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金庸江湖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本站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437|回复: 17

天龙八部歌行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8-9 14: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祁连风 于 2015-11-12 16:41 编辑

       百无聊赖际,重读金庸书;
       连城复碧血,书剑续飞狐。
       天龙八部尽,夜凉似水心失途。
       重看了一遍天龙八部,心有所动,拟作一首歌行。因不识平仄,水平有限,故未循格律,文理粗浅。明人有言,“放情长言,杂而无方者曰歌;步骤驰骋,疏而不滞者曰行;兼之者曰歌行”,时隔星转,古人之心现今已难知,古人之情则唯有度己而揣测,以古诗体抒今时之情,只能说是一种“借尸还魂”,至于效果,则不敢过分奢望。
       金庸之书,正如《天龙八部》中的函谷八友一样,于中国古典文化之精华处,几已涉遍,各路门派武功、招式以及人名绰号,差不多将古书中能用的名词都用上了,更兼有佛理道义之贯穿,挚情侠仇之演绎,插科打诨,尊卑礼仪,至使中国古文化符号之矿藏因金庸一人之探掘而近干竭。如《笑傲江湖》中秃笔翁化书法之点钩撇捺、草隶行楷于武学招式中,开阖有致,姿态万千,后来之写武侠者,若同写书法,则很难避金庸而另开新境地。
       窃以为读金庸小说,则读其故事安排之巧,人物之缤纷各异,读其情之诚,侠之崇,如游历百地,似独身御风,或忽而泪下,亦豪气荡胸。此大概为金庸写小说之本意,至于着意于穿凿附会,考据较真者,则稍入歧路,毕竟金庸小说不是科学论文。金庸先生本人在历次修订时的前言后序甚至文间注释中,总是要费一般口舌回复各种指摘和谬见。
       一时兴起,扯淡之作,其中多败絮,其外少金玉,当作如是观,读之莫生气。现录歌行于下:


