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金庸江湖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本站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123|回复: 11

[武侠原创] 白衣无痕——游戏完结,特追我的神医妹妹和小韵儿,附加我的杀手团和我的小九妹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25 天

[LV.4]鸿渐于陆

发表于 2014-3-26 14: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一、灵儿
  
  从我有记忆开始,我便生长在白衣楼里。

  白衣楼的名字很美妙,但实际上,它却是这个世上最黑暗的地方。

  初时的我并不懂得是非黑白,我只知道听从师父的命令苦苦练剑,否则练错了一招,就会挨一顿痛打,我不敢不听话,也不能不听话。

  那时候和我一起跟随师父的,还有三个师妹。她们和我练的不同,她们一个认毒,一个学舞,一个练歌,即便出错了,师父也从不会打她们,只是不给她们饭吃,因为女孩子挨打,是要留下伤疤的。

  我常常嫉妒她们不会挨打,可是看着她们挨饿的时候,我又不忍心,于是常常偷偷把自己的饭菜拨给她们。

  有一次被师父发现了,我被师父吊在树上狠狠的打!而师妹们则被师父狠狠的饿了三天!

  师父说,做我们这行,是不可以有情的!即便是对同门,也要狠得下心、下得去手!

  那时候我还小,根本不懂得我们这行,到底是哪一行?后来我长大了才明白,原来白衣楼竟是江湖上最负盛名的杀人组织。而我们,都是师父从孤儿堆里捡来的杀人工具。

  师父给三个师妹分别取名为轻轻、灵儿和小仙。而我,师父淡淡的说,你是练剑的,杀人的剑不需要留下痕迹,你就叫无痕吧。

  轻轻是练舞的,她的舞姿美丽动人,可以在舞蹈中不经意的杀人;小仙是练毒的,她使毒的手法出神入化,有时候甚至连师父也会中招;而灵儿,她是学唱歌的。

  灵儿的嗓音极美,真的像百灵鸟一样,我每每听见她练歌时都会不自觉的放缓练剑的动作。

  我喜欢灵儿的歌声,我也喜欢另两位师妹的笑容,但我不敢再表现出来,我怕被师父发现了,又会狠狠的修理我一顿。
  
  我悄悄的把这些喜欢都藏在心底,我以为,只要我不再表现出来,我们就都会好好的。

  可是我最卑微的愿望,到最后也没有实现。

  我十三岁那年,轻轻十一岁、小仙十二岁、灵儿也同样十三岁。

  我们所学的功法都各有小成,师父不再让我们单练,而让我们对练。

  因为我和灵儿略大一些,我们自然成了对练的对手。轻轻和小仙,则成了对练的另一组。

  我不知道轻轻和小仙到底能谁赢谁输,但是我知道,灵儿根本不可能是我的对手。我是练剑的,又熟知灵儿歌声里的陷阱,我怎么会输?

  可是我不忍心让灵儿输,因为输了的人就要受到师父严厉的惩罚。所以对招的时候,我悄悄的隐藏了实力,谁知,灵儿也对我留下了余地。

  她的歌声本可以勾魂摄魄,但那日她唱的却只是一首平常的《长相思》。

  君是江中水,妾是岸边柳,万缕柔丝系不住,缓缓水东流。

  君在江中舟,妾在望江楼,那日送君天涯去,一去几春秋。

  ……

  我听着她的歌声,手中的剑忍不住迟疑再迟疑,终叫师父看出了端倪。

  师父怒目走来,一掌将我和灵儿各自拍飞。

  我勉力护住心脉,去听见灵儿最后一句呜咽的呢喃——日日望君君不见,江水自悠悠……

  日日望君君不见……

  在白衣楼里寂静多年,在师父的高压下,我早已学会了伪装无情、伪装冷漠,可那一刻,我的眼泪和口中的鲜血一起涌出。

  我想爬过去对灵儿说——我看见了,我也听见了……只可惜,重伤之下我连张口都费力……

  后来,我把灵儿葬在我常常练剑的那片桃林里,桃花缤纷,粉红漫天,仿佛好一处繁华似锦。可是那样的美景在我眼里,只剩下一片灰暗的阴冷。

  从那天起,我真的学会了无情。

  二、寂寞
  
  因为师父那一掌,我整整养伤了半年。

  待到我伤好,师父让轻轻和小仙一起来与我对招。我再不会手下容情,出手的剑把她们两个全部打伤。

  师父很满意,他笑着说,你可以出去做任务了。他给了我第一张红笺,红笺上,我要杀的那个人,他的名字叫史海。

  据说,史海是灵剑山庄的护剑长老,从未有人看过他出剑,但他在江湖上排名却永远被排在第十七位。

  我不知道江湖上的排名是怎么来的,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江湖上能数第几,但师父说我可以去杀人了,我就必须要去杀人。

