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金庸江湖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本站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318|回复: 33

拙著《破译金庸密码》出版,感谢朋友多年支持、指教!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10-25 11: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刘国重 于 2015-12-7 10:51 编辑

书中所收,超过一半的文章,都在江湖发过。

朋友们,或则捧个钱场,或捧个人场。

都很感谢。

《破译金庸密码》——刚上架,
当当、京东、淘宝、孔夫子等各大网店,均有销售。


2006年,刚学会上网,就来到江湖。

很多文字,都在与朋友们的交流中,不断充实,也改正了很多错误。

这么多年,欠朋友们的情份,太多了。

四方揖,一并致谢。

谢谢朋友们!
===============

当当网最近搞活动,拙著《破译金庸密码》现售5.9折,27元。活动还有2天多一点的时间。12月7日——10日。http://product.dangdang.com/23793560.html
拙著上架一个月来,卖得还过得去。在当当“新书热卖榜”的“文学家传记”类中排第二。http://bang.dangdang.com/books/n ... 00-recent30-0-0-1-1
谢谢各位朋友支持,拜揖!


  【拙著《破译金庸密码》之“删”与“误”;拙文总目录】


     
64页:第5行;【玄烨在他爹顺治……】“在”字是衍文,删。诗作者是顺治。
80页:最后一行,【杨祜】应为“羊祜”。
98页:“无崖子”词条第3行,误作【“无涯子”】,改为“无崖子”。
156页:第9行,【按自己为他们指定的轨道运行之法力与法术】“之”字漏了。
160页:第8行,【小人党而不群】这句外面要加“引号”。
161页:第5行,【智者不惑】改为“知者不惑”。
216页:第2行,【就到】改为“就道”,上路之意。
第232页:第16行,【李历世】,应为“李力世”。
286页,第2行,【环节】改为“关节”。
382页:倒数第3行,【过分】改为“过份”。
390页:第2行,【曹雪芹而后二百年间中国小说家第一人】“二百年间“四字最好加进去,原来我考虑不周,无此四字,似乎金庸比施耐庵更高,本意不是如此。


《刘邦转世,阿扁前身——第三只眼观鹿鼎》,关于阿扁的部分删掉了,只剩刘邦。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在网上搜索读到全文。以下,是删除的部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本站

x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5-10-28 17:46 | 显示全部楼层
【破译金庸密码】之《笑傲江湖》  
题记:
    金庸小说中,那么多名“不”的人物:《天龙八部》有包不同、不平道人、卓不凡,《侠客行》有丁不三、丁不四,《飞狐外传》有倪不大、倪不小,《碧血剑》有冯不摧、冯不破,《倚天屠龙记》有杨不悔、说不得,……
    以“不”字取名,亦属饶有古风之事。
春秋战国时期名“不”的历史人物,有申不害、吕不韦、任不齐、宓不齐、韩不信、陈不占、萧不疑、公山不狃、公乘不仁等。汉代人物则有:梁不疑、隽不疑、直不疑、程不识、高不识、公上不害……
名“不”人物,集中出现在《笑傲江湖》。华山派门下有岳不群、封不平、成不忧、丛不弃。
“江湖散人”老头子的女儿,唤作“老不死”。
“令狐冲心下大奇:‘甚么?老头子的女儿芳名不死,岂不作‘老不死’?啊,是了,……到老不死,是大吉大利的好口彩。她是不字辈,跟我师父是同辈。’越想越觉好笑。”
华山派有浓重的儒家色彩,其门下弟子取名“不群”、“不忧”,皆源自儒家典籍《论语》(见本篇下文)。
华山派门下仅见的女弟子,却未从“不”,而名“中则”。若华山派另有同辈女弟子(也许她们死于“玉女峰斗剑”的内讧),名字中应该也有一个“中”字了。
“中”,亦为儒家所重。
我认为,宁中则的“中”,是“中庸”的“中”、“中行”的“中”、“中道”的“中”。


日、月、星、葵花、若(黑)木——日、月神教,吸星,黑木崖(令),葵花宝典,是魔教的五种象征物。而月、星、木、葵均以“日”为中心,为依归。
    日月神教的其他信仰久已漶漫不清,但其最重要信仰则是异常鲜明:视教主为“太阳”的化身,对其讴歌赞颂。
    同样被称作“魔教”,金庸可以让张无忌加盟明教,但绝对不会使令狐冲厕身日月神教,张、令狐二人的个性随和相似,对“魔教”的态度则大异,说到底是因为明教与日月神教两教本质不同。
    日月神教与明教最大区别就在于它强烈的、制度化的对教主的个人崇拜:
    “定静师太知道魔教中上上下下,对教主奉若神明,如有人辱及教主之名,魔教教徒闻声而不出来舍命维护教主的令誉,实是罪大恶极之事”(三联版《笑傲》893页)。


