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金庸江湖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本站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269|回复: 3

[武侠评论] [转帖]大唐十二金钗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4-10-2 18: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傅君婥:
作为十二金钗中第一个出场的美女,她在相对短暂的活动中给人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在《大唐》迷的心中永远占据最重要的位置。白衣胜雪,利刃如霜,一顶竹笠虽使人难窥庐山真面目,却掩饰不住绝世的容颜,及至为宇文化骨(就借用双龙之言也无妨)所伤而得见其面,真把那两个小子给惊呆了。(不知高丽美女有何种动人的气质,一千多年前就如此迷人,而如今全国上下兴起的“韩流”恰好又为之做了一个诠释,当然,这已是后话。)然而这样一个绝代佳人却谈不上一点温柔可爱,反倒是冷若冰霜,出手狠辣,长剑一挥,立时可取人性命,岂止是一朵带刺的玫瑰,倒不如说是绝情谷中的情花。但更令人吃惊的是,这么一个因父母死于隋军刀下而对汉人恨之入骨的高丽孤女,却认了两个素昧平生的汉族孤儿为义子,更为他们而舍生忘死,奋不顾身与宇文化骨拼得两败俱伤,在风华正茂之年香消玉殒,为什么会这样做恐怕连她自己也说不太清楚(她的两个师妹傅君瑜、傅君嫱更想不通)。不可否认,起初陵仲二少喊她“娘”多多少少带有一些开玩笑的成份,但这一声“娘”却激发了她与生俱来的母性,就像是他们两个亲生的母亲,在明明自己可以脱身之际却为了这两个儿子而不惜牺牲一切乃至最宝贵的生命。没有她无私的奉献,真挚的母子深情,又怎么会有日后大唐双龙名扬四海威震九州?她临终前的预感没有落空,两个儿子都出类拔萃,超群非凡,十载春秋,万里纵横,改变了天下苍生的命运,更因为娘的缘故而力促大唐和高丽结为友好邻邦,为万民免去了刀兵之灾。他们真的没有辜负娘的期望,九泉下,她一方素素:
从某种程度上讲,认识素素是大唐双龙生命中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他们因此而结识了李靖、翟让、李密等人,从此开始了充满腥风血雨的江湖生涯,更为以后他们和香玉山之间的恩恩怨怨埋下了伏笔。素素与李靖一见倾心,本应是一段美好姻缘,无奈是神女有心,襄王无梦,她虽然像红拂一样慧眼识英雄,却没有像红拂那样的福气。刘黑闼因算命先生之言而不忍误她一生,故而放弃了对她感情,而与双龙之间微妙的三角关系又使她一时间陷入了迷惘,两个弟弟都同样优秀,哪个她都不愿伤害。因受辱于王伯当,她深感配不上两个亲爱的弟弟,加之狡猾的香玉山对她花言巧语,大献殷勤,因而嫁给了“人肉山”这个道貌岸然却口是心非的“人口贩子”,婚后她识破了香玉山想要借她来控制双龙的真面目,在痛苦煎熬中度日,生下小陵仲后不久就一病不起。无论怎样,她在弥留之际如愿见到了日思夜想的弟弟徐子陵,并为她带来了被她误认为是“李大哥”的问候,终得瞑目定会为这两个出色的儿子骄傲和自豪。

“你有两个爹,一个叫寇仲,另一个叫徐子陵,娘曾想过嫁给他们,天下间只有他们才配作你的爹。”从她对小陵仲临终遗言可以看出她对双龙深深的姐弟情,她的死对双龙来说不啻是继傅君婥惨死后又一个沉重的打击,他们永远失去了最爱他们的姐姐、唯一的亲人,更加深了他们和香玉山之间本来就解不开的仇。她本应当有幸福的生活,却不幸在悲伤绝望中溘然早逝,苍天何其不公!红颜如花,命薄如纸!

