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金庸江湖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本站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142|回复: 2

痛悼金庸先生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1 天

[LV.1]亢龙有悔

发表于 2018-12-27 20: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摘自臧克家《有的人——纪念鲁迅有感》

  昨天晚上下班时在车上浏览手机网页,突然看到了金庸先生去世的消息。心中感到莫名的难受:之前单田芳单老去世的时候,就因为事情忙,未能在第一时间为他写上祭文(至今也就没有写,有空要专门写一篇),憾甚。而金庸现在也去世了,作为他的读者,更应该写点什么。不过昨晚到家已经8点半,吃饭过后已经9点,于是放一下,转发了几位朋友们哀悼查先生的微博,跟着发了几根蜡烛的表情。但是到了今晚,有足够的时间,当然要写上一篇祭文,敬献给刚刚故去的查良镛先生。

  臧克家先生称赞鲁迅的那两句诗,放在金庸和单田芳两位老先生身上也是适用的。而金庸尤其配得上享用此殊荣,因为他是一位有着深厚中国文化底蕴的作家和儒商。

  作为商人,金庸成功的创办了《明报》和明河社,并将《明报》做大做强。作为笔杆子,他写的十五部武侠小说、《三剑楼随笔》以及他在各家报刊杂志上发表的社论,都是文笔锋利却又有丰厚的中国传统文化底蕴作衬托。不像某些作家,要么还在旧文化的窠中出不来;要么就数典忘祖,把中国传统文化中精髓部分都一起抛掉了。虽然由于某些思想和某些人不一致,还曾被冠以“豺狼镛”的绰号,但能把对方逼得用这种下三滥手法来对抗,也正说明,堂堂正正的文斗,那些人是远远不如金庸的。而金庸其实是很爱国的,尤其是香港特区的《基本法》,就是他参与制订的,在保留港人自由的同时,给那些分裂分子套上了“紧箍咒”。

  有人说,一部《红楼梦》,养活了多少红学家。其实对于金庸来说,同样也是他的几部作品,也养活了多少围绕着这些作品改编影视剧的编导、演员们(大陆也还罢了,香港可是有很多都是靠他这些作品吃饭的),养活了多少研究他作品的人,也包括我,当然,我的工资可不是靠写金庸作品书评换来的,但至少他的作品让我有了可以点评的好材料,有些人的文字则不配我来写评论。不过我从来不喜欢把书评写成“查学”或“金学”,更是反对像过去旧时候评书里那样来给金庸小说中的武林高手们排名,那都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虽然我对于脑洞大开并不抵制。

  金庸的文字堪称经典。至于他的小说哪个版本最好,我看还是留给后世,至少是我们这两代人都死绝了后再点评为公正,而先入为主对我们的点评都缺乏公正性(读过连载版的看不起后两版本,而阅读过修订版的又在指摘新修版的不足)。

  我第一部接触的金庸影视剧是《射雕英雄传》(1983年版),其实在今天看来,那部电视剧把原著糟蹋得乱七八糟,如果放在今天,估计没有收视率了,尤其是一开始为了照顾谢贤和李思琪两位“明星”而让杨铁心和包惜弱狗血般的拖沓了十几集,抢戏!但那毕竟是我第一次接触金庸的相关作品(还不是原著)。小学二、三年级的时候,从同学徐琪那里阅读到连环画《射雕英雄传》,算是对金庸作品的进一步接触。当年暑假小姨看我的时候,正好也在阅读金庸作品《神雕侠侣》,但是我似乎有着先入为主的缘故,对杨过不喜欢,听她讲了几段杨过的内容就放弃阅读了(所以我倒是能理解为啥中年的黄蓉一度对杨过很是猜忌,连我这样的小读者都对他没好感,黄蓉跟他还有杀父之仇,岂能不防范),这使得我系统阅读金庸作品推迟了整整一年(当然,我当时有《水浒传》和《西游记》阅读,在同学王剑的母亲管理的厂阅览室也读过部分《射雕英雄传》原著内容,也不存在遗憾)。

  转眼到了1989年夏天,那时候父亲从小姨父手中借阅了两套书,一套就是对我后来也影响颇深的《儒林外史》,另一套则是《倚天屠龙记》。这才使得夏天做完作业就没事情干的我,有机会正式接触金庸,虽然那个时候,教师们还认为金庸作品不上台盘(其实文字功底比当时我们很多教材上那些“XX正确”的“上台盘”作品要强多了),但是阅读了《倚天屠龙记》后我就爱不释手,当时书中的很多内容我都背得下来(因为几个月后书就还给小姨父了,而那时候买一部金庸作品单价还是比较“咬手”的)。

