

签到天数: 2 天

[LV.1]亢龙有悔

 楼主| 发表于 2016-4-30 01:18 | 显示全部楼层

尔雅夫人的笑容恐怕是这世间最治愈的良药。
虽然夫君在几年前过世,但并没有令她过分悲痛终日不可惶惶。
慕容夫人依然每日与草药相伴,研制药剂,悉心教导两个儿子,慕容君恕和慕容季。
慕容君恕身材健壮,继承慕容家武学并勤于练习,如今在江湖已有名气。
而对年少一些慕容季,慕容家从不教授其武学。因慕容季身体自幼羸弱且天生聋哑,所以尔雅夫人只教授其医术药理以及音律。

聋哑人学习音律是极为艰难的,需已手指伏在琴弦感受震动分辨音律。持之以恒的学习中,慕容夫人发现慕容季的听力在习琴中得到恢复,然而还是不会开口说话。
为炼制特殊药剂,几年前,慕容家从姑苏搬迁至雪岭。虽然这片祖先的土地早已易主,这一家人依然可以安心自在度日,不过问江湖之事。

直到有一天,武当派掌门再次发帖围剿光明顶。

慕容夫人本就对慕容季宠爱有加,这次慕容君恕远行离家。对他的挂记和宠爱更多的加在慕容季的身上。
这时她正调制着护肤凝脂,心想着慕容季抚琴中拇指滑弦皮肉成茧,便亲自为其调配凝脂。

虽然这孩子无法言语,但并不耽误做母亲的有丝毫怠慢。

慕容季正在房中与展猫玩耍,山中虽无肥鱼可食,但田鼠麻雀还是有的。奇怪的是,这通体雪白的波斯猫对这些并无兴趣,反而常常偷吃草药。
尔雅平时是不喜欢与猫玩耍,因从前有很多次被抓伤的经历她也就不再逗猫。


制好药剂,尔雅敲开慕容季的房门。
然而眼前的一切令她震惊不已,药瓶啪嗒落地,碎了。

签到天数: 2 天

[LV.1]亢龙有悔

 楼主| 发表于 2016-4-30 20: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荆青 于 2016-4-30 20:14 编辑

“禀报教主,夫子死了!”焦躁的通报传来。

一论心中一惊,丐帮的夫子被杀害了!丐帮和明教究竟是敌对还是合谋?
风晚夜令下两个人被带到大殿上。

那风教主一袭黑衣黑面纱,背对着两人。“夫子的死是不是你们搞鬼”少女言语间不加语气,令一论听不出她是否真的毫无根据把这件事与自己和慕容公子联系在一起,毕竟一论是中了丐帮夫子的奸计才被抓上山,并且一直捆绑着和慕容君恕关在一起。连夫子一面都没见过的。
“贫僧自知中计,落入尔等手中认栽。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但若要贫僧背这杀人的黑锅却是万万不能够!”

“你们这些所谓名门正派,利欲熏心,口是心非,十二年前为得我明教武功秘籍,勾结使奸计逼死先父。如今死到临头竟如此大言不惭,满口名声仁义。来人,打到他招认!”黑衣少女语气依然平淡,但言辞间透露着对往事强烈的怨恨。一论感到她只是想发泄这种情绪,与自己是不是杀人凶手毫无关系,并且邪教中人果然好没道理,对江湖正派如此诽谤。身怀少林武学,一论并不担心区区棍棒拳脚。



“禀报教主,经验尸发现,小夫子的尸体毫无任何受伤痕迹。而老夫子体内经脉齐齐震断,行凶之人内功高强,属下在尸体旁发现这个”来报者将一物递交上去,一论在殴打自己的几名明教教众中伸长脖子一探究竟,却并没有看到什么。
他心下了然,原来老夫子和小夫子都遇害了。而明教这些人的表现显然并不像是伪装的。难道他们的死果然另有蹊跷。
那明教教主看到递上去的证物便有些不镇定,“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一论没有看清,但一旁的慕容君恕瞧的真切,那是几根长白毛,他见过由此制成的道士的拂尘。
莫非武当的人已经潜入了光明顶?

追魂2  完结

头像被屏蔽

签到天数: 2 天

[LV.1]亢龙有悔

发表于 2016-7-24 13:41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本站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Sitemap| 金庸江湖网 ( 粤ICP备11090810号-2 )       

金庸迷QQ群:48569383  |  站方邮箱: jinyong@jyjh.cn

Copyright © 2004-2014 www.jyjh.cn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GMT+8, 2019-10-16 05:43 , Processed in 0.228575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