日、月、葵花——佛教有“佛法僧”三宝;道家称“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基督教有所谓圣父、圣灵、圣子的“三位一体”的教义,日月神教也自有自己的“三位一体”:日、月、葵花。
    《葵花宝典》是日月神教的镇教之宝,在新一代领导核心的确立过程中,起到的是“传国玉玺”与“安邦秘策”双重作用。
    冲虚道长如是说:“《葵花宝典》武林中向来都说,是前朝宫中一位宦官所著。”身为太监,最大的职业道德是什么?是奴性和愚忠。如曹植所言:“若葵藿之倾叶,太阳虽不为之回光,然终向之者,诚也。”太监给自己所创立的这套武功冠以“葵花”之名,顺理成章。
    这位宦官既以向日葵自居,心中的那一轮红日,只能是皇上。《鹿鼎记》以查慎行诗作回目,有“身作红云长伴日”之句,指的正是韦公公小宝祈愿能长期工作战斗在伟大领袖康熙帝身边。
    后此书几经流转,终为魔教所得,也是天命攸归,得其所哉。因此教名为“日月神教”,亦自有想象中的一轮红日在。
    记得我读八十年代《笑傲》旧版本,“日月神教”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做“朝阳教”,而在三联版中此三字几乎踪影全无(还留有一处,想来是作者疏忽失察而非 有意要立此存照)。两者相较,“朝阳”之称似更得魔教之神:他们宗奉的是阿波罗神庙,无意上演一出《拜月亭》。
    然则,日、月与葵花三者究属何种关系?在神教的教义中分别指向什么?

日——《庄子》颂日:“日出东方而入于西极,万物莫不比方,有首有趾者,待是而后成功,是出则存,是入则亡。”
    日,是太阳系的核心,普照万物。“日月神教”之“日”,指的是教主,是任我行,或东方不败。且看原文:
“教众见他站起,一齐拜伏在地,阳光照射在任我行脸上、身上,这日月神教教主威风凛凛,宛若天神”。(三联版《笑傲江湖》1553页)
    教众对教主的称谓则是“文成武德、泽被苍生圣教主”,何物能够“泽被苍生”,除了太阳?
    神教的老对头,不可能不了解神教的教义。因此,当冲虚老道投任我行所好,为任教主定做了一把“九龙椅”:“但见那椅套以淡黄锦缎制成,金黄色丝线绣了九条金龙,捧着中间一个刚从大海中升起的太阳……”(三联版《笑傲江湖》1565页)
    《晋书•天文志•七曜》:“日为太阳之精,主生恩德,人君之象也。”
    朱温称帝之时,改名“朱晃”,意为“如日之光”。
    金庸这次修改旧著,《碧血剑》最后一回,补充了一个历史细节,“(纸上)署着万岁爷新改的名字‘李自晟’。”(花城版《碧血剑》688页),李自成称帝,像朱温一样,忙着给自己戴上一顶太阳帽。

月——班固《白虎通•君臣》:“三纲之义,日为君,月为臣也。”
    月,绕日运行,借日光以自耀。有时也会遮蔽阳光,造成日食。 指向的是教内高层干部。如任教主治下的向问天和谦恭未篡时的东方不败,或者是东方教主所倚赖宠信的总管杨莲亭。
日月神教是有自己的礼拜仪式的:“向问天右手高举,划了个圆圈。数千人一齐跪倒,齐声说道:江湖后进参见神教文成武德、泽被苍生圣教主!圣教主千秋万载, 一统江湖!”现在你再看这位以“天王老子”自居的向问天像个什么东西?分明是主持对太阳的祭拜感恩仪式的大祭司!
补记:月球绕地球,地球绕太阳,所以我直说:“月,饶日而行。”本是力求简化,不成想许多网友提出质疑,没办法,只好啰嗦说说。


《吸星》 ——《白虎通•五行》:“君有众民,何法?法天有众星也。”
    还珠楼主《蜀山剑侠传》有所谓“吸星神簪”者,系由陨星制练而成。金庸则化“神簪”为“”,一种兼具录音功能的武器,转化为一种令江湖中人闻风丧胆的心法。
    “吸”与“星”这两个字组合成一个词,极具神秘感。
    什么东西能够“吸星”?
    只能是更大的星体,例如太阳。
    茫茫太阳系,所有的大行星,小行星,卫星,宇宙尘……没有可以逃脱太阳吸力的。它们运行的轨道,由太阳决定。
    前引《庄子•田子方》:“日出东方而入于西极,万物莫不比方。”之语,马其昶释义:“‘比’,顺也。‘方’,道也。谓万物之化生皆顺太阳之轨道也。”
    麦克斯•缪勒更指出:太阳神话是人类一切神话的核心,一切神话都是由太阳神话派生出来的,“太阳从仅仅是个发光的天体变成世界的创造者、保护者、统治者和奖赏者——实际上变成一个神,一个至高无上的神。”
    任我行就是日月神教的太阳。
《吸星》除用于吸人内力外,还有很强的象征意味:凭籍自己的强悍意志和人格魅力,最大程度地影响他人,令其遵循自己意旨行事,按自己为他们指定的轨道运行的法力、法术。
任我行三字倒不见“天日”,但三字意涵在在与太阳对应。
    太阳也必须遵循一定轨道运行,但在太阳系内部,他是话事人,其他星体须追寻他的轨道,“任我行”三字,正指此义——“行”不仅指“行动”,亦可作“运行”解。
    “吸星”似可与马克斯•韦伯的“卡里斯玛支配”相印证。
    “卡里斯玛”一词所指的是具有一种不平凡禀赋的人。而“卡里斯玛支配”指的是一种对他人的完全掌控、支配,获得众人的死心崇仰、彻底服从。古代的巫师、先知以及现代具有个人魅力的政治领袖如希特勒者,都是这个类型的支配者。“卡里斯玛支配”的正当性,根源于对巫术力量、神启与英雄崇拜的信仰。
    任我行身上并不缺乏这种非凡秉赋与人格魅力。初次晤谈,甚至能让令狐冲这样最具独立意志的人物也大受吸引:
“觉得这位任教主谈吐豪迈,识见非凡,确是一位平生罕见的大英雄,大豪杰,不由得大是心折,先前见他……未免过分毒辣,但听他谈论了一会后,颇信英雄处事,有不能以常理测度者。”(三联版《笑傲江湖》 855页)