  而且我也想去杀人,我的心里不再有情,但我的心里却多了恨。

  我恨苍天为什么让我被师父捡到?我恨苍天为什么让灵儿与我同门学艺?我更恨自己,为什么苦练十年,仍然避不开师父那一掌?

  我领命下山,去寻找我的第一个任务目标。

  灵剑山庄位于蜀地之南,我以为南地必然都是蛇虫鼠蚁盘居的地方,可是我到了灵剑山庄才知道,原来那里竟是一处世外桃源。

  再一次看到桃花,我难过又漠然。我的灵儿不会再回来,我要用自己的长剑饮尽鲜血为灵儿陪葬!

  摸清了灵剑山庄的路线后,我在一个阴雨的傍晚潜入史海的住所,只一剑便了结了他的性命。

  他倒下前,鲜血喷洒在我的长剑上,宛如是开在我剑刃上的粉嫩桃花。

  我看着那朵桃花在心中默念:灵儿,我找个人来陪你了,希望你在树下不要寂寞……

  有了第一次任务,很快就有第二次、第三次……

  我杀人越多就越麻木,有时候,我甚至记不清自己到底杀了多少人了。我只记得每一次都会默默在心底对灵儿说:灵儿,我又多找一个人来陪你了,希望你在桃花林里不要寂寞。

  我不知道灵儿在地下会不会寂寞,我只知道,我越来越寂寞了。

  我很少再回白衣楼,杀人越多,我的自由也就越多。

  师父允许我三个月回去一次,我偶尔回去,也只是想听听轻轻和小仙她们都还在不在,好不好。

  三、如玉
  
  我在江湖上听到轻轻和小仙的传说,有人说她们是九天的玄女,有人说她们是地狱的恶魔,种种传说不一而足,我不需要真相,我只要知道她们都还活着就好。

  再一次回到白衣楼的时候,是灵儿七年的忌日,轻轻和小仙也都在那天回来了。

  当年的她们,脸上常常带着甜甜的笑容,见到我就会乖乖的叫师兄。可现在,她们见到我,也只是冷漠的点头,同我一样的无话可说。

  不过她们都还记得我爱喝酒,都从四面八方带来了江湖各地的好酒。

  我们仨人多年来第一次聚在一起喝酒,没有人说一句话,没有人提起灵儿,都只是默默把第一杯酒洒向桃花林。

  烛泪进来的时候,轻轻和小仙已经走了。

  看见我一人在那里喝酒,她偎在我身边坐下:“师兄,你这次回来的真早呀?”

  我无意与她说话,只继续喝我的酒。

  我知道她是师父在我离开后新收的弟子,我也知道她是同我一样练剑的,但我已经没有心,我不会再对任何一个师妹亲近了。

  烛泪见我不说话,依然笑意盈盈,她笑着拿出一张红笺在我眼晃一晃:“师兄,师父让我把名单带给你,你就不好奇这次是谁?”

  我淡淡接过红笺,谁都无所谓,杀人而已,我只是奉命行事,亦或是,我只想杀人,如此而已。

  不过打开红笺,这一次的名字还是让我短暂失神。

  红笺上清晰的写着——桃花岛,陈九。

  陈九这个人,七年来我在江湖上听得太多。而桃花岛,更是江湖上的传奇。

  不是陈九的武功有多高,也不是陈九有多难杀,而是陈九在江湖上的人脉太广,若是杀他,我恐怕不能用常用的剑招了,否则即便一招致命,也会给我带来无尽的追杀。
  
  我喜欢杀人,但我不喜欢被人追杀。

  我暗暗思索着,该如何才能一举杀掉陈九而毫不留痕迹?