  平心而论,我那个时候还以为金庸是个年轻人或者是刚刚而立的中年人。什么原因呢?就是因为金庸小说里的“打打杀杀”给人感觉这只能是年轻人才能写出来的。彼时的我,尚未弱冠,对金庸作品也只能理解为打斗和谈恋爱——这也的确是他小说里的明线,至于暗线(武德、侠之大者等),那还是等到了我20岁后,才逐渐开始懂得,所以我对金庸再度修改自己作品的漏洞是支持的。

  彻底结束学业后,有了更多的时间来阅读金庸,有了电子书后,更是开始彻底的阅读他的几部大作,也不光是武侠小说,《三剑楼随笔》也读了几篇,尤其是《书的“续集”》一文,颇有同感。自己也写了几篇关于金庸文字的书评,2010年还曾因为玩网游《天龙八部》,写了同人小说《天龙外传》(严格意义上说,该书的作者都可以算金庸本人,因为这部作品只不过是将金庸三版的《天龙八部》、《射雕英雄传》和《倚天屠龙记》里的武功、故事情节和部分人物剪接在一起成就的作品)。不过由于这几年工作繁忙,外加懒劲上来,已经没机会也没有天赋再写下去,此次查先生仙逝,倒提醒了我,无论如何应该把它们完成,以告慰查先生在天之灵。

  现在,查先生死了,虽然94岁绝对是高寿、喜丧,但从此失去了他的声音,那杆笔也彻底停下,这对我们来说都是重大损失!世纪新修版的武侠小说也就成为了他老人家的绝唱,虽然他曾经表示想继续修改一下某些作品的部分内容。至于我们读者,要从他的作品里汲取正面的、有文化内涵的东西来继承;而不是狭隘的去讨论谁的武功高,谁应该娶谁什么的,那只能算下三滥的思维,有辱视听!

  最后再道一句:查良镛先生一路走好!

                                                                       2018年10月31日

                                                                         写于合肥

签到天数: 1 天

[LV.1]亢龙有悔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7 20:3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文字写成后,一直放在自己的博客里,忘记发到论坛里来。今天登陆论坛,才想起来应该发过来。