“七星使者”——在日月神教,“君(教主)有众民(教众)”,如“天有众星”,除“吸星”而外,从“七星使者”的名号中,亦可见出。小说中写道:
钟镇抱拳还礼,微笑道:“定静师太以一敌七,力斗魔教的‘七星使者’,果然剑法高超,佩服,佩服。”定静师太寻思:“原来这七个家伙叫做甚么‘七星使者’。”她不愿显得孤陋寡闻,当下也不再问,心想日后慢慢打听不迟,既然知道了他们的名号,那就好办。(三联版《笑傲江湖》 页)
“七星使者”云云,固然是嵩山派钟镇现编的,然而,嵩山派等五岳剑派与日月神教相争百年,乃是宿敌,自然深知日月神教的教旨,钟镇编的这“七星使者”的名号须得符合日月教教旨,方可取信于同样深明日月教教旨的恒山派定静师太。


葵花——晋代傅玄《豫章行苦相篇》:“葵藿仰阳春”,杜甫诗云:“葵藿倾太阳,物性固莫夺。”司马光亦有诗曰:“更无柳絮因风起,唯有葵花向日倾。”
    金庸祖上查慎行,当“钦授翰林院庶吉士”之时,也曾作诗讴歌:“葵藿有心知向日,愿从瑶岛结孤根。”
    钱钟书《猫》中更有“除了向日葵,天底下再没有比他更亲日的人或东西”的妙语。诚然诚然,葵花之亲日、媚日,无与伦比。
    葵花所指向的是广大模范教徒,奴性天成,完全丧失独立思考的意愿与能力,领袖挥手我前进,并为此兴奋如狂。
    网友寒雪牵魂箫提点:《明史•舆服志》“洪武三年……礼部奏定,内使监…其常服,葵花胸背团领衫,不拘颜色”,可知“葵花”正是太监的服饰纹样。
    《葵花宝典》本是那位老太监成长为一名好奴才的本钱与夸耀,到了神教教主手上,功用即大不同。日月神教教主须倚仗《葵花宝典》及“三尸脑神丹”,对所有教众进行半强制性的洗脑工程,阉割其身体与灵魂。
    只不过要使他人变态,自己先不能保持常态,要阉割他人,自己必须发扬革命的大无畏精神,先阉了自己。于是乎“欲练神功,挥刀自宫”!
    《葵花宝典》这样的书,我读过两本,《商君书》与《韩非子》。《商》、《韩》本是自阉之书,阐说阉民之术。
   
   
辟邪剑法——《辟邪剑谱》与《葵花宝典》系出同源,与日神崇拜多少也有关系。
    一切邪魔外道、魑魅魍魉,皆惯于夜间作怪。红日一出,诸邪辟易。一声鸡唱,万怪烟消云落。
    《辟邪剑谱》被金庸秘藏于福州林家“向阳巷”(最早的《笑傲》版本中,被称为“葵花巷”)老宅,不奇怪。


端午:日月神教的盛大节日(单独一篇,重复了,此篇不算字数)——“这‘三尸脑神丹’中里有尸虫,平时并不发作,一无异状,但若到了每年端午节的午时不服克制尸虫的药物,原来的药性一过,尸虫脱伏而出……”(三联版《笑傲江湖》850页)
    “盈盈俯身在他(岳不群)身边低声道:‘每年端午节之前,你上黑木崖来,我有解药给你。”(三联版《笑傲江湖》1429页)
    “日月神教”教徒每年得到“三尸脑神丹”解药,如果晚于端午节,就来不及了。
     也是在每年端午,教主任我行先生例行大宴群臣。
    “向问天道:‘就是东方不败发难那一年,端午节晚上大宴,小姐在席上说过一句话,教主还记得么?’任我行搔了搔头,道:‘端午节?那小姑娘说过甚么话啊?……’向问天道:‘……那一年小姐是七岁罢?她在席上点点人数,忽然问你:爹爹,怎么咱们每年端午节喝酒,一年总是少一个人?……’”(三联版《笑傲江湖》860页)
    看来,神教对教徒工作成绩的考核,固定在每年5月5日公布。有功的,赏解药,并有其它奖励;有过的,扣发解药,或伴以多种惩处。
    特殊情况下,神教的权力格局,会在这一天,重新洗牌。
    为何定在端午?
还是要从“日月神教”的教名、教义中寻索。日月神教崇拜太阳,又将教主视为太阳神化身。
端午,古时又称“天中节”,唐韩鄂《岁华纪丽》这样解释端午:“日叶正阳,时当中夏。”端午节处于夏季的正中,即“正阳”位置,当时的人们认为:这一天,太阳才是最当中的。此日,“日月神教”教主,自然也就更加“如日方中”了。
    “三尸脑神丹”发作,更在“每年端午节的午时”,而“午时”,即是正午11点到13点,称为“日中”、“日正”,其时太阳挂在天空中央,是一天当中“阳气”最盛的时候。
     结论:历史上某一时期,中国人把“端午”视为一年中太阳升起最高的一天,而“午时”,正是一天中太阳升起最高的时刻,这一天的这一刻,也就是“日月神教”教主——太阳神的化身——最显威灵的时刻。