沈落雁:
人如其名,娇艳如花,确有落雁之姿。两个小子第一次见到这位美人军师是在一片混战中,其时虽被敌军重重包围却丝毫不慌,从容不迫,颇有大将风度,称得上是“伯仲之间见伊吕,指挥若定失萧曹”,让这两个初涉江湖的小子惊叹不已。沈落雁对李密忠心耿耿是有目共睹的,多年来为瓦岗军东征西讨,立下战功赫赫,瓦岗军声威日盛,她功不可没。然而美人儿军师风光的日子并不是很长,北邙山上一战败落,李密全军覆没,她那一声“徐子陵,你好”不知可有感慨万千?是非成败转头空,多年的辛苦都付诸东流,这该是何等的失落与无奈啊。“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只不过这一次不是她,而换成寇仲了。她曾多次率众追捕双龙,言明若不能招降则必杀之,又假徐子陵和跋锋寒之手杀掉了独孤霸,更借机嫁祸二人,不能不说她奸狡如狐且行事不择手段。然而她每次对付双龙时,特别是徐子陵时,心中都有说不出的痛苦,谁不记得她见到染血名册的刹那间芳心大乱呢?就在她嫁给李世勣前夕,明月下,小河边,她夺去了徐子陵的初吻,此后又不止一次挑逗陵少,甚至在嫁为人妇后亦不例外(幸好李世勣一直被蒙在鼓里,不然知道了非发疯了不可)。真不明白她对双龙到底是爱还是恨,是敌还是友,或是两者兼而有之吧。总觉得她和双龙之间的复杂感情当不太像是男女之情,倒有几分像是姐弟之情,她是看着寇徐二人由名不见经传的小混混成长为笑傲江湖的大唐双龙,对他们更多的是了解、关心与爱护,要不为何无论双龙扮成什么人她都能看穿,而且多次帮他们想办法避难?有这样一个姐姐,也算是双龙的福份吧。
李秀宁:
人的一生中充满了偶然与必然,必然中蕴含着偶然,而许多个偶然又构成了必然。如果说寇仲参与争夺天下是必然,那么见到李秀宁当算是偶然,但正是这偶然一见却导致了以后的必然,如果不是因为她,寇仲早就欣然投入李世民的麾下,日后又哪里会引出那么多的仇恨厮杀呢?初恋如同昙花一现,还未正式开始便以失败告终,常言道“少年不识愁滋味”,可识得又会怎样呢?看寇仲失恋后大醉一场,而后狂吐不止,虽然他吐的不是血,但谁又能说他的心头不在流血呢?最纯真的初恋,留下的却是最惨痛的回忆,不知道给寇仲带来了多少难以忘怀的伤痛,尽管他很清楚这只不过是一场单恋,受伤的注定只会是自己。即使后来得到了宋玉致和尚秀芳的爱,相信他对李秀宁永远无法释怀,最想得到的女人却是永远不可能得到的女人,纵有江山万里远,难得佳人一生伴,所谓“自古多情空余恨”,大抵是如此吧(柴绍应该庆幸少帅拿得起放得下,不然在战场上他这“情敌”焉有命在?)。秀宁公主对寇仲的心思倒也不是一无所知,也曾为他流过情泪,但她不能也不愿改变她和柴绍的关系。她曾写了一封信给寇仲,但寇仲一时没有勇气去拆阅,而后来更因为落入海中致使信被浸透,彻底失去了拆阅的机会,倘若黄易先生不愿透露那封信的内容,这将成为《大唐》中的千古之谜了。但悬念往往给人以无限的遐想,更增添了小说的艺术价值,对《大唐》迷们说也不失为一种乐趣吧。

商秀珣:
别看这位美人场主年纪轻轻,却有一种与她年龄不相称的冷静与果断,管理有千余众的飞马牧场而无丝毫手足无措之举,她那种杀伐决断,精明干练,活脱脱一个女强人的形象。而作为一个大家闺秀,她又知书达理,颇有几分才情。女孩子毕竟还是女孩子,尤其是这样一个正处青春妙龄的美女,自有一番娇羞可爱之处,看她试尝寇徐二人做的熏鱼时,那一副动人的神情让那两个也算见过不少美女的小子竟看得发呆了。由于她高高在上的地位,加之一向声色俱厉,从没有人敢当面称赞她的美貌,却被那两个大胆的小子拨动了心弦。在四大寇夜袭牧场,以及后来的解竟陵之围中,她与双龙于并肩作战中结下了不解之缘。听到徐子陵曾经和石青璇在一起的消息,她的心中竟生出了异样的情绪,是关心还是吃醋,连她自己都想不明白,一向刚强的场主突然间变得脆弱起来,以至于寇仲差一点把她揽进自己怀里去。虽然其后曾因徐子陵为石青璇之事私放曹应龙而大怒,拂袖而去并发誓永不相见(在长安由于嗅到的香气又大闹一场),却在两个小子遭难之时鼎力相助,真是令人不得不叹服这位女强人的宽宏大度。《大唐》一书中对她和宋师道之间的感情没有写明发展到什么程度,不过相信有情人会终成眷属,这样一对才子佳人应当不会没有美好的结局,要不然“天刀”宋缺可要后继无人了,更要委屈双龙因娘之故叫宋二公子一声“叔叔”了。(当然,这不过是一种猜测而已,至于黄易先生本意如何便不得而知了。)
董淑妮:
初次见到这位与荣姣姣并称“洛阳双艳”的美女,是在偃师郊外的荒村里。这位大小姐轻功了得,连沈落雁都拿她没办法,不过武功实在是稀松。那时的她身着一袭黑色的劲装,紧身的衣着勾勒出凹凸有致的诱人曲线,惹得徐子陵、寇仲和跋锋寒这三位当世英豪都心跳加速。看来游牧民族的血统的确非同凡响,不同于汉族少女的娇羞文静,胡女在男女关系上明显是大胆的多,主动的多,一向是热情如火,泼辣而又不失妩媚,像八爪鱼一样死缠不放,怕是没有几个男人不血脉喷张。董淑妮既是胡女,自然也不例外,她也真是随便得让人瞠目结舌,认识寇仲才不过几个小时,就把少帅拉上了床(确切地说他们的第一次是下水吧,也难怪,搂着那种艳丽火热的美女还能沉得住气就太不可思意了)。越美丽的女人越会骗人,这说不上完全正确,但是放在董大小姐身上可是绝对合适,竟敢骗少帅和她一起私奔(她也不想一想精明少帅岂是容易就能被骗倒的傻小子,真可谓“头发长见识短”),幸好少帅不曾上当。说起来淫荡,在《大唐》中她是首屈一指的,人可尽夫,像她那样的美女抛一个媚眼就足够让大部分男人神魂颠倒了,在她裙下称臣者怕是不在少数。然而无论她如何大胆随便,和那个时代大部分女子的命运一样,她不可能有绝对的婚姻自由,最终还是被王世充作为一枚政治棋子嫁给了李渊,成为了大唐高祖的董淑妃(然而聪明一世的王世充恐怕不曾料到他的结局,这是否叫做“人算不如天算”?)杨虚彦只不过是她的床上嘉宾之一,游戏人间冷酷无情,却不知为什么唯独对她动了真情,为她能得宠不遗余力,把李渊那个冤大头骗得一愣一愣的,使董淑妮和张婕妤、尹德妃隐成鼎足之势,直到临死前还请求双龙转达他的遗言:“告诉淑妮,她是我心中唯一的女人,我对她不起。”他是至死不忘最爱,可是董淑妮是否也像他一般痴情呢?看来“影子剑客”死也无法瞑目了。
婠婠:
要想找一个词来形容婠婠,那莫过于“神秘莫测”了。娇柔无限的睡美人,引得几方势力为她大打出手,看似娇弱无力,可无人知其虚实。美好的身躯,诱人的曲线,然而出手毒辣,怪异的内功,再加上不明的身世来历更为她增添了几分诡秘。天魔大法果然名不虚传,若非练自《长生诀》的护体真气,双龙非把小命丢了不可。方泽涛算得上英雄一世,不料却死在自己一见倾心的“夫人”手上,更间接导致了竟陵城破,如此说来婠美女算不上有“倾国”之姿,倾城却是有余。几番你死我活的拼杀下来,她屡屡无法得手,而双龙却屡屡保住小命,斗来斗去,倒令她不得不对两个小子另眼相看,更糟糕的是她对徐子陵产生了感情。要知道修习天魔大法的女子是决不可以动真情的,更不能和所爱的人发生关系(弄不好创出天魔大法之人不是变态就是太监,要不怎么会发明这种歪门邪功),祝玉妍的下场就是一个明证。婠婠决不是徐子陵的破绽,但徐子陵绝对是婠婠的破绽。从理智上讲,婠婠应该杀掉徐子陵以求一了百了,但感情上却又不允许她这么做,但女人毕竟还是女人,一到感情冲动时理智早就不知飞到哪里去了。无漏寺的地道里,奋不顾身为徐子陵挡下石之轩的致命一击;在洛阳郊外的荒村里,于大敌当前之际为徐子陵疗伤,并为此不惜开罪阴癸派诸人,若非君故,岂有此为?明月当空,婠大小姐在陵少怀里哭了个梨花带雨,并借其力修成天魔大法,看到这里不由替婠婠捏了一把汗——幸好陵少是坐怀不乱的君子,不然趁此机会占婠婠的便宜可了不得。“爱你恨你,一生一世”,这是感谢,抑或是怨仇?回想贞观十年的长安城,雨雪深处,依旧是白衣如雪,裙下赤足,倩影如昔,只是不知那个唤作“明空”的可爱小姑娘,与五十年后的则天大圣皇帝(“明空”为曌)可有何瓜葛?

宋玉致:
身为少帅的正房原配和“天刀”宋缺之女,无论容貌也好,才情也好,自是有其过人之处,只是她与寇仲的爱情倒多少有些“来路不正”,算是与众不同吧。她和寇仲之间的爱情有些像“先上车后买票”那种情况,既不是青梅竹马,也不是一见钟情,第一次见面时,两人互不相识,还动手打得不亦乐乎,别说相爱,连相知都还差得远,那时两人根本就是冤家路窄。倒是宋缺在一手操办,以女儿作为寇仲打下襄阳和洛阳的奖品,颇有几分政治婚姻的味道。有道是“日久生情”,在以后的相处中,她发现了寇仲身上的种种优点,更被其英雄气质深深吸引,在恨父亲把自己当作政治筹码的同时却又为他的安危而担忧,恨他把自己的家族卷入政治斗争中却又怕他遭遇不测,正如她所言:“从一开始人家已佩服你,那时你的武功并不怎样高,可是却能从容机巧的与敌周旋,谈笑间使敌人尽皆俯首称臣。不过也更痛恨你,一副利欲薰心的可恨样儿。我又没犯着你,你却偏要闯进我的生活裹来,那时恨不得一剑干掉你……”是既爱慕又怨恨,既关心又厌恶,真不明白这样矛盾的心理居然没有使她神经错乱,实乃高人也。后来当寇仲放弃争夺天下(当然不全是为了她),决定归隐时,她是真正地感动了。不爱江山爱美人,从这一刻起,她彻底爱上了寇仲,愿用一生一世来陪伴他,所以才会说“楚楚为妾,更没有因为尚秀芳和寇仲的一夜缠绵而大吃飞醋。宋玉致最后是如愿嫁给了少帅,只是我们的少帅可否如愿?一个好动,唯恐天下不乱,喜欢四处闯荡;而另一个爱静,只想隐居岭南,不问世事,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难以想象十年足不出户可会让寇仲这个出名的好事鬼好受,这一对日子能过得好吗?