  我想到了明月楼的如玉,据说,明月楼是天下消息之源,在明月楼里,就没有买不到的消息。

  我准备从如玉美人那里打探陈九的消息,于是我去了明月楼。

  从前我只是一个人寂寞独行,偶尔歇息下来,也只是想起灵儿,想念轻轻和小仙,我的心里再无其他的女人。

  到了明月楼我才知道,难怪江湖人称天下第一美人为如玉。

  如玉,果真是如花似玉的一个美人。

  不过我不喜欢她,我出钱见她,只为了打听消息罢了。

  她笑着偎在我怀里,把她知道的都告诉了我。

  美人柔若无骨,她柔媚的眼神,让我忍不住想起灵儿最后的凝望。那一夜,我留在了明月楼。

  我以为不过是银货两讫的事,谁知第二天她却拉着我的袖子要跟我走,我是一个杀手,我怎能带她走?更何况,我心里没有她。

  我割断自己的衣袖走了,我用她给我的消息潜入了桃花岛。

  我以为就此和如玉再不相干,却不料,她竟在我走后自愿加入了白衣楼!

  三、韵儿
  
  我去了桃花岛,若没有如玉的消息,我根本不可能轻松潜进来,因为这里布满了奇门八卦的阵图,如果不是知道机关的人,根本进不去。

  我进了桃花岛,我很感谢如玉给我的消息,可只有感谢而已,我不能给她其他的。

  我知道桃花岛上高手如云,我很小心的潜在桃花林里,我要观察地形,我还要等待时机。

  只是又一次看见桃花,我的心底有一抹悲伤悄悄漫延。

  整整七年了,我以为自己已经可以忘记灵儿了,可是在这片氤氲的桃红里,我还是不可自抑的想起那一年她口中流出的鲜血……

  为了平息心情,我抽出长剑轻轻擦拭。

  每每擦拭我的剑,每每看到冷冷的剑光,我总能迅速的冷静下来。然而这一次,我的努力却失效了……

  冷冷的寒剑还握在我的手中,可我却仿佛听见了灵儿的歌声。

  那柔美的、迷人的,仿佛天籁般的歌声,空灵又飘渺,穿越重重的桃花瓣而来,带着勾魂摄魄的力量,一点一点,清晰的传到我的耳中。

  我不知不觉停下拭剑的动作,我知道这状况很诡异,我知道那声音不可能是灵儿,但我还是忍不住沿着歌声的方向去探寻。

  哪怕有一丝一毫的可能,哪怕是灵儿的魂魄来带我走,我也愿意。

  我穿过桃花林走到一条小溪前,终于找到那个唱歌的人。

  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惊呆了!

  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相像的两个人?难道她是灵儿转世投胎的新人吗?可她的年龄显然不对,她大约十六七岁的模样,正笑盈盈的在溪边照影梳妆、自娱自唱。

  溪水里清晰的映出她的脸庞,那是和灵儿一模一样的灵动可爱;耳中鼓荡着她的歌声,那是和灵儿一模一样的娇软动人。

  我是来杀陈九的,可是我却遇到了萧韵儿。桃花岛的小公主,萧韵儿。

  我久闻萧韵儿的美名,我也知道她是桃花岛主最珍爱的弟子,可是我从没见过她,我不知道她竟和灵儿如此相像!

  这是我的劫难,看见萧韵儿的第一眼我就知道,这辈子,我再也不能杀人了。

  我为了灵儿才拿起杀人的剑,但为了萧韵儿,我愿意放弃杀人。

  四、劫难
  
  韵儿很美也很纯真,她看见陌生的我,没有一点警惕之心,反而很好奇的靠近我。

  她说:“你是谁?你怎么进入桃花岛的?你长得真好看,比阿牛还要好看!”

  我不知道她说的阿牛是谁,我知道自己长得挺耐看的,一向招女人喜欢,否则如玉也不会一夜就要跟我走。从前我厌恶自己的长相招女人,但现在,听到萧韵儿夸我,我竟然满心欢喜。

  我从不愿告诉别人我的名字,可我不想欺骗她,我犹豫一瞬,最终告诉她:“我叫无痕。”

  “无痕,好奇怪的名字。你喜欢听我唱歌吗?你是听到我的歌声过来的?”韵儿依然在笑,她清澈的眼眸像极了当年的灵儿,甚至比灵儿更多了几分活泼。

  我沉寂多年的心在一刹那狂跳,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因为灵儿才喜欢上韵儿,抑或是,我本就该喜欢韵儿这样的模样?

  我点头承认喜欢她的歌声,我不敢告诉她我喜欢她,我怕我会吓着她,我怕我会玷污了她。

  她很高兴的又唱了一首歌,温柔又欢快的曲调里,她唱的竟也是《长相思》!