       神农帮主名司空,围山受令缥缈峰。闪电灰貂难护主,涉水越山救钟灵。君不见无量崖下剑湖隐,冰雪淖约凝仙容。王侯子弟性本浮,段家自来多情种。叩头换得凌波步,虔敬得知北冥功。万劫谷外黑驹驰,遮面对敌木婉清。奈何造化如幻云,崖顶姻约终泡影。天龙古寺焚剑谱,大轮明王江南行。燕子坞外湖波澄,曼陀山庄茶树兴。辗转得见神仙姊,语笑嫣然从此疯。松鹤楼上三碗酒,豪气相投意相倾。好打善斗风波恶,非也非也包不同。杏子林内青雾寂,四大长老代刀刑。卫辉老丐假仁义,南海鳄神实笃诚。齐鲁中州侠丐首,溯本知是契丹生。君不见雁门关外砂石走,一夫当年战群雄。不识何故残妻儿,尸积血聚山为腥。
       阿朱易面潜古刹,重掌余威几失命。探得神医广散帖,虎穴鳄潭须一行。聚贤庄内人攒动,兵戈相摩声铮铮。黄衫女郎下车来,众豪战栗弓鸟惊。纵饮挥拳一时怒,雁门石壁五日等。石壁不语寂然峙,刀削斧凿无一字。壮士感生自不平,女儿心事羞难言。英雄岂论胡与汉,侠气仁心天可鉴。但将彷徨付流云,孤心天涯永相伴。八面寻仇仇添仇,马家行骗骗见骗。小镜湖畔方竹幽,银牌肩刺忽生愁。此去空余君一人,关外草吹泪先流。长夜对烛三更至,青石桥上扮王侯。红颜殒逝今夜雨,塞上牛羊昨日风。心裂肝碎对天吼,天地茫茫无所有。
       相托星宿紫衣女,营巧施毒乖无比。暗运飞针催掌力,一路北游同携侣。挖参踏雪长白山,戾虎老熊亡三千。古来女真居北地,黑水勇族数完颜。知交返报牛羊金,重逢则置庭上宾。百万雄兵围酋帐,辽主无计徒惆怅。妇孺相呼声相掩,哭号遍布军心荡。忽而一骑突山麓,低身马腹射敌将。孤身擒贼止哗变,拜官受勋掌南院。江湖男儿本飞絮,久处王邸渐生厌。游氏遗子充谷草,寻仇不果拾奇典。躯无完肤头铸铁,喉欲折断放人鸢。以身养毒蜈蚣毙,神木王鼎引冰蚕。古经水浸现人图,寒气内敛掌凝冰。怪姿反复通经脉,僵尸不死练奇功。
       聪辩先生邀对弈,少林方丈请上山。和尚饮水且念咒,老怪杀人不眨眼。设机诈死阎王敌,函谷八友个个癫。慕容门下咸束手,玄字僧人亦不堪。特因佛心救失足,闭目填气自弃生。舍有取无方致活,百年残局就此破。得缘撞壁返欲走,耆者悬绳略嫌丑。细涓散消释家子,倒注逍遥游。七宝指环非常物,虚竹应誓除魔头。七十二岛齐登陆,三十六洞汇山谷。剑神道人各有图,约盟共取生死符。斗转星移寡击众,歃血践盟缚女童。鬼刀未落身已没,负袋攀岭逸轻灵。有声无质疑为鬼,技拙不及骂秃贼。指点身法掷松球,岛主方悟遇童姥。神功妙化青春驻,九旬老妪朱颜葆。蜻蜓点树雪无痕,同门相斫何争赢?西去鹰犬料应空,下地九丈藏皇城。逼食禽血强吞肉,笃志不改唯念经。无衾相拥以取暖,心生炙火冷冰燃。口味之欲尚可制,肌肤之亲怎坐禅?初时欢悦聊归梦,往来耽沉则嫌迟。传音搜魂乱人意,恶言相辱各怀嫉。天山折梅世罕匹,小无相功未逢敌。祝融肆虐广寒宫,冰水复冻身其中。气若游丝同一笑,画幅丽人尔吾争。驼铃悠扬声脆耳,昊天一部皆哀恸。裹尸救围不容缓,首领灵鹫五万众。鲛蛇隳突群芳靡,尽释前怨拔符痛。同是苦情未卜人,但求一醉杯毋剩。身既别离念随迁,未询名姓频生叹。瑶池主人无尘迹,脉脉星河空灿烂。
       洛水东隅古道场,建基北魏法弘广。一苇渡江来面壁,武学渊薮百家长。四方住持一朝至,满寺僧尼集佛堂。大义凛然逞私意,述因对辞岂卑亢。更有吐蕃大国师,炫技凌人势难挡。邪魔外侵倾古寺,临危挺身义不让。七十二技总一身,慧眼独识含无相。小子单招化万繁,长老羞愤娴容丧。梅兰竹菊剑如单,屡破律戒乞宥宽。大厦成墟佛旨存,不教伪名传人间。河朔先淮南,两广随川陕。通衢野鄙八方客,受帖共赴少室山。车马甫歇烟初定,又闻鏖战未分胜。群雁①失溺星宿海,山树尽是阿谀声。四骥并走黄旗竖,丐帮新主千人从。雪蚕柔丝掳阿紫,木偶无智徒有勇。甘作小怪屈魔头,将败方丈称新雄。孰云丐帮击技浅,不闻打狗复降龙?凭空一吼山抖擞,燕骑十八龙虎腾。丁老怪,全冠清,庄帮主,南慕容。我萧某岂惧?一人敢当少室峰!好汉不厌敌手夥,掌叠腿疾刚气盈。金兰重义轻生死,径入歼围叙别情。抵肩相顾何多言?对饮要使酒袋空。跪膝相八拜,伏魔掌如风。六脉神剑今出指,铁剑泥铸剑气充。公子散发念割颈,大志未就既自轻。参合一指灵威并,不见当年慕容城。香疤重忆儿女事,仲恶②唯求匿真名。可怜虚竹幼时孑,半日父母行泪盈。黑衣奇士狼绘胸,灰衫怪客示真容。片语诬讯一家散,死而复生再遁形。古缃蠹帙藏经地,两代逢仇眉怒横。以死易成复燕事,此身戮殁尤重生。呵为民贼斥匹夫,一家霸业万家哭。隔窗乍现呼菩萨,摆首隐尾扫地僧。妻仇国恨渐渺去,苦海长眠今日醒。山气近晚薄暮萦,只余落日斜倚松。
      长安西北满黄土,祁连覆雪马道古。武威酒泉连敦煌,河西尽是西夏属。凤台新筑欲纳箫,俊杰相呼塞北途。大理世子遵父命,言为社稷实他瞩。陌路不意遇故人,任气迎斗宗赞徒。执手相问别后事,独行难消相思苦。相思苦,无分吴晋与秦楚。坠崖幸得恶人救,父归如来子黩武。枯泥井口怜心动,思及祖训骤止梦。泥漫口鼻颓唐子,佳人转意自投送。滥洪浚泄武障除,良缘正觉互为庆。暗问三语君所爱,精思苦对无所用。乘龙之婿何须争,冰窟梦里定三生。来时孤马各长嘶,归时双骑辔头共。唯有否命长饮人,残魂不语酒遮痛。巴蜀山水长,茶花满路香。楹联多缺字,丹青偏少芳。浓瘴升草甸,借火夜吞光。蜂螫亦醉人,醒时身就缰。破脸美人尤不甘,王孙末路现凶相。蹇喑恶汉谋掌国,菩提送子观音降。百花临冬纷纷谢,昔种苦果今日尝。滇南新帝哀民疾,燕北单于雄心壮。鞭指山河将行征,重卿厚禄又加封。尺间龙威不可逆,归府挂印任我行。宫妃工心计,少女寄深情。丰羽罹蚀不得飞,坠地就缚困牢城。四海英豪毕向北,只为侠者念苍生。说客放蛇下潜地,摧枝卷叶怒秋风。
兵海难突杀,善射悍骑轻。左右奔击掩叠潮,千里旧知送一程。而今又至雁门外,花树繁长人无声。愚懦守官不开门,暂避箭雨乱石丛。呼见单于语震谷,锦袍铁甲攒周拥。人影倏忽逼龙盖,但见迅蛟合疾鹰。彩物不求金与官,只愿放马于南山。止戈无奈戕忠事,心怜天下身契丹。此生多舛无所恋,直落断箭没胸间。征旗易向兵厌战,归见妻子皆欢颜。唯余零落挖目人,独抱冷尸投崖渊。千古丈夫一萧峰,金庸之后无金庸