签到天数: 1 天

[LV.1]亢龙有悔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7 20:5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天龙外传》还没完成的一段草稿:
  木婉清在三人之间穿来插去,始终是稳占上风。秦元尊在一旁瞧着,心下估量:“这女子身法轻灵,远胜于我,只是剑招上的功夫,未必是我敌手。”他自重身份,不愿与申四娘等连手夹攻一个女子,只待三人落败,这才上前挑战。又瞧了片刻,木婉清剑招忽变,有如飞花落叶般撤将下来,一缕缕剑光如流星飘絮,方向变幻无定。秦元尊吃了一惊,喝道:“好剑法!”喝彩声中,范霞大叫一声,胁下已中了一剑。只见木婉清唰唰唰三剑,将施云逼得跳出圈子相避,她剑锋回转,已将申四娘卷入剑光之中。 
  眼见申四娘立时便要命丧当地,秦元尊再也不能袖手,双掌一错,掠入木婉清的剑光圈中,啪啪啪啪数声响处,又是迅捷无比的碰撞了几下。他虽及时出手救援,申四娘身上还是已受了三处剑伤。她毫不理会身上伤痕,如疯虎般向木婉清扑去。
  这时木婉清一柄长剑,正与秦元尊双掌交在一起,她和秦元尊对拆四招,已知这是个极厉害的劲敌,剑法之精,决不在自己之下,自他一加入战团,她即全神贯注,不敢有丝毫怠忽,不料这申四娘使的是不要性命的泼悍打法,一滚近木婉清身畔,右手钢锥便在她小腿上戳去。木婉清一腿将她踢了个跟斗,但是这么一分心,秦元尊一掌已近眉心。木婉清在间不容发的一瞬之间回转长剑,嗡的一声刺去,将他避开,料知敌人后着定是狠辣无伦,自己已处劣势,接连而来的三四招绝难招架,当下长剑抖处,向秦元尊分心便刺。
  这已是两败俱伤的剑法,乃是攻敌之不得不救。秦元尊斜身闪过,以图自保。木婉清见他撤掌,轻吁一口气,心下微宽,正待变招,突听得噗的一声,左肩上一阵剧痛,已被申四娘的钢锥乘虚插入。木婉清反手一掌,只打得申四娘一张脸血肉模糊,登时气绝。段誉连忙叫道:“婉妹,你已胜了,不必再比。”抢上一步扶着木婉清下来。阿朱、阿紫为她包扎伤口不提。
  此时秦元尊双目冒火,木婉清杀了他的相好,他岂能相容。但是看到己方出战的十人中,青松道人已经死在杨柳月刀下,项保华被巴天石击毙,范霞、施云原本也不是阿朱和阿紫的对手,十个人只剩下自己没出手,而人家那里,擂台赛上,已经赢了的是七人,三个正主儿——萧峰、郭文、段誉还没伸手。若逼迫木婉清,非但不能报仇,反而容易遭遇杀身之祸。于是他点头说道:“香药叉,你好!大理哪位赐教?”他点了“大理”两字也是故意的,萧峰虽然是王府郡马,但合卺仪式尚未完成,不算大理正式武人。巴天石、朱丹臣、木婉清、阿朱和阿紫也已经出过手,郭文不是大理国武人。他就是想让段誉跟他动手——因为段誉是镇南王世子,若能趁机抓住段誉,则可以胁迫萧峰、郭文等人退兵,再不济也能逃命。
  果然,段誉走了出来:“秦老爷子,小生请你赐教。”段誉虽然没有口称“本王”,但由于秦元尊对大理段氏尤其是皇族的熟悉度不亚于自己山寨的喽啰,在适才报名的时候他就已经猜出段誉身份。所以也是一礼:“段世子请。”摆开了姿势,准备用自己的“三掌绝命”来困住段誉。
  段誉躬身施礼,然后右手食指虚点,一招“商阳剑”“哧”的一声刺出,两人相隔虽远,这一下剑气冲来秦元尊还是躲闪不及,好在段誉目前只为制住他而无意杀人,所以一下就将他的头冠冲断,发髻冲断后散落不少,谓之“穿冠断发”。秦元尊大怒,他是武林成名人物,又向来自大,素闻段誉没什么武艺,前者大闹万劫谷的时候,他虽未参加却也有所耳闻。没想到今天被这书生打扮的年轻后生一出手就打了个下不来台,当下满面怒容,一掌向段誉挥去。这是他的成名绝技,就算萧峰、郭文这样精研掌法的,也不敢小觑了他。
  段誉虽然内力过人,但寻常的武艺招式却不会,连忙退开。这一退,他的指法已然不能贯彻于胸,秦元尊得此良机哪能放过,连连三掌,段誉躲开两掌,第三掌却击中他身体。可这一击虽然较重,但一来秦元尊是为了打伤段誉好抓住他,进而挟持段誉好逃命,下手时略减了三分内力;二来段誉自身内力浑厚,是十人中为冠。秦元尊一掌虽打在他身上,却基本上被他身体中的内力将掌上的劲道卸在一旁,虽然不免有些疼痛,但骨骼、内脏、经脉均未受伤。
  秦元尊就势挟持住段誉,高声喝道:“尔等若要镇南王子活命,立即退下山去,否则休怪老夫无情!”就在此时,被他挟持住的段誉伸出右手猛扳他的左手大拇指。这一扳,两人拇指相对,秦元尊就觉得一股强大的吸力猛的吸过来,自己内力不觉中汩汩而逝。原来两人拇指相对,正是以少商穴对准了他少商穴,段誉身体里有“北冥神功”,自然而然的开始吸收秦元尊的内力。
  秦元尊这一下吃惊不小,连忙伸手将段誉甩开,好在段誉此次不为吸他内力而是为了脱身,所以顺着他这一甩就势站在一边。段誉双手中指同时使出“中冲剑”来,秦元尊知道厉害,只得闪避。
  段誉见其中冲剑已经凑效,又使出商阳剑、少商剑等各路指法。秦元尊掌力纵强,也被剑气逼得狼狈逃窜,眼看就要到了擂台边。郭文与萧峰、巴天石等人都暗想,终于能抓住罪魁祸首了。