石青璇:
一提起石青璇,给人的印象就是清新淡雅,恬静端庄,但又不乏几分俏皮娇憨。她深得母亲碧秀心的真传,一曲箫音名动天下,闻者无不着迷,更拴住了那个曾视天下女子如无物的陵少之心。石青璇给人的感觉是冷热无常,永远和你保持一段距离,难以捉摸。虽不至于拒人於千里之外,至少是不易接近,但这只不过是表面上的冷漠,当她第一次见到徐子陵时,就表现出少有的信任,与之同仇敌忾,更准他进入自己的香闺,甚至于当面更衣。成都中秋月下,她又破例撩起面纱,展现出动人的半边玉容,陵少是第一个获此殊荣的男人,这足可以看出他在石青璇心中的份量,难怪连石之轩都会笑他这个呆头鹅不解风情,看不出石青璇对他的情真意切。因为碧秀心的早逝,她对石之轩是发自内心的恨,从不愿承认有这样一个父亲,虽是亲生父女,却势同水火,更因为她是石之轩唯一的破绽,好几次邪王都想除掉她,以永绝后患。当一代邪王终于在碧秀心的灵前为爱而俯首时,她在与父亲和解的同时也接受了徐子陵的爱,化解了前辈人的恩恩怨怨,从此迎来了她生命中崭新的一页。东大寺的灵堂上,她向母亲道出了自己的心声:“你不是说过,当爱情破门而来,是无路可逃吗?女儿终于明白你的意思,因为那道门是设在心内的。所以女儿决定嫁与徐子陵为妻,今晚在你灵前结为夫妇,纵使将来被他无情抛弃,永不言悔。”一蓬春雨洒在他们的身上,那是母亲最真诚的祝福啊!可以想象贞观元年的巴颜喀拉山下,芳草如茵,碧空如洗,看山舞银蛇,听玉人吹箫,感天地之无限,悟人生之永恒,那该是何等的潇洒,何等的惬意!在幽林小谷隐居的十年,也决不会是沉闷无聊的日子,品清茶一盏,听玉箫一曲,再加上有兰心慧质的娇妻陪伴身旁,淡忘刀光剑影的江湖,远离俗世红尘的纷扰,享受无忧无虑的大好青春,能得上天如此垂青,今生无悔,来世更待!

师妃暄:
修习《慈航剑典》的师仙子,就如同修天魔大法的婠婠,注定一生无法和相爱的人白首偕老,注定要伴青灯古佛寂寞终身。天宫虽好,然而“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想当年洛水河畔,天津桥头,蓦然回首间美目流盼,柔和的月光更衬托出她如出水芙蓉般清丽灵秀的绝世容颜,和如川岳般起伏分明的秀丽轮廓。不同于婠婠的邪柔诡艳,和她在一起,如沐空山灵雨,顿消心中杂念,一时间把那三个见惯美女尤物的小子惊得目瞪口呆,更令那个一向淡泊清静的徐子陵甘心情愿,一头拜倒在仙子裙下,从此上演了一出爱恨交织的人生悲喜剧。仙子的出尘脱俗,恰配陵少的潇洒飘逸,好一对神仙眷属!倘若能与她相守终生,伉俪情深,遍游天涯海角,人生如此,还复何求?无奈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仙子入世却不入尘,只为天下苍生寻找明君,把爱情当作修成天道的考验,这恐怕只有她才会做得出来。龙泉之恋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短短十数日,恰似一帘幽梦,一场纯粹的精神恋爱,无论是喜还是悲,是乐还是苦,都够徐子陵一辈子刻骨铭心了。大千世界,茫茫众生,问天下谁是真龙天子?不用说,仙子的慧眼已经给了我们一个圆满的答复——一代圣主唐太宗,二十三年贞观之治名垂青史,煌煌大唐恩泽八方,威加四海,光耀万邦,流芳千载,只单论文韬武略,上下千百年便无人能出其右,不愧“天可汗”之称。她本是方外之人,本应在静斋里坐观花开花谢,潮起潮落,超然于世俗的纷争之外。不想一入俗世修行,竟惹来如许爱恨情仇。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她自是能看破红尘,心如止水,求得清淡天和,可是徐子陵真的能看得透吗?“长安一别后,流水十年间”,三千六百五十个日日夜夜,陵少的音容笑貌可是还留在仙子的心中?人道是聚散皆是缘,离合总关情,当年为保护石青璇,仙子选择了离去;而今大徳圣僧终成正果,九州一统,四海承平,秀丽的幽林小谷可会迎来她的芳驾光临?