            
任我行——“和尚打伞,无法无天”之简装版。
   《西游记》第二十二回,记录了沙和尚的诗歌体口述自传:“自小生来神气壮,乾坤万里曾游荡。英雄天下显威名,豪杰人家做模样。万国九州任我行,……”
    “任谁行”这种话语,在《西游记》中又见第72回,写孙悟空变化成的饿老鹰:“万里寒空随上下,穿云捡物任他行。”
    《鹿鼎记》中,歌颂“神龙教”洪安通教主的“寿与天齐”一语,在《西游》亦所在多有。
    《西游记》中的“任我行”字样,算是“古典”。近人陆荣廷诗“放眼江山谁为主,大地茫茫任我行”,应该算是“今典”了。
    《笑傲江湖》中的“任我行”出自古典?还是今典?或者兼采古典与今典?或者与今典古典皆无关联,由金庸自铸伟词?
    难以断言。
    或谓:某人的“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即脱胎自陆荣廷诗。


东方不败——“东方不败”即是:东方的战神传说。
    此人号称“武功天下第一”。
    武侠小说中“武功”一词指的是:以拳脚内力给对方身体造成极大损伤的超能力。
    但《笑傲江湖》不是简单的武侠作品,它,还是一部政治小说。
    此词或有别一层涵义:“文治武功”的“武功”,主要指军事才能与成就。
    《笑傲江湖》意在“刻划中国三千年政治的普遍现象”,我们就必须将某些特定的“武侠”元素置换成(或填补上)历史上真实存在过的政治元素。
    东方不败必须同时做到(一)与一个或几个高手对决,没输过。(二)身为魔教高级军事指挥官,他所指挥的(与正教的)大兵团作战,从来没吃过败仗。否则,不配叫“东方不败”,也没脸自称“武功天下第一”。
     

向问天——此名极佳,既有李太白“青天明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的天真,又有苏东坡“把酒问青天”的闲逸,更不乏谭复生“我自横刀向天笑”的豪迈。
    而推本溯源,必本于屈原《天问》。
    向问天与屈原,余皆不论,其愚忠似之,其以妾妇之道事君又似之。


童百熊——熊性凶猛,此人“一熊”犹嫌不足,乃以“百熊”名之,可以想见他在魔教与正教的战斗中的是如何的勇猛过人。


风清扬(附:木婉清)——美国佬毕竟建国历史短,脸皮薄,将所得“庚子赔款”部分退还中国,于是就有了清华大学。
    办学款虽经山姆大叔过手,校名用的可是正宗老牌国货。出自《诗经》“水木清华,婉兮清扬”之句。
    我因此怀疑风清扬与木婉清的武功都是在清华体育系进修而得。
    风清扬师从刘季教授。刘教授自号“大风堂主”,武功不凡,还有三句诗流传天下:“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勇士兮守四方!”
    “风清扬”之名,应是将“婉兮清扬”与“大风起兮云飞扬”两句诗糅合而成。
    在《诗经》“清扬”前著一“风”字,平添流动飘逸气息,而在《大风歌》“风”“扬”两字间加一“清”字,又去除了草莽烟尘味道。
    此名与戴笠戴雨农是我所见的最好的两个名字。


令狐冲与盈盈——与令狐冲偕隐的不是小师妹,而是任大小姐,这是命中、更是“名”中注定的事。
    谁说的?
    老子说的!
    《道德经》:“大盈若冲,其用不穷”,又云:“道冲,而用之或不盈。”
    有网友教示,补我不足:“盈和冲是道家的两个状态,就比如是一个容器满和空。呵呵,刚好他俩是来自对立的两个阵营。”我自己未必能说得这么好,因此径自抄录,并致谢忱。
    令狐冲凌虚御风,管领自由浩瀚的天空;任盈盈则地负海涵,象征丰盈充实的大地。
    曹丕诗《丹霞蔽日行》:“月盈则冲。”
    龚定庵《漫感》“一箫一剑平生意,负尽狂名二十年”或可为身负‘浪子’狂名的令狐冲之写照:剑得“独孤”之传,箫吹“笑傲”之韵。
    龚定庵另有《湘月》词,“怨去吹箫,狂来说剑”,亦似为令狐冲而写,呵呵。

     
岳不群(附卓不凡)——“剑神”卓不凡与“君子剑”岳不群两大高手似乎在拉扯一个成语:“卓尔不群”。典出《汉书》:“夫唯大雅,卓尔不群。”
    巍巍山“岳”,卓尔“不群”,亦颇有一番壁立千仞的气象(唐代诗僧皎然著《诗式》有“极天高峻,崒焉不群”语,说的也正是山势),与岳不群的道貌岸然也算合拍。
    岳不群人称“君子剑”,但真正的君子是“群”的,小人才“不群”呢!
    这也不是我说的,是“文宣王大成至圣先师孔夫子老二”说的,“君子群而不党,小人党而不群。”(《论语•阳货》)
    又:《白虎通义》:“或称‘君子’者何?道德之称也。‘君’之为言,群也;‘子’者,丈夫之通称也。”
    无论是依据《论语》还是《白虎通》的说法,岳掌门“不群”之名,都对他“君子(剑)”之号构成颠覆与否定。
    岳不群以“君子剑”的面目欺世,作者却在取名时将其底细揭露无遗:伪君子,真小人也。《庄子•大宗师》所谓:“天之小人,人之君子;人之君子,天之小人也。”
    下面就有些胡扯了:将岳“不群”的“羊”皮褫去(金庸用的繁体字,则“羊”在“君”下),还剩什么?——剩有“不君”,不是君子,是小人,不是“羊”,是狼!
     