  君是江中水,妾是岸边柳,万缕柔丝系不住,缓缓水东流。

  君在江中舟,妾在望江楼,那日送君天涯去,一去几春秋。

  ……

  不知不觉中,我在桃花岛呆了半个月。

  这半个月里,我每一天都到溪边来听韵儿唱歌。渐渐的,我再也不想拿起自己的剑;渐渐的,我已经快要忘了自己此行的目的。

  那一天又到风吹桃花落时,韵儿唱完一首歌突然对我说:“无痕,你带我出去好不好?师父总不让我出去,我想出去看看。而且我喜欢你,你带我走好不好?我们悄悄逃出桃花岛,等我们成亲了再回来。”

  那一瞬间,我听到自己心中苦苦筑起的防线轰然崩塌,我无法拒绝韵儿的要求,我满心里都是和她一样的渴望。

  可是我不能,我只是个杀手而已,我满手血腥,我不配她,我也给不起她一个幸福的家。

  我突然后悔接下这任务,我不该来杀陈九,我不该遇见韵儿。我自己痛苦不要紧,我不能让她和我一样陷入黑暗。

  我没有回答韵儿的话,我沉默的落荒而逃。

  五、陈九
  
  我决定在当夜就动手,我必须快一点完成任务离开桃花岛,否则再久一点,我的心彻底沦陷了,我就真的举不起我的剑了。

  那天夜里,我悄悄潜到陈九的住处。我原本想隐藏痕迹,不用自己的成名剑招,可是我想速战速决,只得举剑而去。

  然而当我拿起剑时,我却使不出力气,因为韵儿在那里。

  原来陈九竟是桃花岛主为韵儿所选的未婚夫,原来韵儿今夜到这里竟为向他辞行!

  我看到了韵儿,韵儿也看到了我。

  她欣喜的告诉陈九,她喜欢我,只想跟我走。

  我颤抖的几乎要握不住手中的剑,陈九却看着我淡淡的笑了。

  他劝说韵儿:“韵儿,能让我和无痕谈谈吗?如果他真的能给你幸福,我就成全你们,让他带你走,好吗?”

  “好,你说话算话!”韵儿毫无心机,开心的退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我和陈九面面相对。

  我讨厌他是韵儿的未婚夫,我很想杀他,然而我却提不起剑,我不能在有韵儿的地方杀人,我不想让她的眸中染上任何血色。

  阿九拍开了两坛酒,他好似知道我是来杀他的,又好似不知道。他什么都没说,只是请我喝酒。

  这是我第一次和陌生人一起喝酒,酒入喉中,很苦,很涩,又很辣。

  从前我一向自豪自己的千杯不醉,可这一刻,我痛恨自己喝不醉。

  因为越清醒我就越知道,陈九在默默的向我示威,他知道我不能给韵儿幸福,所以他在无声的告诉我,只有他才能带给韵儿美满和幸福。

  那一夜我清醒的离开了,我没有杀陈九,我也没有喝醉,但心痛的味道,比七年前更加绝望。

  韵儿哭着追到桃花林边来问我:“无痕,你为什么不肯带我走?你不喜欢我吗?”

  我张张嘴,我想告诉她我喜欢她,但是我不能。

  我是一个杀手,我没有资格给她幸福,我只能以自己的离开给她祝福。

  韵儿绝望的扑向我,我忍不住抱紧她。

  我不敢贪恋,我只想记住她这一刻的温暖。

  曾经灵儿就在我身边,我没有触过她一根手指。此刻韵儿就在我怀里,我却不能永远留住她的热情和温柔。

  我无法再杀陈九,因为陈九若死了,就没有人能更好的照顾韵儿。为了韵儿,我放弃了这次任务,我的剑第一次没有饮血就离开了……

  六、桃花
  
  我没有杀陈九,我就不能再回白衣楼。因为自动放弃任务,是要被楼内追杀的。

  我黯然找了一处有桃花的地方隐居下来,我把自己的剑埋在了桃花树下。

  当春天来临时,落花纷纷,粉色的花瓣会一重重的铺盖在我的剑冢上。看着那些花儿,我会想起灵儿,更多的是想起韵儿。

  有时候我忍不住幻想,假如我那时杀了陈九,带走了韵儿,以后的日子会怎么样?我和韵儿是不是也能够幸福?