尚秀芳:
名满天下的第一才女,既有师妃暄清雅如仙的天生丽质,同时亦拥有婠婠那种迷迷蒙蒙的神秘美,身材妙曼,秋水含情,不施粉黛却比浓妆艳抹美上百倍,纤纤素手抚琴一曲,“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也只有石青璇的玉箫才能与之媲美。上至王侯将相,下至黎民黔首,无不因她的花容月貌而痴迷,无不为她的莺歌燕舞而陶醉,所到之处尽是万人空巷,纵是剑拔弩张亦马上偃旗息鼓,无不以得窥玉颜而荣幸倍至,如此说来,尚才女真称得上是“和平大使”了。以她的色艺双全,鲜有见到她而不神魂颠倒的年轻男子,而寇仲便是其一,这无疑引起了她的极大兴趣,那个气宇轩昂的背影,带给她芳心多大的震撼?一个是盖世英雄,一个是绝代美女,英雄就应该爱美女,美女就应该配英雄,这本是一对天作之合,可惜她只愿在音乐中寻觅人生的真谛,痴迷于艺术的天地中,对相夫教子毫无兴趣,虽与少帅相爱深深,也只换来武功别馆一夜洞房花烛,少帅留她不住,只得空叹情深缘浅。她是非常聪明的,也是非常理智的,她一定明白无论怎样海誓山盟,长时间的朝夕相处,总有一天生活会变得枯燥乏味,一旦失去原有的新鲜感,早晚都是要以悲剧收场的。与其将来两个人一起受伤,倒不如选择离去,让爱人一生一世怀念自己,这样或许才会永远得到他的心。相见不如思念,距离产生美感,不求天长地久,只愿曾经拥有,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贞观十年,再会长安上林苑,离别十载的秀芳大家不知是否会洗去一身的风尘,回到心爱的少帅的身边,从此与他携手共度春秋?
碧秀心:
之所以把碧秀心放在最后评论,是因为她在《大唐》中极为特殊。她在整部书中从未正面出现过,因为早在双龙踏入江湖之前就已撒手人寰,有关她的一切生平事迹都是通过他人之口间接转述的,但这也正是她的别具一格之处。都说有其母则必有其女,从秀外慧中的石青璇,就足可以想象出她母亲当年的风华绝代——“冰雪佳人貌最奇,常将玉笛向人吹。曲中无限花心动,独许东君第一枝”,无论是人品武功还是相貌才智,想必俱是绝佳,否则又怎么能让唐高祖李渊、“霸刀”岳山、“天刀”宋缺、鲁妙子、王通、欧阳希夷这些眼高于顶的人中之龙在她死后二十年仍念念不忘?石之轩又怎么会二十年都逃不出她这个破绽?看来慈航静斋的仙子的确是名不虚传,永远都那么魅力四射,真是佳人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当年若非是她舍身忘我,抱定“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决心,谁知道那个曾经颠覆大隋江山的石之轩会把大唐王朝折腾成什么样子?《不死印卷》导致了她的早逝,但她至死不言悔,终于在二十年后,迎来一代邪王在她的灵前深情忏悔,高唱悲歌:“三十年来寻刀剑,几回落叶又抽枝。自从一见桃花后,直至如今更不疑。”并从此大彻大悟,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假设有这样一段爱——“山无棱,江水为竭,冬 雷阵阵,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试问这样的美人关,谁又能过得了?即使能过,也宁愿不过。毫无疑问,《大唐》中她最美,她的倩影必将永驻千千万万《大唐》迷的心间。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4-10-2 22:43 | 显示全部楼层
在金庸的江湖谈大唐确是有胆
12个女子怎道得尽大唐中万千佳丽?
犹今还不曾忘楚楚动人,冯嫂凄切,红拂飞扬................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2-12-25 01:53 | 显示全部楼层
观黄易的书,该属大唐为巅峰之作了。不过还有一个一直默默爱着寇仲的楚楚...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4-9-15 22:16 | 显示全部楼层
独爱婠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本站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Sitemap| 金庸江湖网 ( 粤ICP备11090810号-2 )       

金庸迷QQ群:48569383  |  站方邮箱: jinyong@jyjh.cn

Copyright © 2004-2014 www.jyjh.cn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GMT+8, 2019-10-17 04:20 , Processed in 0.284901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