        注
①        :慕容复,邓、公冶、包、风,王语嫣等人因代易大彪送信给丐帮而遇星宿派,故称群雁。
②        :四大恶人若排伯仲叔季,则叶二娘为仲恶。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8-9 2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有才。有内涵。所言甚是。金庸如海,于古典小说诸般套路、技巧皆深有体会且应用纯熟,百家兼通,所谓金庸之后无金庸,至少目前在武侠小说一途,当无问题。
另,原文歌行部分字体太大,看起来不是很清晰,故重新编排之。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8-9 20:07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辛苦!如此千字,基本囊括复杂而丰厚的天龙八部,实属难为也。楼主文才武略令人佩服!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5-8-10 17:41 | 显示全部楼层
shaolinpai 发表于 2015-8-9 20:07
楼主辛苦!如此千字,基本囊括复杂而丰厚的天龙八部,实属难为也。楼主文才武略令人佩服!

谢shaolinpai兄替我重新排字,兄之赞言实在过甚,我只是一个小巫,跑到这里是来见识见识大巫、大神、大侠、大圣……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8-11 16:33 | 显示全部楼层
祁连风 发表于 2015-8-10 17:41
谢shaolinpai兄替我重新排字,兄之赞言实在过甚,我只是一个小巫,跑到这里是来见识见识大巫、大神、大侠 ...

大圣都出来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8-14 06:14 | 显示全部楼层
祁兄,此文可否授权在金庸江湖网微信公众号上发布?如有读者打赏,作者和江湖七三分成。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8-14 09:23 | 显示全部楼层
咱们这里,如果有说’快板“的,或说”山东快书“的,就好了。

编辑成音频!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本站

x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5-8-14 18:14 | 显示全部楼层
寒雪牵魂箫 发表于 2015-8-14 06:14
祁兄,此文可否授权在金庸江湖网微信公众号上发布?如有读者打赏,作者和江湖七三分成。

本小子一时兴起,在论坛里发个帖子,初次试水,说是“歌行”,其实只是徒具其行。以前从来没搞过这种东西,里面漏洞颇多,看到的大侠可褒可贬,亦或一笑即可。
对我小子来说,这首“歌行”,既然被我用键盘打在论坛里了,那它就像苇絮随风,枯叶如水,哪凉快呆哪里,我也就无所谓“授权”不“授权”。
我有糟酒,好饮者过路而欲饮,则其为知酒者,对于知酒者来说,酒不分你我,无所属,但饮无妨。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5-8-14 18:29 | 显示全部楼层
普_渡_众_生 发表于 2015-8-14 09:23
咱们这里,如果有说’快板“的,或说”山东快书“的,就好了。

编辑成音频!

本来就是四不像,再加工一下,就成八不像,黑白无常,牛头马面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8-14 19:25 | 显示全部楼层
祁连风 发表于 2015-8-14 18:14
本小子一时兴起,在论坛里发个帖子,初次试水,说是“歌行”,其实只是徒具其行。以前从来没搞过这种东西 ...

唯大丈夫能本色。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8-14 19:25 | 显示全部楼层
祁连风 发表于 2015-8-14 18:14
本小子一时兴起,在论坛里发个帖子,初次试水,说是“歌行”,其实只是徒具其行。以前从来没搞过这种东西 ...

唯大丈夫能本-色。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8-14 19:25 | 显示全部楼层
祁连风 发表于 2015-8-14 18:14
本小子一时兴起,在论坛里发个帖子,初次试水,说是“歌行”,其实只是徒具其行。以前从来没搞过这种东西 ...

唯大丈夫能本-色。

签到天数: 582 天

[LV.9]或跃在渊

发表于 2015-9-11 20:15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是真不好写,唐诗三百首不读三百遍,估计写不出这篇长歌。虽目测距专业诗人尚差一小节,然经营之苦心、独运之匠心亦甚是明显。我辈仰视不止。

签到天数: 3 天

[LV.2]飞龙在天

发表于 2015-9-14 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恰好我也正在重读天龙,看到此帖,不禁叹服楼主的大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本站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Sitemap| 金庸江湖网 ( 粤ICP备11090810号-2 )       

金庸迷QQ群:48569383  |  站方邮箱: jinyong@jyjh.cn

Copyright © 2004-2014 www.jyjh.cn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GMT+8, 2020-6-4 20:24 , Processed in 0.180490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