丛不弃——《红楼梦》:
“宝钗看毕,又重新翻过正面来细看,口内念道:‘莫失莫忘,仙寿恒昌。’……宝玉忙托了锁看时,果然一面有四个篆字,两面八字,共成两句吉谶:‘不离不弃,芳龄永继。’”


成不忧——《论语》:“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
2010年2月补记:读最早版本的《笑傲江湖》,赫然乃见:
“这矮子姓成,名叫成不忧,取名含义,原是‘仁者不忧’之意。但他偏偏的性如烈火,殊无半分‘仁者’之象,‘不忧’之状。”
    哗!我毕竟还是猜对了一个!小小地佩服自己一下。
    连载版《笑傲》还有一位叫作“高不惑”的“华山剑宗好手”,类推之,“不惑”之名,自然也是出自《论语》,“智者不惑”。
    华山派有很重的儒家色彩,这也不仅表现在人物名字上,我在多篇文字中曾经谈到过这一点,这里不展开说了。
    只谈人物名:
    华山派中”不“字辈人物,加上连载版原有而后来被删的“高不惑”先生,区区五人而已。现今已有三人(“不群”、“不忧”、“不惑”)的名字基本可以断定出自《论语》。如此,“从不弃”之名是否源自《红楼梦》,还须再斟酌。
    “不弃”,可能出自《红楼》,更可能仍是取于《论语》。“故旧无大故,则不弃也。”或“居处恭,执事敬,与人忠,虽之夷狄,不可弃也。”


封不平——25年前,华山派“气宗”屠灭“剑宗”,少数“剑宗”弟子出逃在外,逐渐地,封不平成为其领导者。
    封不平,愤不平?
    如“封不平”之名,确为“愤愤不平”意,则这三字,就不仅是一个人的代号,更代表了华山派“剑宗”幸存者的集体情绪。


丁坚与施令威——此二人武功未臻化境,与卓不凡、岳不群不可同日而语。
    他们所争的也非成语,而是在争相攀附一位仙人:丁令威。
    《搜神后记•卷一》:
“丁令威,本辽东人,学道于灵虚山。后化鹤归辽,集城门华表柱。时有少年举弓欲射之。鹤乃飞,徘徊空中而言曰‘有鸟有鸟丁令威,去家千年今始归。城郭如故人民非,何不学仙冢累累’,遂高上冲天。”


陆大有、向大年——这两个人物,分属华山、衡山两派,而在书中出场的时间也很接近。
    两个名字,好口彩!《穀梁传》说是:“五谷大熟为大有年。”
“大年”之名,在古人中比较常见,是“长寿”的意思。
“大有”,多金;“大年”,多寿。

“白头仙翁”卜沉——此人为嵩山派高手,在小说中与“秃鹰”沙天江一同出场。
    这两人的名字可能是相互对应的,“秃鹰”与“白头翁”对应,“沙天江”与“卜沉”对应:“白头翁”与“秃鹰”都是禽鸟,“江”水中自然“不沉”。
    《红楼梦》中有名“卜世仁”者,不是人啊!


刘正风——刘正风是音乐家,他的名字,应是出自《吕氏春秋•古乐》:“惟天之合,正风乃行,其音若熙熙凄凄锵锵。”


刘菁、刘芹——“菁”英、“菁”华,极有价值;“芹”,却是极廉价的东西,嵇康《与山巨源绝交书》:“野人有快炙背而美芹子者,欲献之至尊,虽有区区之意,亦已疏矣。”
“陆柏道:‘刘门弟子听了,若要活命,此刻跪地求饶,指斥刘正风之非,便可免死。’刘正风的女儿刘菁怒骂:‘奸贼,你嵩山派比魔教奸恶万倍!’陆柏喝道:‘杀了!’万大平提起长剑,一剑劈下,……刘芹脸色惨白,全身发抖。刘正风道:‘好孩子,你哥哥姊姊何等硬气,死就死了,怕甚么?’……刘芹身子战抖,跪倒在地,哀求道:‘别……别杀我……我……’……陆柏道:‘很好!从今而后,你不是衡山派的人了,也不是刘正风的儿子,我饶了你的性命。’刘芹跪在地下,吓得双腿都软了,竟然站不起来。”(三联版《笑傲江湖》240、241页)
刘正风这一女一子的名字,不是刘正风起的,更不是说刘正风看女儿像“菁”一样尊贵看儿子像“芹”一样微贱(现实中,也有父亲给儿子起“贱名”的,据说这样更“好养”,可不是真的希望他“贱”)。他二人的名字,是金庸给起的,反映着金庸对刘正风之女之子的看法:刘菁死了,死得高贵;刘芹活下来(至少暂时活下来了),活得卑贱。