  可幻想每每只一息就沉寂下去,我不能欺骗自己,更不能欺骗韵儿。

  我这样的身份,就算躲过了楼内的追杀,也躲不开桃花岛、全江湖人的追杀,我怎能让韵儿跟我受那种颠沛流离的逃亡之苦?

  我常年在桃花树下饮酒,偶尔睡梦之中,我也会想起轻轻,想起小仙,想起师父,想起烛泪,甚至有时候,我还会想起如玉。

  这一生,我对不起灵儿,对不起韵儿,却也欠下了如玉的一番情意。

  我是在埋剑后才知道如玉加入白衣楼的,可是我那时候已经不能再回到白衣楼。

  我欠她一段情,终无力偿还,就连帮忙也做不到了。

  我以为我将会永远欠着她们的,直到有一天,如玉找到桃花树下,她一剑刺入我的胸膛,鲜血从我的身体里漫延出来时,我忍不住笑了。

  我总算是偿还了一个人,我不爱她,我死在她手中,也算是了却了她对我的情意。

  从离开桃花岛开始,我就知道白衣楼早晚会派人杀掉我的,我早猜到了我的结局,只是没猜到来杀我的人是如玉。

  看着我倒在血泊里,如玉突然哭着抱住我。

  她说了什么,我都已经听不见,我只感受到她温热的泪滴。

  我想抬起手去擦掉她的眼泪,可是我的手已经无力……

  最后的时刻,我隐约听见桃花树下,似有灵儿动听的声音模糊响起。

  她轻轻的唱:“日日望君君不见,江水自悠悠……”

  日日望君君不见,江水自悠悠……

  

签到天数: 25 天

[LV.4]鸿渐于陆

 楼主| 发表于 2014-3-26 14:46 | 显示全部楼层
备注下《长相思》的歌词,是网上选段。。。。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4-3-26 14:52 | 显示全部楼层
居然不爱我。

签到天数: 2 天

[LV.1]亢龙有悔

发表于 2014-3-26 15:05 | 显示全部楼层
俺跟轻仔是打酱油的说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4-3-26 15:0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感人,而且人物的行为很符合人物性别和定位,那样的人就应该做出这样的事。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4-3-26 15:0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喜欢!可是看完还是有点难过,555,为什么杀手的结局一定都要这么凄凉.........
非常美的追魂贴~~~飞扑依依祖师~~~你比阿牛还要好看!

签到天数: 25 天

[LV.4]鸿渐于陆

 楼主| 发表于 2014-3-26 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如玉 发表于 2014-3-26 14:52
居然不爱我。

我爱玉美人呀!游戏中的杀手没有爱

签到天数: 25 天

[LV.4]鸿渐于陆

 楼主| 发表于 2014-3-26 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仙紫忘忧 发表于 2014-3-26 15:05
俺跟轻仔是打酱油的说

暂时没想到那么长的故事,只好打酱油了,哈哈

签到天数: 25 天

[LV.4]鸿渐于陆

 楼主| 发表于 2014-3-26 15:58 | 显示全部楼层
琴音箫韵 发表于 2014-3-26 15:09
好喜欢!可是看完还是有点难过,555,为什么杀手的结局一定都要这么凄凉.........
非常美的追 ...

恩恩,俺比阿牛好看多了!

签到天数: 25 天

[LV.4]鸿渐于陆

 楼主| 发表于 2014-3-26 15:58 | 显示全部楼层
夫子 发表于 2014-3-26 15:06
好感人,而且人物的行为很符合人物性别和定位,那样的人就应该做出这样的事。

看我对你多好,把美人小韵儿留给你了!!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4-3-26 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尔雅 发表于 2014-3-26 15:58
看我对你多好,把美人小韵儿留给你了!!

人留在这里,心没有。和小八的春花神似,就是宛转点。

签到天数: 7 天

[LV.3]见龙在田

发表于 2014-3-26 18:44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人家挂得早,可素人家一直在丫丫心里~~~~~~~~幸福地转圈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本站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Sitemap| 金庸江湖网 ( 粤ICP备11090810号-2 )       

金庸迷QQ群:48569383  |  站方邮箱: jinyong@jyjh.cn

Copyright © 2004-2014 www.jyjh.cn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GMT+8, 2019-10-15 16:28 , Processed in 0.233093 second(s), 28 queries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