  忽然,就见秦元尊着地一滚,也是使出一根手指来,直戳段誉的手指而来,此时段誉正好使出关冲剑来,这指法用无名指使出,凡人五指之中,无名指最为笨拙,因此关冲剑以拙滞古朴取胜。秦元尊用的却是右手食指,一下子两人手指相对,段誉暗暗好笑:“我这‘北冥神功’讲究的是吸人内力,为我所用;你适才已经尝到苦头,为啥又来自投罗网?”当下并未使出六脉神剑的功夫,而是运起北冥神功,想干脆吸干这元凶首恶的内力结束擂台赛算了。
  哪晓得段誉刚一吸,却觉得从右手无名指上传来一股寒气,从手指尖直传过来,有如闪电一般,登时全身皆冷。犹若细丝般一缕冰线,但游到何处穴道,何处便感酸麻,一瞬间,穿过神道、身柱、陶道、大椎、风府,游遍了全身督脉诸穴。而且想发六脉神剑也发不出了。
  萧峰和郭文已经发现不对,待到二人准备制止段誉和他对指时已经来不及,两人连忙冲上擂台来抱走段誉,秦元尊虽然打倒了段誉,但内力也被他这一吸带走不少,故而也不进击,而是暗暗运功,准备迎战下一个对手。
  萧峰连忙问道:“三弟,你感觉怎样?”段誉虽然穴道被冻住,却还是可以说话的,连忙回答说:“大哥,小弟全身发冷,有一股寒冰般的冷气,若是一运气便即侵入丹田,忍不住的发抖。”萧峰一听,这是中了对方极为厉害的阴毒指力。就听见秦元尊笑道:“镇南世子果然好内力,中了我的‘一阴指’竟然还能说得出话。”郭文一听,长眉倒竖:“你用的是‘一阴指’?”
  阿朱等人皆不知晓他为甚如此恼怒。原来这“一阴指”与“一阳指”同样是一门指法,不过与一阳指修炼不同的是,一阴指更注重阴寒内力。而一阳指则有一股热气,重的是阳刚内力。不过整个大理段氏修炼一阳指或者六脉神剑的人中,只有两人的内力可以忽阴忽阳,一为段誉,他的体内有不同的十几位正邪高手的内力,有的阴寒,有的阳刚。另一位则是“恶贯满盈”段延庆,他曾随一邪派高手学过一些阴毒的武功,所以钢杖使出一阳指内力点穴的时候也可以用阴寒内力。除此之外,别无他人。秦元尊拼着耗费内力,将一阴功力指催动,暗算了段誉:这原本是一瞬之间,段誉全身为之冻僵。秦元尊乘着他“北冥神功”一窒的顷刻之间,内力一催,就势封住了他的穴道。穴道被封之举,原只见于第二三流武林人物动手之时,高手过招,决不使用这一类平庸招式。秦元尊却舍得大耗功力,竟以第二三流的手段制胜,郭文岂能不怒。
  中了一阴指的人,当世只有会《九阳神功》的少林、武当、峨眉三大门派以及会一阳指的人可以解救。巧合的是,郭文的先天功就是以武当九阳功为基础练成的。一看段誉脸色发青,就知道不好,连忙对段誉说道:“三弟,你全身放松,不论如何痛痒异状,千万不可运气抵御,更不可运行北冥神功!”说着将掌心贴住段誉背心陶道穴,将内力输入。
  段誉已知义兄在为自己疗伤,收敛心神,郭文的内力输入他的体内就不会被胡乱吸走,九阳功非但进入他的督脉,而且还激发了他体内原有的阳刚内力,在他被封住的穴道上游走,不一时刻,神道、身柱、陶道穴道皆已解开,当然这也是段誉自身内力深厚的缘故,若单纯是郭文之功,最多能解开一到两处穴道。段誉略微一点头:“二哥,小弟的伤已然无碍,你先打发了这个元凶再说。”郭文点头,自知若单凭自己功力,须得三到五日才能治愈段誉。萧峰、杨柳月的内力虽然也是阳刚一派,但都不是九阳功。萧峰是因为他的授业恩师玄苦大师并未学过这门少林绝技,而他的另一恩师汪剑通在入丐帮之前则是五台山清凉寺俗家弟子。杨柳月并非三大门派和大理段氏之人,自然不会。此时不能撇下元凶不管。
  于是,郭文收回双掌,对秦元尊说了一声:“怒江王,我来领教一下你的武功!”仗剑而出。秦元尊见他出来,虽然有些畏惧,却也知晓他刚为段誉输送内力,毕竟消耗比自己还大,所以坦然应战。又见他用了兵器,也不敢托大,将自己得意的武器九环刀拿在手上,决定以九环刀配合自己的“三掌绝命”或者“一阴指”击伤郭文。郭文则不慌不忙,好像书生执笔写字一般将龙吟剑画了个剑决,此招叫做“诗剑会友”,这是因为秦元尊成名已久,如果郭文自恃自己“武当六杰”身份,那就未免与自己称号不符了。
秦元尊知他会武当九阳功,也不敢对他使一阴指。虽然郭文摆出这个剑决是尊重他的身份,但杀他是不会手软的,这点他也知道。秦元尊大刀一招“丹凤朝阳”,接着转“玉带围腰”,郭文龙吟剑立即掠向他的刀口,同时左掌推出,就是半招“宙耀七星”,秦元尊一掌猛推上去,两人的内力都充足。只听“擦”、“砰”两声,掌对掌、兵刃相碰,一对掌后,各自退出好几步。郭文脸色泛红,而秦元尊则面色略过一丝青色,二人脸上均是一闪而过。
  秦元尊怒喝:“好小子!你毁我宝刀!”原来,郭文的龙吟剑剑锋较为锋利,已然一剑将他的九环刀刀头削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本站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Sitemap| 金庸江湖网 ( 粤ICP备11090810号-2 )       

金庸迷QQ群:48569383  |  站方邮箱: jinyong@jyjh.cn

Copyright © 2004-2014 www.jyjh.cn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GMT+8, 2019-1-22 12:03 , Processed in 0.153613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返回顶部