 
曲非烟————李商隐诗《一片》:“一片非烟隔九枝,蓬峦仙仗俨云旗。天泉水暖龙吟细,露畹春多凤舞迟。榆荚散来星斗转,桂花寻去月轮移。人间桑海朝朝变,莫遣佳期更后期。”诗中“非烟”,即“卿云”“祥云”意。《史记•天官书》:“若烟非烟,若云非云,郁郁纷纷,萧索轮囷,是谓卿云。”
    纳兰容若《江城子•咏史》“湿云全压数峰低,影凄迷,望中疑。非雾非烟,神女欲来时。”
    金庸自称生平创作受唐代传奇影响最大,而唐传奇中有一名篇《步飞烟》,皇甫枚撰。《倚天屠龙记》,一位未出场的人物,崔飞烟,相信也是由《步非烟》而出。   
在后面《阿绣与小翠》一节中,鄙人臆断金庸受蒲留仙影响匪浅,其实《聊斋》正是唐传奇之余绪,一脉相承。


冲虚——“虚”与“冲”都是道家常用的概念。
    古今道人以“冲虚”为名者更不知凡几,《侠客行》中“上清派”掌门的接班人也叫做“冲虚”的。
    唐天宝元年诏封列子为“冲虚真人”,因此,《列子》一书又名《冲虚真经》。


峻极禅院——左冷禅的嵩山总部,便是这“峻极禅院”。“峻极”二字,出自《诗经•崧高》“崧高维岳,峻极于天”。“崧高”,即是嵩山。
    以“峻极”为名,一则见得禅院所在嵩山地势之高峻。再则隐现禅院主人左冷禅野心之膨胀:峻极于天。
    左冷禅的理想,与东方不败、任我行并无二致,区别仅在于:左冷禅还没有喊出“一统江湖”的口号。           
           
           
沙门不敬王者——“鲍大楚喝道:‘(向任教主)跪下磕头!’仪清朗声道:‘我们是出家人,拜佛、拜菩萨、拜师父,不拜凡人!’”(三联版《笑傲江湖》1540页)
    像小说中的鲍大楚长老一样,东晋大臣庾冰、桓玄先后提出僧人亦须屈膝于王者。净土宗初祖慧远乃作《沙门不敬王者论》:
“出家则是方外之宾,迹绝于物。……外阙奉主之恭,而不失其敬。……抗礼万乘,高尚其事……”


定闲——定闲师太,定是太闲?
    非也非也!
    然则,定闲为嘛叫“定闲”?
书中其实写得明白:
“一个中等身材的老尼从火圈中缓步而出。……面目慈样,神定气闲。”(花城版《笑傲江湖》955页)


“桐柏双奇”周孤桐吴柏英——这对夫妻的家乡,应该在桐柏山上。
     《尚书•禹贡》有“导淮自桐柏”、“ 峄阳孤桐”的句子。“桐柏(双奇)”、“(周)孤桐”四字,皆在其中。
近人章士钊的“孤桐老人”之号,相信也是典出《禹贡》。
      

严三星——《诗经•唐风•绸缪》:“绸缪束薪,三星在天。今夕何夕,见此良人。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绸缪束刍,三星在隅。今夕何夕,见此邂逅。子兮子兮,如此邂逅何!绸缪束楚,三星在户。今夕何夕,见此粲者。子兮子兮,如此粲者何!”


回雁楼——“来到那家酒楼回雁楼前,他说:‘小师父,你有沉鱼……沉鱼落雁之容。这家回雁楼就是为你开的。……”
田伯光这话,透着一份小机灵,和没文化。
“回雁楼”的命名,与“沉鱼落雁”是没有关系的。
小说中的“回雁楼”,开设在衡山城。无论衡山城是不是今之衡山县,都在衡阳。自古道:“雁不过衡阳。”“北雁南飞,至此歇翅停回。”
衡山城有楼名“回雁”、衡山派剑法中有“回风落雁剑”的招式,皆是本地风光。


何三七——“这卖馄饨的老人是浙南雁荡山高手何三七。此人自幼以卖馄饨为生,学成武功后,仍是挑着副馄饨担游行江湖,这副馄饨担可是他的标记。”
    “何”是疑问词,带有“不置信”或“不在乎”的意味。
    “何三七”或可解作:不管三七(二十一)?
    作馄饨生意,总是要算帐的,何三七在书中倒没算过“三七二十一”这种帐,但他:
“转身向定逸伸出手来,说道:‘你打碎了我两只馄饨碗,两只调羹,一共十四文,赔来。’”
    “三七”还是一种中草药,是云南白药的主要成分。“三七”的功效,见于李时珍《本草纲目》:
“跌仆杖疮,血出不止者,嚼烂涂,或为末掺之,其血即止…… 南人军中用为金疮要药……凡杖仆伤损,瘀血淋漓者,随即嚼烂罨之即止,青肿者即消散。若受杖时,先服一、二钱,则血不冲心,杖后尤宜服之……”
    巧合的是:在“何三七”这一人物在书中首次亮相之时,华山派弟子与定逸师太等人正在(而且多次)谈论令狐冲所受“杖刑”,例如:
“灵珊急道:‘师叔,你可千万别去。大师哥最近挨了爹爹三十下棍子,打得他路也走不动。你去跟爹爹一说,他又得挨六十棍,那不打死了他么?’”
    治疗令狐冲所受“杖刑”的特效药,正是“三七”。
    俺妄作解人,假设金庸取“何三七”之名可能是从前面所写令狐冲被杖之事引发出来的,而微带戏谑味道:既受杖刑,“何”不以“三七”疗之?
    可惜,三七“生广西南丹诸州番峒深山中”(《本草纲目》),而何三七“是浙南雁荡山高手”,又不相符合。
    姑志于此。
                                                                                                                    2006、9
附录:

《笑傲江湖》


“六猴儿”—— 那少女道:“怎么会甚么事也没有?你倘若不姓陆,不叫陆大有,在同门中恰好又排行第六,外号怎么会叫做六猴儿呢?”陆大有笑道:“好,打从今儿起,我改名为‘陆大无’。”(第二回)

东方不败——魔教教主东方不败更有“当世第一高手”之称,他名字叫做“不败”,果真是艺成以来,从未败过一次,实是非同小可。(第六回)

岳不群——岳不群名字虽然叫作“不群”,却十分喜爱朋友,来宾中许多藉藉无名、或是名声不甚清白之徒,只要过来和他说话,岳不群一样和他们有说有笑,丝毫不摆出华山派掌门、高人一等的架子来。(第六回)

令狐——【一】令狐冲…又道:“师妹,我想起了一个笑话。今年元宵,我们师兄妹相聚饮酒,灵珊师妹出了个灯谜,说是:‘左边一只小狗,右边一个傻瓜’,打一个字。那时坐在她左边的,是我六师弟陆大有,……我是坐在她右首。……这个谜儿倒不难猜,便是我令狐冲的这个‘狐’字。……此刻在我身旁,又是这边一只小狗,这边一只大瓜。”说着指指西瓜,又指指她,脸露微笑。仪琳微笑道:“好啊,你绕弯儿骂我小狗。”(第五回)
【二】田伯光心想这句话原是自己说的,令狐冲倒确没说过,当下将刀一摆,冷笑道:“你姓名中有个‘狐’,果然名副其实。”(第九回)

“杀人名医”平一指——岳夫人续道:“……他在他医寓中挂着一幅大中堂,写明:‘医一人,杀一人。杀一人,医一人。医人杀人一样多,蚀本生意决不做。’他说这么一来,老天爷不会怪他杀伤人命,阎罗王也不会怨他抢了阴世地府的生意。”……岳不群道:“平大夫十指俱全,他自称‘一指’,意思说:杀人医人,俱只一指。要杀人,点人一指便死了,要医人,也只用一根手指搭脉。”(第十四回)

黄河老祖——令狐冲道:“阁下的外号原来叫作‘黄河老祖’,失敬啊失敬。”肉球人怒道:“胡说八道!我一个人怎做得来‘黄河老祖’?”令狐冲问道:“为甚么一个人做不来?”肉球人道:“‘黄河老祖’一个姓老,一个姓祖,当然是两个人了。……我老爷老头子,祖宗祖千秋。我们两人居于黄河沿岸,合称‘黄河老祖。’……你孤陋寡闻,不知世上有姓老、姓祖之人。我姓老,单名一个爷字,字头子,人家不是叫我老爷,便叫我老头子……”令狐冲忍不住笑出声来,问道:“那个祖千秋,便姓祖名宗了?”肉球人老头子道:“是啊。”(第十五回)

老不死——老头子将椅子在床前一放,揭开帐子,柔声道:“不死好孩儿,今天觉得怎样?”令狐冲心下大奇:“甚么?老头子的女儿芳名‘不死’,岂不叫作‘老不死’?啊,是了,他说他女儿在娘胎中便得了怪病,想来他生怕女儿死了,便给她取名‘不死’,到‘老不死’,是大吉大利的好口彩。她是‘不’字辈,跟我师父是同辈。”越想越觉好笑。(第十五回)

计无施——【一】祖千秋笑道:“原来岳先生不识得咱们的夜猫子无计可施计无施。”岳不群心中一凛:“‘夜猫子’计无施?听说此人天赋异禀,目力特强,行事忽善忽恶,或邪或正,虽然名计无施,其实却是诡计多端,……”(第十五回)
【二】桃叶仙拍手道:“这姓固然姓得好,名字也取得妙,原来他倒有先见之明,知道日后给桃谷六仙擒住之后,定是无计可施,逃不了给撕成四块的命运,因此上预先取下了这个名字。”(第十五回)

童化金、风二中——向问天道:“在下姓童,名叫童化金。这位风兄弟,大名是上二下中。”丁施二人都拱了拱手,说道:“久仰,久仰。”向问天暗暗好笑,自己叫“童化金”,便是“铜化金”之意,以铜化金,自然是假货了,这“二中”二字却是将“冲”字拆开来的。武林中并没这样两个人,他二人居然说“久仰,久仰”,不知从何“仰”起?更不用说“久仰”了。(第十九回)

“一字电剑”——迎面一人站在大门正中,……令狐冲奔得正急,收足不住,砰的一声,重重撞在他身上。这一冲之势好急,那人直飞出去,摔在数丈之外。令狐冲忙中一看,见是一字电剑丁坚,直挺挺的横在当地,身子倒确是作“一字”之形,只是和“电剑”二字却拉不上干系了。(第二十一回)

仪和——那女尼法名仪和,性子却毫不和气,……(第二十三回)

定闲——一个中等身材的老尼从火圈中缓步而出。……面目慈样,神定气闲。(第二十五回)

白剥皮——郑萼…道:“本镇只有一个大财主,姓白,外号叫做白剥皮,……”……郑萼笑道:“那白剥皮躺在地下,又哭又嚷,说道几十年心血,一夜之间便化为流水。”秦绢笑道:“谁叫他姓白呢?他去制人家的皮,搜刮财物,到头来还是白白的一场空。”(第二十四回)

任我行——任我行笑道:“在下本来也想多留数日,与诸位朋友盘桓,只不过在下的名字取得不好,这叫做无可如何。”方证茫然道:“老衲这可不明白了。为甚么与施主的大号有关?”任我行道:“在下姓得不好,名字也取得不好。我既姓了个‘任’,又叫作‘我行’。早知如此,当年叫作‘你行’,那就方便得多了。现下已叫作‘我行’,只好任着我自己性子,喜欢走到哪里,就走到哪里。”(第二十七回)

“金眼乌鸦”——彭连荣脸上一红,原来他正式的外号叫作“金眼雕”武林中人背后都管他叫“金眼乌鸦”,说他多嘴多舌,惹人厌憎。……令狐冲在厅外大声叫道:“瞎眼乌鸦,有种的给我滚了出来!”(第二十八回)

不戒——只听不戒大声道:“我法名叫不戒,甚么清规戒律,一概不守。可是这田伯光在江湖上做的坏事太多,……他将来要传我衣钵,所以他法名之中,也应当有不戒二字。”忽听得一人说道:“不戒的弟子叫作不可不戒,不可不戒将来收了弟子,法名叫作甚么?”正是桃谷六仙到了,问话的是桃枝仙。桃实仙道:“不可不戒的弟子,法名中自须有不可不戒四字,可以称为‘当然不可不戒’。”桃枝仙问道:“那么‘当然不可不戒’的弟子,法名又叫作甚么?”令狐冲…听得背后桃根仙在道:“他法名可以叫作‘理所当然不可不戒’。”(第二十九回)

林远图——令狐冲问道:“林远图是谁?”……方证道:“他便是渡元禅师,便是红叶禅师的弟子!……渡元禅师本来姓林,还俗之后,便复了本姓。……渡元就是图远。这位前辈禅师还俗之后,复了原姓,却将他法名颠倒过来,取名为远图,后来娶妻生子,创立镖局,在江湖上轰轰烈烈的干了一番事业。”(第三十回)

左冷禅——左冷禅的名字中虽有一个“禅”字,却非佛门弟子,其武功近于道家。(第三十二回)

油浸泥鳅,滑不留手——【一】那人…嘻嘻一笑,道:“兄弟有个难听的外号,叫作‘滑不留手’,大家说兄弟爱结交朋友。……虽然赚得钱多,金银却是在手里留不住的。”那眇目男子道:“这位游朋友,好像另外还有一个外号。”游迅笑道:“是么?兄弟怎地不知?”突然间有个冷冷的声音说道:“油浸泥鳅,滑不留手。”……桃花仙叫道:“不得了,了不得,泥鳅已是滑溜之极,再用油来一浸,又有谁能抓得它住?”(第十六回)
【二】盈盈嫣然一笑,说道:“我只道杀了游迅之后,武林中便无油腔滑调之徒,从此耳根清静,不料……嘻嘻!”令狐冲笑道:“你摸一摸我这光头,那也是滑不留手。”(第三十八回)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10-26 09:5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得必须支持,必须要购一本来读读的!

签到天数: 8 天

[LV.3]见龙在田

发表于 2015-10-26 21:54 | 显示全部楼层
京东没有啊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10-26 22:46 | 显示全部楼层
国重大哥好啊,我是百度金吧少帅,有好的作品尽管往这发就是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5-10-27 11:53 | 显示全部楼层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5-10-27 11:54 | 显示全部楼层
林夕 发表于 2015-10-26 22:46
国重大哥好啊,我是百度金吧少帅,有好的作品尽管往这发就是

问好老弟。写的少了,会发的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5-10-27 11:55 | 显示全部楼层
用户名二 发表于 2015-10-26 09:55
这个得必须支持,必须要购一本来读读的!

让您破费了,希望不至于太失望。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10-27 21:04 | 显示全部楼层
强烈支持,期待刘先生的全集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5-10-28 08:45 | 显示全部楼层
梁晓风 发表于 2015-10-27 21:04
强烈支持,期待刘先生的全集

多谢梁兄支持,握手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10-28 16:24 | 显示全部楼层
江湖里集体弄批签名本三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10-28 16:59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在江湖的文章几乎都看过了,也关注了楼主的新浪博客,好多文章是反复看了多遍,个人感觉得很有见地,颇有收获。赞一个!正准备购买。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5-10-28 17: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刘国重 于 2015-10-30 15:43 编辑
几回落叶 发表于 2015-10-28 16:24
江湖里集体弄批签名本三


我从出版社拿书,价格比网上卖的还高一点,太贵了,不值得。谢谢,问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本站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Sitemap| 金庸江湖网 ( 粤ICP备11090810号-2 )       

金庸迷QQ群:48569383  |  站方邮箱: jinyong@jyjh.cn

Copyright © 2004-2014 www.jyjh.cn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GMT+8, 2020-6-3 13:58 , Processed in 0.163365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